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913 2017.03.15 18:27

  第二天清晨,姜飓风、周汉山回到飞虎峰。

  奔波一夜,见到同志们,姜飓风、周汉山紧崩神经松弛,倒地睡过去。

  罗长生放哨,孙利芳用钢盔打来水,将姜、周脸上、手上血渍、污泥、汗渍轻轻揩干净。

  苏向娟瞅瞅孙利芳,拿上枪,出洞去了。

  李水静挨过来,轻声问:“利芳姐,姜连长、周参谋肯定累极了,你照看着。洞内凉,我去找点干树枝、树叶来给他俩盖上,就当被子吧!”

  姜飓风、周汉山睁开眼睛,已经是下午,掀开干树枝树叶,见大家都坐在周围,眼神关切。姜笑笑:“这一觉睡得真香啊!”

  李水静说:“姜连长、周参谋,你俩肯定累坏了,才睡得那么香甜!”

  周汉山站起,拿过包袱,打开,掏出罐头、饼干、汽水:“同志们,吃吧!”

  苏向娟望望姜飓风、周汉山:“同志们都安全过江了?说说具体情况吧,让人担心死了!”

  姜飓风捅捅周汉山:“你来给大家讲!”

  周汉山绘声绘色讲开来……

  天渐渐黑了。

  周汉山望望洞口:“结束了,我去替换长生放哨。”

  “我就说嘛,连长当过团长,打的是大仗,护送几百名战士过江,那是咱CD一碟盐酸菜!”孙利芳脸上写满自豪。“连长,能不能说说你当团长打大仗故事,让同志们开开眼界?”

  姜飓风笑笑:“没什么好讲的,都过去了,好汉……”

  李水静、高行举移移身子,请求:“连长,横竖睡不着,就讲讲吧!”

  见姜飓风还没有动嘴巴意思,“还有啥子不好开口嘛,好汉就应该提当年勇舍!”孙利芳拉拉他的手,“用过去的辉煌鼓舞当下的挫折,给地狱敢死队增添勇气嘛!”

  苏向娟瞅瞅姜、孙牵在一起的手,低头弄脚上崩带……

  “那就讲讲秦岭追击战的乌桑峪、黄柏峪战斗吧!”姜飓风望着洞外,表情肃穆……“一九四九年初夏,十八兵团六十一军在左,六十军、特种兵及兵团直属居中,六十二军处右,在秦岭追击胡宗南屁股打,挥师川北。五四三团是前卫团,与胡宗南的九十八军枪炮声不断。秦岭户县有十一个峪口——甘峪、乌桑峪、黄柏峪、化羊峪、烧柴峪、涝峪、紫阁峪、潭峪、粟米峪、鸽勃峪、太平峪,真正山高路险坑深,根本不利于大部队行动,更别说机械化装备了。加之敌人在前,将公路、桥梁炸毁,解放军追击相当艰难。十几天没捞上一次像样仗打,部队情绪急躁。翻越紫阁峪、潭峪、粟米峪时,五四三团找到几个当地向导,说有一条十分险峻的小道,可以缩短近二十公里距离,赶到九十八军前头。我当即用电台向师、军首长报告,可等待了一个多小时,杳无音讯。如果再耽误一个小时,九十八军就过了潭峪,逃之夭夭了。不等了,全团轻装,跟随向导,急行军六小时,终于在黄柏峪赶上了九十八军,尚未修筑好阻击阵地,双方就拉开血战,刚接触便白热化。敌人要逃命,飞机、重炮全用上,炸得山摇地动,石块乱飞。急行军过程中,由于山势太险峻,路太狭窄,五四三团落下悬崖、石坎摔死的战士达一百多人。纠缠上后,一个团必须将一个军敌人阻击住,一比九,惨烈程度让人惊心动魄。鸽勃峪左侧约四公里宽正面是斜坡,一营坚守。敌人集中了三个步兵团,一个炮兵团,采用全面进攻加重点突破战法,首先对一营临时构筑工事进行了一个小时炮击,幸亏斜坡全是泥土,我们利用泥土制成阵地单兵双掩体、曲线穿插壕连接、点面鱼鳞结构、前浅后深方法,班排相连,连与营沟通,形成集团优势。尤其聪明的是二连长杨铁夫,对集团冲锋上来的敌人,让六0炮先轰四周,打一个竹篱圈围猪,等待敌兵朝中间挤时,再命令重机枪对准中间猛烈扫射。敌人吃了第一次亏,下一次改变战法,利用人海优势,采取波浪式推进。杨连长用轻重机枪组成火墙,等敌人朝两边散奔、迂回两侧时,迫击炮、六0炮打成线形,像农民插秧苗一样整齐。重机枪手刘伟国打得十分精准,倒在重机枪前面敌人不下数百。敌人几次想敲掉他的重机枪,炮弹雨点般落在前后左右。在打退敌人第十五次冲锋时,狡猾敌人利用人海掩护,将迫击炮前移到距离我军阵地不到五百米的土坎下,连续发射,刘伟国牺牲了,躯体被炸起的泥土埋在下面。迫击炮手余东正也被迫击炮弹炸得不知道踪影……就这样,阻击一整天,全营打退四个团十七次冲锋,斜坡上血流成了小溪……坚守乌桑峪是三营。乌桑峪石山多,洞穴多。幸亏洞穴多,救了我们的命。敌人重炮猛烈轰击,解放军躲藏在石头洞穴里,等敌兵冲锋时,三营进入阵地射击。特别是我们的迫击炮、六0炮,炸着冲锋路上石块,蒋军被石块砸死的几乎达半数。后来,敌军调来平射炮,专门打洞穴,三营被迫躲藏于阵地掩体中,伤亡增加……夕阳西下时,六十一军一八一师另外两个团、一八三师、六十军一七九师赶到,敌军腹背受敌,溃退了。乌桑峪、黄柏峪战斗,我军歼灭九十八军两个整师,六个整团,共一万七千余人。仅倒在五四三团阵地前的敌人尸体达三千六百多具。我们团伤亡超过三分之二。可是……可是……”

