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353 2017.04.08 19:32

  周汉山奋力划水,渐渐靠近岸边,姜飓风过来背牛大洋上岸,孙利芳、李水静拿出急救包,连忙包扎,牛大洋失血过多,晕过去。

  天渐渐暗了,山岚笼罩。

  “走,找个地方宿营!”姜飓风背起牛大洋,钱发财背冯钢,孙利芳扶苏向娟,周汉山搀李水静,朝树林深处而去。

  大伙来到一高处,背后是一座圆圆、三四十米高的山包,长满金达莱,前面是片杂木和金达莱混合林,林子外是片广阔草地。

  放下牛大洋,姜飓风拿起钢盔去找水,苏向娟坐在地上放哨,孙利芳、李水静用刺刀砍草做垫,准备让伤员休息。周汉山、钱发财抬来三棵枯树分别放在草窝的两边、前面,做成简易防御拦,从外窥视,不仔细,看不到里面有人。

  天完全黑下来。

  大伙吃完东西,姜飓风说:“汉山先休息,待会照顾伤员。钱排长休息上半夜,我休息下半夜,轮流警戒。警戒半径两百米外。”

  “连长,我和你一起警戒,相互照应!”孙利芳请求。

  姜飓风摆摆手:“打了一天仗,跑得半死,你休息,我一人能行。”

  苏向娟瞅瞅孙利芳,转身躺在李水静旁边。

  孙利芳听听众人发出了均匀齁声,悄悄起来,捆紧皮带,挎上冲锋枪,将刺刀插入右腿绑腿上,轻轻跨过树枝,跟了出去。

  “谁……”姜飓风转身,躲于一棵树下。

  “连长,是我,利芳。”

  “不是让休息吗?”

  “一人站岗容易疲劳,妹子来给你做伴。”

  姜飓风压低声音:“黑夜,敌我都不便行动,迷彩服们在沼泽那边,一时过不来。只是……”

  “只是啥子?”

  姜飓风让对方坐下:“只是天亮后行军问题……冯钢脚伤,牛大洋重伤,向娟伤势虽然不重,可行动不便,唉!”

  “连长,美国佬用特种部队,这招毒辣。才几天,罗长生、胡世民、高行举、朴叶原、金玉男牺牲,崔俊德被俘,冯副连长、牛排长负伤,你两次走闯阎王殿,太恐怖了。想起牺牲的同志,真……”姑娘抹抹泪水。

  姜飓风用衣袖揩揩眼睛:“妹子,咱得忍住悲伤,革命,战争,尤其是敌后战斗,相当残酷,哪能不损失。是啊,朝夕相处、同生共死战友,一旦永别了,心里难受……得忍耐住,跟美国佬拼,哪怕……”

  姑娘右手封住姜飓风嘴唇……“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大哥,啥子也别往坏处想,你是大家的灵魂,一定可以带领同志们逃出地狱!”见对方不说话,姑娘双手握住他的左手,“大哥,白天,看见你跌落悬崖,你晓得我……我们……”女音停住,秀头靠在男子汉肩膀上,泣不成声……

  姜飓风欲推不推,语无伦次……“你……你们……咋了……”

  “妹子我眼前一片漆黑,啥子知觉都消失了,天旋地转,浑身痉挛,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人好像只剩下躯壳……”

  男子汉镇静过来:“说来也巧,假如谷底没有水潭,我就变成肉泥了。下坠时,我看见前面不远处碧绿绿的,先是借助一棵小树飞跃,第二次是脚蹬悬崖凸石块,第三次用军刀撑悬崖石块,才掉进了水潭。”

  “大哥,要是能够回到祖国,你教我武艺,假设有你十分之一本事,去打仗,孙利芳就可以成为英雄!”

  “妹子,仗打完了,和平年代,武艺没用了。我倒想去种田,养猪养鸡鸭,一边练武强身。秋收了,吃着香喷喷米饭,那该多幸福,多美好!”

  “我也跟你去种田,去喂……”姑娘浑身颤抖,秀头猛然离开男子汉肩膀……“你……不穿军装了……”

  “不穿了,打仗太残酷……哎,利芳,回国后,想干什么?”

  “想干啥子?我……想重新学医,治病救人!看到病人减轻痛苦,特自豪,特有人生成就感觉!”良久,见男子汉不说话,推推手:“为啥子不讲话?”

  “妹子,托你一件事……我也跟周参谋、向娟妹子说了,万一我……请你们去CD军管会保育院看看姜叶,说……”

  “啥子也不要说,一起去!你不会有事的……”

  月夜下,金达莱被染成灰紫色,远望,仿佛丛丛紫云飘落人间。月色朦胧,花朵变淡。乳白色月光透过枝叶缝隙洒落地上,树上一朵花,地面一朵花。坐在树下的人,身上也洒满花朵。闭上眼睛,耳旁传来轻微“啵啵”声响,那是花瓣冲破花蕾,舒展着身子;山岚“哗哗”,踏着清风而至;芬芳“沙沙”,冲荡嗅觉。三种声音汇合,仿佛天使弹奏着一首妙不可言的小夜曲。此时万物已然沉迷,身子与月色融合,心神被馥郁陶醉,灵魂给花瓣托起,飘飘然与嫦娥携手,真正的仙人味道。

  那边,一个身影悄悄走出树枝,靠近……良久,转身消失了……

  突然,姜飓风右手食指举起,“唏……有情况……”两人站立,端枪仔细察看,没有异样。又拉长半径二十多米巡视,仍无动静……“连长,你是不是……”姜飓风表情肯定:“没错,在前方五百米左右……利芳,你去看看同志们!”

  孙利芳轻手轻脚巡视一遍,没有异样,躺下,闭上眼睛。

  月上中天了,周汉山走来。

  “汉山,刚才,我感觉前方五百多米处有动静,仔细搜索,没发现什么,你多加小心!”

  “放心吧,连长,我一定万分警惕!”

  姜飓风不踏实,在距离众人睡觉处五六米远一棵树下靠着,闭上眼睛。

  黑夜中,苏向娟来到一个山顶上,周围雾气升腾,一切皆笼罩在梦幻里。只依稀看到金达莱,一株株,一簇簇地,红灿灿放射出朦胧的晕华。一个高大身影立于山崖尖上,犹如一尊雕像……夜空如此深邃,空旷,星星在眨眼……不久,天亮了,天气格外详和,阳光明媚,煦暧辉洒,照射在人的身上,温温地。山下溪流上碧波荡漾,阵阵涟漪反射出鱼鳞似的光芒。两岸茂密野草在晨风左右摇摆,将旭日反射出的翠绿光芒魔术般变幻,组成一幅立体彩色图画。两岸原野,红彤彤金达莱一直漫延至天边。沾满露珠的红、白、紫花瓣鲜艳夺目,释放出勃勃生机。醉心的芬芳滋润心肺,空气全都氤氲于醇香之中,变成醴酪。苏向娟坐在菜畦边草埂上,似一个伊甸园的音符,沐浴着晨香醉景,春潮荡漾。

  突然,天空乌云密布,狂风乱舞,阳光灭亡,溪流消失了,金达莱不见了,山崖上高大身影不知去向。苏向娟到处奔跑,四下寻找,张嘴高喊:“连长,你在啥子地方?姜飓风,你快回来!”回应她的,只是一片阴霾……

  不久,雷电交加,倾盆大雨泼下,落汤鸡的苏向娟,依然在奔跑……呼喊……

  月光下,睡在草上的姑娘,眼角挂着一行泪珠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