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3357 2017.02.18 09:09

  潭水下方,水流潺潺,两岸芳草萋萋,野牡丹、金达莱、水仙、石蒜、指甲花,红、紫、黄、白五彩缤纷。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鲜花、芳香组合成大自然幅幅精美画卷,让牛大洋忘记了战争。野果、山芋诱惑让这位二十岁童心未泯的排长欢心不已,在山水间忘情寻觅。突然,阵阵腥臭夹杂着芬芳扑来,牛大洋不警觉,继续朝前走。渐渐地,缕缕异味变得强烈,股股冲击,猛然抬头,惊呆了:簇簇指甲花中,一条饭碗口粗、浑身乌黑、腹下有花纹、头呈三角形的蛇盘着比簸箕大得多的一个圈,昂着头,舌条一缩一伸,望着来者。牛大洋丢下东西,转过冲锋枪……“不能开枪!”念头闪过,拔出刺刀,身子步步往后退……刚后退了约莫十余米,蛇冲来,直扑牛大洋……牛拚命疯跑,距离瀑布十多米时,脚踩到一个圆石,摔倒在地上。刹那间,蛇已追到,张开血盆大口,利齿咬向牛的面额……蛇牙碰到额头,牛大洋觉得世界顿时黑了……“哇呀……”声随人到,一条黑影飞下,右掌在蛇头上猛然一推,蛇头偏离,黑影触手滑溜,顺势掐住蛇颈,蛇身蛇尾倒转,将黑影绞成一团……黑影被绞,胸口阵阵窒息,不假思索,双手用力,张嘴咬住蛇脖子,蓦然,一股股凉幽幽液体冲入黑影肚子内……牛大洋爬起,刺刀猛刺蛇身……另一个身影跳下来,刚跃起,蛇尾巴闪电般扫过,将身影打倒,摔在一块石头上……就在此时,另两个身影扑到,一道寒光闪过,匕首插进蛇头。另一个左手抽出黑影背上军刀,把蛇后部砍成几截……

  周汉山跳下石崖,扶起姜飓风:“连长,怎么啦?醒醒……”周汉山又扶起罗长生和苏向娟、孙利芳两人。看到姜、牛晕迷不醒,苏向娟搂着姜飓风的头,一边哭一边轻声呼唤:“连长……连长……”孙利芳过来,给姜掐人中,掐手脚大穴位,良久,姜终于睁开眼睛……周汉山、罗长生给牛大洋掐人中没有效果,使劲摇晃也不醒,泪水滴了周汉山一脸……姜飓风惊起,看到牛大洋额头黑血汩汩,伤口黑色正往四围渗透、扩散……“不好,对角花(五步蛇)剧毒……”张嘴咬住牛大洋伤口,拚命吸吮……一边吸一边吐……“连长,你不能……”孙利芳冲近前,猛推姜飓风……姜身躯丝毫不动……苏向娟扑到,两人推,也不动……周汉山急了:“连长,不能吸,要中毒的,要送命的……”孙、苏推不动,站立,一人拉左手,一人拉右手,还是拉不动……一顿饭工功,姜飓风吸出的血渐渐变红,伤口黑色不再扩散……姜抬头对孙利芳说;“快!快去找土三七、大四块瓦、小青藤香、天胡葵、天南星、地耳膜、红八角莲……附近应该有,快!”

  孙利芳、罗长生立即走了。

  “向娟,詹姆斯先生留下的西药中有消毒止血粉,拿出来!”

  姜、苏迅速替牛大洋包扎停当,不久,血止住。

  姜飓风坐起,苍白脸上汗水直冒,双手合什,气沉丹田……“连长,你怎么了?”苏向娟上前,右手抚摸对方额头……姜摆摆手,示意她退下……周汉山见状,拉下苏向娟:“连长在运功疗毒,退开,别打扰,不慎会走火入魔的。”

  姜飓风浑身肌肉仿佛要炸裂开来,肚子内绞痛如剐……一热一凉两股波涛冲荡着细胞,撕裂着每一寸肝肠……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丹田里一会儿开水烫,让人难以忍受煎熬;一会儿又似跌进冰山,寒冷彻骨……

  苏向娟担心万分,几次要近前,都被周汉山拉开了……

  孙利芳、罗长生回来了,给牛大洋敷了草药,周、苏、孙、罗注视着姜飓风……一顿时饭功夫过去了,两顿时饭时间消失了……蓦然间,姜飓风肚子里开水与冰水混合交融,温度慢慢趋于平衡,肌肉、细胞煎熬退却,大海上风平浪静,继而阳光照射,波光粼粼……浑身细胞发热,肌肉发胀,感觉飘飘欲仙,丹田中股股内力滋生,仿佛滚滚春潮,冲击海岸……对角花的毒性与蛇血融合,让他体内产生一种绝佳抗体,内力渐渐加厚……

  看到姜飓风恢复到常态,苏向娟、孙利芳倒在地上……

  “快,是饿昏了,拿饭来……”周汉山才想起……

  众人吃过饭,姜飓风回到山洞边,靠在一棵树干上,睡着了。

  经过一番惊吓,分配了放哨人,大家各选隐匿处,沉沉睡去。

  朦胧间,姜飓风来到一处崇山峻岭,两座山峰被白云缭绕,若隐若现,“是大别山!”姜脚下生风,朝多云尖奔去。观音堂门口坐着一位穿着道袍、身形魁武、鹤发童颜长者,“师父!师父……”长者站立,手摞胡须,微笑招手:“飓风徒儿,你从哪里来?为何多年不上山看望师父,师父想念你们兄弟啊!”“师父,徒儿时时刻刻也想念您!打败了****接着跨过雅绿江,抗美援朝,戎马倥骢,无暇抽身。等赶走了美国佬,一定来陪您……”身形靠近,忽然,师父消失了,只留下茫茫云海……

