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9章 觉醒那个力量

  “天气彻底暖起来了,要到今年冬天才能再去明镜湖滑冰了。”樱子一边享受着舒适的温泉水,一边怀念道,“小楼,我记得听奶奶说过,你三岁就学会滑冰了?”

  樱子头上顶着一块雪白的毛巾,身体泡在温泉里,透过朦胧的雾气,问原小楼。

  明镜湖就在神社旁边,每到冬天,湖水便会结成一块巨大的透明翡翠,是非常优质的天然冰场。

  “是啊,好怀念那个时候,”原小楼一副不胜神往的表情,“只要上午练满了三百次挥印,那就一天到晚都可以去冰上玩。”

  “难怪你在冰上带着我们,还能像飞一样自如。”樱子笑道,“对了,今天去部屋,练习得还好吧?真是辛苦你了。”

  汤泉小屋里水雾弥漫,相比于屋外依旧料峭的气温,小屋之内完全是另一个温暖的世界。

  原小楼把今天去部屋的情形,一五一十地描述了一遍。

  “这么说,最后是师兄输给了师弟?”樱子惊讶地说。

  “好像是这样的,而且是身为三段的师兄,输给了二段的师弟。”

  也就是说,力五郎不仅是师兄,实力也更强一些,因此即使只是练习赛,只是输给同门的师弟,心里也不好受。

  “他们师兄弟之间的输赢,也会难受吗?”坐在樱子身边的红叶,好奇地问道。

  “相扑这个行当啊,跟别的不太一样。”原小楼解释道,“师兄弟只是情分,决定尊卑的是等级和胜负。”

  “还要分尊卑吗?”

  “嗯,不仅有分,而且相当严明呢,相扑手的等级,不是拿来开玩笑的。”

  “那为什么绪平师傅,把那位力五郎叫做半年王者?”樱子对这个一直很好奇。

  “嗯,半年王者,或者说是统治春天和夏天的男人,说的都是同一件事。”

  浦胜力五郎,在部屋已经四年了,按绪平亲方的说法,是个很好的孩子,训练也从不偷懒,可能是限于天赋或者别的什么原因,成绩一直平平,循规蹈矩地升到序二段之后,再没什么特别的表现。

  然而在去年三月六日春耕祭的比赛上,力五郎忽然爆发了,对抗花笼部屋的选手,居然连胜三场,一举夺得了比赛的优胜。

  这个优胜的含金量相当高,因为最后一场战胜的是花笼部屋的一位“幕下”级选手,比他要高出两个等级。在相扑界,这样以下克上的胜利,叫做逆取,不仅是很受观众欢迎的事情,而且还会发给一笔特别奖金。

  从那时开始,大约半年的时间内,他在正式的大相扑赛上连战连胜,仿佛不可阻挡,连升两级,从原来的序二段,升到了幕下,眼看就能晋级十两,成为上手了。

  就在绪平亲方大喜,以为他厚积薄发,终于开窍了,部屋也发掘到了一名天才选手的时候,力五郎却又莫名其妙的疲软了。从十月份开始,连战连败,几乎把先前积攒的胜场都还了回去,等级也掉到了序三段。

  “据说当时绪平亲方叹了口气,说看来秋天和冬天不是力五郎的季节啊,咱家五郎只是统治春夏的王者。”原小楼笑着说道,“所谓半年王者这个说法,就是这么来的。”

  “啊呀,这可真是,怎么说呢……”

  原小楼说得活灵活现,樱子和红叶都听得入了迷,很替这位力五郎惋惜。

  “所以说,过几天的比赛,焦点也不见得就在我身上。等着看力五郎这次会不会再爆发,会不会再踏上王者之路的,大有人在呢。”

  “这样的话,连我也想去看呢。”樱子说道。

  “去看谁?”原小楼笑嘻嘻地问道,“看他还是看我啊?”

  “当然是去看他啊,”樱子眼睛望过来,掩口而笑,“如果看你的话……”

  言下之意是,如果看你的话,还用去外面看吗?就在这温泉池里,还不是想怎么看就怎么看。

  “啊,这样的情形,还真是有点尴尬啊。”原小楼不好意思地搓了搓耳朵,“去看看也好。今年的最后一场比赛,应该会很刺激。”

  “哦,为什么呢?”

  “两个部屋已经约定好了,为了增加悬念,第一天的最后一场,春日山部屋还是由力五郎出战,花笼部屋则准备出一个十两来对抗,看看力五郎还能不能延续去年的奇迹。”

  想想还真有点刺激,樱子和红叶一齐动了心。

  “可是……”樱子有点犹豫。

  “没关系,那一天只当出去旅行,神社里的事情,请执事们多费点心就好。”

  “那好吧。”樱子这才展颜一笑。

  笑完之后,把心中最后一个疑问提出来了。

  “这位力五郎啊,难道真的像绪平师傅说的,要到春耕祭上台的时候,有女人看着,才会觉醒那个……那个力量吗?”

  绪平的原话说的是男性的力量,是调侃力五郎的话。原小楼复述时,语气夸张,樱子有点不好意思说出口。

  原小楼倒没有笑,因为这个问题确实很有趣,是他自己也在琢磨的。

  “这就说不好了,不能说就是因为女人,因为冬天的比赛里,台下坐的也有女人啊。”

  “对哦。”樱子说。

  “也有的选手,是比赛型选手,遇到大赛就兴奋,特别容易出成绩。”

  “可是按你说的,冬天的比赛不也是大赛吗?”

