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武征八荒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小人

武征八荒 徐小茧 5177 2017.01.02 18:26

  看到萧义,林洛不禁眉头微微一皱。

  萧义是萧家家主第三子,而萧家,则是水清城中屈指可数的武道大世家,与林家、水家同列为水清城中三大武道世家。

  三大武道世家各有所擅长的领域,像萧家便善于经商,水家善于修武,而他们林家则是折中,三大家族中以水家为首,同时身兼着水清城城主之位的水家,自建城以来便很少插足城中商务事宜,全权由林萧两家分管。

  熟话说,同行是冤家,更何况是竞争关系的两大世家?

  当他见到萧义之时,便知道今天必然是不可能安安稳稳的回去了。

  但,林洛他也并不担心,这些年萧家虽隐隐的压过林家一头,但他们林家也不是好惹的,尤其是还有父亲这尊武天境大高手坐镇,萧义更加不敢对付他。

  “哦?朵儿妹妹,你也在这里?真是太巧了啊。”萧义发出一道爽朗的笑声,一双眼眸带着炽热,牢牢的盯着林洛身后那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

  萧义的年纪与林洛一般大,但相貌却比林洛英俊了许多,不过肤色却偏白,与林洛的小麦肤色极为对立。

  望着人群中满脸笑意的萧义,林朵儿纤细的柳眉皱了皱,也不理睬,挽起林洛的胳膊,转身就要走。

  “朵儿妹妹....”

  见林朵儿转身,萧义脸上的翩翩笑意顿时僵住了,心中不由一急,当下脚步加快几分,最后横身挡在了林洛两人面前。

  “谁是你妹妹,好狗不当道,你给我让开!”林朵儿柔细的嗓音传来。

  让萧义脸色不由得又僵硬了几分,深深吸了一口,目光落在那林洛的手臂处,顿时心中怒意横生,冷冷哼道:“朵儿妹妹,你要离开,我不拦着,但是.....”说着他抬起手,指着林洛的鼻子,接着说道:“但是他休想轻易离开。”

  林洛不由得抹了抹鼻子,懒洋洋的说道:“喔?那你说说看,为什么我不能离开?难道这水清城的大街,是你萧家开的?”

  林、萧两家关系本来就不怎么好,林洛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客气。

  “哼!”萧义冷哼一声,声音低沉道:“你刚才是不是打了两个血脉武修?”

  “恩,是的,我打了!”林洛老实承认,然后忽然眼神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用一种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向萧义,鄙夷道:“你不会告诉我,刚才那两个白痴,是你萧家的人吧?”

  “你...”萧义语塞,刚才他正想以此为借口,刁难教训林洛,只是没想到,他会提前戳穿出来。

  “呵...”林洛冷笑道:“萧大白痴,之前那两个‘公子’真是你们萧的人?”

  “没错...恩?”萧义开始没能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承认,但很快回过神来,顿时勃然大怒道:“你这废物,说谁白痴呢?”

  “哈...口误...口误,我刚才是说,萧大白.....公子,之前那两个白痴真是你们萧家的人?”

  林洛打着哈哈,心中暗笑道:“用白痴形容你,简直侮辱了白痴。”

  萧义自然也不傻,明知道林洛是耍自己,但他又不能拿他怎么样,顿时将病态般的脸庞涨得一片红潮。

  “哼!老林家的废物,你打了我萧家的人,这笔账该怎么算?”萧义也不废话,直接抓住林洛的‘把柄’,顿时就要发难。

  “那你说该怎么算呢?”林洛淡淡道。

  “呵.....”萧义神色中闪过一抹毒怨,指着他的手臂说道:“刚才你是用这只手打我萧家的人吧?好说,我萧义也不是不讲理之人,既然你是用这只手打的人,那就将这只手砍下来,当做赔罪吧。”

  “萧义,你不要欺人太甚!”林朵儿闻言,顿时一惊,怒道:“你不就是想讹诈钱财吗?开口吧,需要多少元石,才能将此事揭过?”

