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802 2017.03.13 11:10

  “向娟,为啥子没有枪声?”孙利芳醒来,揉揉眼睛,看着东方朝霞,“难道连长他们……难道所有战士都……”声音发颤,身子发抖……

  “利芳,别瞎猜。可能是树林太深太密,敌人跟不上或者干脆放弃了追击或者是连长他们躲藏起来,敌人搜索不到……哎哟,我的伤口……”

  “你伤口出啥子事了?”孙利芳扭转身。

  “又胀又热又痒,好难过哟……”

  孙利芳替苏解开绷带,松了一口气:“别担心,天气太热了,又站着放哨……躺下,这里没有男人,解开透透气,吹吹风,就好了。”

  苏向娟躺好,说:“利芳,注意观察,万分小心!”

  孙利芳四处望一遍,坐在石头上,看着苏向娟:“向娟,你真美!讲讲,假设突围成功,胜利了,回国了,想干啥子?”

  苏向娟瞅瞅对方:“臭美……是生是死都不晓得,做啥子事情哟,倒还没有想。只不过,宣传员定然不干了。”

  “讲得那么坚决,为啥子?宣传员哪儿不好舍……”孙利芳疑惑。

  “宣传个屁……进军时候,鼓动得战士们热血沸腾;胜利了,把战果说得像彩虹;没打仗,有说有笑,脑壳热。失败了,好沮丧,话都不想说。这……为啥子反差那么大哟?我倒想重新去学医,像你一样,晓得中药和治疗方法,医治好一个伤员、一个病人,就是一份踏实,欣慰!我也想教书,教孩子们学文化。”见对方不答言,“利芳,你身材高挑,比我好看多了,做啥子都合适!面目胜过西施,又会跳舞,当演员合适;想象力丰富,适合弄文学创作;口才特棒,会写会画,可以当记者舍!”

  “我才不想靠脸蛋吃饭……”孙利芳满脸憧憬。“从小懂得中草药,当个医生,治病救人;想搞创作,写他……传奇故事,让后人记住他……他们……想继续当兵打鬼子,像连长一样,做英雄……”说着,眼睛转向礼成江方向,忧愁万分。

  苏向娟斜斜眼睛,故意咳嗽一声:“利芳,你未来的白马王子是啥子样子,想好没得?”

  “啥子?”孙利芳回过神来……“啥子白马王子……”

  “看你……想姜连长……想去帮助他们打仗……”

  “想,当然想!打仗,痛快舍!你讲白马王子……”一丝绯红闪过脸庞,瞬间消失了……“向娟,你呢,你的想了好舍?”

  “我呀,不敢想……负了伤,还不晓得能不能回得去哟。子弹不长眼睛,假设打到脸上,就是不见马克思,破了相,姑娘就不是姑娘喽……”

  “向娟,别哄我了,人家晓得你想象的是他……是姜连长……那样的人,对吧?”

  “你想象的才是他呢!看那双关心眼神……”

  “向娟,连长真完美!完美得让人感觉这不是真的。他这样的人,世界上太少!”

  “利芳,姜连长这种完美是用几生几死换来的,是用千辛万苦铸就的,是用非人的磨难完善的!假设我苏向娟有他的经历、胆识,一定要嫁一个英雄或伟人。”

  孙利芳摇摇头:“英雄也不一定好,天天想着立功,受奖,想着献身,把你丢下,有啥子意思嘛!万一哪一天真的献身了,你不就成了寡妇了,日子还过不过哟。伟人更扯淡,像报纸上讲的,像入朝时我们说的,尽是大话、空话,一旦实际起来,反差好大舍。碰上挫折、磨难、失败,就像我们现在,大话、主义、理想、人生、奋斗在哪里?过日子,得有柴米油盐,有罐头、烧鸡、香肠、饼干、麻辣豆腐……”

  “卟嗤……”苏向娟笑出声……“你想得太美丽了……”

  “向娟,你嘲笑我……过日子,得有吃有喝,主义、理想、奋斗可不可以吃?我不想拿空话来填饱肚子。”

  “那你想嫁啥子样的男人?”苏向娟注视着对方。

  “既是英雄,又是普通人;既让别人佩服,又会痛爱女人!”孙利芳眼神春风般沉醉,脸色溪水般温柔……

  “你要求的更加完美,更加实在,更加……要得……”

  “更加啥子……要得啥子……”孙利芳似笑非笑。

  “更……不晓得了……”苏向娟转过脸……

  “轰隆隆……轰隆隆……”阵阵闷雷般爆炸从北面传来,整个阿虎飞岭山脉、大峰山脉都震动起来,惊恐起来……

  苏向娟、孙利芳倏地站立,“向娟,肯定是连长带领战士们过江,与敌人打起来了!”

