首页 悬疑灵异 现代怪异 驱魔大学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追魂术

驱魔大学生 小抄三叔 2249 2019.03.15 20:53

  看高队长似乎真的有些担心那两个现场当事人醒来后会傻掉,这样即使问出当时的细节,考虑到两个人的精神状态,法官们在裁定的时候也会斟酌这些证词的可靠性。

  “警察叔叔你放心,我师兄还会通灵术,到时候把那死去的鬼召出来聊几句就知道了。”我拍了一下师兄的肩安慰高队长。

  高队长皱了皱眉道:“这鬼话也能信?”

  我知道世人对阴魂有太多的误解,包括我也一样,要不是小时候发生的一件事我也是这样认为的。有一次在山上偷摸着把香客供奉的香火钱偷偷藏了两张,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结果师父直接从地底下召出几只亡魂出来“出庭作证”,被罚抄了好几个月的经书,把我的毛笔字都给练熟了,自此以后我就再也不敢撒谎偷鸡摸狗,想起我的经历便上前替鬼伸冤:

  “都说鬼话连篇,其实指的是人,他们天天骗人干坏事却嫁祸到鬼的头上,鬼莫名其妙背了几千年的锅,师父说咱们这行里稍微懂点通灵之法能够跟鬼说上话的人,从不会说这句话,所以教导我们千万别干坏事,除了头上三尺有神灵之外,脚下一丈存阴灵,随时都可以把它们交上来对质。”

  高队长估计也是第一回听到这种说法:“认识你俩,还真使我大开眼界。”

  我笑笑说:“其实认识你,我也是大开眼界,我之前一直以为警察叔叔都跟黑白无常那样凶神恶煞的,小时候爸妈竟拿你们吓唬人。”

  高队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这是国民父母们教育孩子的统一方式,恐怕自从有了官差捕快这个职业开始,爹妈就这么吓唬小孩,虽然近几年一直宣传警察还有温暖阳光的那一面,但收效甚微。

  一行人边走边聊很快就走到公交车那,车里的警员小李赶忙下车来主动跟队长对接工作:“高队,没事吧?”。

  高队长朝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然后带着小李警员稍微走远了几步,小声的说着话。

  我们在将张厨师体内藏匿的亡魂恶鬼驱除的时候,师兄用两道符封了俩,再加上我的五帝钱收了一个,既然要替那些亡魂送行,那就得把我们刚才收的那三个亡魂放出来,当时我和师兄都要扛张厨师走腾不出手来,就让胡同去给打扫的战场。

  我刚踏上公交车上,就看到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我,没想到方舟这小妮子火气这么大,我又不是故意的,都是误会。心里叫着苦,也就不敢走太近,只好留在上下车的车门口对着里头喊:“胡同,带上那些古董,干活啦!”

  “哦,就来。”尽管脑袋疼的不行,可难得不用再当沙和尚只负责看行李的任务,胡同很是利索的收拾好东西跟下车来,也想多跟着师兄长长见识,一下车就激动地问:“干吗去?”

  “送他们上西天。”我检查了一遍胡同带的东西没落下什么,才抬头告诉他。

  “啊!”胡同被我的答案彻底整蒙,不知所以,想去问师兄,但那个沈预言挽着他的胳膊享受着短暂的二人世界,头又开始疼了。

  没等太长时间,高队长和小李警员已经聊完,小李退到一旁掏出手机应该是要打电话回去确认救援的事,而高队长信步走来问:“准备好了吗?”

  师兄看看我,再看看胡同手里的东西,再三确认后点头说:“可以了。”

  “那好,我们早点办完事,大概20分钟后有医院的救护车就要来,咱们速战速决。”高队长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估算着救援车来的时间。

  胡同听到警察队长说要速战速决,以为要大战一场很是兴奋,已经开始准备摩拳擦掌热身,全然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重,头上的包还没消肿的事实。

  走近斜坡,师兄让大家停住脚步,从我手里的塑料袋中取过一张裁剪好的黄纸放在左手掌心上,黄纸的四方长短大小跟师兄的手掌正好,拿过一只毛笔蘸上朱砂在那道黄纸上挥舞,几个呼吸之后,符纸画完收笔,口中暗念口诀,左手掌心中央骤然生出一团蓝色火焰,将整张符纸包裹其中,随后师兄轻喝一声:“追!”

  那张包裹着淡淡蓝光的符纸竟然不借助任何风力的影响下开始在上空盘旋,一开始还飘飘忽忽的感觉马上就要掉下来,后来弯弯延延转了几转之后速度越来越快,大概飞了有半分钟左右的时间,对准一个方位就飞了过去。

  “真神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师兄施展追魂的法术,当真是像变魔术那样神奇,其余三人更是如此,要不是知道师兄不过也是普通人类,也许会把他当作神明看待,尤其沈预言得眼睛里全是爱慕跟幸福。

  “看来已经找到他了。”师兄盯着符纸飞走得方向,跟我们打打手势,一起跟着这张符纸走去,那地方正是让汽车刹车失灵的斜坡附近。

  我们小跑跟着来到斜坡之上,那道黄符在斜坡一带转了好几圈之后,法力殆尽,摇摇欲坠几下还是落了下来。

  师兄捡起那道符纸摇了摇头叹道:“功力不足,只能寻个大致的方向,接下来得靠我们自己了。”

  “功力不足就已经这个样子,太帅了!”胡同满脸惊讶的看着师兄,啧啧称赞说:“你们师父还收徒弟吗?加我一个,出多少学费都行!”

  我打趣他道:“真的出多少钱都愿意?”

  胡同很是激动的说:“那是当然,从小我爷爷就想给我找个师父好好学学本事,不是别人不收,就是得出家遁世,一直也没找着。”

  我伸出胳膊搭在他肩上笑说:“嗯,看来你还是挺有决心的。这样吧,你先借个2000块钱,我再买身新衣服,看看你的诚意如何,你看今天嫂子给我买的这套一晚上的时间,这么一弄全毁了。”

  胡同转过头看了我浑身上下一眼,确实是今天上午刚换的,现在已经脏的不行,主要脏点还可以洗洗,很多地方也不知道怎么就破了洞,很多线头都爆出来了,就算洗干净拿回店里取换也不可能了,大方的点头道:“没问题,明天不是星期天吗?我出8000,给大师兄、二师兄一人换一套新的,再备一套。”

  “二师兄...怎么那么像骂人啊!”我盘算一下,如果胡同真拜入我师父门下,我还真跟八戒一个排名了。

  师兄一旁看我俩全无正形,上前打断:“好了,先办正事,师弟取符纸出来画三张布阵符,再把那三个头七的亡魂拿来,我要用这三个亡魂引他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