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3114 2017.02.23 10:44

  “为啥子取这个名字?”孙利芳望着对方,惊愕异常……“不吉利嘛……”

  苏向娟拍拍手:“‘地狱敢死队’太恰当了!诺尔曼·詹姆斯大夫不是说我们是‘地狱敢死队’吗?大家时时刻刻和死神打交道,处在地狱的门边舍;同志们衣衫破烂,头发长,指甲长,胡子黑,脸不洗,像个鬼一样,跟地狱出来的魔鬼有啥子区别?没吃没喝,饱一餐,饿一顿,面黄肌瘦,颧骨凸出,身体臭烘烘的,哪里有人的样子?突围……刚刚脱离战场,这里应该属于阿飞虎岭山脉、大峰山一带,距离第五次战役出发地还隔着妙香山脉、狼林山脉、赴战岭山脉呐。刚离开北汉江、临津江、涟川江,前面还有礼成江、载宁江、南江几条河流。前面路途漫漫,谈何容易哟!要走完这么多山山水水,就是一段地狱路程。”

  姜飓风点点头:“向娟妹子说的很有道理,‘地狱敢死队’名字恰当!中世纪罗马诗人但丁说过:‘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们就是跟魔鬼战斗,敌人是魔鬼,饥饿是魔鬼,山高路险坑深、林密荆棘是魔鬼,豺狼虎豹毒蛇猛兽是魔鬼。一但同志们战胜了魔鬼,从狱里走出,就是天堂!怎么样,就用‘地狱敢死队’如何?”

  “太好喽……”孙利芳拍手。“向娟,你就是有灵感,与连长心有灵犀……”

  “连长……”李水静拄着树枝起来。“连长,牛排长嘴里说胡话,是不是毒火攻心了?”

  牛大洋喃喃个不停,高行举坐在身边,给他抹汗水。

  姜飓风探探牛大洋伤口周围,不烫;脸色、嘴唇不黑不乌,眼睛瞳孔正常。“别担心,草药有效果了,药性与毒**织、抵消时,剧烈冲荡,产生痛苦,人会产生呓语。另外,可能与蛇搏斗场景太恐怖,滋生幻觉。”安慰完众人,姜走出山洞。

  “连长,大家本来都有伤,与蛇搏斗后,伤势增加,这可怎么办呀?”周汉山着急。

  “这里距离公路远,相对隐蔽,先疗养几天再说。我在纳闷,敌人突然停止了搜索,葫芦里卖什么药……”姜飓风望望西边太阳,“诺尔曼·詹姆斯让我天黑去他那里,给咱们准备药品和食物,顺便探探情况。周参谋,把剩余饭菜分来吃了,大家先睡一觉。”

  天黑不久,姜飓风已经坐在诺尔曼·詹姆斯床边上了。“詹姆斯先生,敌人没怀疑你吧?”“没有,我对野战医院队长说到山那边,给一位断腿特遣队员手术。”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药箱,一个包袱,“姜连长,药箱里是针灸、消炎药、解毒药、刀枪伤药和护理用品,你认识西药,按说明用。另外,我给孩子们弄了些罐头、饼干、汽水,你们太苦了!”“谢谢您!”“不用谢。姜连长,告诉你一个重要情况,天亮后,野战医院可能得搬走,到汉城。我还是想脱离美军阵营,像白求恩大夫一样,跟随你们,站在正义一方,实现愿望。”姜飓风连忙摆手:“不行!坚决不行!詹姆斯大夫,您的安全不允许留下,将来,和平了,我,我们地狱敢死队全体成员一定来找您!两次相交,真正的是缘分,同志们和所有志愿军都会永远记住您!感谢您!”

  詹姆斯拿出钢笔,在一张纸条上写了英语地址,递给姜飓风:“姜连长,如果停战,双方和平,你一定要来找我,找医疗队,我们的国家可以成为朋友!”突然,眼睛大了,想起一件事……“姜连长,从公路往东三四公里,有个村庄叫做小仓里,今天下午我去救治几个伤员,看见美军把老百姓赶走,周围用铁丝网围了两圈,不知道要干什么。”停了停,“可能是临时俘虏收容所,听伤员讲,在下珍富里,敌三十一师大部分逃脱,但还是消灭了九十一团、九十三团不少,抓了几百俘虏、伤员和几十个女兵……他们还说,坦克、车辆都追击中共军去了,剩下少数车辆运伤员和食品。我估摸着时间不长,这一路两边是大山、树林,很不安全,后续车队到达,肯定会运走的,你们动作得快。”见对方沉思不语,詹姆斯拿出一件白大褂,递给他,“姜连长,后会有期,穿上这个,方便通过封锁线。”

  回到山洞,已近半夜,姜飓风招集周汉山、苏向娟、孙利芳开会,先介绍了詹姆斯提供的情况,让大伙出主意。

  “连长,我先去侦察情况,如果真的关押了志愿军战俘,一定想办法营救。”周汉山说。

  孙利芳疑问:“救出后往啥子地方撤退?东、南、西都是敌人,只有北面大山、大江,山高林密,黑灯瞎火。战士们尽是伤员,饥饿加疲劳,能够跑得了吗?”

