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5章 十万分之一

  面前的这一把,果然是好牌,而且已经听和了。

  三个一萬,然后二三四五六七八萬,三个九萬。

  这是九莲宝灯,役满,最顶级的大牌。

  十三张手牌,可以叫任何一张萬子。

  “你们明明有四个,为什么不跟他打呢?”原小楼指了指那个在屋子里移来移去、满地乱摸的男人,“话说,这把牌就是他的吧。”

  没想到,牌桌上的三个人,反应很激烈。

  “他诈和,我们不跟他玩!”

  “没错,他诈和!”

  “他说他摸到第四张九萬了,在哪里呢?”

  “对,在哪里呢?”

  “没有九萬,所以不许他和牌!”

  “没有九萬!”

  “没有九萬!”

  诈和,就是在实际没能和牌的情况下,却错误地宣称自己和牌了。

  蹲在地上的人听了,忽然站起身子,很激动地冲过来,哭喊道:“我有九萬!我有九萬!是我亮牌的时候掉在地上了!”

  他的眼睛流着两行血泪,双手的十指也是鲜血淋漓。

  “在哪里呢?找出来啊!”坐在桌边的人用嘲笑的语气说。

  “找出来啊!”

  “找出来啊!”

  男人忽然不哭了,神情渐渐狰狞起来。

  “八嘎!”他面容扭曲,暴怒地喊道,“地上没有,桌子上没有,你们身上也没有!我找了三十年,还不肯放过我!”

  只见他忽然冲到墙角,双手虚抬,做出一副端起什么东西的样子,转身冲回到麻将桌旁,向着那三个人作势一泼。

  霎时间,整间屋子轰的一声就烧了起来,桔红色的炽热火苗无中生有的连成了一片火海,连桌上的麻将,都烧了起来。

  “火啊,火啊,好痛啊!”

  “好痛啊!”

  “好痛啊!”

  “这样烧死真是太悲惨了!”

  “太悲惨了!”

  那四个奇怪的人,浑身是火,扭曲着,哀叫着,渐渐被烧成焦炭样的东西,却还从火中伸出枯枝般的手臂来,争着去拉扯原小楼。

  站在门边的秃头大叔,只觉得四周都是火焰,身体仿佛陷在酷热的烘炉里面,痛不欲生,再也忍受不住,转身就想向外跑。

  可是门已经没有了,原来是门的地方,现在是一堵墙。

  “我要烧死了。”大叔咕哝着,徒劳地在墙上抓挠,渐渐瘫软下去。

  “给我振作一点!”红叶伸手抓住了他,冷静地说道,“是幻象,不要被骗了。”

  只见原小楼在火焰中环顾四周,缓缓点头。

  “我已经明白了。”他将手中的蝙蝠扇一挥,口中轻喝一声:“破!”

  仿佛有一阵凉风吹过,眨眼之间,漫天的火焰全都消失不见了。

  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也一下子消失了。

  三个人还是好好的坐在麻将桌边,看着原小楼的眼光里,开始有了一丝畏惧之意。

  蹲着的那个男人,又开始在地上摸索,找那张永远找不到的九萬。

  原小楼默默地逼视着他们,过了好一会,忽然拉开空着的椅子,缓缓坐到麻将桌的边上。

  “喂,你们三个,都是鬼吧!我,来跟你们打这把牌。”

  “什么,是继续打桌面上这副牌么?”坐在中间的那个鬼,不敢相信似的问道。

  “不错,咱们就接着打下去。”

  三个鬼交换了一下眼色。

  “我们打牌,是有输赢的哦。”

  “既然是赌,当然要论输赢,我要是输了,就留在这里,陪你们打一辈子的牌。”

  三个鬼的眼里,都露出贪婪的喜色。

  “嘻嘻,虽然是神官大人,可也是会被自己的誓言所封咒的哦?”

  “愿赌服输,我必不反悔。怎么样,来不来?”

  “来!”

  “来!”

  “来!”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就连蹲在地上的那个鬼,也蹭到桌边,呆呆地看着。

  “那么,他摸的那一张不算,”原小楼一指那个鬼,“现在是该我摸牌。”

  说完,伸出手去,摸回了一张牌,盖在桌上,以拇指按住背面,用中指慢慢摸索着字面。

  摸着摸着,忽然叹了一口气。

  “有人说,九莲宝灯这样的牌,要打十万把才能和出一把。不管是能和出来,还是能亲眼看见,本来都是很幸运的事情,你们何苦弄成这样!”

  说罢,站起身来,将手中的牌举起往桌上一拍,大喝一声:“我和了,九萬!”

  举起来的是牌,拍下去的也是牌,可是落到桌面上的那一刻,忽然变成了一枚红光流铄的法印!

  “啊,法印……原家的法印!”

  桌边的三个鬼都被这红光笼罩,以手遮面,连声惊呼。

  “不错,北酆杀鬼印!”原小楼咬着牙说道,“你们这些积年的赌鬼,也知道原家法印的厉害么?给我吐出来!”

  话音刚落,三个鬼忽然就开始不停干呕,过了片刻,只听啪嗒一声,一枚麻将牌从中间的老鬼嘴里掉了出来,落在台上打了个滚,滚到台子中间,字面朝上,赫然是一枚九萬。

  “嗷……”蹲在地上的鬼,喉咙里发出一声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嚎叫,抢到桌边,把那枚九萬捧在手里。

  “三十年,三十年,终于找到了啊。”

  然后,颤巍巍地把那枚九萬放在十三张手牌的最右边,凑成了十四张,依次推倒。

  “和了,”他轻轻说道,“九莲宝灯。”

  这句话一说,纠结了三十年的怨念忽然一朝而解,神智清明,向原小楼一跪。

  “神官大人,我就因为找不到这一枚九萬,被他们嘲笑辱骂,一念之差泼油放火,害了大家的性命,实在是罪孽深重,就请你动手吧。”

  “你确实罪孽深重,不过三十年来日夜赤手掘地,也算受了些惩罚。”原小楼沉吟道,“红叶巫女,请你取香过来。”

  红叶听了,从秃头大叔的手里接过线香,仔细数了四根出来,走过去交在原小楼的手里。

  原小楼接过来,对着线香轻轻吹气,只见香头处渐渐亮起,无火自燃,冒出几缕青烟。

  “我不灭你,你该当什么罪过,自然有人来罚。”原小楼分出一支线香递过去,“送你一支引路香,你自去酆都!”

  那鬼站起来接了香,鞠躬为礼,身形就这样慢慢消失了。

  “至于你们,”原小楼转过身,看着那三个在印光之下挤成一团、瑟缩战抖的鬼,“欺骗侮辱别人,遭到反噬,虽然说结局太惨,但凡事都有因果。而且你们这半年来,在麻雀馆两次意图戕害人命,虽然没有得逞,但恶果已结!”

  说完,伸手在桌上一抹,北酆杀鬼印便已不见,放开了结界。

  “这三十年来,你们所受的惩罚也不轻,因此我也只问一句,”他举起手中的香,“这三支引路香,你们取是不取?”

  秃头大叔看着那三只鬼乖乖地依次取了香,拜谢神官,身形又依次消失,只觉得这一次法事做得惊心动魄,匪夷所思。

  所以回到楼上,该奉上酬劳的时候,捏着早已装好三万二千円的红封,愈发觉得送不出手。

  “神官大人,”大叔期期艾艾地说,“这酬劳啊,是不是可以再……”

  “八十斤大米,可以供三口之家食用一个月,”原小楼点头致谢,“已经是很丰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