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526 2017.01.30 08:50

  半夜,一股山风吹来,孙利芳打了个寒颤,醒来,周围是一片轻微鼾声。天空,月亮时隐时现,云朵不断朝南方飘过,像是去赶集,或者是与嫦娥逗乐;山风裹卷着雾气,滚过、跑过树梢,哗哗作响,恰似大海涛声,又像上帝演奏着小夜曲;偶尔传来猫头鹰“猫咕……猫咕……”令人心悸的鸣叫,夹杂着夜莺欢鸣,或远或近或清晰或模糊或嘹亮或隐晦;近旁,露珠将丝茅草压得很低,“叭哒……”一声滴落,不知滚到哪里去了;夜游之昆虫唧唧唧,唱着温婉歌谣。原来,半夜的旷野如此美妙……突围路上情景电影般在眼前晃动起来……

  五月二十五日傍晚,孙利芳与大伙正准备撤退,文工队分队长于新野和五四0团侦察参谋周汉山出现在战壕,于新野说:“同志们,不能撤了,涟川江南岸还有两百多名伤员,上级命令我们协助卫生队和团里派来的同志,立即过江护送伤员,由团侦察参谋周汉山同志带路,出发!”听到命令,大家忘记了疲劳,立即过江。涟川江是北汉江支流,水不甚宽阔也不甚深,过江段没入腰间。由于水流较急,脚下石头滑,站不稳,险些被冲走,于是几个姐妹手牵手,才顺利过了江。

  伤员们隐藏在一条小溪沟边树林下,小溪沟两岸盛开着一簇簇、一树树粉红色的金达莱,夕阳下,格外鲜艳,像是欢迎女兵们的到来。大家都无心欣赏花朵。卫生队同志见了文工队,急忙问:“带来多少粮食和炒面,随着后撤,伤员增多,粮食却少得可怜。”“我们……”于新野窘迫地望望大家,“放心,就是我们不吃,也要先给伤员。”其实,文工队也只是自备了几个罐头和一少许炒面。

  文工队负责给伤员进食和简易包扎及搀扶他们行走。夕阳掉进山那边了,孙利芳和张玲、杨菊花做饭,哪称得上饭呢,炒面上搅些泉水,成一糊糊状就行了。炒面糊数量也不够,伤员很快吃完了。于新野说:“孙利芳、张玲,你们找些野菜,伴炒面,开几个罐头,用钢盔煮一下,有热量,让伤员吃顿饱。”于是女同志找野菜,周汉山找干柴,倒水入钢盔,放到架好的石头上,点火。突然,一位挎手枪的军官跑过来,踩灭火,大声吼道:“没见黑寡妇(飞机)在天上转吗,一颗炸弹下来,全完了。”孙利芳几个吓得大气不敢出,只得罐头冲水搅炒面,自个儿咽野菜。

  趁着黑夜过了涟川江,第二天大亮时,文工队将伤员安顿在一个冒着火烟村庄背后树林内。文工队、卫生队、护送部队同志们将肚子勒了又勒,忍耐着饥饿忙碌。杨菊花说:“孙利芳、张玲,咱们得去找些野菜,实在饿得不行,有些伤员开始奄奄一息了……”正值初夏日子,山野里灰灰菜、苦妈菜、蒿菜、地地菜、野蒜苗到处都是……“不要野羊角葱,有大毒。”几位姐妹采来几大抱,到村庄内煮了,和了些残存炒面,每个分到小半碗。

  护送队伍开始赶路,走了七八里地,同志们饿得实在走不动了。于队长安排人去前面寻找野战医院车队,文工队几个女战士负责找野菜。路边是个安静村子,大家发现,没人,没粮,只有地边一些残存的青菜和几个瓜。孙利芳和张玲奔过去,伸手摘。“不能摘!”杨菊花制止,“宣传口号不是说要爱护朝鲜人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么?”队员们打消了念头,转身离开。“慢,”周汉山出现在背后,“村里没人,菜和瓜在地里也没发挥作用,摘了去,救人救命要紧。将来,就是老乡知道了,晓得是拿去救急,也不会怪罪的。”

