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858 2017.04.01 09:41

  钱发财背一程、扶一段,终于将冯钢弄上了飞虎峰半坡,“猫咕……猫咕……”不久,周汉山、牛大洋出现了……钱发财再也支撑不住,倒在地上,虚脱晕过去……

  飞虎峰半山腰石壁下,苏向娟脸色腊黄,呆呆望着东方启明星……

  那边,周汉山小声问:“冯副连长,你亲眼看到姜连长倒在敌人刀下?”

  “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楚,只见十多个黑影围困着他,刀光剑影,后来就不见了。不久,传来阵阵手雷爆炸声,可能凶多吉少……”

  孙利芳气急:“冯副连长,姜连长救高行举已经中计了,你们为啥子还犯低级错误?弄个重要的行动,为啥子不商量?你们多年军事经验哪去了?”

  “孙同志,姜连长和大家商量,说恐怕敌人有诡计,但金玉男、崔俊德两同志说,敢死队如果不马上营救,他俩单独去救,姜连长没法,才……”

  “利芳妹子,别……”周汉山摆摆手,“姜连长也许没事,最后是东面响起手雷爆炸声,说不定他跳进了涟川江……”

  “利芳,别担心喽,也许,姜连长真的没有事。”苏向娟走到孙利芳背后,坐下,伸衣袖抹眼睛。“他啥子大场合没见过,啥子风浪没经历过,几个美国鬼子特种兵……”

  “你为啥子晓得他真的没有事?你就弄个有把握……”

  “心灵感应舍!我心里特别踏实,特……”见孙利芳呆呆地,苏向娟闭住了嘴……

  “猫咕……猫咕……”

  “是连长……”

  双方走近……走近……

  姜飓风躺在草地上,大脑快速转动:天亮后怎么办?朝北走,准备过礼成江,敌人当然知道,严密封锁;跟捕狼特遣队在森林捉迷藏,缺粮少弹,几乎都带伤,无医无药,无异于坐以待毙;让周汉山、牛大洋先行过江,请求支援,游击队接应?岂是儿戏,且敌人大规模进剿在即。尤其是迷彩服太狡猾,全部埋伏,跟我们玩游击,打麻雀战,打死一个特种兵,有多难!以自己身手如果不是近距离缠斗,效果便大打折扣,至于周汉山、牛大洋等,单打独斗,最多只能应付一个……迷彩服逃生本领更强,单兵素质不逊于、甚至强于我方侦察员,几百个迷彩服呀……想到此,突然坐起:“同志们,大家也都穿着迷彩服,咱们好好跟美国佬捉迷藏。为了安全,不让敌人一锅端,周参谋、冯副连长、牛排长带领小苏、小孙、小李为一组,周参谋任组长,走平路。我、钱排长为一组,走那边陡峭地方,交替掩护,朝北走。打死了敌人,就搜下身上的食品为干粮。没有干粮,就找野果充饥。”

  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一处高地,周围清一色金达莱。四处山峰全被白茫茫云雾淹没,只有飞虎峰顶显露峥嵘,漫山遍野的金达莱,仿佛一片霍霍燃烧的火焰。头顶的上面,天,蔚蓝色,像刚出水的芙蓉,清新怡人。蓝天、红花、白云三色映衬。无边的空阔牵引着好奇者视野,在很高很远的蓝晶晶寥廓奔放,浑身轻飘恰似飞升天宇。周围,金达莱树叶野蛮的绿,花瓣放浪的红,芬芳、绿叶味儿氤氲出神驰心荡的美妙,感觉中汩汩出无限遐想。蓦然,几只子规鸟飞起,在蔚蓝天空下,扑腾着翅膀,随风翩翩,或隐没在云雾里或躲藏在花丛中。静得出奇,蓝天、白云、浓雾、杜鹃花、子规鸟组合成一片静谧化境,让身心归宁。细看,杜鹃花热情透出清香,花瓣鲜红,片片淡雅,充满着脱俗意味。每一树红花绿叶华光溢彩,婀娜多姿,湿润单纯,婉约清丽,仰望苍穹,妩媚多姿,风情万钟。

  忽然,东方朝阳欲喷,粉红霞光漫茵开来,白云姑娘、晨雾妹妹穿上了一件浅粉红色衣裳,杜鹃姐姐脸上红中带粉,惬意秀丽。远望,仿佛丛丛粉红色彩云飘落人间。晨色朦胧,花朵摇曳。嫩红霞光透过枝叶缝隙洒落地上,树上一朵花,地面一朵花。躺在杜鹃树下的有缘人,身上也洒满花朵。闭上眼睛,耳旁传来轻微“啵啵”声响,那是花瓣冲破花蕾,舒展着身子;山岚“哗哗”,踏着清风而至;芬芳“沙沙”,冲荡嗅觉。三种声音汇合,仿佛天使轻吟着一首妙不可言的旷野牧歌。陶醉者已然沉迷,身子与晨光融合,心神被馥郁陶醉,灵魂给花瓣托起,飘飘然与嫦娥携手,真正的仙人况味。

