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3000 2017.03.24 16:05

  牛大洋、崔俊德身影消失了。姜飓风转过身:“周参谋,朴叶原同志,你俩一前一后,掩护苏、孙、李三位女同志向北走,万分留心!天黑前找一个安全地方躲藏起来。我去找高行举,相机行事。联络暗号还是……不,白天,改为老鹰叫,嘎嘎嘎’,连续两个三声,是安全;连续三个三声,是出现危险。”

  孙利芳一把拉住姜飓风:“连长,我的伤好了,和一起去,有个照应!”

  “连长,我的伤也没啥子事了,利芳咱们三人一起去救小高,把握性大。迷彩服太狡猾,你一人肯定不安全。”苏向娟上前一步请求。

  “嗬,你俩……”姜飓风眼睛大了,“你俩去救人,那是给美国佬送两坨肥肉吧!扯淡……有你俩在,我更加不安全。”

  “连长……”孙利芳泪光晶莹,望着高大身影,“你门缝里瞧人……”

  苏向娟抹抹眼睛,瞅瞅两人,走开了……

  朴叶原上前一步,用半生不熟中国话说:“姜连长,这股迷彩服不知道有多少……枪法准,灵活;会格斗,尤其是擒拿手法,迅捷;打仗非常顽强,不怕死,敢于同当于尽。你一个人去,确实……我熟悉地形,要不……如果单打独斗,对付得了一个……”

  见姜飓风不说话,周汉山靠近,忧虑地说:“连长,你认为敌人会怎样对待高行举?小高同志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姜飓风目光如电:“你意思……迷彩服逼他供出敢死队的下落或行动规律……”

  李水静说:“连长,小高同志不会的……不会的……绝不会的……”

  姜飓风大脑掠过一幕残剧……

  一九四0年五月,姜飓风所在的一七三师在枣阳与日军石本支队血战三昼夜,我军被迫退却,姜飓风带领二营掩护撤退,阻击一整天,全营只下大部分负伤的五十多人,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只得退往大洪山。撤退路上,看见一七三师骑兵营三连连长李长河浑身是血,被日军五花大绑,押往唐河指挥部。望着遍体鳞伤的战友被日本鬼子一路用枪托捶打,姜飓风双眼喷火,心如刀绞。“四连长(全营剩下的唯一负伤连长),你带领伤员先撤退,我率轻伤八个战士去营救李长河。”“营长,不行!现在救人等于送死。”四连长手指前方,“营长,日本鬼子为什么不走大路,而是走芦苇边小径,且押送的士兵才十个,这里边有名堂不?”“你是怀疑鬼子引诱我们去救人,然后……”“营长,这不是怀疑,是肯定的。李连长武艺高强,刀术精湛,让敌人死伤极多,鬼子为何不杀他?正因为他战功赫赫,敌人断定咱们一定要救他,才……另外,咱们阻击一天,死在你刀下的小鬼子近百人。他们晓得你就在附近,抓住了你,可以说,五战区的军神就灭了。一路山丘多,芦苇深,便于伏兵呐,营长,不能去……”姜飓风端上望远镜,观察一会儿,附嘴到四连长耳朵边……

  日军行至颖水河边(大洪山一条河),速度慢下来。姜飓风借助芦苇,靠近日军队列,军刀突然杀出,平沙落雁、童子拜佛、黑虎掏心、蛟龙摆尾、乌龙绞柱……平生得意刀法使出,一气呵成,七个鬼子血溅路边。日军见正点子出现了,从山丘、芦苇丛蹦出来,足足有两个中队,手端刺刀,围攻上来,大喊:“抓活的。”

  八名战士冲锋枪、轻机枪、步枪朝日军猛烈射击,趁敌慌乱,姜飓风挥刀杀入日军核心,虎入羊群,砍瓜切菜般,鬼子纷纷倒下,血肉横飞……八名战士先后倒地不起……“姜营长,快跑,中计了,我身上被绑了烈性炸药,再不跑,就全军覆没了……”军刀虽然锋利,无奈鬼子太多,杀了一层又扑上来一层,始终接近不了李长河……“姜营长,快跑……”“轰隆隆……”几声巨响震天动地,李长河不见了,周围日军尸体飞起来……“李连长……狗日的小鬼子……”趁敌惊愕,姜飓风飞身跳下颖水河……

  “连长,你在想啥子?”看到姜飓风脸上阴云滚滚,苏向娟走近,拉拉他衣角。

  姜飓风把大脑中那幕残剧告诉对方,末了,说:“利芳同志分析有道理,敌人肯定是利用高行举做诱饵,想将敢死队一网打尽。这股迷彩服来路太蹊跷,怎么有点像当年日军特种兵套跑,又不完全像……我担心……”

  “你担心敌人隐藏在暗处,对敢死队实行偷袭,并且他们武艺高,碰上了,会比普通敌人难以对付,是吧。”孙利芳站在背后回答。

  “利芳妹子……”姜飓风点点头,“得万分小心呐!”

