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677 2017.01.22 09:34

  姜飓风、牛大洋下得山来,藏身于一大蓬草中,拨开丝茅草朝枪炮声处望:约五六十个志愿军官兵,东一簇,西一伙向山上树林钻,时不时转身向追击的敌人射出串串子弹。停在路边、平地的坦克朝人群开炮,机枪扫射,或残暴地碾压受伤但不肯投降的志愿军战士……靠近姜、牛西侧不过几百米处,一伙战士被敌人东、南、西三面包抄,前方是一面陡崖,危险十分……“牛排长,从正面,干掉东边鬼子,我从北面草丛绕过去,消灭狗日的。”姜飓风说完,身子钻入草丛,闪电般,三跳两纵,已接近敌兵,“哒哒哒……哒哒哒……”枪声响起,五个美国兵倒在地上。剩下的连忙趴下,朝姜飓风猛烈射击。突然,东边飞来几颗手雷,“轰隆隆……轰隆隆……”七八个敌兵血肉横飞。“同志们,朝山上树林跑,我掩护,快……”见有人支援,战士们精神大振,相互搀扶,进入树林。“牛排长,带领同志们朝东,跟上苏、李小组,我把敌人引开。”“不行,一起走!”牛大洋拉住对方。“你什么脑子,白天一起撤,就是送死!敌人机械化,只有朝相反方向,让他们顾此失彼,才能找准机会脱身。”“可我还弄不到急救包呀……”“顾不得那么多了,快走!”

  “哒哒哒……轰隆隆……”姜飓风扭头,对面一个土坎上,两位战士阻击二十多个敌兵,美国佬狡猾,身影呈扇包抄上去。土坎上,枪声停了,肯定没子弹了,男战士拉女身影撤退,被拉者不愿,朝敌兵甩手雷,“轰隆隆……”鬼子不断倒下……

  姜飓风借助树木、草丛,三蹦两跳,绕到背后,冲锋枪猛烈扫射,打完一支冲锋枪,捡上敌人的,又精准射击……美国鬼子纷纷趴下,枪口朝偷袭者射击,两位战士趁机跑了。

  “哒哒哒……”左侧一阵机枪弹雨扫过来,姜飓风迅速趴下,微微抬头,七八个美国兵架着两挺轻机枪,压得左手边散跑的五六位同志无法动弹。姜就地一滚,滚出三四米,右手抽刀,一个鲤鱼打挺,军刀撑地,身子飞起,直扑敌人,刀光闪闪,人头落地,一挺机枪被削断……“妈呀,共军快刀手在这里……共军快刀手在这里……”三个身影转身飞跑,话未喊完,身体变成了两截。

  又有四位战士加入到牛大洋队伍。“牛排长,快带同志们跑!坦克马上跟来了……”姜飓风喊完,身形一闪,消失了。

  “咚咣咣……咚咣咣……”坦克炮弹跟踪而来,几棵大树被拦腰炸断。

  牛大洋带着十四个战士奔跑,炮弹在左右前后炸开,气浪冲撞,让逃命者仿佛处于大海波涛之中,随时可能被吞噬。

  众人猛跑一气,枪声渐渐远了。“牛排长……牛排长……”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牛大洋朝声音搜索,一个身影缩成一团,蹲在一岅土坎丝茅草下。“牛排长,我是方胜军呀……”“方副指导员……怎么是你……”“是我,九连全被打散了,我带领阻击撤退的同志,刚刚追上团部,就遇到大股敌人扫射,政委牺牲,团长负伤,副团长不知去向……刚才……邱副营长呢?刚刚还在一起的……”

  “哒哒哒……”右边四五米处草丛扫来一梭子轻机枪子弹,两个战士倒在地上,抽搐几下,不动了。“快跑,朝东,我掩护!”牛大洋大喊。枪声越来越近,又有一名战士中弹。“妈的,这样跑,都得死……”说着,身子一滚,没入草丛,朝后疾奔几步,趴在一丛灌木内,用草盖住脑壳。七八个敌兵端着冲锋枪、手提式机枪,一边射击一边冲过树林,用英语狂喊:“站住,抓活的……”声音跑过牛大洋藏伏灌木林边,牛大洋突然站起:“去死吧!”“哒哒哒……”从敌人背后猛扫,鬼子全部倒下。望望后面,无追兵,蹲下,在尸体堆搜寻,手雷、子弹、冲锋枪……追上队伍,递一支枪给方胜军:“副指导员,给。”“牛排长,得想办法弄些吃的,大伙都饿得走不动路了。”牛大洋回头看看,心里懊悔:“只记得枪支弹药,忘记了……”正打算反身,见一溜身影追来……“快跑,前面有条溪,先喝点水。”