  苏向娟点点头:“就是走公路,从这里到临津江至少有大半天路程……敌人坦克、汽车像蜂子般往来,只有走山林。另外,小仓里距离我们近,一旦敌人进行地毯式搜索……”

  周汉山急了:“不管怎么说,得先把同志们救出来,被美军押往后方,就进了魔鬼窟。”

  姜飓风抬头:“到目前止,不听动静,敌人害怕朝鲜人民军游击队,晚上不敢行动。咱们先休息几个小时,天亮后,周汉山我俩化装到小仓里侦察,白天看得清楚,晚上行动。”

  “姜连长、周参谋,我俩也去,杀美国鬼子,救姐妹。”苏、孙坚决要求。

  “你俩……”周汉山笑笑,“都去了,两个重伤员,谁照看?万一遭猛兽毒蛇侵犯,谁护卫?现在是去侦察,别添乱了。”

  姜飓风说:“周参谋讲的有理,你俩留下照看伤员吧!晚上行动,情况复杂,危险情况更加容易发生,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敢死队处境将更加艰难。”

  小仓里北面山上一深草丛,姜飓风拿出望远镜仔细望,村庄周围、公路上尽收眼底:北面山脚是公路,时有汽车、摩托车、坦克穿梭;东边是涟川江,因为地势北高南低,江水滩多浪急;南面青一色莽莽群山,森林茂盛;西边是丘陵地带,地势开阔,平缓。小仓里不大,呈长方形,直径不到五百米,村庄房屋破烂,有的正在冒烟;美军铁丝围栏高约三米,分内外两层,东西各一个门,门口架有重机枪;围栏外面有三个大的迷彩帐篷,供守军居住;帐篷外有士兵巡逻;村西边开阔地上停着四辆坦克,炮口指向铁丝围栏。

  良久,姜飓风把望远镜递周汉山,眉头紧皱,望着村庄发呆……

  一会儿,周汉山放下望远镜:“连长,美国佬真狡猾,北边公路是车辆、坦克,西边开阔地有坦克守卫,东面是涟川江,南边是茂密树林,且架有轻重机枪,真是死地呀……”

  “要是有船在江上接应就好了……”姜飓风自言自语……

  “连长,从江上突围?嗯,有道理。可去哪里弄船呢?”周汉山见对方不说话,将望远镜移向东方……“如果将桥炸断,被解救同志乘船逃走,进入东面大山,再折射北……连长,根据这个阵势,营救战俘至少需要一个连以上兵力,且得备有足够炮火,只我俩……”

  突然,东南边树林间腾起一阵阵飞尘,六辆汽车驶来,车上满载着衣裳褴褛、双手被绑的军人。“是志愿军战士……”周汉山递望远镜给姜飓风。镜框里,汽车在小仓里停下,每辆车跳下四个美、韩士兵,押着战俘,走向铁丝围栏。过了约莫三两分钟,又出现了一辆,车上是二十多位女俘虏。

  放下望远镜,姜飓风眼睛喷火:“一定要解救同志们……听詹姆斯先生说,敌军残无人道,对不屈服的男战俘饥饿、毒打,甚至割掉下面的……对女战俘则恣意***不少姐妹被**至死……进了俘虏营,就是进入了地狱,生不如死。”忽然,镜框里出现一幕:一位瘦小战士被石子绊倒,牵动其他一同被绑人,敌兵上去是一枪托,顿时,额头鲜血直流……进围栏后,被推入铁门,仿佛一群猪羊。

  姜飓风、周汉山坐下,用草遮住头和脸。“周参谋,天黑后,先干掉岗哨,摸进去,动员能战斗的同志配合;然后潜游过江,弄掉对岸桥头堡敌兵,你解决这边敌人,让同志从桥上过江,然后钻入山林。”

  “连长,铁丝围栏外敌兵至少是一个排,还不包括汽车、坦克兵哪?另外……”

  “另外什么?”姜飓风看着战友。

  “敌人这几天很安静,我也觉得有蹊跷……方胜军叛变,肯定向敌人提供了敢死队的情况,尤其是你锐不可挡。美国佬是乎在准备什么对付的办法……万一……”

  “敌人有什么准备的,他们人多势众,拥有飞机、大炮、坦克,还用得着……”

  “连长,方胜军和我相处了近半天时间,我向那个狗日的讲了你的情况……”

  “什么情况?”

  “是你领导大家在打游击……那个狗日的也知道你当过团长,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军刀,还说怪不得这边动静如此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