  “朵儿妹妹,你觉得我萧家会缺元石吗?”萧义闻言一笑,随即恶狠狠的说道:“今天他的手臂,我要定了。”

  “你.....”林朵儿气得脸色涨红。

  林洛拉着她,示意她不要动怒,转身对着萧义道:“你真想要我这条手臂?”

  “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萧义朗声说道:“林洛,别人怕你那武天境的父亲,但我萧义不怕,今天你打了我萧家的人,这么多人看着呢,就算你父亲来了,我萧家也占着理。”

  “恩,话是没有错!”林洛依旧懒洋洋:“我还是那句话,我就站在这里,你想要我的手臂,你尽管来拿!”

  “你...你自己砍下来吧!”萧义拔出腰间的佩剑,重重插在地上。

  萧义虽然嘴上说并不惧怕他父亲,但让他去砍武天境强者儿子的手臂,他到真心有些不敢。

  先不说他所占着的理,是歪理,就算真占足了理由,他也不敢砍武天境强者儿子的手臂啊。

  武天境强者,那可是半步宗师级别的存在,要知道像水清城这种北域重城中,武天境强者绝不会超过两掌之数。

  而林洛的父亲,更是武天境强者中的佼佼者,甚至连宗师级别的水清城城主,当年也对他的修为赞赏有加,被誉为武天境一下第一高手。

  所以,萧义丝毫不敢冒着被武天境强者暗杀的风险,而去相信那些什么狗屁不通的充足理由。

  大陆向来都是以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至于什么理由公平等把戏,都是强者之间玩的,他一个神海境第四重的武修,连给武天境强者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更别提讲道理了。

  看出了萧义心中的怯意,林洛心中冷笑,拔起长剑打量一番,评论道:“剑不错!应该是一件品质不错灵器。”

  “眼光到时不错!”萧义冷冷的沉声道:“动手吧!”

  看着林洛举起长剑,林朵儿大惊失色道:“林洛哥哥,不要,快把剑放下!”

  “朵儿,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林洛笑嘻嘻的说道。

  长剑举过头顶,皎洁的月光洒在锋利的剑刃上,闪现着阵阵寒光。

  “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林洛忽然对着一旁的萧义,狡黠笑道:“我父亲从小告诉我,强者从来不讲理,只讲谁的拳头硬。如果让我父亲知道是你,借剑给我自残手臂,想来他一定会不高兴。”

  “你知道的,武天境强者不高兴,怒火可是很可怕的。”说着,林洛收起剑落,冷冽的寒光猛地一晃,刺得人眼睛有些微疼。

  “啊...”林朵儿看到这一幕险些惊呼出声,小手将双眼捂住,不敢看向林洛。

  啊~

  一声凄厉地惨叫响彻街道,只见一根斩断的无名指无声无息的掉落在地上,而不远处一个锦衣少年,双手握着剑刃,鲜红的血珠,顺着刀刃掉在地上。

  而林洛这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喃喃道:“萧大白痴,你这是作甚?自残碰瓷么?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碰瓷可是讹不到钱!”

  “林洛你这废物,混蛋,人渣,臭虫。”萧义气得口吐鲜血,连忙吃了两粒丹药,止住了伤势,但脸色却苍白如纸。

  “萧义,如果你再进行人身攻击,我正在考虑是否将你羞辱我的事,添油加醋的告诉我父亲。”林洛微笑道。

  “你....”萧义气得暴跳,顿时破口大骂道:“林洛你这个小人,废物,你除了仗着有个实力强悍的父亲,你还会什么?”