  姜飓风野狼般,一边朝西边飞窜,一边射击,敌坦克看见了他矫健身姿,“轰……轰……轰……”炮弹一发接着一发,在他周围炸响。钻出树林,前边是处高约丈余的陡峭土坎,不由分说,跳下……坦克失去了目标,盲目射击。姜飓风抬眼,左侧空地,十几个鬼子架设五门迫击炮向山上奔跑的志愿军身影轰击。“狗杂种,让你们轰……”顺土坎绕到敌后,两梭子狠狠扫过去……右手握刀,冲出,还有八个敌兵,慌忙去拿枪,枪未及手,已有两颗脑袋飞出去丈余远了……寒光横掠,三个身躯连枪一起断作两截,“妈呀……共军快刀手来了……共军快刀手来了……”最后三个敌兵吓得魂飞魄散,跑出去几步,后面枪声响起……姜飓风转过迫击炮,不用伸右手拇指,凭感觉调准焦距,“嗵……嗵……嗵……”发发炮弹落在公路敌汽车和机枪阵地上……一辆坦克跳下一位少校,挥着手枪,用英语喊:“分三路包抄上去,打死他!”那边汽车旁边钻出三四十个步兵,用英语回应:“我们排从正面,你们从东边,派一个小队上山,从背后袭击。”姜飓风听得一清二楚,丢下迫击炮,一个滚地雷,躲开,刚跑几步,“唧……”一发八十八毫米坦克炮飞来,姜飓风身子朝一扑……“轰隆……”一声,泥土、树枝纷纷落下,眼前一片漆黑……良久,泥土动了动,双手用力撑地,抖落覆盖在身上的泥土、树枝,摸摸身上,没有血,还能动,双眼眨眨,不远处人影晃动,左右前后也响起了拉枪栓声音……敌人呈半圆形,铁桶般围攻上来。姜飓风摸摸周围,刀没了,枪没了,手雷没了……前面敌兵近了,面目清清楚楚,那位坦克少校挥动手枪:“抓活的!抓活的……”快步上前……突然,一个黑影晃过眼前,接着脖子酥麻,手枪被夺过,脑门上被一个硬梆梆东西顶着,一阵英语在耳边响起:“让他们退下,退下!否则,我打烂你脑袋。”少校被掐,痛彻骨髓,差点喘不过气,只得遵命:“退下,全退下!”

  趁敌人被怔住,姜飓风拖着少校,眼睛四处瞅瞅,见到军刀,拉着少校走过去:“蹲下!”左手拿枪,右手拾起刀,背靠一棵松树,“让西边士兵让开一条道,快!”少校瞅瞅乌黑发蓝的军刀,闭口不语……僵持几秒钟,姜飓风右手微微一划,刀锋划过少校脖子表皮,一丝红液体渗出:“说不说?”少校魂飞魄散:“让开,快让开!”姜飓风挟持着少校,走了约莫五六分钟,来到一悬崖边,偷偷往下瞧,高约十多丈,从东而西奔流的溪水,到悬崖下形成一个千余平方米的深潭,绿森森的。姜眨眨眼睛:“命令他们送两支冲锋枪、子弹梭子、几颗手雷过来,快!”少校声音发出,没动静。一个拿着手枪的步兵指挥官说:“这是共军的快刀手,决不能放过,别中了他的奸计,开枪,少校已经不是少校了。”“不行!”坦克兵嚷道,“那是我们营长,谁也不许开枪!”说着,两个坦克兵走过来,将冲锋枪、子弹夹、手雷、急救包放在地上。姜飓风右手刀压住少校:“蹲下!”左手将东西全部挂在身上,瞅瞅三面围上来的敌人,将少校朝前猛然一推,自己一个后跃,飞落深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