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与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奇怪的同病相怜

与雪 可懂不懂 2084 2016.12.31 13:06

  …………

  “小弟弟,你知不知道你们破坏了我们魔都的教堂是会付出什么代价的吗?”

  命令的语气,简单的疑问,简洁的却让人畏惧。

  或许是因为先前的花火灼热,又或许是因为内心的不安难以平复,雪地里,此时少年已是汗流浃背。

  他想要救木然,可是现在情况不是连他自己也自身都难保了吗。

  对了,还有她,还有这个女孩,不能胆怯,还记得吗?你在街道的那个决定吗……

  哪怕因为这个莽撞,无理取闹,甚至极度荒唐的决定丧命!

  但这是早已做好的决定,所以没有理由放弃!

  可就在此时,原本站着少年身后女孩突然松开了少年的衣袖。

  女孩深呼口气,就像是先前囚笼少年所做的那样,接着…她离开了少年。

  “为什么?”

  少年有些生气的看着离开自己的女孩,明明都已经做了那么多的努力,难道她的选择是放弃曾经流过的泪水?

  女孩走到了少年跟前,擦了擦脸颊的灰尘,她露出了皎洁的面容。

  突然间,一缕光辉浮现。

  伴随着黎明的晨曦,女孩的身影在此刻显得无比圣洁。

  女孩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她看着眼前的少年轻声问道:“我叫樱雾,你呢?”

  好美,美的惊心动魄,可是看起来却又是那么的凄凉…无助…

  几乎无法思考,少年下意识的回答:“良与雪”

  “良与雪?与雪?嗯,这是很有趣的名字呢。”

  环顾着四周的风雪,樱雾平静的说道,可语气却拒人与千里之外。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的你却让我感觉如此陌生?

  良与雪思绪万千,他不明白女孩所做的一切。

  直到……

  “这火,是我放的!”

  良与雪楞在了原地,因为女孩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教堂。或许现在应该说是废墟了

  甚至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女孩胸部急促的起伏,可想而知,为了说出这一句简单的话语,女孩付出了多么巨大的勇气。

  邪魅青年笑了,他笑的张狂,甚至疯癫。

  “哈哈,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这可真是一出感人肺腑的好戏啊。”过了许久,邪魅青年收回了放荡的大笑,然后露出了一脸戏谑的表情问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准备怎么偿还?”

  偿还?

  “不,我不准备偿还!”

  出人意料,良与雪知道,樱雾又再次将自己伪装起来。

  “我是贡女,所以我并不准备偿还!”

  再一次的强调,这一次她说出了这个令她痛苦的根源。

  是的,我是贡女,是被剥脱了自由,是去侍奉天子的贡女!我不会准备偿还,因为你知道的,我是天子的女人,整个天魔大陆都是天子的,所以我所烧毁的不过是我自家的东西!

  虽然想要反驳,可是却无法言语。

  邪魅青年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压迫的感觉,可是他知道,女孩说的没有错,因为她是贡女,她是天子的女人,所以,她真的不用偿还。

  “你放了他们,我跟你走。”

  见到邪魅青年脸上浮现出的难堪,樱雾知道,她赌对了,于是,没有丝毫迟疑,她得寸进尺的说道。

  “你…你可不要太得寸进尺!”

  邪魅青年生气了,对,你是贡女,是天子的女人,而我此行的任务也正是为了接到你,可即使如此,你也不能如此放肆吧?好歹自己也是身居高位,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我身后将士们觉得我很没用面子的啊。

  “哼,我要是不放呢!”

  赌气,邪魅青年插起了腰,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放?你要是不放了他们,那么我就自杀。如果要是让天子知道原来她的女人是意外死了你的手上,想来到时候你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哈?自杀?你是在逗我吗??”

  邪魅青年不屑的笑了,因为女孩所说的话语像极了一位傲娇公主无意之中开出的玩笑,自杀,屁大点的小丫头怎么可能会想到自杀?

  “很可悲吧,堵上了生死,却被别人当成了一句玩笑。”

  樱雾轻轻对着与雪絮道,她蹲下了身子,并不是因为耳边的嘲讽让她羞愧难堪。她蹲下身子,只是为了捡起地上的一块锋利的玻璃碎片,是的,那是教堂废墟的玻璃碎片。

  这不是玩笑!她会死?!

  邪魅青年的笑声戛然而止,因为女孩的眼神告诉了他,下一刻,他所看到的将会是一具尸体。

  秀手紧握着,然后在消无声息中挥动!

  “不要!我答应你!”

  邪魅青年失声的喊道,可是如箭在弦,又怎么一声止戈。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吗?

  我明明才刚刚知道你的名字,不会的,不能就这样结束,你不能死,我不会让你死的!

  一瞬间,死亡的信息蜂拥至良与雪的脑海。

  身体不自觉的动了,速度之快甚至连邪魅男子都没有看清。

  这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鲜血滴落,渲染了白雪。

  良与雪的嘴角抽搐,刺骨与冰寒的疼痛侵入心底。

  他的手很细比起同龄人都还要小上一点,可是就是这样一双纤弱的五指竟然在那不可思议的一瞬间挡住了空中的玻璃。

  是的,玻璃刺入了他的肌肤,很疼,至少良与雪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疼痛。但是还好,真的还好,因为玻璃只是刺入了他的肌肤。

  做到了,这一次应该是的的确确的成功了吧。

  滴答…滴答…

  眼角的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淌,樱雾的嘴唇微张,可最终仍是无语。

  她不能表达,她不能说,她告诉自己,她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对不起…谢谢你能救樱雾…樱雾很开心…

  一把拔出刺入少年手中的玻璃,樱雾朝着邪魅青年望去,然后平静的说道:“现在,轮到你履行你的承诺了。”

  对不起,很疼吧…

  看着樱雾隐隐含泪却格外冰凉的眼神,良与雪像是看透了她的内心。

  是啊很疼…但是更疼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不需要言语,就像是心灵之间的对话,少年温柔的眼神像是在询问,比起刺入手心的玻璃,更疼的应该是你脆弱的内心……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只是在人群望了你一眼,明明现在才知晓了你的名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义无反顾,为什么我会不顾一切?

  好难受,好奇怪的心情,为什么!难道或许这就是木然以前说的…

  同病相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