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回 师妹,我会负责的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194 2010.12.05 18:17

    【新书冲榜,打滚求支持~】

  小月溪是和平人士,发现苏琬有暴力倾向的苗头,顿时慷慨激昂的巴拉巴拉一大堆,想将在他心中已经魔化的小师叔从堕落的深渊拉回来。

  苏琬等他说得口干舌燥,温柔的笑着,递上一个朱果。

  “渴吗?来,吃吧。”

  小月溪一僵,突然想起自己的身份,好像一不小心以下犯上了。双脚蹭呀蹭,垂着脑袋,偷偷瞟了眼苏琬,再瞟一眼,小师叔笑得跟师祖奶奶一样温柔,但是为什么心里反而慌慌,觉得比不笑的时候还可怕呢?

  苏琬最爱看小家伙苦恼,这又害怕又委屈又疑惑,满是挣扎的扭曲表情实在是很有爱啊!于是笑啊笑,越笑越温柔,越笑小月溪头缩得越厉害,国宝更是直接把头给埋起来。

  苏琬适可而止,起身伸个懒腰,提醒:“回元丹,要捏碎了。”

  小月溪回神,想起苏琬说的回元丹药效,连忙拿出个玉瓶,将金疮药丢掉,把回元丹装好,拍拍储物囊。

  苏琬往嘴里丢了颗,嚼巴嚼巴,咽下,感觉灵力从舌尖爆发,然后流入丹田,瞧见小家伙慎重的样子,好奇问:“你不吃?”

  小月溪摇头,“师父说修炼要脚踏实地,我的基础没打好,不可以走捷径,我留给师父吃。”

  “真乖。”苏琬摸摸小家伙的头,被躲过去,勉为其难的改为捏捏他的脸。“怎么一个人在这,师父师娘,还有你师父呢?”

  月溪很郁闷,小师叔怎么老喜欢玩弄他呢?他又不是竹熊这样圆圆滚滚毛绒绒的很好摸。“月溪来跟师叔道谢,师祖用筑基丹帮我筑基了。师叔你炼了三天丹,师祖奶奶去了缥缈仙宫,师祖去了火云洞。师父去云梦大泽修炼了,他每个月都去,每次都受伤,小师叔你会炼丹,帮师父炼避毒丹好不好?”

  苏琬暗赞,小家伙真乖,相比起来,自家老哥的那个尽爱跟她抢抱枕抢冰激凌抢果冻的琳琳真该去回炉再造一下。显然,在这一刻,苏琬忘了回想,她家的小侄女琳琳才五岁,而她已经二十五岁,当姑姑的跟侄女抢东西是不是太丢脸,

  这个问题,大概永远不会出现在大小姐的意识当中。

  “可以,不过避毒丹的材料太复杂,等有空就炼一炉解百毒的九花玉露丸,刚好最难找的月光花有现成的。”

  小月溪欣喜的抬头,他没想到小师叔会真的答应,想起自己以前竟然误解小师叔是魔女或者妖女,心里内疚得不行,扯扯苏琬的衣袖,“小师叔……”

  “什么事?”苏琬低头,小家伙眼睛闪闪发亮,脸蛋红红的挺可爱,忍不住抬手揉揉。

  小月溪下意识想躲,又马上僵住,然后再苏琬掌心蹭蹭,“对不起,刚刚弟子太无礼了,请小师叔恕罪!”

  苏琬扬了扬眉,玩笑道:“道歉有用的话,要……捕快做什么?”

  小月溪愣了愣,虽然不知道捕快是什么,但也能听出小师叔不愿意原谅他。想想也是,以下犯上可是很严重的!如果师父知道了,说不定会把他逐出师门。

  小月溪在苏琬惊讶的目光里,后退几步,端端正正的整了整衣服,双膝着地,就要朝苏琬磕头……

  “起来!”

  小月溪不解的抬头,见到苏琬的脸色突然沉了,不由得心也跟着下沉。

  苏琬皱眉,冷声再道:“起来!”

  “小师叔……”小月溪起身,垂手站着,惶惶不安,他又做错什么呢?

  苏琬蹲下,与月溪直视,认真的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以后不要再随便下跪,要有骨气知道吗?你对我无礼是事实,但你说的那些话并没有错,所以坚定自己的理念,不要对人认输,即使那个人是长辈也一样。”

  小月溪心中欢喜,师叔关心他呢,于是重重点头,“是,小师叔,月溪知道了!”

  对上小孩信任的双瞳,苏琬忽然觉得心底有些虚,要是老哥在,一定又说她用歪门邪理教坏小孩,左右看看,呼了口气,又暗笑自己心虚什么,她也没说错啊,小孩子嘛,从小要确立正确的人生观!她可没说让小家伙跟长辈作对!

  “走,师叔带你下山挖药去!”苏琬嘿嘿一乐,拍拍小月溪的脑袋,拦腰抱了小孩,腾空而起,跃下山崖。

  “啊!救命啊!”月溪手舞足蹈的尖叫。

  “啊呜……”国宝跳到苏琬肩上,死命扒拉着她的衣襟,不让风吹跑。

  “叫什么叫,你当我跟你一样是菜鸟?当年师叔我连问仙城的剑塔都跳过,那可是浮空城,离地万里。”苏琬敲敲小孩的脑袋,在山腰的花树上稍稍驻足,瞅准山下道观,飞跃而下,落在院中的假山顶。

  衣裙翻起,以手下压,瞅见一双黑沉沉的眸子。

  琅珏脸忽的一红,朝后急退,撞到桶子,摔了个四脚朝天,桶中的水淋他个落汤鸡。

  他结结巴巴:“琬……琬师妹。”

  月溪替苏琬将裙摆整理好,盖住脚面,瞪向琅珏,连礼都不行了,脆生生的道:“珏师叔,非礼勿视!”

