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风水秘术 异闻调查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战人皮

异闻调查录 画灵画夜 2790 2016.12.29 15:24

  从墙壁上留下的文字来看,当时爷爷在布这个局的时候并没有显得十分仓促,因为字里行间中充满着从容与自信,笔迹显得十分工整与优美,现在想来那些白皮树上那些道韵天成的纹理,应该就是出自爷爷的手笔,看材质这墙壁应该是用石头垒砌而成的,真的很难想象当时用什么东西能够在石壁上刻出这么清晰的文字来的。

  本来我是做好了在这个石壁待到天亮的打算的因为这件屋子内布满如此多的青铜八卦镜,虽然看起来有点别扭,但是在这鬼气森森的老林子中绝对是最安全的地方了,正在我刚要舒一口气的时候,突然觉得后脖子一凉,我全身一个激灵,心中大喊不好,牙齿直接就像舌尖咬去,墙壁上爷爷留下的文字绝对是不会骗我的,而房子内的三口棺材肯定是空的,那么唯一能够攻击我的物体,就是那张飘在房子外的白色人皮了,应该是这张人皮在我看爷爷留下来的字迹的时候闯了进来,但是由于我太过专注于爷爷留下来的故事,以至于那张白色人皮什么时候溜进来的也不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张人皮已经裹到我身上了。

  二叔公曾经说过,鬼物要攻击人类,首先就要侵蚀人的心智,一旦你的心智被鬼物控制住,如果没有外力介入,那你就必死无疑了。一旦被鬼物附身,必须要在神志被完全侵蚀之前自求,如果身上没有符咒或者法器之类的东西,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咬破自己的舌尖,因为舌尖上遍布许多神经,咬破舌尖的瞬间会产生剧烈的疼痛感,同时舌尖血还是至阳之物,特别是那些没有行过房室的童子之身,对鬼物有很强的震慑效果。

  果然,在我全身陷入一阵麻木,神志即将模糊之际,我的牙齿也咬到了舌尖至上,我这下可真算是够狠的了,直接就将舌头咬断了一小截,弄得鲜血留得满嘴都是,不过瞬间剧烈的疼痛也让我短时间在麻木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我知道这一下,只能让我清醒很短的一段时间,因为我还能清楚地感受到,身体上还贴着一层冰冷的东西,那绝对就是那张人皮。我也顾不得脑中涌出的各种恐惧的念头,直接将满嘴的鲜血喷到了左手之上,迅速用左手上的舌尖血在右手手心写了一个勒字,然后用右手手指沾血在左手手掌写了一个杀字,左手猛地将杀字拍向额头,我之所以在右手用血写一个勒字,是因为勒字是人与鬼之间的一种语言,你能够在很多符咒中发现这个勒令这两个字的存在,其实勒字在符咒上就是启动符咒的意思,而一般启动符咒都是杀鬼的,所以,勒字在鬼物眼中就是杀的意思,而同时右手属阴,左手属阳,右手能够与鬼物沟通,而左手的杀字就是写给阳间的施术人看的,意思就是说你如果你还要纠缠,那就是不死不休之局了,而拍向额头的杀字就是写给自己看的,就是增强自己的杀气,因为鬼物会害怕比自己更加强大的鬼物,增加自己的煞气,相当于在与鬼物对峙中增加自己的筹码。

  我这三字一出,身上包裹着我的那层冰冷的人皮竟然松开了对我的包裹,隐入了黑暗中,但是我知道,这三个血字完全就是在虚张声势,对鬼物造不成任何伤害的,我敢保证不出几个呼吸的时间,那张人皮肯定会直接把我榨干。