  苏向娟说:“那你也得小心舍!一个人去救高行举,出啥子事,地狱敢死队就真正下……”

  “连长不会有啥子事的!地狱敢死队也不可能随便下地狱。”孙利芳望着姜飓风……

  “我去,第一是侦察,第二是想方设法把敌人引开,便于你们往北。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与敌人接触。他们在暗处,我也在暗处,来个暗对暗……”姜飓风说完,走了。

  夕阳西下,姜飓风悄悄摸上一个高地,从背包拿出望远镜:前面是几座更高山峰,青一色翠绿树林,像大海的碧色浪头,一个迭一个,一浪更比一浪高。周围山岭、山谷耸起剑似的杉木树,婆娑的松树和杂木。山岚、雾气在夕阳照射下,成五彩,将重重叠叠山头幻化得更加险峻、美丽、梦境般。东边灿烂似金,辉煌耀眼。背阴地方成青黛色,像是潜藏着无数杀机,让人寒气袭心。

  “不对劲呀,不听迷彩服跟踪追击,不听枪声,狗日的藏到哪里去了……”姜飓风沿带领从小仓里逃离出来的志愿军战士突围小路,仔细探视。前行了一盏茶功夫,来到一处凹地,中间生长一棵高约十余米的枫香树,枝繁叶茂。姜飓风几个猫跳,上到树顶,轻轻撩开枝叶,四下观望。突然,枫香树北侧二三十百米地方,四个迷彩服将高行举推到一棵树下,用绳子绑在树上,一个挎手枪的迷彩服审问。良久,见高行举闭口不答,敌人用藤条作鞭子,狠狠抽打他,“哎哟……哎哟……”声音传出老远。

  那边,敌军官操着半生不熟中国话问:“你们同伙有多少人?是不是那个操军刀的姓姜的连长带领小仓里志愿军逃跑,过了礼成江,到游击区去了。”高行举只是惨叫,不回答。

  距离高行举被绑的树下五十到一百多米距离的草丛、树杈、石头缝……戴草帽的迷彩服与大自然融为一体,隐藏得相当高超。“好家伙,埋伏得不错,不是专业眼睛,发现不到。”收起望远镜,溜下树,扎个草帽戴在头上,操刀在手,绕道东面,向目标逼近……“得抓一个活口问问,除了这个诱捕圈,还有其它的没有……”心动身动,轻手轻脚朝一个迷彩服背后摸去,五指张开,掐住对方脖子,用劲,迷彩服晕死。姜飓风像捏一把稻草,悄然退到圈外百米处,弄醒敌兵,用英语问:“你们埋伏了多少人?”“六十人,两个小队。”“除了这里,其它地方还有没有埋伏圈?”“不知道。”“不肯说是吧,老子让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手捏敌兵肩胛骨,用力,对方痛得脸色发紫……“长官,我真的不知道。”“你们特种兵部队叫什么名称?”“捕狼特种先遣队。”听到“捕狼特种”四个子,姜飓风大脑剧烈震荡,“不好,那天过招三十多个回合的点子,怎么套路怪异,原来……”想到此,手下放松些,问:“你们为什么用‘捕狼’这个词?先遣队,意思还有后续部队喽?”“长官,我们成立‘捕狼特种先遣队’时,总队长训话,你是一匹狼,相当狡猾,相当凶猛,一把刀削掉了坦克盖……你就是姜连长,不,是团长……听说,后续是大部队,准备将你剿灭后,进攻大峰山、妙香山朝鲜军游击区,消灭他们。”“你们怎么知道我的情况的?”“是你们被俘虏的志愿军讲的,还是位当官的。”“你们特遣总队共有多少人?”“三百人。分成三个大队,六个中队。”“你们特遣队都是些什么人?”“从各部队抽来的,有一部分参加过太平洋战争,具备丛林作战经验。还有二十多个日本武士,我们的武术教练就是个蒙面日本人,听说到过你们中国,武功十分高强。”“你们费这么大力量,就是为了抓我?”“是的,你是中共军神,抓住了你,就扑灭了志愿军灵魂,可以打击你们的士气,助长我们军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