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庶女成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洛府小姐

庶女成王 韩亦儿 4242 2016.12.29 12:24

  五年后………

  …………

  …………

  …………

  徐羽良缓缓睁开眼睛,他感觉他睡了好久。他张了张嘴,唤了一声“夏儿”,没人应。忽地,他猛然咳了起来。下意识地拍着胸口,喘息了一会儿,才觉得哪里不对。脑子灵光一闪,下意识地拉开衣领,呆住了。然后,“啊!”一声嘶吼,他竟手足无措起来。

  应该是听到了声音,外面忙跑来两个丫鬟模样的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看到徐羽良醒了,便关切而小心地问:

  “小姐,你醒了?头还疼吗?”

  “嗯”,他轻轻叹道。突然,他又像发现了什么。“给我镜子”。两个小丫头忙跑去端了一块镶了金边的明晃晃的琉璃铜镜,徐羽良忙接过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脸。当他看到镜子里那个朱唇皓齿,柳眉杏眼,修长端鼻,肤白如雪,吹弹可破,水汪汪的大眼睛像太阳一样明媚,乌黑亮丽的头发修饰了绝美的脸。他用如青葱般的手指轻抚着那绝美的脸,恍然,这是一张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的脸,还美得不成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羽良记着他有了孩子,秋儿和羽儿。他记着,他试着爱着宋凌风的朱雀国,但,终究爱不起,他心里始终是白虎国,因为,他的根,他的兄弟还在那里。所以,他选择了离开。他喝下了鹤顶红,在他的羽良宫中,他寂寞地死去了。可是,为什么会没死,还换了张脸,而且,还是个小姑娘?

  “宋凌风呢?”他眸子里充满了冰冷。淡淡而心悸地,他感到一阵发寒。

  两个姑娘似乎吓了一跳,一个蓝色衣裙的女孩子忙跑去捂住他的嘴,“小姐!你不要命了?直呼朱雀女王名讳是大不敬,而且,这是玄武国,陛下不允许别人提起他国陛下,而且,还是直呼其名。”

  徐羽良淡淡一笑,不置可否。“我这是在哪儿?”他保持他一贯的轻柔冷淡。

  粉色衣服的小丫头轻轻笑道:“二小姐,你在家里啊。”他彻底萎了。玄武国?二小姐?这闹的是哪一出?

  “扶我起来。”他试着自己爬起来,但没有力气。无奈,只得吩咐她们扶他起来。两个小丫头忙跑去搀扶他起来,把他搀扶到梳妆台前坐下,他盯着镜子里那个可爱而不失美丽娇柔的女孩子的脸,想掐一掐,抬起手,忽地住了手。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他看着给他梳头的粉色衣裙的小丫头。竟然有些含情脉脉的意味。

  “回小姐,奴婢叫瑾儿。”小丫头似乎是吓住了。这丫头是有些温柔可人的女孩。不敢多说一句话。

  徐羽良还来不及问下一句话,另一个蓝色衣裙的小丫头便来摸了摸他的额头,急道:“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不记得奴婢了?奴婢是湘儿啊!”这叫湘儿的丫头急得快要哭了。瑾儿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便也停下了为她梳头的手。一脸茫然地看着镜子里面那个绝美精致的女孩子。

  “湘儿?瑾儿?”他轻轻地叹道。

  是啊,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小姐,又怎么会记得呢?他觉得自己摆脱了宋凌风的控制,宋凌风的宠爱都是假的,为她生下一双儿女,却还是对她的所作所为无法看下去。自己试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湘儿,你给我讲讲我的事儿吧。”像是央求,又像是命令。他淡淡地说着。他知道他借了现在这副身体还了魂,对原来主人的记忆只是零星的片段,并不完整。

  “呜呜呜呜……”两个小丫头忽地跪下,声泪俱下。湘儿缓缓答道:

  “小姐,你不记得了吗?你是丞相府二小姐啊!五天前你被大小姐和四小姐推下了水,你就没醒过来…………”瑾儿拉了拉湘儿的袖子,示意她不要乱说话。湘儿怔了怔,说:“二小姐,不是……”,湘儿知道,大小姐和四小姐狠毒无比,经常戏弄下人。府中人人自危。

  徐羽良这具身体的记忆告诉他,他叫洛瑶,是玄武丞相洛隆的庶出二女儿,洛瑶的娘亲只是一个出身卑贱的青楼女子,洛瑶还有一个亲弟弟,洛煜。洛瑶总被嫡出的姐姐洛恬欺负,以前的洛瑶负了伤,也是这个姐姐的杰作。还好,凭着自己二十五岁加十二岁的年纪,足够在这里立足了。想着,徐羽良,哦不,洛瑶笑了笑。

