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4章 远古的禁术

  第二天上午,原小楼先往增上寺打过电话,请执事的僧人与怜卿法师代为确认,然后才动身。

  八王子是在东京的西部,而增上寺是在东京的东部,路不算近。他没有麻烦岛津大叔,于是自己乘坐JR中央线,在新宿换了一趟车,来到这座著名的三缘山广度院增上寺。

  这样的拜访事务,不用在大门进入,而是避开了游客,从侧门通报进去。过了片刻,一位内院的僧人走过来,很客气地打了招呼。原小楼认得,他是怜卿法师的弟子道明。

  道明带着原小楼进入寺庙,绕过德川家的灵庙,来到佛堂侧后方的一个小院子。

  院子的东首,是怜卿大师的禅房,门外的墙下,两三只花猫正在懒洋洋的蹲着晒太阳。

  “师父。”道明咳嗽一声,轻轻喊道。

  “是阵马山神社的宫司大人到了吗?”一个温和的声音从屋内传来,“快请进。”

  原小楼推门进屋,先就双掌合十,微笑道:“大师好。”

  怜卿法师是个清秀儒雅的中年僧人,一面还礼,一面笑着上下打量着原小楼。

  “好么,两年没见,小楼君已经亭亭玉立啦。”法师打趣地说。

  “阿弥陀佛,大师也是风采依旧,光华照人呢。”

  怜卿法师哈哈一笑,给原小楼在茶几旁让了座,自己也在对面坐下。

  原小楼心想,不愧名士风流的法师,令人一见之下,如沐春风,即使是在后辈面前,也一点都不会露出般若堂首座的煞气。

  虽然是前辈,但他知道怜卿大师很喜欢自己,每次见面,都有亦师亦友的感觉,所以并不拘谨,偶尔跟和尚打打机锋,也能逗得他哈哈大笑。

  屋子里的布置,简单朴实,只有墙上挂着的一块扇面,写着“八风不动”四个大字,约略表露出一点主人的心性。

  屋子里的窗户向西开,透窗远眺,东京塔的塔尖历历在目。

  “大师的身子,一直可还好?”对前辈的这句问候,必不可少。

  “都还好,只是最近寺里在开始筹备六月里的祈愿会,杂事多了一些。”

  增上寺在东京的地位,与知恩寺在京都的相仿,都算首屈一指。毕竟是德川家康皈依的寺所,不仅是德川家的灵庙,还是关东十八檀林之首,不论是埋骨于此的数代幕府将军,还是供奉的秘佛黑本尊,都昭示着增上寺的超然地位。

  怜卿法师说道,“你呢,最近在忙什么?”

  “我嘛,无非是学校神社,神社学校,”原小楼笑道,“无事瞎忙。”

  “嗯,你现在是国中……”怜卿法师思索着说。

  “国中已经读完了,正在享用毕业假期,”原小楼说道,“下个月开学,就上高等学校了。”

  “哦,好极了,是哪一所高校?”怜卿法师很感兴趣地问道。

  “东京都立八王子高中。”

  “好么,高中生了,恭喜呀。”

  “谢谢大师。”

  “来,尝一尝埼玉县的狭山茶,”怜卿法师替原小楼斟了一杯茶,“是今年的新茶哦,上个月才下来的。”

  怜卿法师一直不动问他的来意,是风度。原小楼自己有分寸,知道不能过多占用人家的时间,所以把茶礼貌性地抿了两口,放下杯子,直奔主题。

  “最近晚辈遇到了两件奇怪的事,找不到头绪,想请大师指点迷津。”

  “嗯,说来听听。”怜卿法师双手捧着茶杯,一边轻轻吹着茶沫,一边说道。

  “是在前些天的春耕祭上发生的。”

  从这句话开始切入,先提尸尘蠊,后说禁语咒,把事情的前后经过,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

  怜卿法师听了,也不禁耸然动容:“这种放虫收虫的邪术,已经绝迹了几百年,没想到又重现人间。”

  “是。”

  “你能认得出是尸尘蠊,这就很不容易了。若不是你驱逐了它们,那个力五郎啊,此刻恐怕早已成了一具干尸。”

  “晚辈也是误打误撞,侥幸成功。”

  “嗯,就算是侥幸,那也很了不起了,”怜卿大师语带夸赞,“说说看,你是用的什么办法啊?”

  “晚辈是用南昌受炼司印,祭炼内火,把虫子焚了。”

  “什么?”

  怜卿法师大为惊异,看着原小楼,半晌才点了点头。

  “你们原家的法印流,数百年来代代相传,在神道之中别树一帜,始终屹立不倒,”怜卿法师缓缓地说,“令尊大人惊才绝艳,在御修之人当中,已经是不世出的强者,可惜天不暇年,真是令人痛憾。”

  前辈说到自己的父亲,原小楼就不便有所表示了,只能恭敬聆听。

  “但若是单论十六岁时候的法力,你比你父亲,恐怕又要强出了三分。”怜卿大师平静地说,“看来泉巫女调护得法,阵马山原家后继有人了。”

  “大师谬赞了,晚辈不敢当,”原小楼谦逊地谢过了,才接着回到自己的主题上:“请问大师,什么叫放虫收虫?”

  “就跟人们在地里种庄稼是一个道理,种是为了收,力五郎的身体只是那块地。选中了他,只是因为那块地比较肥沃,能有个好收成。”

  意思是说,相扑手的身体,比较适合于养虫么?

  怜卿法师的话语很平淡,但揭示出来的真相,却让原小楼感到那么残忍恶毒。

  “尸尘蠊这种东西,两眠两醒之后,变为成虫,以宿主为食,然后破体而出。”怜卿法师沉吟道,“从时间上推算,应该是在前年秋季种入的。”

  “那么请问大师,这放虫收虫之术,是出自哪一门哪一派的邪术?”

  “任何门派,都不敢拥有这样的邪术,否则岂能存活到今天?”怜卿大师摇头道,“无非是在阴暗的地下偷偷流传,具体传到谁的手里,收了虫子用来做些什么,我也好奇得很。这件事情,你那里若是有什么新消息,不妨来告知一声。”

  那就是暂时没有答案了。原小楼默然,这人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来养虫,那么所图谋的事情,也一定不会小。

  “但是禁语咒这种古老咒语的源流,我倒是略知一二。”怜卿大师捧着茶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哦?”原小楼的眼睛一亮。

  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如果能找出施放禁语咒的人,那放虫之人,多半也就水落石出了。

  “那么,这禁语咒是源自……?”

  “阴阳道,土御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