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3513 2017.03.28 11:27

  苏向娟拉拉孙利芳的手:“利芳,姜连长是好意,你咋弄个说话……”

  “利芳妹子说得对,怪我。”姜飓风表情无奈,“我看到敌人绑着小高毒打,心里那个难受……不急于营救,也许还不会牺牲。”

  苏向娟给姜飓风擦脸上、手上的血……“连长,别难过了,你心里是啥子滋味,我晓得。面对战友处于绝境,谁也……换了我,可能早就被敌人……”

  埋了朴叶原,周汉山惊愕:“连长,这伙特种兵是……”

  “是跟踪你们的……幸亏……看来,敢死队行动都在迷彩服监视之中,黄雀在后呀。一天时间,罗长生、胡世民、高行举、朴叶原都走了,这伙敌人……”姜飓风抬头看看天,“回飞虎峰!”

  四人面面相觑,孙利芳问:“连长,飞虎峰被炸了,还去?那可是往回走呀……”

  姜飓风瞅瞅伙伴们:“飞虎峰那么大,还愁没藏身地方?正因为飞机轰炸了,敌人想不到我们还会返回,这叫出其不意。”

  “牛排长、崔参谋去找冯副连长、钱排长、金玉男了,怎么联络?”周汉山担心。

  “我去找!用暗号联络。你们将敌人武器、食品摘下来,全部带上,找一处安全、隐秘地方,休息等待。注意,路上得万分警惕,不能再让迷彩服黄雀在后了。”

  牛大洋、崔俊德往前走,很快便到了高行举遇害地方,见到树林下、草丛、石窠处的尸体、残肢、头颅,两人心里“咯噔”一下,牛大洋说:“刚才激烈枪声和爆炸声,肯定是姜连长营救高同志,与敌人鏖战……从敌人尸体方位判断,呈扇形,那是预先埋伏,引诱对方的人前来营救,想包敢死队的饺子。姜连长应该杀出去了,高同志牺牲了。”

  崔俊德纳闷:“牛排长,我俩路过,可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难道敌人……”

  “可能是敌人专注高同志,引诱姜连长上当,才忽略了咱们两个。”牛大洋补充。

  “嘎嘎嘎……嘎嘎嘎……”南边数百米传来老鹰叫声……

  “是金玉男声音……”崔俊德说。两人朝声音方向快速走去。

  “金副中队长、冯副连长、钱排长……”五人拥抱……

  “牛排长、崔参谋,刚才,在你们路过一带发生了激战,还有爆炸声,什么情况?”冯钢问。“可能是姜连长救人……没成功,高同志牺牲了……”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后面传来不祥联络信号。

  “不好,有情况……”五人躲藏起来。不久,一个身影出现。“是姜连长……”牛大洋最先站起来,走向高大身影。

  听完冯钢、金玉男、钱发财报告情况,姜飓风默默不语……

  冯钢说:“姜连长,既然敌人特种部队在丛林中和敢死队捉迷藏,东营里应该只是常规部队,我们六人营救朴禹恩参谋长,应该有把握。”

  “我同意冯副连长看法。”金玉男点点头。

  周汉山摇摇头:“敌人吃了小仓里的亏,知道了咱们战法,说不定……”

  姜飓风看看周汉山,目光赞许:“分析有道理!敌人有三百特种兵,假设兵分几路,是有可能的,大家须考虑周到,不能轻举妄动。”

  崔俊德急了:“姜连长,我们出发时,游击总队首长特别强调,想方设法救出朴参谋长,要快,万一敌人对他动酷刑,就晚了。更可怕的是敌人杀害他,游击队损失可大了。”

  “崔参谋,敢死队不是不营救,得考虑周全,万一中了敌人奸计,岂不是……”钱发财解释。“刚才,姜连长营救高同志,就……”

  冯钢、金玉男、崔俊德三人担心夜长梦多,坚持马上营救。姜飓风、牛大洋、钱发财认为敌人有诈,不能鲁莽,相持不下。

  “志愿军同志不肯营救,我和崔参谋去!”金玉男表情激愤。

  “金副中队长,不是那种意思,得考虑周到,万分小心呐!”周汉山担忧。

  “小心?”金玉男鼻子哄哄,“你们营救高行举,为什么着急?”

  姜飓风瞅瞅金玉男:“正因为鲁莽营救高行举,才鸡飞蛋打,现在不能重蹈覆辙。”

  “我们朝鲜人民军游击队员自己去,总该行了吧!”金玉男语言显得很偏激。

  “金副中队长,怎么这么说话呢?不是在想办法吗?”姜飓风加重语气。僵持几分钟,姜飓风说,“我、冯副连长、金副中队长、崔参谋、钱排长去营救,周参谋、牛排长回飞虎峰,那里没有战斗人员,一旦发生……”

  “连长,我俩……”周汉山还想要求,姜飓风眼睛横扫过来,他连忙住了口。

  五人接近东营里时,天将近黑了。冯钢说:“姜连长,白天侦察过了,东南边为涟川江,涟川江南岸是丘陵,相对平缓,西面、北面是莽莽森林,一条公路从村庄北三四公里处东西贯通。守敌大约有一个连,只是不知道朴参谋长和战士们关押在哪。”

  借助照明弹和坦克、汽车探照灯,姜飓风观察半晌,对冯钢、崔俊德说:“天刚黑,敌人正在吃饭,来来往往,便于浑水摸鱼,你俩下去,捉舌头审问情况。其余随后跟进。注意,晚上联络不能用老鹰叫声,改用猫头鹰,形式不变。”

  快接近公路时,姜飓风忽然感觉周围阴森森,仿佛什么地方不对劲……“钱排长,为了防止敌人特种部队诡计重演,你就此埋伏,万一出现意外,便于接应。”

  姜飓风、金玉男穿越公路,躲藏树林内,观察东营里……两个小时过去了,四周静悄悄。“姜连长,冯、崔还没信号,是不是……”“别急,再等等!”

