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异变:囚狼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攻击倾向

异变:囚狼 任夏 2017 2016.12.29 15:05

  黄天成的父亲是医生,是镇上唯一的一个外科手术医生,相当受到镇民的尊重,连带着黄天成也有一个好人缘。

  来到医院后,黄天成很轻易的就将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让王国维有机会进入到守林人的重症病房,他要去确认一些事,比如袭击守林人和袭击自己的究竟是不是一只狼,或者说是不是同一只狼。王国维对自己的伤口记忆犹新,只要观察守林人身上的咬痕和伤口,应该还是能够解答这个疑问的。

  守林人并不是这个镇上的居民,是被护林组织委派到镇上的员工。

  他的左腿被绷带层层包裹,无法观察到伤口。拿起床尾的诊断报告,上面显示守林人被咬断的是左侧小腿,照片上嶙峋的牙印从关节延伸到腓肠肌,是一个很严重的撕裂伤,严重到不得不做截肢手术的地步。

  “真可怜……”

  守林人在府涧镇上无亲无故、无依无靠,五十多岁的年纪还是独自一人,受到重伤也没有一个前来探望的人,即使伤愈醒过来也失去了一条左腿变成瘸子,还真的不如就此死去来的好。有那么一瞬间,王国维很想咬断守林人的脖子,将他杀死。

  突然惊觉,王国维抑制住杀人的冲动,从重症病房逃离。

  “我想杀了他,是真的想杀了他,”即使再聪明,王国维依然被刚刚在医院时候的想法吓坏了,将自己昨晚经历的事情对死党和盘托出,“我也被那只狼咬了,就在右腹部靠近腰的位置,但是伤口已经没了,我确定肯定以及一定,那只狼有咬过我,只是不知道它为什么不杀死我?”

  从被狼咬到醒来再到伤口愈合,这一切都太过诡异,为什么那只狼不杀了王国维?为什么伤口只是睡了两个小时的觉就消失不见?最离奇的是他为什么会雀占鸠巢、取王国维而代之?这些根本就不能用科学来进行解释,就好像每年都会有人消失不见,明明前一秒就在友人眼前,下一秒就这么彻彻底底的消失,就像《有关时间旅行的热门话题》那样,究竟是时光旅行去了?还是像王国维这样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无从解释,至少王国维无法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作出解释。

  他是遭遇了虫洞?是空乱流?或者高维度空间的生命打了个喷嚏,不小心将王国维的生命轨迹喷离方向?

  “别慌,你可是智商高达一百五十的天才,冷静思考一定可以解决……”

  问题是王国维找不到地方下手,简直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怕给他一点点线索,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盲人摸象。

  突然而然的,王国维心中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冲动,就像是那种和亲人分开许久,多年后重聚的心理感受。

  “你们进来干什么?树林里昨天发生的事情难道你们不知道?这片树林已经被禁止入内了!”

  这个挡在王国维和黄天成路前的男人严厉的瞪着两人,他看上去也只是十八九岁的年龄,却让王国维升起一种面对长辈时候的畏惧感。

  压下心头这种没来由的畏惧,王国维也瞪着对方:“你是谁?你不是也进入树林了?”

  男人怒视一眼,转过身离开。

  王国维和黄天成来到秘密的林中小屋,这里能够遮风挡雨、有床有被褥、可以上网,简直就是一个适合的居所。

  “刚刚那个人怪怪的……我是不是认识他?”

  王国维怀疑自己的记忆有所缺失,为什么会对一个陌生的男人产生畏惧感?

  埋首在计算机键盘上的黄天成转过头来,有些疑惑的提醒:“你忘了?他以前是我们的邻居,大概三四年前全家都搬走,好像是去居合市什么之类的地方,好像叫做赵元魁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反正他们一家人都是生人勿近,也和我们没有什么交集。”

  王国维点头表示了解,继而又陷入思考。

  咬伤自己的一定是狼,这点是不会出错的,回忆以前在纪录片中饿狼捕食的画面,似乎都是先将猎物的四肢破坏,限制住猎物的行动以后,再一口咬断猎物的喉咙。这与守林人身上的伤口如出一辙,限制猎物的行动,然后一口咬断猎物的喉咙——但是为什么是我想咬断守林人的喉咙?

  王国维被自己的想法惊醒,小心翼翼的对黄天成开口发问:“你知道狼人吗?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存在狼人吗?”

  “哟,你还真的认为被狼咬一口就会变成狼人?那不过是传说而已,”黄天成嘲笑道,“至于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狼人,那还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报道。”

  也就是没有嘛?或者说狼人隐藏的极深?否则怎么会有关于狼人的传说存在?毕竟任何事物的存在,都需要空穴才能来风,即存在才会有传言。

  任何存在都是空穴来风,即便是在面前活生生的人突然消失不见,这件事是真的发生了,才会被传开。

  王国维的猜测也是合理的,很有可能攻击自己的并不是一只狼,而是一个狼人。

  天色渐晚,两人离开林中小屋各回各家,一个缺爹一个少娘,或许就是两人能成为朋友的原因,毕竟朋友之间互补是最重要的。

  “说不定我们还真能成为兄弟,你没看见上次校园开放日,我爸看你妈的眼神……那叫一个暧昧。”

  “关键是我妈对你爸没有兴趣……”

  从死党变成兄弟这种事,在感觉上十分别扭,想到《欢乐合唱团》中同学变兄弟的两人,生活上各种冲突不断,让人不寒而栗。

  走出树林,王国维和黄天成一左一右的分开两路。

  默默行走思考着,突然出现两束强光晃眼,抬头向前看到一辆车停在路中间,刚好把王国维的去路挡住。

  车上走下来一个人影,等走到亮出,才看到正是一个多小时前遇上的男人,似乎叫做赵元魁?王国维不敢肯定,短时记忆一直都是他的弱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