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264 2017.02.27 10:38

  几分钟后,男战俘营阵阵骚动,军医跑到大门外,对巡逻队长说:“俘虏打架,快去弹压,弄出乱子来不好。”十二个美国鬼子端枪冲向铁丝网。里面,十几个俘虏扭打成一团,鬼子上前拉扯,用枪托打……突然,俘虏转身,两三个抱一个,按倒地上,抢过枪,几枪托,鬼子便断了气。姜飓风掏出手枪:“同志们,快穿上敌人衣服,捡上枪!牛排长,你带领八个战士去解决坦克手,得手后,搬出坦克炮弹,准备炸坦克和大桥。周参谋,你带领十位同志干掉剩余巡逻兵,听到信号后,组织所有男女战俘有秩序过桥,然后往北边树林钻。注意,争取用刀,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弄出声响。我去解决桥上鬼子,成功后,桥头探照灯朝收容所连续照射三下,你们就开始上桥,牛排长立即炸桥。另外,让同志们找敌兵身上带的食品吃一顿。其余没有任务的同志,悄悄等待。”

  一位个子中等、墩实、头和脸缠着绷带、二十四五岁的志愿军走到姜飓风面前:“同志,我是三十一师九十二团三营副教导员范长城,负了伤,被俘虏。我可以协助组织大家撤退。”

  “同志……”一位个子约一米七左右、头缠绷带、二十二三岁上下的战士走到姜飓风面前:“我是三十一师九十一团二连副连长冯钢,头部负伤不算太重,因为饥饿被俘,给一把枪,我带领同志们跟随周参谋去干掉敌人巡逻队。”

  “同志,我叫王玉阳,三十四师一百零一团一连指导员,左手负伤,右手能动,我带领几个人协助牛排长炸坦克,怎么样?”

  “同志,我是三十一师九十一团二连五排长钱发财,右肩膀受伤,能够参加行动,我跟你去炸桥吧!”一位衣服破烂,个头比姜飓风矮不了几许、铁塔般身躯站到姜身边。

  “同志,我叫胡世民,九十一团二连六班长,轻伤,能打仗……”

  “行,就这么办!大家快穿上敌兵衣服。另外,你们清点好人数,不要掉队。”姜飓风将身上冲锋枪、手枪分别给了范长城、冯钢、王玉阳、胡世民,便和钱发财朝桥头堡奔去。

  西岸边桥头堡有六名敌兵,一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一盏高频探照灯。姜、钱接近时,探照灯扫过来:

  “干什么的?”

  “长官让送吃的给你们。”

  “为什么让大夫送?”

  “顺便送些提神药,免得打磕睡。”

  敌兵收了枪,悠闲打起口哨来……姜飓风向两个敌人招招手,径直朝探照灯室走。

  “食物呢?”敌兵拉住问。

  “在这……”一刀捅入对方肚子……另一个未及转身,脖子被钱发财刺刀划过……上面四个敌兵刚惊觉,一个身影跃起,两颗头颅滚落……第三个嘴巴还来不及张开,胸口被刀穿透……姜、钱如法炮制,解决了东岸桥头堡。姜转过探照灯,朝收容所连续照射三下……钱发财背上两支冲锋枪,转过轻、重机枪,对准公路。“钱排长,赶快搜敌人身上食品充饥,你守住这边,我去西边!”

  铁丝围栏边,周汉山将敌人巡逻队枪支分给被解救男战士,说:“同志们,不要乱,不要发出声响,由范教导员、王指导员带领,过桥。胡世民班长,你带领几名战士去帮助牛排长搬运炮弹,交给姜连长,准备炸桥,我断后。”“姜连长是谁呀?”“就是穿着白衣服、手拿军刀的高个子。”

  大队战士奔到桥上,姜飓风问牛大洋:“全上来了吗?”“除了断后的,全来了。”“前面草丛里好像躲藏着老百姓,你去找一两个年轻力壮的,给同志们带路,朝北,上山钻树林,快!我断后。”

  “哒哒哒……”队伍后面响起一串枪声……

  “是谁打枪?”姜飓风问。

  没人回答。

  枪声响起不久,距离小仓里不远处敌人汽车队和坦克出动了,枪声、炮声交织,朝大桥扫射过来,轰击过来。

  “周参谋,炸坦克……”姜飓风气沉丹田,声音远远送出,传到铁丝围栏附近的开阔地。

  “轰隆隆……轰隆隆……”山摇地动。

  战士们过完桥,周汉山、冯钢跟上来。“连长,后面没人了。”姜飓风问:“总共有多少人?”“男战俘三百零九个,女战俘二十八位,共三百三十七人。”“太好了,立即炸桥……”“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巨响震撼天宇,铁桥掉进涟川江……

  “够狗日的美佬喝一壶的,撤!”

  跑了十几分钟,姜飓风突然停住脚步:“牛排长,刚才队伍过桥时,后队有人打枪,看清楚是谁吗?”“没看清,是不是走火了?”“是走火就好了,就怕……不对,我们几个还是退回,朝来路跑!”“不跟同志们一起跑了?”周汉山满脸疑惑。

  姜飓风拉过牛大洋、范长城和王玉阳:“牛排长、范教导员、王指导员,你们率领同志们在朝鲜阿爸基引领下,朝北面山上跑,进入阿虎飞岭山脉,过了白天看到的峰峦,下面是礼成江,过了礼成江,就到了大峰山和妙香山,那是朝鲜人民军游击区。妙香山往北,就是狼林山脉,就脱离魔窟了。尽量照顾伤员,不要掉队。周参谋、冯副连长、钱排长和我阻击美国佬,拖住他们追击脚步,争取时间……”

  三百多名志愿军战士消失在黑夜树林里……

  公路上敌人车队、坦克探照灯越来越近……

  姜飓风将两支冲锋枪往背上摞摞,拿过一门迫击炮,周汉山扛了一箱炮弹,冯钢、钱发财扛起两挺轻机枪,借助照明弹,爬上一个缓坡。望着渐渐逼近的汽车和坦克,姜飓风说:“周参谋和我打迫击炮,冯连长、钱排长扔手雷,炸汽车,敌人追击时,再用枪。”说着,顺着探照灯光亮,右手拇指微微竖起,“咚……”一炮轰出,“咣当”一声,落在车厢炸开,敌兵残肢剩体飞起,又落下……“轰隆隆……轰隆隆……”迫击炮弹、手雷飞向汽车,火光闪闪,爆炸声响,炒豆子似的……没死的敌兵跳下车,朝姜飓风他们阻击阵地扑来……

  姜飓风等占据有利地形,迫击炮、机枪、冲锋枪组成弹幕,敌人倒下一批又一批,始终不能越雷池半步。美国佬坦克渐渐逼近,八十八毫米炮弹呼啸而来……姜飓风命令:“撤退!”四人边打边撤,一口气跑了两个时辰,来到先前崭蛇山洞前,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气喘吁吁。“休息,累得不行!”姜飓风说,“晚上太黑,美国佬不敢钻山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