  琅珏的脸更红了,“我……我……月溪……师妹我没……”

  苏琬跳下假山,俯视琅珏,好奇的问:“你都看到了什么?”

  琅珏的脸几乎起火,紧闭上眼,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琬师妹,我不是故意的!”

  苏琬瞧瞧躺泥浆里的人,挑了挑眉,笑道:“你能看到什么?不过是膝盖以下的小腿,别说得好像真看到了什么需要负责的地方一样,让人误会了可不好!琅珏师兄是在浇花吧?你继续忙,师妹我进去了,月溪,跟上。”

  “琬……琬师妹,我会负责的!”身后传来喊声。

  苏琬一个踉跄,扶着月溪站稳,头也不回的挥了挥手,“不用,要负责还轮不到你,有师父、小月溪,琅轩师兄排在你前头呢!”

  琅珏望着苏琬的背影,松了一口气,顾不得被压坏的花草,连桶子也不要了,爬起来飞快跑到后院,连呼庆幸。

  琅嬛在思过崖面壁三日,心里想通了些,虽然对苏琬的厌恶并未减少,但也知道明着跟苏琬打对台不可行,要从长计议,早晚有天揪住苏琬的尾巴,让爹爹跟掌门师伯还有师兄看清妖孽的真面目!

  一进院子,瞧见狼狈的师兄,琅嬛皱起了秀眉,问:“你这是怎么回事?有人欺负你了?!谁?!”

  琅珏才凉下来的脸又红了,连连摇手:“没,没有,不小心摔倒了。”

  琅嬛不信,又问:“笨死了!找借口也不会找!你又不是三岁小孩,无缘无故能自己摔倒?说!谁欺负你了?!”

  琅珏道:“师妹,真是我不小心,浇九菱草的时候从假山上摔下来,水倒身上了。”

  琅嬛眉一竖,恨铁不成钢的揪他耳朵,“浇九菱草?跟你说过多次,你好歹也拜了祖师爷画像,是爹爹的亲传弟子,拿出点气势来,别让那些外门的家伙踩你头上,明明整理药园是他们的工作,怎么老让你去做!”

  琅珏低头,“是我自己喜欢,师傅说能修身养性,我悟性不好,但照顾草木的时候真元运行会快一些,所以才抢着做。而且今天是外门执事送供品的日子,听说还带了五行宗的符,他们忙着接待和整理库房。”

  “随你吧。”琅嬛皱了皱眉,转身要走,又回头问:“对了,爹在忙什么?”

  琅珏答:“见天重子,百宝阁的无崖子也来了,好像这次三宗金丹弟子的试炼选在云梦大泽,归元宗要从迷仙河那里过。”瞧了瞧师妹的神色,又加上一句:“琬师妹也来了,她带着月溪。”

  本以为琅嬛会生气的大喊妖孽,然后冲去前殿找麻烦,琅珏做好阻拦的准备,却发现琅嬛出人意料的冷静,不由惊讶的摸了摸她额头,没发烧。

  “师妹,你还好吧?”

  琅嬛拍开他的手,“怎么,你希望我冲过去喊‘妖孽显出原型’,然后被爹再罚思过崖面壁?哼!我可不像你这么蠢!一次两次吃了教训还不知悔改!那妖孽来肯定得去药园,我到那去等她,如果不是,你帮我引她来!”

  琅珏无奈的点点头,琅嬛哼哼两声,转身离开,只留下琅珏在原地低声叹气。

  师妹一年少说有一半的时间呆在思过崖,到底是谁不知悔改。

  却说另外一边,月溪跟在苏琬身后,想起师叔刚刚说的话,小脸红红。

  揪住苏琬的衣袖,低声问道:“师叔,那不是我愿意看的,也要负责啊?”

  苏琬暗乐,很严肃的点头,“非礼勿视,师叔的名节都让你看走了,身为男人,要主动承担责任,还是,你希望师叔破坏你师祖跟师祖奶奶的感情,去当第三者。”

  月溪苦着脸,心里挣扎,沉思良久,在门口拉住苏琬,以壮士断腕的口气道:“师叔,你就不要去欺负师祖了,他已经有师祖奶奶欺负了,好可怜的,而且师徒那个那个,是乱伦,弟子又还太小,你让师父负责吧!”

  苏琬摸了摸脸,她的行情已经差到连小孩都嫌弃了吗?竟然卖了师父都不愿意负责?!

  月溪扁了扁嘴,“如果等弟子长大了,师父还不愿意负责的话,我再负责……”

  国宝偷偷溜下苏琬的肩膀,抱着月溪小腿闷声大笑,苏琬瞪了它一眼,一巴掌拍上月溪后脑勺,进屋。

  审美观没成型的小屁孩儿!本姑娘不和你一般见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