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3章 风流和尚

  回来后的两天,原小楼跟绪平亲方之间有过几次通话,但绪平除了千恩万谢之外,对力五郎“中邪”的具体起因,也是毫无头绪,因此看来只能等力五郎的身体和精神好转以后,直接询问他本人了。

  差不多一周之后,绪平亲方的电话打过来了,说力五郎可以见人了。

  下午原小楼到达部屋的时候,仍然是绪平师傅亲自迎出来接的,见面先就表示歉意。

  “本来应该是我带力五郎到神社见宫司大人的,但因为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这没有关系,”原小楼客气道,“他已经完全好了吗?”

  “身体应该是好了,但是只要一问起虫子的事情,不知怎么就糊涂了。”绪平无奈地摇着头,“请宫司大人亲自问问他吧,不过请不要抱太大希望。”

  于是叫了力五郎过来,由原小楼亲自来问,看看在一两年之前,发生过什么相关的事情没有。

  得到的结果是: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但力五郎说不出来。

  “那时候,有一个人……”说到这里,力五郎忽然就面色迷惘,张口结舌了。

  然后关于这个人的一切,甚至跟虫子这件事到底有什么关联,都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情况来了。

  即使急哭了也说不出来。

  按力五郎的描述,就是有那样一种感觉,觉得有一个人跟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但相关的回忆仿似被封存了一般,无论如何说不出来分毫。

  原小楼只好安抚绪平和力五郎,说反正事情已经过去了,请一切不必放在心上,然后就一无所获的回来了。

  到了晚上,泡在汤泉小屋里的时候,就只能这样回答樱子的问题。

  “就是这样,一无所获。”

  原小楼把事情叙述了一遍,最后把手摊开在水面上。

  今天红叶早早地就睡了,陪着原小楼泡温泉的,就只有樱子一个。

  晚上是满月,明亮的月光照在温泉的水面上,银粼斑斑,池面泛起的热腾腾的水雾,都变成了银色,看上去像干冰造成的气雾一样浓厚。

  樱子的身体倚靠在池边,露出水面的肩膀和手臂,被月光被映得玉白无瑕,像涂了磷粉一样。

  听完了原小楼的话,樱子大为惊奇。

  “力五郎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原因呢?”

  “是禁语咒,”原小楼低声道,“浦胜力五郎啊,不仅身上中了虫,还被人下了咒。”

  “禁语咒?”

  “就是说,确定发生过某件事情,但是脑子里所有能通向这个记忆的联系,都被切断了。”原小楼给樱子解释道,“就像大雾中的河岸,你看得见对面有个隐隐约约的影子,但是过不去,因为所有的桥都坍塌了。”

  樱子的脸色忽然有些发白。

  “小楼,”她犹犹豫豫地问道,“有一句话……”

  “嗯,什么?”

  “你说,会不会是绪平亲方?”樱子似乎花了很大力气,艰难地说。

  原小楼很严肃地看了她半晌,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会。”

  “啊呀,”樱子仿佛松了一大口气,身子也放松下来,“你吓死我了。”

  “干嘛那么害怕?”

  “如果是他的话,我还让你去当行司,那不是把你坑了么?”樱子拍着胸口,后怕地说道,“再说,如果是他,那笔一共五十万円的钱,就得坚决退回去呢。”

  “是哦,那样的话就太遗憾了,怎么说也是五十万円啊。”原小楼似乎深有所感。

  “对啊。”樱子连忙点头。

  “哈!”原小楼一副抓到你了的表情,“果然还是舍不得五十万嘛!”

  五十万到手的樱子,笑眯眯的不说话。

  “这种程度的法术,可不是随便什么相扑手上来都能行的,它的源流,连我都没有头绪。”原小楼低头沉思,说道,“也许我该去增上寺,请教一下怜卿大师才好。”

  “怜卿大师?”樱子的眼睛一亮:“是那位写出‘佛花堪解语,临池独怜卿’的怜卿大师吗?”

  “不错,看来这位风流法师的名气不小,连樱子巫女也心向往之呢。”

  “呸,没有好话。”樱子轻轻啐了一口,笑着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俳句,听说这位怜卿和尚,是关东地方的俳句第一人呢。”

  “嘿嘿,相思人不见,不见又常思?”

  “嗯呐,还有……九月白荻放,半升露水半升花,写的多好。”

  “也不止是俳句,”原小楼点点头,正色道,“这是个真正有古风的人物,对佛理更是精通入微,听说讲佛的时候,舌绽莲花,东京三大寺的高僧都很服气。”

  “这么厉害吗?那怎么又说他是风流和尚?听着不像好话呢。”

  “这你就错了,”原小楼笑道,“风流和尚里的风流两个字,不是贬义,而是名士风流的风流,是夸奖他多才多艺的意思。”

  “那禁语咒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去问他呢?”樱子不解地问道,“难道他还是个御修的法僧吗?”

  “自然是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法僧,”原小楼说道,“他是增上寺般若堂的首座。”

  寺庙里的大部分僧人,都是只会念经打坐,处理佛堂事务的普通僧人。如果需要驱邪除灵,那就非得是御修的法僧不可,般若堂则是寺庙中御修法僧所在的机构,专管降妖伏魔,般若二字,在这里是鬼怪的意思。

  东京三大寺,增上寺、深大寺、池上本门寺之中,以增上寺为首,那么怜卿法师身为增上寺般若堂的首座,分量可想而知。

  “难怪你要找他打听了。”樱子明白了。“只是你的年纪还小,他肯见你吗?”

  “见过不止一次了,”原小楼平静地说,“他是爸爸的故交,一向多有关照。”

  “是原伯伯从前的朋友吗?那就好,最好能问个水落石出。”樱子说道,“毕竟连你都不知道的事情,好像不多呢。”

  “怜卿大师的渊博,可不是我能比的,我这次去,一定会有收获。”

  “那就好。”樱子喃喃道,“也不知道为什么,力五郎的事情不弄清楚,我心里总有那么一丝不安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