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阵马山神社:少年神官崛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7章 神官大人的色相

  “出席者,”樱子一边说,一边在一张纸上写着。

  “宫司:原濑泉,请假。”

  “权宫司:原小楼,在席。”

  “祢宜:阿部樱子,在席。”

  “内职巫女:红叶,在席。”

  “那么,年度大赏社本部对策会议,现在开始。”

  周末的早晨,外面依旧是阳光明媚。在席的三个人,围坐在榻榻米上的一张小几子旁,听到樱子宣布“开始”,大家一起俯身鞠躬,行屈手礼。

  原小楼心想,樱子对于这件事,果然是很认真的。

  “今年八王子市的神社年度大赏,流程跟去年是一样的。”樱子拿着神社本厅发来的邀请函,展示给大家看。

  初选,时间是在五月进行。

  决选,时间是在七月进行。

  获得大赏优胜的神社,不仅会有一笔丰厚的奖金,而且会在名录上拥有一颗金色的星星。

  “是金色的星星哟,”樱子把邀请函抱在怀里,目眩神迷地说,“我觉得,这就是我人生的最高梦想了,参拜的客人,大概会像潮水一样涌来的。”

  “可是,总要先在初选中胜出,才能梦想以后的事情吧?”

  红叶的担忧,戳破了樱子臆想出来的梦幻肥皂泡。

  “好吧,”樱子咕哝着说,“那就先来总结一下,去年惨败的原因吧。”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那个……”原小楼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去年因为年龄的原因,没办法正式作为神官参加比赛,真是抱歉之极。”

  神官需要年满十六岁,而巫女只要年满十四岁就可以了。

  不过虽然嘴上抱歉,言下之意却是我没参加,惨败的原因应该不在我身上哦。

  于是轮到樱子和红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跳神乐的时候,把神乐铃掉在地上了。”红叶举起了手,她的脸真的变得好红,“所以神乐舞的分数,被扣到只剩下一半了。”

  原小楼和红叶一起看着樱子。

  “我带着晴天娃娃去参加祈晴比赛,结果……把毛毛雨变成了暴雨,呜呜呜……”樱子举起手,捂住了脸。

  “丢死人了,呜呜呜……”是真的掉下眼泪来了。

  这是计划之外的状况,原小楼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樱子,心生怜惜,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道:“没有关系的,重新再来嘛,毕竟今年我也能一起参加了。”

  没想到这句话有奇效,樱子的哭声忽然停止了,抬起头来,一双漂亮的眼睛犹自带泪。

  “小楼君,今年请把那些神官统统打败吧,拜托了!”

  “嗯。”原小楼微笑着点了点头。

  初选的内容,是分成两个部分来评分的。

  第一部分是基础内容,比的是各家神社的人气,御守的热度,绘马的口碑,破魔箭的效验等等,是由专业评审的打分加网络投票得分综合而成的。

  第二部分是进阶内容,比的是本职神社人员的技艺,也就是神官巫女们的竞技,非常有意思。

  两部分的分数相加,就是初选的最终得分,取前八名进入淘汰赛。

  有了原小楼的保证,樱子的心情变得明朗起来,因为她对原小楼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于是跟红叶商量着,要怎样做好第一阶段的事情。

  “是呢,”红叶点头道,“总不能说,小楼桑还没有出手,我们就已经先输掉了。”

  第一阶段的比赛,核心是人气,而人气的高低,往往能在收入中反应出来。

  御守的热度高,卖的就会多;绘马的口碑好,买来许愿的客人就会多。

  毕竟钱是不说假话的。

  “按总收入分的话,有六成神社,每年是不足三百万円的,不管是全国还是八王子市,都一样。”樱子用笔在纸上写写划划,“我们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三百万円,大约是三万美元。

  虽然不是说直接比收入,但一年的收入不足此数的神社,人气一定有限,是难以参与大赏的竞争的。

  “八王子有上百家神社,能够比下有余,那也很不错啦。”原小楼开心地说。

  “可是,还有上呢。”樱子提醒道,“子丘神社和八幡八云神社,年入都能超过一亿円,是强劲的对手哦。”

  年收入超过一亿円,也就是一百万美元。

  “管他呢,反正初赛要选出八家神社,又不是只有他们两家能出线。”

  “这话没错,那咱们就做好自己。”

  于是展开讨论,把目前的情况作了总结。

  最近因为季节的原因,来参拜的人数略有下降,奉纳的赛钱——也就是香火钱,是略微减少了。

  同样道理,停车场的收入也减少了大约百分之五。

  “我的破魔箭,卖得倒还不错,”红叶扳着手指说,“但是写绘马的人,好像不那么踊跃呢。”

  至于御守,作为神社制售的护身符,一向是阵马山神社的主打产品,是樱子亲自负责的部门,目前状况平稳。

  根据这些情况,最后的决定是:保持破魔箭的势头,看看御守是否有进步的余地,同时重点解决绘马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事项。

  “对了,宫司大人,眼看就要到三月份了,”樱子笑得很迷,“有那么一件事,是既能够提升神社的人气,又能够增加神社收入的。”

  “嗯,嗯,樱子巫女,你笑得真是好看。”原小楼站起身来,“既然会议结束了,请容我先行告退。”

  “想去哪里!”樱子带着红叶,把原小楼死死扯住,“我已经收了别人十万円定金!”

