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134 2017.05.13 14:29

  敌机侦察的第一天,孙利芳和周汉山去找草药,附近都找过了,于是朝藏身洞相反方向而去。藏身洞背面是一陡峭山崖,山崖高两百多米,悬崖上布满青苔、野草和小灌木。

  孙利芳观察一会儿:“周参谋,山崖上应该有石斛,那是跌打损伤、枪伤及滋补良药,我上去,你在下面等待。”

  “妹子,笑话了。让女同志上悬崖冒险,男同志反倒在下面等待,传出去,周汉山还做人不?你在下面等待,我上去。”

  “你上去没用,不认得草药,上去做啥子?”

  “要不,我俩同时上去,万一……”

  “乌鸦嘴……”

  两人爬上悬崖十余米高,头上碰到一帘茂密的青藤,藤条手指粗,从上面垂直下来,就在青藤缝隙中,两三寸长的石斛杂生其间,筷子头般大的紫红色花朵鲜艳芬芳。孙利芳童心大起,越找越来劲,渐渐往悬崖中间爬去。她扒开青藤,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空间,里面黑黝黝的。两人小心钻进去,豁然宽敞,估计有三四十米见方。

  “周参谋,休息一下!”

  洞内乱石块凹凸不平,洞口向阳处偶生杂草。

  周参谋,我总感觉崔参谋和禹班长来路有蹊跷,迷彩服如此诡诈,他俩受伤,弄个容易跑脱……那天,我给禹东泽包扎,发现枪伤是近距离……从地狱敢死队几次中计来看,我怀疑……要是出现突发情况,这里……”

  “有道理!回去后,悄悄跟大伙讲,一旦发生不测,有个地方退却。”

  那天,藏身处被袭击,孙利芳、苏向娟、冯钢、周汉山顺藤条而下,望着李水静跳下的悬崖底,泪水横流……

  敌人在悬崖下只发现一具尸体,于是在半径五百米范围仔细搜索,又呼叫飞机对悬崖石壁实行机枪扫射,良久,慢慢撤离。

  “我下去看看水静妹子!”冯钢说。

  “不行!”孙利芳拉住冯钢。“你以为敌人真的撤走了?他们在守株待兔。”

  “难道让水静妹子尸体暴露荒野?”

  周汉山扬扬手:“利芳说得对,不能轻举妄动,等待,观察一段时间再说。两个人一组,利用洞口青藤、小草掩护,悄悄往下面观察,注意,不能让敌人高倍望远镜看到,否则,狙击步枪一响,脑袋开花。”

  周汉山、孙利芳趴在洞口,用青藤遮住头和脸,只露出眼睛。突然,下方不远处一株松树叶缝隙中透露出一丝反光,映照到悬崖上……“周参谋,那里有反光,好像不是太阳反光。”孙利芳眼睛紧紧盯住光亮照射来的松树叶缝隙……

  “是敌人狙击步枪反光镜……”周汉山神情紧张,“敌人有埋伏……”

  洞内,苏向娟说:“缴获敌人的食品快吃完了,又没有水,敌人埋伏,下不去,只有等死。”众人无言相对,默默坐着。

  难捱的两天过去了,悬崖下四野寂静。

  这天清晨,周汉山说:“这样等待下去要不得,想办法下去侦察情况,采取行动。”

  “不晓得姜连长怎样了?崔俊德、禹东泽敢来卧底,说明敌人有预谋,有计划,姜连长、钱排长跟随崔俊德前去侦察,说不定又中了迷彩服们奸计。”冯钢不无担忧。

  孙利芳喃喃:“应该不会……应该不会,姜连长何等眼光,只是……”

  “妹子,只是什么?”周汉山问。

  “只是……姜连长、钱排长离开五天了,啥子动静也没有,这里面有名堂不?飞虎峰敢死队被袭击,他……他们应该听得到枪声的呀……”

  “与小仓里相隔的不远地方响起连续爆炸声,肯定是姜连长袭击敌人后方或军火库。”苏向娟肯定地说。“但是……他也肯定听到敌人袭击飞虎峰枪声,按理应该赶来了……”

  “哒哒哒……呯呯呯……轰隆隆……”突然,悬崖下面附近树林内开了锅,冲锋枪、轻机枪、狙击步枪、手枪、手雷炒成一锅粥……

  “是姜连长……”苏向娟、孙利芳同时惊叫……

  “趁着混战,大家溜下悬崖,我在先,苏向娟、孙利芳中间,冯副连长断后,与姜连长前后夹击敌人。”周汉山命令。

  悬崖下丛林内,十几个迷彩服朝北奔跑,一边追击一边扫射……

  周汉山四人溜下悬崖,趴在石头缝张望:不远处,倒着三具迷彩服尸体。北边树林,躺着四位穿便服的尸体。众人走近,一位便服头脑被击中,一枪毙命,其余三人胸口和背上被打成血窟窿。

  “是志愿军!”周汉山肯定地说。“快,扎草冒戴上,两人一组,包抄过去。”

  北面,两支冲锋枪边打边撤,迷彩服呈扇形追击。周汉山四人靠近迷彩服,一阵猛烈扫射,敌人倒下六七个,剩下的钻入树林,不见了。

  “范教导员……”冯钢上前,拉着对方的手……“教导员,怎么是你们?这位是……”

  “这拉是游击总队警卫连李向军副排长。姜连长呢?”

  “下山侦察,袭击了敌人军火库,五天了,不知生死……教导员,你们怎么过江来了?”

  “人民军团参谋长朴禹恩受不了敌人酷刑,叛变了,给美军提供了大量情报,美军、韩军出动四个团上万人对游击区进行围剿,部队损失很大。游击队总部领导让我来联系姜连长,对敌人后方实施破坏,让美国佬后院起火,以达到延缓敌人清剿目的。我带来五个战士配合你们,哪知道刚与敌人特种部队交火,王昌华、欧阳继、张万保、杨文才就牺牲了,只剩下李向军和我。如果不是你们弄这一家伙,恐怕全军覆没了。”

  李水静身躯摔得不成样子,众人含泪,挖坑,将五具尸体一起堆上泥土,苏向娟、孙利芳怔怔地,磕头,再磕头……“妹子,走好!那那边,没人欺辱你了呵……”

  大家摘下迷彩服身上枪支,翻出食品,大嚼起来。

  “怎么办?”吃完食品,冯钢眼睛望着周汉山问。

  “大家向西南方向悄悄撤离,找一个地方藏身,再作打算。”周汉山说完,望着大伙。

  “为什么?”冯钢不解。

  “敌人误以为敢死队要向北撤,过礼成江,咱们来个出其不意……”

  “对,向西南撤离,五天前,那边有枪声,是不是姜连长……”孙利芳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