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2章 南昌受炼司

  原小楼和樱子赶到春日山部屋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

  “真是对不住啊,”绪平亲方抱歉地说,“凭空又添了这么多麻烦。”

  “绪平师傅,不用客气了,”原小楼单刀直入,“力五郎的情形怎么样了?”

  “刚才还一直在闹个不停,现在大约睡了。”绪平亲方摇着头说,“非说是……有虫子咬他。”

  原小楼和樱子对望一眼,听绪平把情形说了个大概。

  从赛场回来之后,力五郎的情绪一直处在非常亢奋的状态,不住地夸耀着下午取胜的比赛,然而说着说着,忽然就开始挠身上。

  “好痒。”

  一边说,一边抓挠。

  然后把手伸进衣服里去挠。

  然后把衣服扯了去挠。

  用指甲猛抓自己的皮肤,怎么挠都止不了痒,指甲划得沙沙响,都要挠进肉里去了。

  手臂、胸脯、腿、脚、面颊、头上,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要挠。

  皮肤上遍布搔出的血痕,抓脱了皮,在脱皮处再挠,结果便是皮开血出。

  绪平请了部屋固定联系的社区家医来看过,认为是激烈比赛带来的应激反应,产生了幻觉,于是先开了镇静的药物,让他好好休息。

  吃了药后,确实睡着了,但过了一阵,忽然又从睡梦中跳起来。

  “有虫子咬我啊,在肉里面咬。”

  于是又开始疯狂地抓挠,抓得皮破血流也无法停止。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让四个人抓住他的手脚,抬到我屋里照看着,然后给您打电话。”

  绪平亲方一面说,一面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居室中。

  只见力五郎几乎是光着躺在榻榻米上,只穿着一条犊鼻裤,身上到处都是挠出来的血印。身边大约是他的四个师弟,都是一脸惊恐的样子。

  “又睡着了,”绪平疲惫地说道,“随时还会醒。”

  原小楼点点头,樱子打开了带来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依次摆放在榻榻米的边上。

  “好痒好痒,有虫子!”

  说话间,力五郎果然又睁开了眼睛。

  “这是那个神官!”力五郎望着原小楼,忽然暴怒起来,“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他挣扎起来,力气大得难以置信,四个师弟尽全力都几乎按压不住。

  原小楼却仿佛没看见一样,取了四张黄色的符纸,提笔沾了朱砂,一张张的仔细写了咒,收笔用印,又取过两张青色的符纸,照样认真写好,用印,吹干,一丝不苟。

  等到都写好了,先把四张黄符拿起来,依次贴在了力五郎的手腕和脚腕处。

  “行了,放开他吧。”他对四个力士说。

  那四个人半信半疑地慢慢松开手,发现那四张黄符就仿佛精钢镣铐一样,将力五郎铐死死铐在榻榻米上,不论他怎样拼命挣扎,也挣不动分毫。

  “抱歉得很,这是以防万一罢了。”原小楼柔声道,“现在,请安心入眠吧。”

  他单腿跪下来,右手食指点在力五郎的眉间,嘴唇轻轻翕动,不知在念什么。

  过了片刻,一直在奋力扭动着身体的力五郎慢慢不再挣扎了,眼皮翻了几翻,终于合上眼,沉沉睡去。

  绪平师傅和几个相扑力士,眼光之中又是惊喜,又是敬畏。

  “绪平亲方,几位辛苦了,请回避一下吧。”

  “是,偏劳宫司大人了。”

  绪平知道,这是神官要行法了,连忙欠身行礼,带着几名相扑手退出去,守在了门口外。

  “樱子,”原小楼平伸出右手,指尖持着一枚法印,“这是世篆南昌受炼司印。”

  “嗯。”樱子点点头,用心听着。

  “我会以内练之法,把虫子从他身体里烧出来。”

  “是烧出来么?”樱子睁大了眼睛。

  “不错,朱陵火府无名焰,”原小楼平静地说,“我要炼化了这班讨厌的虫子。”

  原小楼的态度,让樱子也镇静下来。

  “我做什么?”

  “这两张青符上,用了青玄救苦之印。当内火迫近时,请你用这两张符,护住他的左右肺腑。”

  “好,这就做吗?”

  “做。”

  原小楼对着榻榻米上的力五郎凝视片刻,忽然深吸了一口气,出手如风,在力五郎的双足足底各自轻轻一点。

  樱子只觉得力五郎的脚里面似乎突然亮了一下,接着肌肤表面沙沙作响着动起来,形成一个个细小的鼓包,向小腿的方向蠕动过去。

  原小楼再出手,这一次落印在小腿上,然后是大腿,大腿根部。

  “咕嘟、咕嘟、咕嘟——”

  力五郎的体内,仿佛不停的有微小的闪电发生,透射出火光。每次闪光,都会驱赶出更多细小的鼓包,渐渐向上身游动而去。

  然后是双手,双臂,头部,颈部,腹部……

  全身的肌肤到处都鼓突起来,就连面部的嘴唇、眼皮也不例外,这使得力五郎的面容,扭曲得像某种软体动物一样古怪。

  小的鼓包,又汇聚成更大的,就像大大小小的虫子在肌肤下面蠢动着。

  全身上下,唯一没有被落印的地方,是胸膛。于是全身的鼓包,终于都汇集到这个避风港之中。

  力五郎的胸腔,显见的鼓了起来,越涨越大。

  “现在!”原小楼以目示意樱子。

  樱子俯下身,啪啪两声,将两张青玄救苦之符拍在力五郎的胸腔两侧,凝神结想,以巫女的灵力,维护着这里的一片清凉。

  原小楼以掌带指,以指带印,平平拍在力五郎的胸膛之上。

  “朱陵火府,南昌内宫,祭!”

  一只手掌形状的火焰印记在肌肤表面一闪而没,跟着胸腔之中红光闪过,力五郎身子猛地向上一挺,嘴张到最大,一股明亮的火流从他口中喷薄而出。

  仔细看去,那其实并不是火流,而是由无数细小的飞虫组成的,每只飞虫的身体都被从内部点燃,遇到屋中的空气,瞬间爆燃,就这么烧得干干净净,连一片灰烬都没有留下。

  当绪平亲方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已经没事了,让他好好休养吧,不用跟他说什么。”原小楼只做了简单的交待,“等他完全好了以后,有几句话,我会来问一问。”

  虽然绪平没有看见刚才神乎其技的那一幕,但力五郎的好转,是眼见的事实,单是这个就够神奇的了。

  “是。”他心悦诚服地答应着。

  在回去的车上,樱子和原小楼并排坐在一起。黑暗的车厢中,路灯映出的光影不时闪过。

  “樱子。”

  “嗯?”

  “刚才那一阵,以灵力对抗法印的内练之火,很累吧?”

  “虽然确实有点疲惫,但是很开心,力五郎活下来了不是吗?”

  “你做得很好。”

  “开玩笑,我是巫女欸。”

  “知道了,睡一会吧。”

  “嗯。”

  樱子把头靠在原小楼肩上,睡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