  “连长,是个悬崖……”钱发财惊叫一声。

  姜飓风上前:身边是个深不见底悬崖,悬崖下右侧三四千米处隐约有一潭几公里见方的静水。靠近悬崖边张望,绝壁上,藤蔓垂条,青苔茂盛,小松怪柏,石缝斜生。

  “叭……”一声清脆的狙击步枪单射划过晨空。

  “不好,是敌人……在周参谋他们方向……”姜飓风话音未落,“哒哒哒……哒哒哒……”“轰隆隆……轰隆隆……”冲锋枪、轻机枪、手雷交织,森林开了锅……

  姜飓风望望枪声方向,看看悬崖:“钱排长,从原路冲过去增援已经不可能了,敌人在树林里肯定有埋伏,我俩就攀藤条横越,爬上那座山峰,从上往下打。”

  “姜连长,万一藤条断了呢,那可就粉身碎骨。”

  “不会的。选择大藤条、大树枝捏,只要速度快,向前冲惯性大,向下坠重力相对小了。”说完,整整枪支,看准一挂青藤,飞身而过。

  约一顿饭功夫,姜、钱来到山峰顶,山峰至枪声处是一面绝壁,刀削般石壁上挂有一帘宽约几十米的青藤,青藤下方是个石头平台,百余米见方。姜飓风不假思索,顺藤而下,来到石头平台。平台高约四五米,里面有水渗出,黑漆漆,仿佛有洞。枪声从平台对面转向左侧,断断续续。“老钱,我先攀藤过去,你歇息一会儿再来。”说着,身似猿猴,窜藤而去,瞬间消失了。“姜连长武功真正出神入化,攀绝壁如履平地!等到胜利了,我一定拜他为师。”钱发财赞叹。

  姜飓风过了悬崖,爬上峰顶,往枪声处急奔,突然,怔往了:面前是一道天堑,宽约十余米,天堑两边石壁刀砍斧削似的,下不见底。天堑架有两棵巨木为桥,可能是猎人狩猎之天桥。姜来不及细想,飞步过桥,躲在一棵树下观察:周汉山、苏向娟、孙利芳、李水静被堵在一个石壁下,他们以石头为战壕,阻击敌人。冯钢、牛大洋在另一侧树林内,冲锋枪、手枪并用。由于地狱敢死队枪法准,迷彩服不敢十分靠近。嘴里喊:“抓活的,抓活的!”

  姜飓风顺藤溜下,朝敌人背后窜去,手雷响起,迷彩服倒下几个,姜飓风端起冲锋枪横扫、点射……敌人骤然遭到前后夹击,队形略显紧张。一军官躲在树下喊:“不要乱,一二小队对付原来共军,三四小队堵后面。”

  姜飓风眼珠转动,收起冲锋枪,抽出刀,身子像一只蝙蝠斜飞,穿越树林,“沙沙”几声闷响,敌军官、两位迷彩服血喷草丛……姜飓风杀入核心,左右开弓,身形前跳后跃,敌人无法开枪,顿时头颅落地,残肢喷血,惨叫声此起彼伏,七八个身躯倒地……

  “共军快刀连长来了……共军快刀连长来了……”一边惨叫一边后退,形成弧形包围,自动火器猛烈扫射。姜飓风何等眼光,夺过一挺轻机枪,一边扫射一边接近石壁。就在此时,钱发财赶到,杀退右侧敌人。

  石壁下,苏向娟头部被炸起石块击中,晕死在孙利芳旁边。姜飓风把机枪交给钱发财:“你在前面开路,朝山峰上撤退。汉山背小苏,小孙扶小李,我断后,快撤!”

  趁敌人被杀退,冯钢、牛大洋向姜飓风靠拢。

  众人来到天堑边,迷彩服从三面围攻上来,子弹“嗤嗤嗤……”打得树枝断裂,纷纷下落。姜飓风、冯钢、牛大洋扫射、点射、手雷炸交替,敌人不敢露头。“快过桥,撤到石头平台就安全了!”姜飓风大喊。看到周汉山背着苏向娟、孙利芳扶着李水静都过去了,转头命令,“冯连长、牛排长,你俩先过。”

  “姜连长,你先过!”牛大洋手不停,嘴在喊。“啰嗦什么呀,执行命令,敢死队受到损失,老子毙了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