  我一咬牙,将衣服上挂着的四个铜钱拔了下来,其实这四个铜钱并不是我自己的,而是我奶奶给我的,她在我每一件衣服上都绑上了四枚铜钱,说是能够保我平安,我现在身上也没有其他什么能够用的了,估计铜棍对这人皮也是没有用的,因为刚才人皮包住我的时候,把我手上拿着的青铜棍也包住了,我知道青铜棍是无法救我小命了,能保住我的就是眼前这四枚铜钱。我在四枚铜钱中取出枚,以第一枚面朝上,第二枚,面朝下,第三枚面朝下的方式叠在一起,往空中一抛,三枚铜钱丁零零先后落到了地面上,现成一个三角之势,我立刻站进三枚铜钱形成的三角形之中。我之所以要用这么奇怪的方式来叠放铜钱,其实是有道理的,这是一个简单的风水局,叫三才局,最上面一枚铜钱代表天,中间一枚铜钱代表人,而最下面一枚铜钱自然就是代表地,天字铜钱面朝上,代表大道在上,镇压一切鬼神,中间面朝下,最下面一枚地字钱面朝下,代表龙潜地中,刚柔并济,中间人字钱面朝下,代表隐没在天地中,受天地庇佑,而三才局需要将施术者的鲜血涂抹在人字钱上,代表主帅,但是我却没有将我自己的鲜血涂在人字钱上,而是将我自己的鲜血涂在天最先落地的那枚天字钱上。

  其实我这样做是非常危险的,我将自己的血抹在了天字钱上,就代表着我有以人道取代天道的意思,是非常大不敬的,很容易遭到天地能量的反噬,这样虽然不能操控天地星辰能量,但是却能够迷糊对方,因为我隐隐觉得,这鬼物不是单纯由怨气生成的鬼物,而是有人在操控,因为二叔公说过,鬼物虽然能够迷人心智,但不会有很高的智慧,除非是一些成了气候的厉鬼,自从看了爷爷在墙壁上留下来的字迹,我就隐约约约觉得,这背后有人想要至我于死地,而单凭这简单的天地人三才局,肯定无法阻挡对方的攻击,所以我冒着被天地能量反噬的危险,将鲜血抹在了代表着天的那枚铜钱上,果然不出我所料,天字号铜钱刚被我摸上鲜血,立刻就像诈尸般直立了起来,不断地在地面上颤动,我知道我赌对了,我将鲜血抹在天字号铜钱上,虽然无法调用天地之力,但是误导对面攻击天字铜钱等于让对面在攻击天地能量,肯定会遭到反噬。

  果然,天字号铜钱在颤动了一阵子后就停止跳动了,铛得一声又躺在了地面上,我正舒口气以为自己躲过对方进攻的时候,在我身后的地字号铜钱突然间嘭得一声炸成了粉碎,我瞬间冷汗直流,对方这是想直接要我命,估计是被我的鲜血误导攻击了天字铜钱,被天地能量反噬,恼羞成怒,要下杀手,估计我会凭借地脉龙气来防守,直接下杀手,直接将地字铜钱给炸掉,如果我当时站在地字钱旁边,估计已经被脚下的地气给炸个粉碎了,我心中一惊,对面看来是绝对不会放过我了,我捡起地面上仅剩的两枚铜钱,将身上最后一枚铜钱拿出,以天上,人上,地上的方式叠好,将自己的鲜血涂在人字铜钱上,抛向空中,而这种天上人上地上的铜钱堆叠方法其实就是要拼命了,就等于是放弃防守,全力进攻,鲜血涂在了人字钱上就是赌命,将自己的命格给搭进去,给阵法增加威力,因为我不知道对方的实力,而我只是一个道法不入门的小屁孩,而现在对方直接下杀手,不留后路,那我必须要赌命,赌我跟对方谁的命更硬。

  铜钱在空中划过三道优美的曲线,在我眼中似乎放慢了一千倍一样,慢慢地跌落在地面上,连每一枚铜钱的跌落和弹起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我知道,生死就在一瞬间了。可是铜钱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在地面上形成三才局,而是呈现出一条直线的堆叠状态,天字号铜钱压着地字号铜钱,地字号铜钱压着人字号铜钱,形成一条直线,我顿时就懵了,这是什么情况。过了好一会儿,房子外竟然传来一声冷哼,“慕容老头好大的手笔,既然这毛头小子受天地眷顾,今天就暂时留着你的小命。”我心中一惊,果然有人在背后操控,不然人皮怎么可能自己进入这间布满如此多青铜八卦镜的房子,而且房内还有地藏王菩萨,不动明王,钟馗这三尊凶神镇着,如果不是人强逼着鬼物进入,鬼物肯定是不敢直接与这三尊凶神作对的。但是让我意想不到的却是,二叔公的声音竟然也从外面传来了。

  “嘿,你这躺在地下这么多年了的老骨头,还要对一个小娃子下手啊,而且抓了这么久还没有把一个小娃子抓住,你丢不丢脸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