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403 2017.02.14 10:50

  “呕……”苏向娟异样看看孙利芳,“我听说灵犀相通的人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思维和脉搏跳荡……”停了停,“去年,我从十八兵团文工队下基层去,一位营长讲了他们剿匪事例:两姐弟,弟弟在解放军部队当侦察连长,率领先遣特工分队深入土匪占领区。姐姐是土匪头子,**司令。较量过程中,弟弟硬是感觉到土匪行踪和战法。姐姐也能够判断出解放军先遣特工分队的意图和攻击目标,前后相差仅十几分钟甚至几分钟,太不可思议了。”

  “后来呢?”孙利芳好奇望着苏。

  “后来,姐弟相认,土匪反正,让台湾来的特派员计划鸡飞蛋打,自身也做了俘虏。”

  孙利芳接过话茬:“不仅仅是姐弟、兄妹、父子之间,其他亲人也……”猛然住口,斜眼对方,双手拢拢头发,“哎,真饿,假设姜连长能够弄些罐头、饼干、烧鸡、汽水来,那……”

  “别做梦了……唉,假设这九十多斤不扔在路上,回去,先喝它一盆热乎乎小米粥,或者用开水搅一桶炒面糊糊,神仙怕不羡慕呢!”

  “向娟,一想起热乎乎小米粥、炒面糊糊,我心里猫抓似的痒痒,更加饿得老火。”

  苏向娟咂咂嘴巴,苦笑一下:“利芳,万一命大,不死,突出重围,你先想做啥子?”

  “除了吃饱以外,彻底洗一个澡,在行军床上睡它个两天两夜。”

  “对头!没有行军床,一块干净地方也可以,躺下,啥子也不想,痛痛快快睡一大觉!提心吊胆的日子过够了……利芳,刚刚撤退的第二天傍晚,跟随一伙散兵、伤员、文工队护送人员躲藏在一片树丛内歇息,我困得实在太老火,靠着树干就睡着了。不晓得啥子时候,被人拉醒,说敌人追来了,发现身上全是血,身旁两位战士已经被炮弹炸死了,血肉模湖,原来是和尸体睡在一起哟。”

  突然,孙利芳脸色阴沉,语气悲哀:“能够回去,肯定好,但是……五四0团变节的人多,在飞机上喊话的也是他们,现在,队伍里,五四0团占了一大半。回去了,上级怀疑……”

  “怀疑啥子?”苏向娟警觉。

  孙利芳苦笑:“怀疑……别的都死了或被俘虏,恰恰剩下你们几个,并且还带着伤,会那么顺顺当当回来?”

  “上级会怀疑我们叛变,是……”

  “向娟,你可不要多心……有件事不能对第三个人说起哟……去年上半年一天,我正在办公室写稿子,突然,队长进来:‘利芳,把手上活路停下,先帮助政工处同志记录一个材料。’我被带到一栋守卫森严的房子,在一张桌子前坐下。隔壁是一间大房子,坐着三位表情严肃的干部。不久,一个解放军战士被带进来,审查情况是:川北剿匪时候,一个班解放军由一位排长率领,护送粮食去一个驻地,遭到土匪埋伏,解放军死伤过半,其余在肉搏中被俘虏。两天后,解放军大部队发动进攻,土匪忙于应付,看押松懈,被俘战士打死看守土匪,跑了出来。可政工干部反复问:‘除了被俘人员外,你们逃脱,还有谁证明?没有人证明,敢不是土匪故意放你们回来……’这不是明摆着怀疑被俘战士变节了吗?”

  苏向娟惊愕:“这是啥子道理?啥子逻辑吗?”

  “岂只是怀疑,审讯一个上午,六位战士一个一个地审问,政工干部还问,向土匪吐露了啥子情况,给土匪做了啥子事情,不然的话,为啥子不被严刑拷打……”

  苏向娟愤愤:“这简直是逼良为娼……没想到我们内部居然……太寒心喽……”

  孙利芳继续:“战士们反复说,土匪忙于应付我方进攻,没有时间审讯。那几个人就是不相信,还说六位战士统一口径,蒙骗组织,意图……”

  苏向娟眼睛大了:“利芳,你是说假设我们这一伙回去了,组织上也不相信是突围成功的,要审讯?”

  “只是猜测嘛,我也不晓得,估计接受调查是少不了。”

  “猫咕……猫咕……”对岸传来信号。

  诺尔曼·詹姆斯给高行举做完手术,包扎停当,已经满头大汗。姜飓风给他抹汗水,让他坐在地上休息,自己向对岸发出成功信号。

  诺尔曼·詹姆斯对姜飓风说:“坐下,我看看你的伤口!受的什么伤?”“与敌人狼狗搏斗时留下的,已经……”詹姆斯小心解开,大吃一惊:“你是用火药燃烧来阻挡毒素扩散吗?”姜飓风点点头:“是的,我们没有药品,只有土办法,保命要紧。”“你们是怎样知道这一土办法的?”“在大别山与日军拼杀时,战士们被敌人燃烧弹所伤,军医想出的应急措施。”詹姆斯佩服地点点头:“这该忍受多大的疼痛呀……火药阻止了毒素扩散,但毒素并没有消除,躺下,我给你上药,重新包扎。”“不了,得赶快……”“不行,有伤不治,医生犯罪……”詹姆斯一边说一边取出针消毒,准备打麻药……姜飓风阻拦:“诺尔曼·詹姆斯先生,不用打麻药了,直接动手吧!那边还有女伤员,把麻药留给她们吧!”“什么,你们还有人?都负了伤?”“是的,在对岸,都负了伤,并且严重发炎。”詹姆斯放下针:“你真的不怕痛?”“不怕,火烧伤口都过来了。”姜飓风语气说得轻描淡写。詹姆斯瞪大眼睛:“你们伤员都是在没有麻药情况下动手术的?”“大部分是的!一路东躲西藏,能够有点药就不错了。”

  手术结束了,姜飓风说:“诺尔曼·詹姆斯大夫先生,我送你回去!”詹姆斯摇摇手:“你不说对岸还有伤员吗?快带我过江呀!孩子们,你们太苦了,我想护理大家,请让我留下来吧!”“不行,你一旦失踪,美军肯定大搜捕。另外,我们处境非常恶劣,万一出现意外,你的安全……”“MIS姜,你们进行的是正义战争,就像当年的抗日战争,我崇拜大家的英雄举动。我要向诺尔曼·白求恩学习,为你们尽力,为正义效忠!”“不行,你得回去!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假如被发现,生命都危险。”詹姆斯不理姜飓风,用生硬汉语对周汉山说:“你们是怎样过江的?”“攀着树枝游过去。”“要不得,高行举、姜连长伤口不能沾水。扎木筏!”姜飓风抓住诺尔曼·詹姆斯的手:“你真的不能过江,须回去……先生,我求您了!”望着姜飓风坚定神态,詹姆斯放缓语气:“过江看了伤员,我就回去。快,扎木筏!”

  对岸,李水静突然剧烈咳嗽,痛苦痉挛。苏向娟、孙利芳惊慌,连忙用衣服捂住她的嘴,并且不停地给她按摸、擦拭周身……越按摸越咳嗽,李水静牙齿紧咬,说些不清不楚胡话。苏向娟急了,对牛大洋说:“过去看看,请姜连长立即……”

  牛大洋刚准备下水,木筏已经靠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