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氏女儿不好嫁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新雨一

祝氏女儿不好嫁 缓缓有梦 4135 2020.02.16 22:29

  日头西垂,我终于在湖边一处打马球的地方看到了张家姑娘带着一脸不情愿的狗子骑着马在场上飞奔。我坐到正在场边吃果子喝茶的落葵身旁:“张家姑娘这是在教狗子打马球吗?”落葵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回道:“可不是,狗子想骑马,月英姐姐怕他骑不好,便带了他去打马球。对了,姐,你怎么这会儿就出来了,月英姐姐还说,你怎么也要等着晚上陪着淑妃娘娘看过了花神灯才能回来。”

  我笑笑说道:“我哪里有那样的荣幸,不过是淑妃娘娘听着我的曲子有趣过去说了两句话而已。你们下午上哪里玩去了?”

  落葵拍拍手里的果子屑,说道:“月英姐姐怕是真的看上爹了。她中午请我和狗子吃了鱼,味道甚是鲜美,下午带着我们去荡秋千,狗子说想骑马,这不,她怕狗子危险就带了狗子上马,教狗子打马球呢。不过,可惜啊?”

  我点点头,确实可惜:“是啊,不过若爹真的要续弦,你答不答应?”

  落落想了想说道:“我是不希望爹续弦的,可是看着这个月英姐姐同之前缠着爹的那些女人不一样,是个豪爽洒脱的人,不过这事儿要看爹自己。”

  “倒也是,爹要是真不同意,还是劝月英姐姐早日离开的好。”

  说话间,张月英牵着马来到了我和落葵吃茶的看台。看到我坐在此处喝茶,她有些惊讶:“你居然没有陪着淑妃娘娘?”忽地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一脸关怀的说道:“不陪着也没关系,这世间大好男儿许多,何必要去那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

  我听着也笑了起来:“月英姐姐说什么呢,我才多大,淑妃娘娘不过是听着我的曲子有趣而已,怎么可能看的上我这一颗葱花。”

  张月英摇摇头:“葱花也好、梅花也罢,各花入各眼,谁说就没有看上葱花的。再说嫁人之事还需要早做打算,别像我一样由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其实安安分分的听家里的安排,未尝不是好事。这话说的有些冒犯,不过也是我的肺腑之言。”

  我端了杯茶水递给张月英:“我也与姐姐投缘,姐姐的意思我懂的。”

  张月英端着茶水,喝了两大口:“今日里这场花会应该是给刘守备的女儿牵线的,其他人都是陪太子读书,你能入了淑妃娘娘的眼,自然也会被其他夫人看在眼里,也是好事一场。”

  “无所谓好不好的,毕竟婚嫁之事哪有这么容易,也许人家的还觉得我这葱花粗鄙呢。”我不以为意的摇摇头。

  望熙楼上传来一阵阵敲锣声,一人多高的走马灯被抬上了斗花台,几个壮汉拉着小孩指头粗的麻绳,将走马灯挂在了数十米高的木杆子上,灯中的青梅花画的活灵活现,随着灯影转动,仿佛花朵随风摇曳。

  落葵看着走马灯感叹道:”看来淑妃娘娘的选择大概是为场面,梅花看着确实令人惊叹,这要是换个葱花就不是惊叹,应该是逗趣了。“

  狗子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逗趣也好啊,我就觉着大姐姐的葱花好看。“

  青梅走马灯挂好之后,望熙楼内又走出四个人提了四盏小的宫灯,上了斗花台,将这些小灯挂在了大灯周围。

  张月英好奇的张望了下,说道:”走,过去瞧瞧,往年可是独一份的大灯,今年这还是头一次见这小的。“

  狗子和落葵也很是好奇,我只得随了她们向着斗花台走去,一看究竟。

  斗花台周围忽然传来一阵叫好声。待我们走进,四个画了葱花的宫灯吊在走马灯附近,宫灯小巧可爱,灯上的葱花也画的甚是俏皮。比不得走马灯的气势,却自有一番风味。

  张月英一脸兴味的看着我:”原来我猜错了,也可能刘家为他人做了嫁衣也未可知。“

  我一脸无辜的说道:”是吗?许是淑妃娘娘也只是觉着葱花有趣也说不定。“

  旁边传来一片议论声。一个灰衣小哥说道:“往年都是只放一尊花神灯,今年怎么多出这几个小宫灯?”

