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异变:囚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变身为狼

异变:囚狼 任夏 2150 2016.12.30 11:40

  “欢迎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赵元魁说完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就转身上车离开,留下王国维一个人呆呆的站在路中间。

  狼人,一定是狼人不会错的,攻击倾向、对同类亲和、暴躁易怒……种种迹象表明,王国维已经成为一个狼人,想要证实这一点十分简单。

  抬头看向天空中,一轮圆月冉冉升起。

  传说中狼人会在月圆之夜变身,掳走婴儿和小孩,攻击人类和牲口,是残忍、嗜血的屠夫形象。

  王国维驻足不前,如果传说是真的,现在回去会给母亲带来危险。他转过身沿着来路回到树林中的小屋,给黄天成发一条短信:如果我妈来电话,就说和你在一起。在收到确认回复后,他才放下心来,解决目前最迫切的问题——一只狼,怎样在现代社会生存?

  这个意外完全打乱王国维的计划,如果自己是个狼人还能否顺利读完高中考上大学?如果身份曝光会变成过街老鼠还是超级英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王国维打开笔记本的翻盖,又将笔记本的翻盖关上,在房间中来回踱步,这些小动作显示出此刻他的紧张,还有对未知的恐惧。

  维基百科上对狼人的描述十分全面,就好像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物种。

  在狼人的故事中,往往都有吸血鬼的身影,如果狼人存在吸血鬼是不是也真实存在?

  王国维又开始胡思乱想,人类就是抑制不住的想象,才创造出辉煌的文明。

  他在幻想着化身为狼,拥有比人类更加强壮的身躯、动态的视觉、敏锐的听觉、完美的嗅觉、机敏的感知,拥有这些去当一名警察或者消防员一定会很受欢迎。或者去报名成为宇航员,谷歌上面的新闻报道‘火星能源’公司正在招募宇航员,前往火星成为第一批殖民者。再或者去游乐园工作,连化妆都省了,可以直接上工和小朋友照相。

  ‘呵呵’笑着嘲讽自己,真的是什么都敢想,如果真的变成一个狼人,一定要花很长时间才能接受吧?

  一缕月光从窗户透进房间,王国维感到心中一团怒火越发暴躁,就好像曾经得知自己好不容易通过面试的工作,被一个拿着博士假文凭的骗子挤掉时一样的愤怒。他转头从窗外看去,月色下一个人影在树林间隐现。王国维凝神细看,目光所及之处世界变成色阶不同的灰色,远处的人影变成清晰的灰白调,正是赵元魁。

  赵元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到底知道什么?如果他是一个狼人,是不是赵元魁咬伤自己?

  王国维此时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心中的愤怒终于点燃血液,骨头里透出断裂一样的疼痛,身上每一寸肌肉都被拉扯着,就像经历十八层地狱的酷刑。王国维看到自己双手皮肤长出绒毛,指甲变成尖锐且坚硬的趾爪,双腿渐渐拉长,后背脊柱被不可抗力弯成弓型,全身肌肉都在飞速生长、膨胀。

  ‘呜嗷——’

  王国维长啸一声,从窗户跳出房间到树林之外,视觉捕捉到正津津有味看着王国维变身的赵元魁,锁定这个目标后助跑冲刺,猛地扑向这张欠揍的脸。

  赵元魁被巨大的力量冲撞,倒飞向树林中,压断一颗手臂粗的白桦木,在地上翻滚几圈后像个没事人一样站起来。

  “哟,力量不错,不过这可不是向前辈打招呼的明智方式!”

  说话时,赵元魁弯下身子做出攻击的准备,身上很快狼化,爆发力十足的双腿让奔跑速度在半秒内加速到人类极限,再到需要动态相机才能捕捉到一个身影的高速状态。王国维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扑倒在地上,赵元魁锋利的牙齿近在面前,下一瞬间就要咬在王国维的动脉上,这一刻让他感觉到死亡如此接近。死神的镰刀高高举起,只差一点就要落在王国维脖子上,将他枭首分尸。但最终死神的镰刀没有落下,赵元魁这一口并没有咬在王国维动脉上,而是偏离动脉三寸的肩膀上。

  巨大的痛苦袭来,王国维身体的保护机制让他大脑瞬间宕机,昏迷在荒郊树林松软的土地上。

  醒过来后,王国维的视觉已经恢复正常,所处环境也不是野外树林,而是林间小屋的床上,还盖着被子。

  起身见到房间中的另一个人,赵元魁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林中小屋,似乎很满意这里的陈设。他听到动静转过身来,见到王国维愤怒的看着自己,赵元魁无所谓的笑道:“刚刚那是一个血脉仪式,我也被你咬了一口,”说着,赵元魁脱下上衣,在左肩上有一个触目惊心的咬痕,与他咬在王国维身上的位置正好相反,“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有什么疑问你就问吧。”

  王国维心中确实有很多疑问,这些疑问都等待解答,但其中只有一个他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是你咬的我?让我变成这样?”成为狼人并非自己所愿,到底是命运和自己开了个玩笑,还是天注定自己会变成这样?面前这个男人都逃不脱干系,“为什么?”

  赵元魁对这个问题一点都不意外,或者说早已料到王国维的第一个问题会是这样。

  “不是我咬的你,狼人也分为很多种,我和你是其中的贝桑狼,在狼人这个群体中个体力量最弱小,但是智力却是最高,咬你的是一只铁胡狼,这是狼人中最残暴的品种,即使是同为狼人也不喜欢他们,你应该庆幸成为一只贝桑狼,如果是铁胡狼……在刚刚我一定杀了你!”

  赵元魁在说‘杀了你’三个字的时候,王国维只感觉到没来由的恐惧,对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对比赵元魁的这个回答,让王国维有些怀疑和意外:“袭击镇民的人也不是你?”

  点头,赵元魁绝不会承认自己没做过的事情,狼人并不都是残暴的,这就像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这个种群中有那么一颗老鼠屎,导致整个种群都不受待见。

  深吸一口气,从赵元魁口中得知的这个坏消息十分糟糕,谁都不知道那只‘铁胡狼’会不会继续攻击镇民,这样一颗随时会引爆的炸弹具备极大危险性。

  “下一个问题,”王国维看着赵元魁,眼神中有一丝愤怒,“为什么是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