  夜幕渐渐加深……“猫咕……猫咕……”左侧丛林中传来联络暗号,不一会儿,三个身影出现了……“姜连长”冯钢将夹在腋下的敌身躯放下,“抓得一个勤务兵,晓得情况。我和崔参谋已经审问过了,你再……”敌身躯倒在地上,没气了。

  姜飓风瞅瞅冯钢:“下次注意轻重……用草盖起来。探问出了朴参谋长关押位置了不?”

  “在那……”崔俊德指村东南面几间木房,“在中间那几间,具体哪间不清楚。”

  姜飓风望着村庄,呆呆地……“冯副连长,你看……”姜手指西边运输车队,“旁边是汽油,你去,用汽油炸汽车,引起混乱。崔参谋,你解决门口岗哨,如被敌发现,则坚决阻击。我和金队长进去救人。”走出几步,姜扭头,“怎么有点感觉冷森森,多加小心!”

  姜飓风、金玉男很顺利靠近了东南面房屋,一个哨兵守卫在门口,另两个流动哨在房屋周围来回走动。“金队长,我解决门哨,开门救人。你干掉游动哨,断后掩护。”话落窜出,身子跃起,刀光闪过,哨兵倒下……哨兵身子未落地,“呯呯呯……呯呯呯……”无数照明弹升空,四下里如同白昼。门突然开了,四根绳索绞向姜飓风双手和身子……说时迟那时快,姜飓风后倒,身子斜飞,右掌在地上猛撑,想跃上房屋……刹那间,左手被绳子绊住,军刀脱落……电光石火间,姜飓风左手狠命拉绳子,两个黑影被牵出,右手成鹰爪,附上一黑影手臂,夺过一把军刀,下撩,绳子断了,一招丹凤朝阳,另一个黑影身体变成两段……姜飓风双脚落地,四周已经被围困得密不透风……

  那边,金玉男刚接近游动哨,两哨兵突然转身,两把军刀刺入他胸膛……

  冯钢距离汽油桶还有五六米远,突然,油桶倒了,七八支冲锋枪扫射过来……幸亏冯钢早有心理准备,油桶倒下,身子就地打滚,贴着地面,朝后就是一梭子,跃起,飞跑到一树干,扫射、点射,与敌人对峙……”

  照明弹升空刹那,崔俊德闪身到门边,对面扫来一梭子,崔身子朝左侧猫扑,打出一梭子,就地几滚,挨近树林……

  “中计了,崔俊德,冯钢,快跑……”姜飓风杀倒一层黑衣军刀手,又扑来一层……没了自己的刀,威力大打折扣。姜飓风瞅准一个空隙,身子拔起丈多高,在屋顶一蹬,飞向东南面,趁照明弹落下时阴暗瞬间,朝树林飞奔……听到“哗哗哗”声音了,照明弹光亮中,涟川江明灭可见……“跳入江中再说……”意念未歇,周围树林窜出四条黑影,刀声“嗖嗖”,刺向前胸、后背和左右两肋……姜飓风展开师父传授的“大力追风刀法”,刺、劈、剁、推、砍、撩、切、横……浑身解数施展开来,半攻半守同,蹂身抢上撩,划破一名黑衣身影喉咙管……趁敌人惊愕之际,左手悄出拍向左边黑影小腹,这一掌凌厉之极,黑影飞起,摔在一丈开外。突然,背后声响,贴着右腹刺来,姜飓风右腹内缩两寸,偷袭者刀锋贴着衣襟穿过,姜飓风右手刀“顺水推舟”,穿透对方胸膛……第四名黑衣当头砍下,姜飓风不及抽刀,上身左偏,旋转一百八十度,左掌结结实实击在敌人背上,黑影身子飞向远处……蓦然,一股劲风扑向后脑,姜飓风军刀划半个弧圈,“嗤”一声,手中军刀只剩下半截。“我的军刀……敌人用我的军刀……不能与对手相碰……”电光石火间,师父声音回荡耳边:“嫩胜于老,迟胜于急;与其以主欺客,不如以客犯主……”意念到手脚到,右手缠、滑、绞、擦、抽、截,半截刀霍霍施展,不与对方碰撞。左手化掌,“云上风卷”、“飘雪穿去”、“顺水推舟”、“佛光反照”……掌影飞舞,招招凝重如山……三十多招一过,黑衣人始终削不着姜飓风半截刀,心下大骇,周身又被姜左掌缠住,掌风如粘,闪避不及……姜飓风见对方乱了方寸,右手刀风转变,“关平南印”、“夜叉探海”、“*******浪子回头”、“怀中抱月”、“闭门铁扇”……攻守交替,虚实结合……黑衣军刀带风,正面刺到,姜头脑略偏,“着……”“闭门铁扇”一掌,打在对方胸口……五指成钩,顺手夺过军刀……“哒哒哒……”一梭子扫射而来,姜飓风来不及给黑衣影子一刀,顺势滚地,几个猫窜,飞身跳入涟川江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