  他身旁的大汉一脸神秘的说道:“你知道什么,听说是这淑妃娘娘看上了刘大人家的青梅,五皇子看上了祝大人家的葱花,所以今年才弄了这么些个小的,两个算是都选上。”

  灰衣小哥啧啧嘴说道:“原来这葱花也成啊,那明年让我家妹子端个白菜、油菜什么的只要是个好兆头,也可以同那些个官家女子一较高低了。”

  大汉轻蔑的看了小哥一眼说道:“人家就算是颗葱花,也是官家女子家里的葱花,不是我等平民小老百姓可以比的。不过这确实也是个好兆头,我瞧着这葱花也怪好看的,不比那枝桠被扭的奇形怪状的梅花差。”

  张月英听完周围人的话说道:“你看吧,你今日可是大大的抢了刘家姑娘的风头,未必没有天赐额良缘呢。”

  我笑了笑说道:”葱花再好看也就是个图个新鲜,日子要想长久肯定还是要按着老规矩来的。“

  落葵和狗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俩打机锋。

  待吃够了花糕,也看够了热闹,我便同陪着我们疯了一天的张月英说道:”今日谢谢月英姐姐了,带着我们看了这许多好吃的好玩的。“

  ”没什么,我不耐烦同那些大家小姐一起,倒是同你们玩的痛快,没什么好谢的,以后想去哪里了只管来找我便是。“

  祝府门口福婶见我送走了张月英后,疾步过来迎了我们进门并悄悄对我说,“大小姐,老爷叫您过去一趟。”

  书房里,祝老爹端坐在书案后,翻着账本,听见我的脚步声,便对着外面说道:“别敲门了,推门进来吧。”

  我对着祝老爹福了福“爹,折子我已经递给五皇子了。”

  “我知道了,你今日可是大大的出了风头,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祝老爹放下手中的公文,对我说道。

  “我想过了,今日这斗花会,其实是淑妃娘娘为了拉拢这定州官员的一场戏罢了,定州是淑妃娘娘的娘家所在,且是盐运发达,顺便还能看看谁家的女儿合适好给五皇子挑个房里人。不过,我断定这个女子做不了皇子正妃。”

  “今日这事儿,是我要卖给淑妃和五皇子的一个人情,你今天这动静大的,怕不是定州这大小官员都知道你同五皇子有了来往。你看这五皇子如何?”

  我想了想下午亭子里那个少年,说道:“看着是个轻佻浮躁之人,实则深不可测。不过长的还挺好看的。”

  祝老爹摸摸胡须到:“那要你嫁他,你可愿意?”

  我惊的一口喷出了嘴里的茶水,“爹,你说什么呢,您之前不是跟我说祝家人不能结交皇子吗?”

  祝老爹笑笑说道:“我们不结交,没说天家不能来结交我们呢。不过,你今日这个葱啊,估计会被那些个装模作样的官家夫人不喜欢,我是不希望你太早嫁出去,不过相看还是要早些相看,前两日你祖母来信还问我是怎么个章程。”

  我疑惑的望着祝老爹:“那爹的打算是什么?我听爹的。”

  祝老爹摇摇头道:“我是走过弯路的人,我知道和心爱之人白首是这世间最美好也最难得的事情,所以我希望你能找到你所爱之人,与他共白首。我不要求你嫁什么大户人家,我倒是愿意你家个朴实上进的少年便好。祝家现下的情形,倒是给你找个上门女婿最合适,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他待你好便是了。”

  “谢谢爹,我会的。不过我现在只想咱们全家好就是。其他的随缘就好。”

  祝老爹慈爱的笑着,说道:“当父母的自然都希望儿女一辈子都好。对了,你回头去找些棋谱看起来,有空了我教你和狗子对弈,这世事如棋,需要看全局,才能落子,你今日还是浮躁了些。”

  我点点头道:“知道了,爹。”

  祝老爹把茶杯里的水蓄上:“今日就不给你布置功课了,你早点回去歇息吧。”

  我起身行礼:“爹,你这几日也查账也忙了好几天了,你也早点休息,别看的太晚了。”

