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事战争 地狱敢死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地狱敢死队 龙泉山客 2574 2017.05.02 14:35

  “轰隆隆……轰隆隆……”巨大响声接连不断,整整持续了二十多分钟……

  “哒哒哒……哒哒哒……”外面响起激烈枪声……

  苏向娟左手端冲锋枪,右手扶李水静站立,眼睛往枪声方向望……

  禹东泽端枪冲出:“你俩守住洞,我去看看……”

  山下,数十个迷彩服一面射击一面往上冲锋……

  禹东泽冲出洞口,仔细瞧瞧,见周汉山、冯钢正朝下阻击,抬起枪口,对准周汉山后背……“哒哒哒……”禹东泽身子晃晃,转身,孙利芳枪口正冒着烟……苏向娟跑过去,刺刀捅入禹的后背……

  枪声越来越急……周汉山跑来:“快,朝北侧悬崖顺藤条下去,躲入预备洞,敌人手雷够不着。我掩护!”

  冯钢趴在一块石头下射击,朝这边大喊:“周参谋,你带同志们先下,我掩护!”

  周汉山火了:“你是伤员,阻击个鸟,快撤,执行命令!再拖延,就全部跑不脱了!”

  苏向娟左右寻找,不见李水静身影……“周参谋,李水静不见了……”

  “你们三个先下,我去找,快!”

  孙利芳、苏向娟、冯钢顺藤条而下……

  “轰……轰……轰……”几声响起,迷彩服倒下四个,敌人趴在地上,不敢抬头……

  周汉山惊愕,只见李水静趴在不远一棵松树下,朝追兵射击,甩手雷……

  “水静,快撤……”

  李水静爬到悬崖边,朝追敌甩出一个手雷,右手拿刺刀,左手拿出两颗手雷,对周汉山喊:“周参谋,你快下,我是要死的人了,掩护大家!”

  “水静妹子,你……”

  “周参谋,你不走,我就拉弦自杀……请转告姜连长,记住他答应李水静的话。告诉他,这次战斗,妹子我没给他丢脸……”

  “水静妹子,你不能……”

  “再不走,我真拉了……周大哥,来生见……快走……”

  看到周汉山身子不见了,藤条不动了,李水静刺刀砍断藤条,朝迷彩服打出最后子弹,甩出最后两颗手雷,身子飞下悬崖……“姜大哥,妹子先走了……妹子先走了……妹子先走了……”声音从谷低传上来,久久回荡……

  姜飓风为了避开敌特种兵跟踪,朝东跑,穿越灌木林后,又往东面奔走了三四千米,趁公路上无车辆,急忙跨过,从东面寻樵夫小道、野兽痕迹往飞虎峰而去。翻越了两座山峰,抬眼望见飞虎峰了。姜飓风站立地与顶峰隔着一条长约两三千米、宽约一千多米沟壑,沟壑飘荡着翻滚着如棉絮的白色雾岚,下浓上淡,弥漫延伸,正渐渐往天空翩翩升去,眼睛被轻纱所隔,看不见谷底。估计白雾散尽还得等待一两个小时,面前是深渊,左右是丛林,身子疲乏了,干脆坐在一块巨石上休息,等待浓雾散去。

  一会儿,白雾上升,弥漫到了姜飓风周围树林、野草和石头,白雾在身子下,高大身影仿佛坐在了白云之上。金色阳光映照,金黄、乳白交织,仙境般,姜飓风刹那间变成真正金色仙人,屹立于九天瑶池之上……

  蓦然间,西边一个距离姜飓风约一千余米的山峰顶上,一位身材苗条、修长的黑色迷彩服,手拿望远镜,紧紧地、久久地盯着屹立于白云之上身影……

  姜飓风从坐的地方往下俯看,群山莽莽,连绵起伏,像腾龙飞舞,如巨蟒盘屈;山峰姿态各异,似绵羊,如大象,像奔马,酷骆驼……千姿百态,景象万千。朝上看,群峰如银,好似万年打坐的白发僧人,静立、肃穆。夕阳斜射,洋溢着耀眼光芒,让人心胸俱澈,灵魂涤荡。白色轻纱愈来愈淡,渐渐追随仙女飞天而去,沟壑露出真面目:下面是一泓长两三千米、宽一千多米的绿茸茸潭水,恰似天上碧玉飘落人间。