  林洛脸上的笑意微凝,蹲下身对着萧义沉声道:“我的确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是,不过,你应该庆幸刚才及时握住了剑刃,你应该知道,我父亲是出了名的不讲理。”

  这并不是恐吓,林洛的父亲林青竹的确恶名累累。这些年,为了他也不知道灭杀了多少敢羞辱他的家族和武修。

  萧义脸色微怔,甚至连惨叫声也渐弱了几分。是啊,林青竹是个疯子,而且还是一个实力既强悍又不讲理的疯子。

  这要是真伤了那疯子的儿子,那他下场铁定很惨。

  萧义心中咽不下这口恶气,忽然眼神一亮,想起那疯子的一段话,顿时心中暗喜道:“林青竹,你不是说过只要在公开的擂台比试上,别说伤你这废物儿子,就是打死他,你绝不追究报复吗。好,今天我就在擂台上,活活打死你这废物儿子,即使你事后想报复,那我萧家也不好惹的。”

  想到这儿,萧义心中大定,一扫之前的阴霾,哈哈大笑道:“林洛,我正式向你发出武道挑战。你敢不敢接受?”

  “武道挑战?不死不休的那种?”林洛问道。

  “没错,正是不死不休!”萧义狰狞的笑道:“怎么不敢么?不过,以你这种连血脉传承都无法开启的废物,贪生怕死,不敢接受武道挑战那也正常。”

  萧义继续狂笑道:“贪生怕死的废物,以后见到本少爷,你最好给我安分点,不要太嚣张。否则在擂台上我打得你哭爹喊娘。”

  林洛对着萧义丢了一句‘白痴’之后,道:“萧大白痴,你是真白痴,还是假白痴?难道你连武者要年满十六岁之后,才可以进行擂台生死的常识都不知道?”

  “从前只是听说萧家的人,都是满身铜臭的白痴世家,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林洛叹道,小脸上的那副无奈模样,惹得身旁的林朵儿有些忍俊不禁,抿嘴偷笑。

  少年这通冷嘲热讽的话,犹如一盆凉水,让得萧义恢复了些许清明。

  “白痴,还是回家多读几年书,再出来丢人现眼吧。”林洛继续鄙夷道。

  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萧义虎视眈眈的盯着林洛,知道今天只怕已经没有出手教训他的机会了,只得阴恻恻的道:“再有一年,你就十六岁了吧?嘿嘿,到时候我看你这废物还有什么理由拒绝武道挑战。”

  林洛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

  眼皮抽了抽,强行压抑住心头的怒火,萧义冷哼一声,带着手下挤开人群。

  林洛目光有些阴森的瞥了一眼离去的萧义,随后伸出手掌,一把拉起身旁的林朵儿的芊芊细手,淡淡的道:“走,我们回去!”

  林洛二人离开后,热闹的水清城大街恢复了平静,然而在水清城城主府宅高楼上,却站着一老一少。

  老者须发皆白,两眼散发着炯炯精芒,而那‘少年人’却实在美得不像话,洁白水蓝色衣衫之上,露出一张粉嫩精致,光洁妩媚的脸蛋儿,两道弯眉细长柔眉,一双亮晶晶的明眸,下面是腻如玉脂的鼻子,红润的樱桃小嘴,让人望之不由眼前一亮,楚妙音不愧是拥有‘北域第一美女’美称的国民情人。

  看她虽着一袭男装,但那眼眉五官,瑶鼻樱唇,简直无一处不媚,那是一种真正成熟女人身上的妩媚,绝不是林朵儿这种青涩小丫头可比拟。

  “楚丫头,觉得林家那小子如何?”老者满脸笑意,目光浑浊而又深邃。

  “胆大敢博,有几分聪明的小人。”楚妙音不假思索的品评道。

  老者哈哈大笑,脸色刀削斧刻般的皱纹挤成一推:“丫头你总结的很到位啊。”

  楚妙音微笑,随即又似乎有些不解,欠身对老者问道:“水老城主,妙音有一事不明。为何萧公子要以断指自残的代价,给去阻止林公子呢?”

  “难道仅凭林公子几句恐吓的话?这让我很难理解!”楚妙音蹙眉道。

  闻言,水清宇抚着山羊胡须,哈哈笑道:“丫头,或许你听了一个故事之后,你就不难理解了。”

  “哦?”楚妙音饶有兴趣说道:“愿闻其详!”