  祝老爹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既然回来了,哪还有什么好休息的。“

  我转身出门,将门带好。看着一院子清幽的月光,叹了口气,嫁人的事情,缘分在天,我也没有太多的奢求,若是真能找个上门女婿,既能帮助祝家,也能对我好些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今日过的实在是累极,躺在被子里梳理着今日一天的桩桩件件的细节,毕竟对于从来没同这些贵妇小姐们打过交道的我来说,这种看似文文雅雅实则夹枪带棒的言语机锋我还差着好多道行,不然也不能让刘玉蝶那个初中生年纪的小姑娘处处挤兑着,不过这言语之间看着平平无奇,其实内里大有学问。

  迷迷蒙蒙之间,我恍惚听到有人吹起了笛子,温温软软的曲调同斗花时听到的相思赋极为相似。然而累极的我,已经不想细细分辨,只管被子蒙头,进入黑沉沉的梦想。

  眼见这天气一日日的变暖,这定州城也有了一片春意盎然。守备刘士连升三级,成了定州节度使,天家下了圣旨,封了他的女儿做大皇子侧妃,定州的巡盐御史也升了官进了京。祝老爹还是从六品的同知,不过兼了巡盐的差事。祝老爹说这几年大皇子在京里的势力逐渐做大,定州这块地方,大皇子同淑妃相互角逐,终究是大皇子胜了一筹。

  刘玉蝶的帖子准时送到了祝府上,明日就是刘府的春日宴。晚间,我在祝老爹的书房学罢笛子,正待离开,祝老爹忽然叫住了我。

  “大丫头,你还记不记得你同我说,你被追杀那日,你将油布包藏在了海边的红树林里。前日,线人报与我说,红树林失火,但红树林下面就是滩涂地,并不易起火,也不知道这海防图有没有落入歹人之手。“

  ”爹,要不我去一趟红树林,看看故地重游能不能想起什么?“

  祝老爹摇摇头:”据线人回报,李牧还未找到海防图,最近还在派人四处搜索,我怕对方这是要守株待兔。“

  ”爹,我倒觉得还是要去一趟,一来看看虚实,毕竟放火烧林,证明对方还没有找到海防图,二来,若是被找到了,我们也好有个准确的消息,好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祝老爹思忖片刻说道:“明日你带着祝庚和言语去一趟红树林,若能找回海防图自然最好,若不能则尽快返回,我们再做筹谋。“

  我颔首道:”但是爹,明日就是刘府的春日宴,那我便称病不去,直接出城可好?“

  ”刘家这次也是为了借着春日宴,炫耀女儿做了皇子妃,小女儿家的最爱记仇,你上次抢了她的风头,借着春日宴的机会她未必不会来为难你。我替你向刘夫人告个罪,明天一早你直接出城便是了。且让刘士有再高兴两天。“祝老爹摸摸胡须回答道。

  看来祝老爹定是已经有了安排,我且看着祝老爹怎么做便好。

  翌日清晨,我同祝庚、言语换了装束,骑了快马,城门一开便出了城,一路向着海边奔去。

  城里刘府,刘玉蝶听着丫鬟的回报,有些不屑的轻哼一声:“斗花会上抢了我的风头,我今日本来是要给她好看,这小蹄子倒是机灵,今日直接装病不来,看来是低头了。”

  一旁帮着梳妆的丫鬟符合道:“小姐青梅之资,怎是这普普通通的小葱可比的,那祝家姑娘必然是向小姐低头了。“

  刘夫人在一堆下人的簇拥中走进刘玉蝶的闺房,笑着说:”我的蝶儿,今日打扮的可是真漂亮,想必将来大皇子见了你,也会对你一见倾心的。“

  刘玉蝶故作娇羞的对着刘夫人撒娇道:”娘说什么呢,女儿才不稀罕什么皇子呢,女儿只想在娘身边。“

  刘夫人笑着拍了下刘玉蝶,说道:”又胡说,只有你嫁的好,咱们家才能越来越好。“

  ”娘我晓得,我自然会让大皇子倾心与我,保得咱们家的荣华富贵。“

  刘夫人听了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来让我瞧瞧,这边再加个蝶穿花的簪子更好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