  张玲和两位女战士抱着菜、瓜往回走,周汉山、孙利芳、杨菊花带领几个战士沿着路边继续寻找粮食和野菜。突然,公路边散落几粒包谷,一定是兄弟部队喂马时撒下的,大家如获至宝,惊喜异常,一粒粒捡起来,走了半个时辰,捡满了几个钢盔,算下来,每人可分到十余粒。“敌机来了,快卧倒……”周汉山大声喊。天空出现三架黑寡妇,见路边担架和行人,俯冲轰炸。孙利芳躲藏在一棵松树下,闭着眼睛……“杨菊花,回来!”周汉山命令……只见杨菊花朝一个装满包谷粒的丢在路边的钢盔跑去,拿到了……拿到了……“往回跑!快卧倒……”“轰隆……轰隆……轰隆……”泥土、烟尘翻卷,四散,又一阵雨似的落下来……“杨菊花……杨菊花……”杨菊花身影消失了,只见被炸得变形的钢盔躺在路边,旁边是东一粒西一粒包谷……

  后面的路上,看见敌人飞机,孙利芳眼睛就喷血,望见敌兵就咬牙切齿。杨菊花、后面牺牲在河滩的赵秀敏,留个全尸也好,哀痛有条疏放渠道,思念有根风筝线头呀,尸骨无存,怒火被一座仇恨的高大山峰压抑着,形成欲喷发的火山,压抑而喷发不出,那是无限的悲,无边的痛,无言的苦啊……最后那次战斗,要不是周汉山阻止,孙利芳早就跟敌人同归于尽了——前面是陡崖,美国鬼子从两路包抄上来……“孙利芳,快带同志们转移,我掩护……”周汉山大声命令。“不,一起阻击。”孙利芳一边射击,一边挨近周汉山。“你是女同志,快,带伤员撤离,这是对同志们生命的负责!”“女同志咋了,女同志照样杀敌……”突然,枪不响了,“没子弹了”……周汉山摸摸身上:“我也没了……”孙利芳掏出一颗手雷:“该死的美国鬼子,来吧,老娘跟你拼了!大不了……”突然,西边响起枪声,前面敌人纷纷倒下……幸亏高大身影赶到,袭击了敌人屁股,周参谋和自己才得已幸免。

  刚才……刚才与李水静打下手,撕下自己衬衣布给姜连长揩水分……那种感觉,崇拜、怜悯、爱抚混杂,妈呀,居然渗和着柔情……愿意替代他承受痛苦……那是做姑娘以来第一次对一位男子……他真是神人,自己遇上的第一流男子汉!浑身太刚强了,那表情,一块铁板也要咬一口!刚强得令女人不相信这是真的……“十个男儿九粗心”,跟随这几天,他太细心了,比女人细心一百倍,一万倍!是啊,要对付成千上万敌人,不细心,只有覆没。其它方面也细心么?对姑娘……对情爱……对……听牛排长说,他一把刀,削掉了美国佬坦克盖顶,得多大力气舍……抽空问问,问……除了打仗,武功是怎么学来的,如此出神入化,过去只在书上听说过。问他家庭,问……人家三十余岁了,应该……方胜军那狗日的投降后,肯定提供了情报,尤其是他的。敌人围剿弄个猛烈,人数如此众多,当然是针对他……几千上万士兵对付八个伤员,那是真正的高射炮打蚊子!蚊子?美国佬才是蚊子舍,姜连长是老鹰,要吃掉蚊子……在他身边,特别踏实,就是面对敌人炮轰、机枪扫射和追击,也不眨眼……这种感觉,啥子时候有的呢?不晓得舍!感觉来了,就进入了灵魂,变成胆量的一部分,化作了信心!女人感觉不会错……对头,不会错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