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0章 花瞳小楼

  “力五郎能赢吧?”樱子担心地说,“如果不能赢,那么连半年王者的称号也要丢掉了,回到部屋后,会被绪平亲方惩罚的吧。”

  “能赢!不是说只要看到女人,就会觉醒什么力量吗?”红叶环顾四周,说的很肯定,“到处都是女人。”

  两个人虽这样说,但是都有点底气不足,因为台上的骊男光之助,不仅身高比力五郎高上半个头,而且纬度也明显要宽一圈。

  “还真不愧是十两选手。”樱子嘀咕道。“看来不好办呢。”

  仿佛是为比赛助兴一样,天空响起了阵阵春雷之声。这是惊蛰时分常有的现象,预示着大地回春,万物复苏,也是可以开始耕种的信号。

  土俵之上,已经开始撒盐的仪式了,光之助和力五郎,分别抓起一大把盐,在空中撒出漂亮的弧形,表示驱逐邪祟。

  然后是四股的仪式,力士双脚分开,轮流高举踏地,把土俵震得咚咚作响。

  大概的意思,也是认为这样可以把妖魔鬼怪之类的邪物统统吓跑。

  原小楼走进了土俵。

  “准备好——”他拖长了声音喊道。

  “快开始了,手触地放好!”

  “快开始了——!”

  “预备——!”

  “起!”

  随着这一声起,激烈的争斗开始了。

  两位选手立刻纠缠在一起,原小楼则在他们的身旁游走,不断大声呼喝。

  “拿出斗志来!”

  “用出全力!”

  “用出全力!”

  骊男光之助的战术很有针对性,因为身高臂长,他尽量使用“押出”和“控手”这样的掌击和控制技能,不让力五郎近身,试图把他推出去。

  而力五郎的策略,则是寻机靠近,用“寄切”和投技挂技这类更接近于摔跤的技能,来跟对手拼争。

  两个人都拿出了全副本领,都有在危急关头化险为夷的表现。

  “回合还在!”原小楼提醒着。

  “回合还在!”

  “回合还在!不要放弃!”

  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分钟,现在场上出现了僵持,两名选手都抓住了对方的兜裆布,面红耳赤地在发力。

  “胜负未分!”

  “胜负未分!”

  两名选手都开始像牛一样喘气,看不出明显的优劣势。

  “停!水入!”

  原小楼大喝一声,把两人分开,立刻就有赛场执事把饮水送了上来。

  所谓水入,就是在长时间的胜负难分,两名力士非常疲劳时,行司应该暂停比赛,让双方补水调整,然后再战。

  “为什么停止!”没有想到,力五郎冲原小楼喊了起来,“我眼看就要赢了!”

  “我可没看出来。”原小楼盯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选手请注意自己的言辞。”

  “他没看出来!”

  力五郎好像已经杀红了眼,在土俵上走来走去,不停地对自己说话。

  “他没看出来?”

  “他没看出来!”

  于是,在比赛重新恢复的一瞬间,就发生了惊人的事情。

  两人的第一个照面,力五郎就爆发了,瞬间突破了骊男光之助的防守圈,抓住了他的兜裆布。

  然后,只见骊男光之助双手抓着力五郎的手臂,双脚乱蹬,慢慢离开了地面。

  他被力五郎硬生生地举了起来!

  不是抱摔,不是上手投,就是举了起来,像在做双人体操一样,被举向了四十五度的斜上方。

  至少过了五秒,力五郎才大吼一声,将骊男光之助扔出了台子。

  之后,他似乎还没认识到自己的胜利,还向台边冲去,仿佛要跳下台子,去把对手打死才能足够满意。

  “喂!”原小楼大喝一声,举起军配团扇,拦住了他。

  本该清醒过来的力五郎,反而转向了原小楼,在喉咙里吼了一声,庞大的身躯蹲了下来,双手触地。

  这是摆出了预备进攻的姿态。

  全场一时大哗。

  选手在比赛结束时,由于荷尔蒙和肾上腺激素的分泌,一时无法冷静下来,这确实是偶尔会发生的事情,可以理解。但力五郎的这个举动,却超过了普通的范畴,变成对行司尊严的严重挑衅。

  “请退回去。”原小楼对着他摇摇头。

  力五郎以双腿各向前一步来回应。

  少年行司手中的军配团扇,啪的一声打在了力五郎的额头上,用力压住。

  “退回去!”

  力五郎却拧着头不肯底下,反而用头去顶原小楼手中的军配。两个人都是屈身向前,四目相对,几乎成了角砥之势。

  “力五郎!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原小楼压抑着的平静口吻之中,隐藏着严厉的威胁,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地说道,“给我适可而止吧!”

  整个赛场鸦雀无声,所有的观众都被这个场面惊呆了。

  坐在软垫上的红叶,忽然翻身而起,单腿跪地,右手便伸向颈后,一握之下,才醒觉今天是来过节的,并没有带刀。

  樱子大吃一惊,知道今天只要红叶往台子上一跳,立刻就会演绎成不得了的大事,连忙死死拽住她,低声问道:“红叶,怎么啦?”

  “小楼桑的左手在跳!”

  “什么!”

  樱子这才注意到,原小楼右手执扇压住力五郎,垂下来的左手,手指确实在轻轻跳动。

  这是他发动念力之前的征兆。

  或者说,是正在激烈地判断是否需要出印。

  然而还没等红叶做下一步动作,力五郎却显见地长出了一口气,渐渐平静下来了,刚才剧烈起伏的胸脯,也慢慢缓和起来,那个拧着扬起的脑袋,终于也低下来,代表着向行司的屈服和歉意。

  原小楼点点头,将压在他头上的军配缓缓收了回来,向右侧平平一举。

  比赛的一名执事,连忙跳上来,把优胜奖金放在原小楼的军配团扇之上。原小楼缓缓蹲了一个马步,双手横持团扇,托着奖金,送到力五郎的面前。

  力五郎右手骈指如刀,按左、右、中的顺序,在空中虚劈三下,然后才拿起了放在团扇上的奖金。

  樱子大大地透了一口气。因为浦胜力五郎的这三下手刀,是表示恭敬感谢之意,那么今天的比赛,好歹算是圆满的结束了。

  “花瞳小楼——!花瞳小楼——!”

  疯狂的尖叫声又开始满场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