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2章 温泉姊妹花

  “穿越者的元神不受诅咒。”

  原小楼泡在温泉里,静静地想,单凭这一点,在古咒法横行的霓虹国,已经能赚到不少便宜了。

  作为一名天朝普通的中学生,在天球交汇的那一刻,穿越到异世界东京的八王子市,成为神社之中的少年神官,和东京都立八王子高中的准高一新生。

  因为全盘接受了原有的记忆,所以几乎立刻便融入到了新的身份和生活之中。

  清晨的阳光,穿过由毛竹和枫木建造的板墙的缝隙,在温泉池的水面上洒下熹微碎光,愈发显得水汽氤氲。

  这里是在神社的后面,靠山而建的一个独立院子,是神社的内职人员的起居之所,主要是由三栋和屋、以及一个汤泉小屋组成。

  东首的和屋,是原小楼自己住着,他是阵马山神社中唯一的神官,因此也算是权宫司。

  中间和屋的主人,是他的祖母,也是赫赫有名的泉巫女、泉奶奶,神社的大宫司,当家人。因为每到春天,奶奶就会动身回到四国的乡下娘家去,所以现在这栋屋子暂时归大家一起使用。

  西首的和屋,住着内社两位年轻的本职巫女。

  一位是红叶,来自琉球群岛祝女家族,是罕见的忍系巫女,虽然只有十五岁,却主管着神社内破魔箭和绘马的制作销售。

  另一位么……

  原小楼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想起了自己刚穿越过来的那个时刻。

  当他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慈祥的、满是皱纹的笑脸。

  完全陌生,却又无比熟悉。

  “欧……欧巴桑……”他躺在榻榻米上,略带艰难地开了口。

  然后他意识到,他在说日语。

  然后他彻底意识到,他已跨过生死,穿越而来,重生于此。

  坐在他身旁的这位亲爱的老太太,是他的祖母。

  是这个世界上,他唯一的亲人了。

  原小楼的眼睛湿润了,他撑起半个身子,想说点什么。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从他身后忽然伸出一双玉臂,将他拉入胸怀,紧紧抱住。

  “小楼,你没死,这可真的太好了!”

  欸?这温暖而熟悉的窒息感是怎么回事?

  原小楼知道,当脸埋在女生胸怀里的时候,张开嘴似乎是很失礼的行为,但肺里仅剩的氧气储量告诉他,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现在还没有闷死,樱子姐姐。”他瓮声瓮气地说道,“再过一会,就难说了。”

  樱子巫女意识到了一点什么,脸微微一红,这才松开了他,但仍然拉着他一只手不肯放,似乎生怕一松手,就又会发生什么不测。

  “樱子,不用担心,”奶奶微笑道,“小楼能醒过来,这一关就过去了,樱子你一夜没睡,真是辛苦了。”

  “奶奶你也一夜没睡呢。”樱子放开了原小楼的手,将略见散乱的头发挽一挽,抿嘴笑道。

  这么说,自己竟然足足昏迷了一整夜。

  原小楼坐直身子。

  眼前的樱子巫女,是十八岁吧……比自己获得的记忆中更加漂亮,长发披肩的她,方才将发丝随意一挽,那绰约的风姿……

  先等一下!原小楼在心里警告自己,不要胡思乱想,这应该算是姐姐吧!

  嗯,樱子姐姐。

  “樱子啊,”奶奶又说话了,“去把妹妹叫过来吧。”

  “好的,”樱子笑道,“昨天奶奶你不让她在这添乱,她这一夜啊,多半也没能睡吧,不知道该有多着急呢。”

  樱子起身出门,原小楼懵懂地站起身,脑子还在记忆中搜索妹妹两个字的时候,和屋的门被“哗啦”一下扯开,一个白衣红裤的身影如旋风一般冲了进来,扑到他的身上,又哭又笑,又跳又叫。

  “哎呀,活着呢。”

  “真的还活着呢!”

  “能动哦!”

  “了不起啊,已经能动啦。”

  “小楼桑,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因为太过激动,那时的红叶,只穿了散乱的白色襦袢就冲进屋子,如果单论身材,已经不比樱子姐姐逊色多少了,但是吹弹得破的脸上,却还挂着晶莹的泪珠。

  这些温暖而有趣的回忆,让原小楼心中充满平安喜乐的感觉。

  他在温泉中舒展了一下身体,心想:相比于春假之后就要开始的高一新学年,现在跟樱子和红叶在一起的神社生活,似乎是更加充实和快活的。

  仔细想想,自己虽然担起权宫司的职务,但樱子作为神社的祢宜,才是真正的大管家吧。日常的大事小事,哪一件事缺了她好像都不行,就连跳神乐的时候,樱子和红叶的组合也是最受客人欢迎的。

  嗯,说起来,这一对阵马山神社的姊妹花……

  他的念头还没转完,就听见嗒嗒嗒的木屐声,从屋外的道路上传来,没过一会,就见到樱子和红叶穿着和式浴袍,手里各自挽着一个小木桶,有说有笑的走进汤泉小屋来。

  “小楼桑,早啊。”

