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3204 2017.01.12 09:29

  小瀑布水帘洞内,苏向娟醒来,用水抹抹脸,双手朝后理理头发,又摸摸伤口,不渗血了。身边,由于过度疲劳,李水静酣睡正浓,眼角挂一滴泪花……“多好的姑娘呀,该死的美国鬼子,这帮禽兽,一定要宰了你们……”伸手揩掉泪花。蓦然间,对方动了动,睁开眼睛,坐起:“向娟姐……”又低下头……

  “水静妹子,你是啥子时候当上志愿军的?为啥子被俘虏……”

  “去年,CD解放,我报名参加了解放军,被分配到卫生队训练。入朝前,在师卫生队做护理。二十六日下午,我、冉文芳和十几个战友护送伤员往北撤退,走过一个河滩,碰上敌机轰炸,十几个人死了一大半,冉文芳我俩背着伤员倒在一块大石头下,躲避了好久,四周安静下来,大家又饥饿又劳累又困乏,坐在地上,靠着石头喘气。突然,河边有一片绿阴**芹菜,我扑过去,采摘下一大把,胡乱在河里洗一下,分给每人一小把,吃起来。野生水芹菜,看起来嫩生生,绿茸茸,很可爱!吃下去却是另一回事,苦涩,难以下咽,想呕吐。过了不久,天空下起了小雨,有十几个或爬行或柱着拐杖的战士围拢过来,个个脸上都是恐惧。坐着,躺下,都在盼望谁站起来,带领突围……忽然,那边来了一群人,还有一匹马,是师政治处主任兼政委吴成德。”

  “同志们,大家还在这?见到了师部么?”

  “师部早已撤离了。”有人说。

  “那大家也赶快走呀?”

  “吴主任,同志们实在是太饿了,走不动了……”一双双乞望眼神。

  “吴主任,伤员这么多,没有担架,怎么走呀?”

  “政委,你带领大家突围吧……”

  众人上前,拉着吴主任,向他靠近……

  望着上百双求生眼睛,吴主任流泪了,雨水混合泪水,流进心里……大家也流着泪水,哭泣,情境很悲怆。

  “政委,我们不怕死,在入朝动员会,你不是说‘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英勇战斗,不怕牺牲!官兵同心,同生共死!还领同志们唱歌:‘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吗?’民志们不怕牺牲,跟美国鬼子拼了。”

  “同志们……”吴政委大声喊,“我带领大家突围!”说毕,掏出手枪“呯呯呯……”三枪,将自己战马打死,把人员分成六个小组,开始突围。

  “水静妹子,大家都饥饿得走不动路了,为啥子不把马肉分来吃了呢?”

  “战士对马有感情,宁愿饿,也不忍心吃马的肉。”

  “真是傻,命都没有了,还感情舍……”

  “向娟姐,按你说的,那咱们一八0师不该这么惨。听卫生队长讲,师部突围时,剩下三百多匹马,有人主张杀马,以肉当粮,才有力气突围。可大部分首长不同意,结果放马入山,才导致了饥饿突围,被敌人赶了羊。”

  “一八0师真窝囊,郑师长、段副师长真不是东西……他们有警卫保护,跑了,丢下上万名战士,死的死,伤的伤,被俘的被俘,投降的投降,特别是……”苏向娟突然闭口……

  李水静瞅瞅对方,一丝痛苦掠过,低下头,眼圈红了……

  “后来呢?”苏向娟问。

  “后来……”李水静扭脸朝水帘外,“后来,天黑了,大家向西北方向突围,敌探照灯在夜空交叉照明,坦克、摩托车上的机关枪封锁着每一条道路,到了河口准备上岸时,两侧山上喷射出雨点般机关枪子弹,战士们一个个倒下,河水都染红了……‘向东跑……’有人喊,‘东面是汉江,过了江就安全了。’慌乱上山,黑暗里被子弹击中的、摔下悬崖的、跌入深谷的……惨叫声时不时传来,让人心惊肉跳……”

  “晓得有人冲出了包围圈么?”

  “不晓得……天刚亮,大伙走到一片洼地,从山坡、树林、小路汇聚来的战士,大概有百多人。有人用手指指汉江方向,正准备走时,北面山沟口出现了敌人七八辆坦克,朝人堆打炮,扫射……突然,一颗炮弹飞来,我便什么也不晓得了……醒来,发现在俘虏堆,还有冉文芳和几位女战士。”

  “那些女战士呢……”苏向娟声音发颤……

  “让美国鬼子轮流糟蹋后,有的自尽了,有的被杀害了,有的……冉文芳我俩找不到自杀机会,才……要不是碰上姜连长你们,不知……”

  “龟儿子的美国佬,我苏向娟一定不会放过你们……妹子,志愿军吃了那么大的亏,一定要活着回去,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为残死的姐妹们报仇……”