  突然,阵阵枪声和爆炸声打破了姜飓风沉醉,正前偏西的飞虎峰开了锅……

  “不好,地狱敢死队遭袭击……”姜飓风飞身跳下石块,向西探路,驰援战友。

  “刷刷刷……刷刷刷……”前后左右跳出来几十个迷彩服,手拿军刀、武士砍刀、刺刀、冲锋枪、狙击步枪,把姜飓风围得水泄不通……

  姜飓风不假思索,蓦地转个圈子,一手刀一手冲锋枪,挥舞开来,股股劲风逼得迷彩服呼吸不畅……姜身子陡然拔起,在一位高个敌兵头上一点,向左边一丛落下……脚未沾地,眼见周围人影晃动,瞅准一个空隙,落地,刀光闪闪,几声惨叫此起彼伏……冲锋枪砸在一个迷彩服头上,抢过对方军刀,旋风般绞杀开来……左手缠、滑、绞、擦、抽、截,右手展、抹、钩、剁、砍、劈,“猛虎回头”、“双龙出海”、“龙卷旋风”“退步跨虎”、“飞龙倒挂”……师传追风刀法绝技绵绵而上,上撩下劈,左封右削,迷彩服人头滚地,断肢残躯飞舞……杀了一层又一层,迷彩服死战不退……姜飓风双手不停,眼睛观看六路,耳朵倾听八方,身形突然跃起,跳出圈子,脚在树枝上一点,东一刀西一刀,仿佛黑色蝙蝠于林间石崖飞窜,令人眼花缭乱,防不胜防……

  双方剧斗一个多时辰,迷彩服身影渐渐少下去……姜飓风身子来一个旋风转,从悬崖边卷到树林间,又从树林间卷到草丛,从草丛又卷到悬崖,每一阵旋风绞过,声声惨叫响起,三五具尸体倒下,慢慢地,迷彩服只剩下几个身影了。“退下!”只听空中一声清吼,一位身材修长、蒙面的黑色迷彩服、手拿军刀身影落到面前……“老对手……”一九四四年一月的那个下午情景电光石火般在姜飓风大脑闪过……“得用杀手锏……”身形退到悬崖边石头上……“晓星当头飞鹰过”、“出势跨猿猴盘”、“飞鹰展翅膀树头站”、“仙猴献桃在胸前”、“把擘拦门横铁闩”、“鹰猴互搏如风转”……冲、推、栽、切、劈、挑、顶、架、撑、穿、摇十二般手法变幻,腿下弓步、马步、仆步、虚步、丁步交错,攻势如暴风骤雨……双方刀法似曾经相识,军刀同样锋利,绞杀在一起……“老鹰回窝旋风转”、“弥猴藤蔓伸缩拳”、“雄鹰扑兔似猛虎”、“展翅飞扑平沙雁”姜飓风使出浑身解数……瞬间,三十多招已过……“奶奶的,几日不见,对方武功大进了……”又拆了十多招,脚步换成倒步、迈步、偷步、击步、跃步……腾挪有致,法度严谨,躲避着对方凌厉攻势……姜飓风瞅准一个空隙,变拳为龙爪,“分筋错骨手”扭对方手腕,下三路使出“串雁南飞”连环腿,对方措手不及,右脚被踢中,姜趁势使出“猛虎回头”、“双龙出海”、“龙卷旋风”“退步跨虎”四招师传独门绝技,对方连连后退,“飞龙倒挂”姜飓风一声大喊,对手军刀被荡开,姜左脚一扫,踢中对方胸口,身影倒在草丛……“哒哒哒……”一阵枪声响起,姜飓风身体后仰,两位迷彩服扑到,双腿踢在他胸口上,姜身子飞起,落在悬崖边石头上,突然,从侧面冒出一个人头,手持一根长木棒,猛然击打在姜的头上,姜身子像一把稻草,飞落悬崖……

  “谁让你们开枪……”蒙面迷彩服爬起,“刷刷刷”三声响过,三位迷彩服倒在地上,另两位敌兵惊愕……“总教练,你……”蓦然间,一股风扑到,身子断为两截。蒙面迷彩服转身,晃两晃,跌下悬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