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4章 那一霎的温柔

  负责接送的,是神社的司机兼杂役,岛津大叔,开一辆半新的三菱面包车。

  原小楼看看红叶,见她正兴趣盎然地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脸明媚。

  “红叶,累不累?忙了一天,还要跟我去除灵。”

  “不累,有意思呢。”

  “是吗?其实平时看你在神社里,教导和指挥那些比你大不少的姐姐,才真是有趣。”

  “哈哈,毕竟我是前辈嘛,”红叶开心地笑着说,“只好委屈这些助勤的姐姐们咯。”

  神社的本职人员是有限的,因此不管哪一家神社,都一定会聘请一些兼职的巫女来帮忙。现在是各个学校的春假期间,阵马山神社中的助勤巫女,是以女子大生为主,对于红叶来说,确实都是姐姐。

  车子很快就到了中野上町,秃头大叔的家是在马路转角的一栋独立的二层小楼,钢筋混凝土结构,楼外挂着的招牌上,写着“麻雀”两个大字。

  早已等在门口的大叔,赶紧把两个人请到屋子里,见到红叶,不免多看两眼,心想这阵马山神社的神官巫女,都是年轻漂亮的少年男女呢。

  然而才踏进屋门一步,红叶的眼神忽然就变了,变得冰冷锐利。

  “有阴气。”红叶简短地说。

  这是祝女系忍巫对于特殊环境一种感应,乃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是。”原小楼依然还是神态从容。

  这里是一楼的麻将室,一共摆了八张台子,每张台子的四周都留了足够宽阔的过道。麻将室的后侧,有一个用小小的活动门挡起来的通道,上面挂着“负の层”的牌子和阶梯的图标,显然就是通往负一层的楼梯入口了。

  “红叶,来。”

  “嗯。”红叶踏上一步,温顺地靠在原小楼的怀里,闭上眼睛,仰起头。

  原小楼手指轮转,暗红色的法印已出现在指尖。他扶住红叶的额头,轻轻地在她双眼眼皮上各捺了一下,又往上轻轻吹了两口气,笑道:“行啦。”

  “啊……这个是?”一旁的大叔看呆了,忍不住出声问道,“是很厉害的法术吧?”

  “地信印,观一切地法世界,”原小楼淡淡地说道,“用俗话说,就是开法眼。”

  “哦,开法眼!”大叔眼睛一亮,有些跃跃欲试的样子,“神官大人,你看我……我行吗?”

  这种要求……也不是说不行,但原小楼看着大叔那油亮的秃顶,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

  “大叔,也不是说不行,只是等一下说不定会看见什么吓人的东西,这可是不能保证的。”

  “我不怕,”大叔的意志很坚定,“我可以的。”

  “那就……来吧,会有一秒钟的刺痛,请忍耐一下。”

  看着闭上眼睛凑过来的大叔,原小楼连忙用左手顶住他的脖子,右手的法印以看不清的速度,在他眼睛上一闪而过。

  “好了。”

  “可是……”大叔依然闭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提醒道:“神官大人,你还没有往上面吹气。”

  神官大人看了看红叶,终于脸红了一下。

  “嗯嗯,那个嘛,不用吹气也是可以的。”

  等到大叔战战兢兢地睁开眼,发现这个世界果然有点不一样了,虽然只有下午四点多,屋子的灯也开得很明亮,但是麻将室里飘荡着一丝一丝暗灰色的气息,像发了霉的棉絮一样,看着就令人感到压抑。

  而越靠近地下室的楼梯口,这些灰色的气息就越多、越浓。

  “红叶,怎么样?”原小楼的口吻里,带有一点考考你的意思。

  “有灵,在负一层,还不止一个,”红叶的语气非常镇定,“多半是地缚灵,怨气重的很。”

  秃顶大叔的脸色开始发白了。

  地缚灵,是被束缚在特定地方的亡灵,而被束缚的原因,往往是因为某种怨念不化,因此常常会变成恶灵。

  三个人拾级而下,原小楼走在最前面,红叶走在中间,秃头大叔手里捏着一把线香,走在最后。

  下完台阶,向右边一拐,整个地下室的状况便呈现在眼前。

  地下室收拾得非常整洁,屋子中间摆了4张麻将桌,天花板上两盏大的吸顶灯,本来应该把屋子照得很明亮,但现在看上去,整间屋子却是暗沉沉的,阴云惨淡。

  靠左边的一张桌子,有三个奇怪的人围坐在那里,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副手牌,牌池里散乱的堆放着已经打过的牌。

  另有一个男人,却在屋子里背对着大家蹲着,双手在地上摸索着,嘴里念念有词,即使有人进来也完全不管。

  牌桌前的三个人,却一起抬头望过来。

  说是人,但仔细看的话,又模模糊糊的,不太看得清楚容貌。

  “有人来了。”

  “啊,真的有人来了!”

  “太好了,又可以打牌了。”

  “不过……那个秃头是老板吧,老板是不能打牌的。”

  “那个女娃好漂亮啊,我都流口水了。”

  “是啊,把她吃掉吧,反正她肯定不会打麻将。”

  “好像是巫女耶,巫女你敢吃吗?”

  “有什么不敢,还是个娃娃,没什么法力的。”

  “他旁边的那个,是神官吗,他在盯着我们看呢,怕不怕”?

  “怕什么,也是个娃娃,没法力的。”

  “可是,说不定他会打麻将耶。”

  “对哦!”

  “对哦!”

  说完,牌桌边的三个人一起望向原小楼,异口同声的问道:“喂,你会打麻将吗?”

  “当然会呀。”原小楼笑眯眯的说道。

  “啊啊啊,三十年了!”

  “三十年了,足足三十年了!”

  “三缺一真难受啊!”

  “难受啊!”

  “终于又可以打牌了!”

  “没错,终于又可以打牌了!”

  “喂,你快过来!”

  “快来!”

  “快来!”

  原小楼将蝙蝠扇从狩衣袖子里拿出来,哗啦一声摇开,踱着步,施施然的走了过去。

  “哇,他好淡定。”

  “是啊好有风度的呢。”

  “小心哦,看上去是高手,一定很厉害的。”

  原小楼不管这些胡言乱语,走到牌桌旁那个空的位置上,俯身看了看这把牌。

  是一把好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