  话音刚落,突然,大地震动,飞机炸弹、坦克炮弹、地面炮火炸弹一齐响,仿佛地震。

  “肯定是姜连长、牛排长袭扰敌人……”苏向娟爬到洞口,仔细倾听……

  山下枪炮声渐渐稀疏了,朝东面移去;叫喊声也慢慢沉寂。姜飓风、牛大洋警觉起身,朝四围望:麟蹄公路靠南右侧的射南山、元卜洞、束沙里、洪杨公路等地,美军大批飞机反复轰炸。姜飓风眉头紧锁,自言自语:“听团长说,那是十二军三十一师阻击阵地,难道他们还不后撤?咱们一八0师被包围打散,美军第三师已经切断了洪杨公路,三十一师不是让包了饺子了吗……”拿过望远镜,仔细观察,镜框内,远处公路、平地、林边,美军坦克、汽车、摩托车密如蚂蚁,绵延几十公里长,腾起的灰尘遮住了树林。飞机俯冲轰炸,高爆弹、磷散弹、燃烧弹、巨型面包篮炸弹……雨点般落地,山摇地动。“妈的,给老子一个团,定然崭断公路上的乌龟壳,接应三十一师……同志们,坚持住呀,一旦被赶了羊,只有全军覆没,任人宰割,尤其是伤病员……”

  “连长,咱俩是不是快走?一旦三十一师撤下来,敌人快速纵队、特遣队扑到,想脱身,就不容易了。”

  姜飓风瞅瞅附近,美军、南韩部队上车的上车,跑步的跑步,一部分朝洪杨口方向奔去,一部分朝北继续搜索前进,跟踪追击。抬头看看天,摆摆手:“不慌,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咱俩先从搜索敌人屁股后摸上去,捅他娘的一阵,搅狗日的一锅粥,解救一百几十个同志,否则,他们赤手空拳,肯定跑不脱。然后再绕一个半圆,和苏向娟他俩会合。”

  姜、牛跳下石头,利用树林、草丛掩护,朝北面山坡飞奔。

  虽然大部分敌人向洪杨口方向去了,但追击散乱志愿军的美国佬至少还有数百,穿着皮鞋,喘着粗气,不停射击,时不时有衣裳褴褛战士被击中倒地不起。

  姜飓风来到一棵松树下,抹抹汗水,上面土坎传来一个英语声音:“混蛋,不准休息,咬住志愿军,追上他们,消灭他们!”

  “狗杂种……”姜飓风右手攀着树枝,飞身上土坎,刀光一闪,敌军官脑袋滚落草丛。“牛排长,穿上敌人衣服,你从右侧边打边绕到前面去,组织同志们住深山钻。我追着美国佬屁股打,得手后再撤,联络暗号是……白天不能学猫头鹰叫,学……老鹰叫,‘嘎嘎嘎’两个三声是安全,三个三声是危险。”说完站立,冲锋枪、手枪并用,单射、扫射,敌人后背遭到袭击,追赶队形大乱。

  斜坡上,七八个志愿战士军脚步滞重,追捕身影渐渐逼近……“抓活的,还有女的,快!”

  趁敌混乱,牛大洋迅速接近,一梭扫上去……“老子让你抓活的……”两个手雷飞出,“轰隆……轰隆……”敌兵身躯像圆木般倒地,滚下坡去了。“同志们,拿上敌人的枪,一边还击一边朝山上跑,往树林钻!”

  左边,姜飓风冲锋枪打完子弹,丢下,捡起敌人的,又猛烈扫射……丢下第四支冲锋枪时,已经接近奔跑战士身影了,身子躲藏在一棵松树下,气沉丹田,声音远远送出:“同志们,不要慌,听牛排长指挥,进入大山,就安全了!就安全了……”

  “哗啦……”右侧面响起枪栓声音,姜飓风就势一个左倒地,“哒哒哒……”扫来一梭子轻机枪子弹……身子未起,甩出一颗手雷,“轰隆……”跃起,军刀扑过,“喳喳喳……”三个美军血喷草丛。抢过轻机枪,对准侧面敌人一阵猛扫射……

  前后左右受到攻击,敌人惊惶失措,停止追击,趴在地上放枪……

  姜飓风跑上一灌木林,见三四个志愿军坐在地上,双手举起……“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志愿军,快起来,往前跑!”

  “大伙……饿得走不动了,就……不想跑了……”

  “不想跑了就……”姜飓风脸色铁青,顺便从敌人尸体上摘下几个食品盒,“给,边吃边跑,赶上大伙,决不能……”

  “轰隆……轰隆……”“哒哒哒……哒哒哒……”敌人迫击炮、机关枪雨点般扑来……

  姜飓风打完机枪子弹,朝距离二十多米一个敌军官甩去,“咚……”军官脑浆迸裂……见战士们身影消失在树林内,双手拢嘴:“嘎嘎嘎……嘎嘎嘎……”不一会儿,右侧传来“嘎嘎嘎……嘎嘎嘎……”姜飓风奔过去,两人脱离战场,野狼般穿过树林,飞越涧沟,两顿饭功夫,钻入水帘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