  “利芳,听声音,是坦克炮和榴弹炮,狡猾的敌人肯定已经截断了阿虎飞岭与大峰山的公路……姜连长和同志们只有几十支枪,怕不是要出事……”

  孙利芳愁容笼罩:“炮火那样猛烈,万一敌人飞机轰炸,更加……连长他们在对方强大炮火下渡江,伤亡……连长……飓风大哥……”声音越来越小……

  “利芳,炮火下,谁也没有把握,假如渡江战士全部……我们五个咋办?”

  “咋个办?死也要突围舍……”

  洞内,听到大地震动,罗长生醒来,对高行举、李水静说:“肯定是姜连长他们在突围,咱们出去看看吧!”

  五人坐在草地上,眼睛朝着北方……

  “苏姐、孙姐,万一姜连长他们……我们五个人能够突围吗?”李水静声音有些发颤。

  “干脆跟敌人拼了,一个男子汉,不能杀鬼子,真窝囊。”高行举满脸痛苦。

  罗长生看看孙利芳:“孙大姐,你说姜连长当过团长,团长打大仗,指挥几百人渡江,应该能成功!如果……”扬扬手中冲锋枪,“也不怕,只要手里有枪,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苏向娟眼光赞许:“长生同志说得对,我们五个要向姜连长、周参谋、牛排长学习,不怕死。我也信迷信,吉人自有天相,姜连长啥子大风大浪没见过,组织几百人突围,那是一碟小菜!还可以肯定,成功过江后,他……他们会来接应地狱敢死队的。”

  姜飓风一口气跑到距离公路约两千多米的一个山峰树林下,坐下,一边观察一边歇息。不到半小时,约三公里长的敌军大队拦截了公路,敌兵纷纷跳下汽车,架起轻重机枪,朝北岸扫射,坦克抖动身躯,向江北丛林发炮。一会儿,天空传来“嗡嗡”声,飞机俯冲轰炸,燃烧弹如雨点,北岸树林顿时燃起熊熊大火。

  “猫咕……猫咕……”下方数百米处传来猫头鹰叫声。“是谁?他们不都过江了么……”姜飓风警觉,双手拢嘴,“猫咕……猫咕……”声歇,推子弹上膛,躲藏于一深草丛观察。正面传来野草轻微“沙沙”声音,几秒钟,一个身影出现……“汉山……”姜钻出,站立,四手相握,泪光闪闪……“同志都过去了吗?你怎么搞的,又回来了?”“连长,战士都过去了,看到他们接近北岸,我才回返的,趁混乱,上了公路,再晚五分钟,就被堵了。刚才,土丘阻击阵地,数百敌军猛烈攻击,我担心你呀,便……你真的没事?”说着,围绕姜飓风转动一圈。“真的没事!日本鬼子都奈何不了我,美国佬能怎么样,看,毛都不少一根。”“连长,刚才敌人朝北岸扫射、打炮、轰炸,估计同志们损失有多大?”“应该不会很大,游击队领导、冯副连长、牛排长会想到敌人这一招的,早跑远了,或者躲避起来。走吧,跟苏向娟他们汇合。”“连长,这一大动作闹出来,这边反而安静了!”“为什么?”“敌人以为咱们都过江了,过不去的也死了,便放下心来,不围堵了么。”姜飓风摇摇头:“也不一定。敌军很可能拉网式搜索,像当年日本鬼子那样,梳篦般清剿,搜寻那些掉队的、负伤躲藏的同志,说不定更加残酷。”“连长,阿虎飞岭方圆上百公里,大部分是原始森林,荆棘丛生,山高崖险,敌人能梳篦式清剿吗?”“梳篦式清剿不单单是拉网那么简单,名堂多得很……汉山,碰到敌人尸体,搜搜,找些吃的带上给同志们,假如敌人封山,地毯式清剿,咱们得跟美国鬼子捉迷藏,长时间吃野果,也不是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