  蓦然间,云端传来谒语:“……欲神足,由希慕、意欲发起的定力,可得神通变化如意自在。勤神足,由精进修行发起的定力,可得神通变化如意自在。心神足,由心念发起的定力,可得神通变化如意自在。观神足,由观想、思维发起的定力,可得神通变化如意自在……三密用大,身、语、意三密之作用周遍于法界,赅遍宇宙万有。密宗认为,佛之三密不可思议,一切形色为佛之身密,一切音声为佛之语密,一切观想意念为佛之意密。众生身结印契、口诵真言、意观本尊,则称众生之三密。佛之三密加护、摄持于众生之三密,称为三密加持。佛之三密与众生之三密相应融合,称为三密相应。若修行者能与本尊三密相应,达到与本尊一体化,则可以即身成佛……”

  姜飓风跪下:“师父,弟子记住了,弟子一定勤于做人,勤于修练内功……”

  声音岑寂了,白云消散了,山峰不见了……

  “飓风,真的是你吗?”一个美妙、魂牵梦绕的声音从前方,此音发出,似鲜花芳香,如彩霞眩目,像安魂曲让心沉醉,仿佛春风拂面,一切忧愁、烦恼、痛苦皆化于无形,浑身百骸像是喝下甘霖,清爽无比……

  “叶扬……是叶扬!”姜飓风发疯般奔跑,朝声音追寻……前面是一片鲜花丛,一位二十五六的女子,红丝扎着黑瀑布,蓝色束腰连衣裙,布鞋白袜,面若桃花,眉如弯弓,嘴似樱桃,身材修长,一曲大别山民歌荡出,声音甜如夜莺:“美酒香来米酒清,和哥碰杯心对心,情意绵绵长流水,日子似酒敬如宾。”

  “叶扬,你怎么在这……”身影不回答,转向,朝前走了……

  “叶扬,为啥不理我?我是姜飓风呐……”

  眨眼间,倩丽身影两臂生出翅膀,飞起来……

  “叶扬,等等我……”姜飓风展示最高境界轻功,身子如风,追上前去……视野所及处,楼台宽大,木楼幢幢,依山而筑,面前小桥流水,小路旁杨柳依依,园林式样别致,奇花异卉发散着芳香。鸳鸯、凤凰、喜鹊、鹧鸪、白鹤、云燕、金丝鸟等翩翩飞舞,啁啾和鸣……忽然,身影慢慢转过来……“飓风,别追了,这里是天堂,你上不去的,请回吧!从哪里来,回到那里去!把姜叶带大,让他读书,学文化。别让他学你,太危险,我怕……等时限一到,我在这里接你……”

  “爸爸……爸爸……”背后传来梦绕魂牵声音……“姜叶,爸爸在这……”转身,奔跑,抱起稚嫩身躯……回头望,叶扬不见了……“爸爸,你看什么呀?”“儿子,刚才,刚才妈妈在这……”“我为什么看不见妈妈呀?”“叶扬,儿子在这,你快来呐……”“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幼小身影朝前方奔去……“姜叶……”姜飓风猛然伸手,抱了个空。

  姜飓风一个激淋,浑身冷汗,坐起,想着梦中情境,泪水汩汩……伸手抹抹眼睛,站起,整整枪支,将军刀插入背上刀销,走到牛大洋身边,伸手探探鼻息,正常;看看黑色伤口,没扩散。进入洞内,查看高行举、李水静,两人呼吸均匀,放了心,走到高地,警戒。

  高地四周空旷,远处,涟川江一览无余,夕阳正红。姜飓风拿出望远镜:太阳渐渐朝西方滑落,金色中带着红色的阳光照射水面,刹那间,江边波浪变成了块块金玉,伴随山风晃荡起的金玉,闪烁出无数明灭变幻的梦幻。尤其绝妙、让人叹为观止的是岸边荇草,密密麻麻,浮萍、黑藻、水葱、水龙、水仙……或青绿或淡绿或葱茏,把涟川江点缀成一个绿的世界,一个花的天堂。万绿丛中,白晶晶芦花轻轻摇晃着身姿,红彤彤石蒜鲜艳似火,红黄相间的水仙花仪态醉人,小酒杯口大、红白黄错落开放的高原格桑花妩媚万分……碧波上,白鹭鸟展翅,或高空翱翔或水面掠波;荇草丛中,鹭鸶钻入水下,捉取游鱼;野鸭于水边往来穿梭,捕捉水生食物,以饱口福;花丛边,白鹤或单腿独立瞭望海面,或咕咕寻偶浪漫惬意……此刻,在江水边,在荇草丛,时光停住了奔跑脚步,诗人般优雅从容,应和着柔柔波涛,书写着不老诗行。天空、山峰、流水片片金黄,尤其是激荡的波涛,泛出鳞鳞金色光泽,仿佛金河……

  忘情间,忽觉身后有异动,端枪转向,苏向娟走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