  *

  *

  在东京都的西部,有两家相隔不远的“相扑部屋”,一家在八王子市,另一家在日野市,是相扑选手们生活、训练和成长的地方。

  每年三月六日的惊蛰这一天,八王子市会举办盛大的春耕祭,庆祝即将到来的耕种季节。

  祭典上有一项很重要的内容,是相扑比赛,由八王子市的春日山部屋,对抗日野市的花笼部屋。

  比赛分两天进行,第一天是低级别选手之间的对抗,序之口、序二段、三段、幕下,这四个等级的选手。

  第二天是高级别选手出场,等级从十两到关胁。

  这场对抗赛,选手们是有收入的,来自于门票、赞助、和一些周边的卖品。

  这个收入对于低级别选手来说很重要,因为十两以下的选手还没有月薪,生活只能靠部屋提供的少量补贴。

  问题在于,因为第一天是低级别的比赛,所以入场的观众少,收入会受到影响。

  为了提升人气,春日山部屋的亲方,也就是老板,想了一个主意。

  相扑比赛的裁判,叫做行司。

  他请来了一个十岁的孩子,由部屋内资深的行司进行培训之后,来做第一天比赛的裁判。

  想象一下,两个巨兽般的选手之间的激烈搏杀,却要听命于旁边那个漂亮的小孩子,这种巨大的反差,一定能够引起很多人的兴趣。

  这一招真的成功了,来看第一天比赛的观众越来越多,选手们的收入也就水涨船高。

  而且这孩子似乎是真的喜欢这项运动,不仅能很快地投入比赛,在数百名呐喊的成年人之中毫不怯场,甚至还会以非常凶猛的态度,来斥责犯规的选手,令他们俯首帖耳。

  后来,这个孩子渐渐长大了,小时候的漂亮,渐渐变成了美貌。

  是那种白玉无瑕,惊心动魄的美貌。

  很自然的,赛场上的女性观众多起来了,然后是越来越多的少女开始来观看相扑比赛。

  到他十四岁的时候,低等级比赛的热烈程度终于完全超过了第二天的高等级比赛。

  当戴着高帽、穿着花团狩衣、手执军配团扇的少年行司出场时,台下女生们的呐喊、尖叫和口哨声压倒了一切。

  “花瞳小楼——!花瞳小楼——!花瞳小楼!”

  于是,从那一天之后,这孩子便拒绝再作为行司出场了。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个让人感动的故事啊。”樱子说道。

  樱子仰面躺在榻榻米上,气喘吁吁,散乱的和服中露出一段雪白的颈子。

  她双手抱着原小楼的一只脚。

  红叶抱着另外一只。

  “强扭的瓜不甜。樱子巫女,请恢复理智,放我走吧,我的心思已经不在那上面了。”

  “谁管你甜不甜,”樱子笑了,“至于心思什么的,更是无所谓,你只要把身子交出来就好了。”

  “我觉得她们的动机不纯,根本就不是来看相扑的。”原小楼辩解道。

  “我跟红叶跳神乐的时候,也不见得每一个客人都是来看舞蹈的,有什么关系呢?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嘛。”

  原小楼语塞,想了想,又找到一个理由。

  “可是这样的话,对在场上比赛的选手是不尊重的。”

  “低等级的选手生活是很拮据的,一笔丰厚的奖金,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

  樱子的话总是那么直击人心,原小楼半坐在榻榻米上,无言以对。

  “这可是个提高神社人气的好机会。小楼君刚才不是答应过,为了年度大赏,要一起努力的么?光在嘴上说说,那可不行哦。”

  暴击三连,原小楼觉得,既然想不出反击的理由,那就说明樱子的行为是正义的,所以到了该认输的时候了。

  “樱子你责备的是,”他诚恳地道歉,“我明白了。”

  “那么,答应去吗?”

  “去。”

  “太好了!”樱子顿时眉花眼笑,“我已经与春日山部屋的绪平亲方说好了,我们不用穿行司的袍子,直接穿神官的衣服就行了,好让别人知道,这是来自阵马山神社的小楼大人。”

  相扑比赛的步骤,本来就是完全遵循神道的礼仪,行司的服饰与神官也很接近,因此以神官的身份前去裁判,并无违和之感。

  “行吧,能提升神社的人气,又有十万円收入,这么看来,确实是好事情。”

  “十万円,那只是定金。”樱子终于坐了起来,开始整理头发。“比赛结束之后,还有四十万円的谢礼。”

  “什么?”原小楼惊讶地问道,“我这么值钱吗?”

  “是啊,因为能增加大约五百万円的总收入呢。”

  原小楼只觉得挢舌难下,一时没有话可说。

  “宫司大人,为了神社,请放心地去出卖色相吧。”樱子躬下腰,一秒化身为最端庄贤淑的主妇,“我和红叶这里,没关系的。”

  激烈的会议,到此才算结束。

  原小楼一路感慨着“不愧是樱子”,回到了自己的和屋。

  走过穿衣镜的时候,慢慢站定了脚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花瞳小楼——!”他仿佛又听见那样的欢呼声。

  镜子里的双眸,深若潭水。

  左眼的黑色,细细看去,里面有淡淡的棕色。

  右眼的黑色,细细看去,是面有淡淡的绿色。

  没错,是异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