  *

  *

  “樱子早,红叶早。”原小楼微笑着回应。

  樱子和红叶在池边放好东西,头上顶了一块白色的毛巾,大大方方地下了温泉,坐下来,让水一直浸泡到自己的颈部,一起满足地长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要在汤泉里泡过,才觉得能去掉那些打打杀杀的味道。”红叶说。

  因为神社是靠近山边,这一带的地热泉水很不少,在建造后院的时候,划定的范围之内就有一口这样的温泉,因此在山石上刻了“岩汤”两个字,直接把泉水引入,修了这个汤泉小屋。

  四十五度的泉水,含硫丰富,完全达到名泉的标准。来这里泡一泡,算是一天内,三个人最享受的时刻。

  “小楼,你们俩昨天晚上干掉的那个妖怪,是什么呀?”樱子问道,“我听红叶说,它凶得很呢。”

  “哦,那个,本来是一只猥啰。”

  猥啰是一种体型巨大的妖怪,形状如山羊,前肢有粗壮的爪子,后肢则是蹄子。平时潜伏在深山,遇到有路人经过,会突然跳出来,把男人吓跑,把妇人抱回山中。

  “这么说,是山羊变的吗?”

  “也有说是蛤蟆化身的。”

  “听说已经修炼出人形了?”

  “嗯,不过也不单单是靠修炼。”原小楼沉吟道,“它的那张脸,不是它自己的,多半是曾经有一个御修之士被它吃掉,寄生在它体内,因此连呼唤名字的咒法都学会了。”

  “呀,会定身呢,难怪连净衣庵的女居士都被它……”

  话说到这里,停住了,毕竟少年男女之间,而且是这样泡在温泉里,谈到男女之事,怎么也有一点尴尬。

  樱子的脸有点发热,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圆场,红叶却替她解了围。

  “樱子姐姐你都不知道,”红叶告状似的说,“昨天妖怪抓住了因师太的时候,小楼桑还要拿我去跟妖怪换回来呢!”

  “哈哈,你跟了他这么久,还不知道他?”樱子笑了,“当然是骗妖怪的啊。”

  “知道归知道,可想起来还是生气,”红叶撇了撇小嘴,“我呀,干脆就跟妖怪走,换回那个老尼姑,来陪着他泡汤泉好了。”

  说完,自己想象一下老尼姑陪着原小楼泡温泉的场景,也觉得太过滑稽,跟樱子两个笑成一团。

  原小楼就跟着她们一起笑。

  “对了,还有哦,”红叶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每次跟他出去办事,他都让我少说话,少说话,憋死我了。”

  “那能怪我吗?”原小楼笑着说道,“你一开口会说什么,你以为樱子姐姐不知道吗?”

  “我说什么啦?”

  “嗯嗯,让我想想,”原小楼看着樱子,装模作样的想了一会,“对了,比如……砍死你!”

  “砍你手!”樱子说。

  “砍你脚!”原小楼说。

  “砍你脑袋!”樱子说。

  “看什么看,把你眼睛挖出来!”原小楼说。

  红叶不吱声了。

  “哈哈,我们家红叶啊,不开口就是个小仙女,一开口就变成小魔头。”

  “那都是跟妖怪说的嘛。”红叶低声辩解。

  “鬼啊怪啊,也有各式各样的,”原小楼解释道,“有暴戾的,有狡诈的,也有可怜的,甚至可爱的,不能一概而论。”

  “是呢,小楼桑。”说到这些鬼怪的学问,红叶对原小楼是绝对信服的。

  “说起来……”樱子略带担忧的说道,“小楼,你有没有觉得,好像你说的那些……那些暴戾的、狡诈的例子,最近越来越多了呢。”

  “是么?”原小楼的心中微微一凛。

  樱子说的现象,是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的。

  樱子见原小楼眉头微皱,知道他上了心,就笑着开解道:“我就是随口一说,降妖除灵的事情,有你宫司大人顶着,用不着我操什么心。真正让人犯愁的事情,可不是这个呢。”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呢?

  “樱子,是不是最近来参拜的客人少了点,让你感到不安了?”

  对于神社的收入这种事,原小楼一向都是随遇而安的,但作为神社祢宜的樱子大管家,也许就不能这样淡定了。

  “倒也不是专门为这个,”樱子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大家,我已经收到了神社本厅的邀请邮件,今年的八王子市神社年度大赏,又要开始了。”

  “年度大赏么?”红叶脸上露出了畏难的神色,“去年不是输的很惨吗,连初选也没能突破……”

  温泉池中的樱子巫女坐直了身子,握起了拳头。

  “没错,所以今年一定要突破。”她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后天是周末,咱们在中央大厅召开社本部对策会议,请各位加油吧!”

  说完,白嫩的拳头啪的击在水面上,把原小楼溅了一脸的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