  徐羽良本来就隐忍自己前世的性子,而又是一个男儿,没办法施展抱负,这一世,他是洛瑶,不管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洛瑶,他必须坚强。

  “小姐,怎么了?”看着洛瑶发呆,湘儿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没事儿,就是想着姐姐有点儿………,没事儿,帮我准备沐浴,我要去见见老祖宗。”洛瑶淡淡地吩咐了一句,又看着镜子里的美人儿发呆。

  湘儿应了一声,便狐疑地下去了。

  瑾儿陪她聊聊,洛瑶看着瑾儿那张姣好的面容,不禁想起了羽儿和秋儿,不知道他们好不好。想着,竟然有些动容。眼角闪现了泪痕,瑾儿忙问道:

  “小姐,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想着老祖宗这几天该要为我担心了,想着难免伤心。”她说得极为动容,连自己都信了。其实也不尽然是装出来的,因为现在的洛瑶带着以前得洛瑶的记忆,知道她这个老祖宗对洛瑶是极好的。所以,在这个家里,除了自己的亲生爹爹,对自己最好的就是这个老祖宗了。

  “小姐……”瑾儿哽咽着,说不出的伤悲堆在她的脸上。“老祖宗在小姐昏迷的这几天每天都来看小姐,二姨娘也是每天以泪洗面呢。”瑾儿说着,面上带了些笑意。这二姨娘说的自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

  “嗯。”洛瑶淡淡地答了一句。瑾儿这丫头不过十二三岁,心思太过缜密,说话也是滴水不漏。到底自己还是前后加起来有三十几的经历了,看人,不会看错的。而湘儿,这丫头太大大咧咧了,虽是衷心护主,这急脾气迟早会出事儿的。

  不多久,湘儿带领一堆大大小小的丫头,妈妈端着大大小小的盆来了,在她的房间里放了个大木桶,把水倒进去,朝里面撒了一篮子的玫瑰花瓣,湘儿才转过头笑着对洛瑶说:“小姐,水好了,奴婢给你宽衣。”湘儿伸手欲解洛瑶身上的玉带,洛瑶先是一怔,只得由她脱掉自己的衣服,然后她就羞红了脸,忙跑去浴桶里泡着。

  前世是男子,以为女子为自己宽衣解带很正常,现在才知道这有多难为情。

  洛瑶泡在撒满玫瑰花瓣的浴桶里,被热气熏得头昏脑涨,突地感觉身体发热,她想尖叫,又喊不出声音,自己开始沐浴,她就让丫头妈妈们都退下了,所以,现在自己的情况没人看到。

  “羽良,你既然来了这里,就安心当你的二小姐,你阳寿未尽,但尸身被朱雀女王送给了白虎王,白虎王把尸身烧了,没办法送你回去,刚巧这洛瑶和你八字相合,而她又恰逢劫数,所以,你就到了她的身体。这身体也是修炼的绝佳真品,你前世就错过了修炼,这一世,别再错过了。”她正觉得有些发寒,突然有个声音空灵地响起。

  “你是谁?”她说不出话,却用意念发出了一句同样空灵的话。她显得有些不安。却是异常平静地睁大眼睛,看着这似乎没人的空间。

  “哈哈哈哈”那人一阵大笑。

  …………

  那笑声戛然而止,轻轻地回道:“恭喜你,你已经成功开始了修炼,学着用意力控制自己的气息,送你一块真灵玉,你慢慢参悟吧。”说完,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声音消失了。洛瑶惊醒,忙大声呼喊:

  “湘儿,瑾儿,进来。”她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

  “怎么了,小姐?”瑾儿看着她脸上的汗珠,不禁吓了一跳。

  “你们刚看见有人进来了吗?”她脸上有些狐疑。

  “没有啊,小姐你看见什么了?”湘儿又急切地问道。

  “没什么,应该是我睡糊涂了吧。”她漫不经心地答道。但是,不可能啊,明明刚刚有人的啊。她抚了抚额头,便道:

  “你们伺候我穿衣吧。”