  孙利芳嘴快:“可是啥子?”

  “可是……由于五四三团、一七九师伤亡大,上级说这种打法违背了兵团、军、师三级意图,打乱了我军追击方案,是错误的。用不着付出那么大伤亡,只要咬住敌人屁股,将敌人放到CD平原消灭,是最佳选择。我就背……”

  “你就背了黑锅……”孙利芳脸色愤愤,“打胜了,还被批评,这是啥子歪理?”

  “本来是要撤职的,幸亏十八兵团政委李井泉说了句话,才保留了团长。利芳妹子,别埋怨上级,首长考虑有道理……近千名弟兄血洒乌桑峪、黄柏峪,牺牲的大部分是骨干,大家都痛心!唉,我就是性子急躁……”

  “姜连长,那时候我们六十军许多战士可不这样认为。”周汉山说,“他们觉得打得非常过瘾!乌桑峪、黄柏峪战斗是秦岭追击中最漂亮一场歼灭战,是一场出奇制胜的奔袭战!打出了十八兵团士气。以至于CD平原决战,胡宗南部队纷纷溃退,毫无斗志。庆功会上,我们一八0师文化教员引用古人诗‘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太恰当了!姜连长,你一支出奇奔袭的利箭,真正奠定胜利希望,是‘一战定天山’呐!”

  牛大洋表情全是崇拜:“连长,你刚才讲的‘单兵双掩体、曲线穿插壕连接、点面鱼鳞结构、前浅后深方法,班排相连,连与营沟通,形成集团优势’是什么阵法呀?”

  “西北军在鄂西北、赣南、豫东等大别山地区与日寇血战总结出来的阵法。抗战后期,我们摸透了日军战法,用自己的新手段与鬼子交手,取胜较多。几乎从一九四四年下半年开始,日军就没有占过咱西北军便宜。而我们连续取得‘颖河大捷’‘小岗坡大捷’,日寇闻风丧胆,节节收缩,败象已经显露。后来,我们把这些阵法完善,对付蒋军打大仗,很凑效。”

  牛大洋佩服万分:“怪不得春川汉马山阻击战,你们五三九团三连有章有法,自己伤亡小,而且让美国佬不能前进半步,原来是有绝招啊!”

  “战法、经验是总结出来的!只要用心,总会想到办法。毛主席说过:‘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就是这个道理。”

  孙利芳泪光晶莹:“连长,你是一部传奇史,是一部书!胜利了,回国后,我要精炼文学,把你、把战士们写成书,留给后人!到时候,你……你要给我讲述你的经历舍!”

  “姜飓风一介武夫,拿你们四川话说,啥子也不是。那些牺牲了的千千烈士才是真正的传奇英雄!他们的鲜血染红了共和国希望的太阳,染红了军旗!他们的经历才是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史,是共和国奋斗历史!作为她其中的一员,地狱敢死队自豪!”

  苏向娟望望众人,心里热血沸腾……“得赶快写,用心写,超过她……”

  夜深了,分配了岗哨,众人沉沉睡去。

  异常安静的三天过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