  “这件事水清城中大部分都知道。事情应该从十三年前说起。”水清宇浑浊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追忆,缓缓说道:“当时林家小子还年仅两岁,刚学会走路。有一天他鬼使神差的跑出了林家,去到了当时城中一个不大不小武道世家.....”

  “恩,没错,是徐家!你也知道两岁的幼童步履蹒跚,路都走不稳,摔跤再正常不过了。那天正巧不巧,林家小子便在徐家门口摔了个重伤。当时已经武天境巅峰的林青竹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在怒火的迷失下,竟然将徐家上下301口人屠了个干净。”

  “啊?林青竹怎么能如此不讲理?”楚妙音惊呼,有些无语的砸了砸嘴。

  然而,水清宇则若无其事坐在那里:“现在知道为什么,萧家的小辈宁愿自残手指,也不敢动林洛了吧!”

  楚妙音很无语,不过她似乎想明白了点什么,狐疑的看着水清宇:“听说林洛林公子十五岁都没能开启血脉传承。想来这和十三年前,徐家灭门惨案,多少有些关系吧?”

  水清宇笑意更深,轻抚着胡须,不再作答。

  话说,林洛两人离开之后,林朵儿一直心事重重的跟着林洛的背后。

  “林洛哥哥,你真的决定一年后与萧义进行擂台生死?”林朵儿担忧地问道。

  “傻丫头,萧义那白痴,我从来都没有放在眼里。”林洛很不屑,但见林朵儿依旧忧心匆匆,连忙又安慰道:“还有一年多得时间,谁知道这期间会发生什么事?况且我没并没有明确答应萧义要打擂台生死啊!”

  “额?”林朵儿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威严的声音打断。

  “死丫头,又不好好修炼,偷跑出去玩?”只见一中年人从不远处走来,正是林朵儿父亲林家现任家主林青超。

  林朵儿连忙闭嘴,吐了吐舌头,对中年人轻呼一声:“爹!”

  “死丫头,跟你说多少遍了,在家族里不许喊我爹,得叫家主!”林青超狠狠瞪了她一眼,随即转头笑盈盈的看向林洛,道:“小洛,你也在啊!”

  “家主!”林洛行礼。

  林青超连忙拉住他,不悦道:“小洛,你这是干什么?大伯就是大伯,还喊什么家主啊?你这样岂不是显得生分了!记住以后直接喊大伯,就可以了。”

  “爹,你怎么能这样?”林朵儿顿时不乐意了,连忙气嘟嘟的说道。

  “死丫头,闭嘴!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林青超恶狠狠的看着林朵儿,然后又笑盈盈的对着林洛:“小洛啊!修行需要劳逸结合。恩,不错,不错,以后记得多出去走动走动,或许能找到开启血脉传承的灵感也说不定。”

  林洛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林青超,微微点头道:“是,家主!我一定会努力开启血脉传承,不给家族丢脸。”

  “什么丢不丢脸啊!你平平安安,是我与你父亲最大的祈望!”林青超连连摆手道。

  “恩,我知道!”林洛点头,随即问道:“家主,我父亲他在神战古地中有消息来吗?”

  “你放心,你父亲好好的!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林青超笑道。

  “恩,那我就先告退了!”

  林洛离开之后,林青超脸上的笑容渐收,严肃的看向一旁赌气的林朵儿。

  “死丫头,你偷跑出去玩,我骂你两句,你还有理了?”

  “刚才爹您自己说的,武者修炼需要劳逸结合,我这属于正当放松心情。”林朵儿道。

  “狗屁,什么劳什子劳逸结合!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闭关,不能突破神海三重别想出来!”林青超怒道。

  “啊!”林朵儿大叫不答应:“爹您处事不够公平,为什么林洛哥哥就可以劳逸结合?”

  “你修为要是能达到他爹那水平,别说劳逸结合了,你就是要老子我给你闭关,我也听你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