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瑾然一笑,失难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凶案(上)

瑾然一笑,失难忘 姝文YY 2323 2017.01.01 10:18

  “我自从住了这房子就怪事频发。第一天晚上就隐约听见有女人在哭啼,还以为是外面的野猫乱叫,没去管它。后面就越来越惊人,一天晚上我已经睡着了但意识里总觉得身旁阴森森的,突然脖子上有一种被长指甲划破的疼痛感,睡醒后脖子上真的有一条划伤。最可怕的一次是前几天熟睡后明显的感觉有东西坐在我身上掐住了我的脖子,真的感觉到窒息,我以为快死的时候那感觉突然消失了!不知道微生先生能否帮我解决?”刘先生说话间眉头紧皱,神情极为紧张,看着微生凉的眼神充满的渴望。

  在一旁的施怡整个人都抖了起来,一直幻想着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她身上恐怕她早就吓死了,悄悄地挪到微生凉身侧坐下,感觉在微生凉身边才有安全感!闵毅在麻袋里掏出阴阳罗盘递给了微生凉,微生凉闭上了眼睛嘴里念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经文,用心感应着罗盘的走向,跟着罗盘往二楼走去。刘先生和闵毅一起跟了上去,施怡因为害怕也紧跟着上楼。

  一行人都跟着微生凉到了二楼的杂物房,一进房间就觉得一股寒流袭来。让人禁不住的打哆嗦,刘先生往里面探探头“难道脏东西躲在这里?”

  微生凉并没有说话,只是往杂物房里面走去,他翻开了一堆高高的纸箱,一个身上溅满血的白衣服的女鬼蜷缩在被纸箱盖住的墙角里,她的眼里透露着哀怨,恐惧的神色,微生凉显然有些惊讶,女鬼唯唯诺诺的爬到微生凉

  脚下扯住了他的长褂衣摆“求求你,不要带我去地府,他不能没有我!求求你!”

  闵毅见状也觉得惊讶,还从来没有鬼有这么温婉可怜的,施怡和刘先生并看不见女鬼。微生凉收起了罗盘手指往女鬼眉心点去,女鬼瞬间就不在动弹,微生凉转身往楼下走去。

  一行人跟着到了大厅,刘先生小声对微生凉问到“怎么了?不在杂物室吗?有可能在我的房间里。”

  微生凉坐到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说到“你家里的鬼还挺多!现在还不是时候。”

  话一出一客厅的人都惊了,尤其刘先生一脸绝望的表情。施怡也紧紧的挨着微生凉。

  “师父,刚才不是只有一个吗?”闵毅摸摸头脑很是纳闷。

  微生凉看了一眼闵毅摇摇头,他这徒儿什么时候才能长点眼力见!叹声道“你看她满眼的哀伤,滞留人间定不是怨气未散,而是有放不下的人!”微生凉的目光看向了刘先生。

  先一头雾水的刘先生仿佛想到什么,双手捧着头很痛苦一般“难道是她?她死后我也一直很想念她,但我并不想她用这样的方式来找我!”

  微生凉也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刘先生也不敢打扰,去做他的事了。闵毅拿着罗盘东转西转可能是本事还没到家,只见他满屋子乱跑也没什么收获,施怡闲着无聊轻轻的戳戳微生凉的腰,微生凉眼睛撑起一条小缝看着施怡“你想让我走火入魔吗?”

  施怡收回手指嘿嘿傻笑着“你这样算走火入魔吗?你叫微生凉,姓微还真是少。”

  “没有读过百家姓吗?我姓微生!不姓微!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微生凉无语的说到。

  嗯?还有微生这个姓?施怡只记得人人都知道背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今天算是涨姿势了,施怡楞了楞又问到“你什么时候做道士的啊?刚开始的时候你就不怕鬼吗?”

  “懂事的时候!”

  懂事的时候?施怡揣摩着懂事是什么时候,想想自己记事的时候应该是上幼儿园的时候,忍不住哇了一声“你那么点点大的时候就会抓鬼啦?难怪现在年纪轻轻的这么厉害。”

  微生凉侧过头两人四目相对,似乎他的眼里只能看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刚才那一瞬间心头涌出特别熟悉的感觉,施怡眨巴着眼睛“我说错什么话了吗?”

  微生凉却不紧不慢的说“你怎么还跟以前那样咋咋呼呼的?”

  施怡翻了一白眼“好像你很早就认识我一样!我的小玉桃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我可不想一直被你这么使唤来使唤去!”

  “看心情!”微生凉说完起身往别墅后门走去,施怡嘟囔着嘴屁颠的跟着去。

  别墅的后院还挺大,围栏旁都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

  ,旁边摆放着一架吊椅,还有一小块地上种了些蔬菜,施怡一屁股坐到吊椅上仰着头很惬意的摇晃着沐浴这初升的阳光,微生凉可没有心情享受什么阳光,正四处仔细观察这院子里的每一寸土每一根绿草。摇晃的吊椅被微生凉一手扶停了,正在享受中的施怡睁开眼睛看见微生凉躲蹲在自己的脚边,条件反射的把脚缩到一边“你干嘛?恋脚癖啊?”

  微生凉摸了一把地上的泥土闻了闻,眉头微微一皱“你的脚踩在尸体上了!”

  施怡的屁股就像安了弹簧没有一秒钟的迟疑立马从吊椅上弹了起来,跑在微生凉的身旁蹲了下来“你怎么知道?谁会把死人埋在住人的院子里?”

  “对!没有人会这样做!但可能已经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微生凉单只手掌贴合在地面上,闭上眼睛探索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仅仅一会儿他就睁开了眼睛,这样做太耗修为无法坚持太久。微生凉睁开眼的同时对上了一双好奇心满满的大眼睛,施怡眨巴眨巴着眼睛问到“你在干嘛呢?”

  微生凉反问道“你想干嘛?一个大姑娘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男人看~不害臊?”

  施怡顿时哑口无言…从他的话里好像自己对他很有意思一样?虽然他那完美的脸的确很养眼...

  转眼到了晚上,刘先生按照微生凉的指示照常去房间睡觉,还特地嘱咐要真正的沉睡,同时也给所有的法器施了结界,为了不让鬼感应到异常!微生凉施怡还有闵毅都在刘先生的隔壁房间静心听着隔壁的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施怡实在太困了已经靠在床头上睡着了,突然微生凉好像听见了什么起身冲进刘先生的房间,闵毅拿好纳灵盅也跟了上去。此时刘先生床边正站着一个蓝色衣服的女鬼。莽莽撞撞冲进来的闵毅被这女鬼的惨样吓得吞了吞口水,她脖子上有着一条深深的刀痕,深到头在脖子沿上垂垂欲坠的地步。女鬼正伸手想去掐正在熟睡的刘先生,被微生凉搅和的手停在半空中,挂在脖子沿上的头艰难的转动着看着微生凉咧着嘴发出闷闷的狂笑声,一个闪身冲到了微生凉的面前伸手就冲微生凉的脖子抓去,微生凉要有预备似得先她先一步抓住那女鬼的手腕用力的往走廊摔去“不管你什么原因滞留人间,地府才是你现在要去的地方!残害凡人十八层炼狱将你的归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