  “也对,”原小楼承认道,“我说的好像也不成立。”

  “不管了吧,到时候看看就知道了。”

  “嗯,我作为行司,虽然不能专门为他加油,但说实话,还是希望他能赢吧。”

  *

  *

  三月六日,惊蛰,春雷乍动,阳气上升,气温回暖,万物生机盎然,是春耕开始的节令。

  八王子春耕祭的举办场所,是在大田运动广场。吃过午饭之后,樱子和红叶两个换上和服,略作打扮,由岛津大叔开车,送到了离广场还有两个街区的小门町。因为交通管制,只能在这里下车步行,随着各方渐渐汇聚而来的人流,向广场前进。

  很快,来自各区的彩饰山车也开始在广场附近游行,展示之余,还要互相比试夸耀。从日野赶来的神轿队伍,每顶轿子都挂着凤凰神龙之类的神物,场面十分盛大。

  广场上,穿着各色祭半缠的表演者,也根据活动主题的不同,在划定的区域开始自己的表演。

  红红绿绿的像小亭子一样的屋台摊位,一排接着一排,各种稀奇古怪的美食,牢牢吸引着客人的目光,竞相招揽着生意。

  红叶刚消灭了一个裹着巧克力的香蕉,正在研究手中的糖葫芦该怎么下口,准确的说,那是一个用糖裹起来的大苹果。

  “樱子姐姐,干脆我吃这边,你吃那边。”

  当两个人娇笑着,从两侧去咬这个插在筷子上的巨型糖葫芦时,一个外国游客把她们摄入了镜头。

  “太美了。”他由衷的感叹道。

  “是明星吗?”旁边也有市民围上来,小声嘀咕。

  “是哪个艺能所的学员吗?”

  “……”

  到了接近三点的时候,购买了相扑门票的人群,开始进入运动广场中央的八王子市立体育馆,准备观看一年一度的春日山——花笼相扑对抗赛了。

  今天是对抗赛的首日,先由两个部屋的低级别选手进行四场同等级对抗。

  然后是重头戏,由春日山部屋的力五郎序三段,决战花笼部屋的骊男光之助十两,这是幕下力士对幕内力士的挑战。

  樱子和红叶进场的时候,观众已经坐了过半。赛场内的板番付上,写着登场比赛的力士名,在名字的上部,写有“入满”的字形,表示今天的比赛观众满座。

  赛场中央,是大约一米高的土俵,周围是观众席位。

  原小楼给她们俩准备的特票,是土俵边席位,可以坐在土俵旁边地面的软垫上。因为最稀有,所以非常昂贵,几乎是一票难求,但是运气不好的话,也有被飞出来的相扑力士砸伤的风险。

  “在这种地方看相扑,还真是……”比赛还没开始,樱子已经觉得心在砰砰跳了。

  “也不见得都是来看相扑的,”红叶小嘴一撇,“来看美貌行司的人,果然也不少呢。”

  樱子转身环顾四周,发现红叶说的还真是没错。从十几岁的女生,到二十几岁的少妇,一簇簇的,坐的到处都是,有不少人的手中,还拿着写有“花瞳小楼”的应援板子。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直到馆内的灯光一暗,司仪广播宣布比赛开始。

  在观众有如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中,十名选手从休息室走出来,在少年行司的带领下,通过两侧的花道,逐次登上土俵,围成一个圆圈。

  少年行司赤着双脚,站在场地中央,当聚光灯转了一圈,最终打在他身上的时候,引发了年轻女性观众的第二波尖叫,“花瞳小楼”的应援板被满场举起。

  唯一不太协调的是坐在土俵旁席位的两位女生,樱子和红叶举的是“阵马山小楼”。如果不是红叶的阻止,樱子本来会在牌子上写上“阵马山神社权宫司原小楼”的。

  “我都几乎忘了,他生得这么好看。”樱子喃喃说道。

  红叶呢,则正在如痴如醉地跟全场一起喊“花瞳小楼”。

  在这样的场面下,代表两个部屋出战的年轻选手,都紧张得脸色发青。骊男光之助以“十两”的身份,用一把雕花的勺子,从手桶里盛了力水,为选手们沾洒,代表洁净之意,然后完成向神祈祷以求佑护的仪式。

  比赛开始!

  春日山部屋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序二段风间由贵,上次在部屋的时候,就是由他跟力五郎在原小楼面前练手的,应该算是年轻一代中的强手。

  结果他不负众望,在原小楼挥扇开局之后,只用了十秒钟,就利索地击败了同为序二段的对手,为春日山部屋先得一分。

  樱子和红叶开心极了,跟满场的观众一起,大声呐喊着为他加油。

  但花笼部屋也不是弱者,接下来的一场,立刻就扳回了一分。

  就这样你来我往,前四场打完,比分定格在二比二。

  那么今天最终的胜负,就要由第五场,浦胜力五郎三段对骊男光之助十两来决定了。

  力五郎低了两格,如果获胜,算逆取。

  这是观众们期待已久的比赛,这个号称统治春天和夏天的男人,半年王者,是否还能复刻去年春耕祭比赛的奇迹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