  两个小丫头忙不迭地扶她出来,递给她一条毛巾,把她身体裹了起来。她攥紧了手,因为她出欲的时候,分明摸到了一块光滑的东西。

  湘儿和瑾儿帮她选好衣服,一件一件地提起来给她看,她选了一件鹅黄色的绣花长裙,又由瑾儿给她梳了一个简单的云鬓,瑾儿又拿起脂粉要给她打弄脸上,她看了看镜子里面不施粉黛的佳人,嫣然一笑,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施粉了。

  她要去见老祖宗,所以,她让瑾儿把箱底老祖宗在她十二岁生日时送她的一条锦带束在腰上,更显得这腰盈盈不足一握。看着洛瑶脸上的春风,瑾儿不免笑道:“小姐长大了,以前都喜欢艳丽的衣裳,喜欢浓妆淡抹,现在不施粉黛,却看着更可人了。”这是瑾儿的真心话。以前的洛瑶骄横,无理,从没那么细心。似乎一场病,便让她开窍了一般。

  “走吧,我们去沁心苑。”洛瑶淡淡地扭头看了看瑾儿,瑾儿也看到了洛瑶脸上的淡定,不露声色地,帮她理了理裙角,洛瑶便带着湘儿和瑾儿去了沁心院。

  沁心苑处于洛府的东北角,是洛家老祖宗王氏住。老祖宗的丈夫老主人,是洛溪,洛溪年轻时候是出了名的猛虎将军,他死了,她也就安享晚年了。

  走进沁心苑,只觉清新淡雅,大部分景致都是翠竹,还有一片大池塘,里面开满了荷花,那花下还有些许鱼儿游来游去,好不欢快。看来,这老祖宗也是个淡泊之人。一路看着沁心院里的花团锦簇,终于到了老祖宗的院子。让人通报了洛瑶来了,洛瑶便款款走进,盈盈地朝堂上坐着的人行礼:

  “孙女洛瑶来看望老祖宗了。”堂上的人忙跑来托起那要跪下去的人儿,生怕她一个来不及就倒下似的。

  “瑶儿,可是大好了?”语气里满满的溺爱。洛瑶心里一惊,忙顺势站起身来,扶着老祖宗回去坐着。她听得出来,这是真的关心。眼眶不知不觉就红了。

  “回老祖宗的话,瑶儿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想念老祖宗得紧,便来这沁心院坐坐。”洛瑶脸上挂了真诚的笑容,看着堂上那穿着紫色华服,端坐在堂上的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妇人,心里一怔,又平静了下来。这位老祖宗,一生操劳,倒是熬出头了。

  “瑶儿啊,这家里似乎是容不下你啊。”老祖宗说得有些意味深长。

  洛瑶心里“咯噔”一声,似乎是听出了什么,又不动声色地笑着:“老祖宗说的哪里话,父亲对瑶儿很好,娘亲虽没有经常回来,但也记挂着瑶儿,爹爹那里丫鬟们也照顾得很好。”她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似乎过得真的很好,家里的人也很好。

  她知道,洛瑶从小不得宠,而且,又不能修炼,完全的废材,怎么会过得好呢?他叹了一口气,道:

  “瑶儿,我知道你苦,可是,你是庶女,而且又毫无灵力,我也帮不了你多少啊。”

  “老祖宗不必担心,瑶儿会照顾好自己。”她说的不卑不亢,只是眼睛里带了些许笑意。

  寒暄了一下午,在老祖宗这里吃过饭,洛瑶便回自己的雅馨苑了。

  到了雅馨苑,她吩咐丫头们都下去,只留了湘儿和瑾儿在身边,也只是淡淡地吩咐她们,在房门外守着。有任何情况都不许进去。湘儿和瑾儿也不敢多言,狐疑地,还是照办了。

  ………………

  ………………

  ………………

  ………………

  ………………

  洛瑶拿出了那块光滑的东西,惊愕地发现,这是一块玉,一块形状似龙似虎的玉,美得有些耀眼。

  她轻轻地摩擦着,却不知怎的,割破了手指,一滴艳红的血滴在玉上,豁然,这玉发出了红光,照亮了她的房间,外面的湘儿和瑾儿也发现了这怪事,对望一眼,又乖乖地守着。

  洛瑶惊愕,想用身体掩住这光芒,却发现那玉慢慢地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东西,她也不惊讶,前后加起来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会怕这点东西,她静了静神,用手提起了它的尾巴,却发现这是一只凤头,龙尾,虎身的动物,前后三十几也没见过这种东西的她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惊愕地看着那团像脸盆一样大小的毛茸茸的东西。

作者感言

韩亦儿

韩亦儿

能支持就支持我点,谢谢宝宝们。

2016-12-29 12: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