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三回 火鼠王【圣诞快乐】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256 2010.12.25 19:12

    “……修道修德,修德修心,当少造杀孽,潜心向善……”

  寻宝鼠闭目不看眼前的杀戮,嘴中喃喃念叨。

  苏琬啧啧两声,将窜到她跟前的两只火鼠踢开,“可惜了,火鼠皮不怕火烧,若是完好,缝成套装应该值不少。”

  爷爷说,一个家族,财政很重要,资源储备更重要,当然,此两者都比不得人才重要。

  人才不是一时半会能招揽到,但财政和资源储备却没问题,苏琬拎着大唱劝人为善歌的肥鼠,寻找火鼠部落的藏宝库。

  “别念叨,做完了正事,回来还有活着的,我就动手救一救,你再磨磨蹭蹭,它们就要死光了。”

  寻宝鼠立马住嘴,抽抽鼻子,循着直觉跑向宝物的方向,给苏琬带路。

  苏琬的主意没打错,火鼠家族在火云洞里生存多年,早已有了灵性,给人当搬运工的时候总会趁机藏点私,所以藏宝库很丰盛,成色不错的极品火仙晶足有上千枚,连青辉真人费尽千辛万苦才得到的火炎晶也有三枚,苏琬自然是不客气的将藏宝库一扫而空。

  钱财晶石皆乃身外之物,拿这些东西换火鼠族族长的一命,想必它不会有意见吧?!

  苏琬确认没有落下半颗晶石,再回到战场,国宝还没解决完麻烦,与十来只近人高的火鼠战成一团,偏偏火鼠比它灵活,而且更顽强,即使死了也咬定不松口,身上被鼠牙咬的皮开肉绽,痛得它哇哇大叫。

  苏琬挥手往国宝身上丢了个‘回春术’,国宝觉得如同泡在温水中一般,浑身暖洋洋的,拍拍胸脯,大吼一声,正要狠狠教训下牙尖爪利的臭老鼠们,猛地发现刚才还与它打得誓死不罢休的鼠辈,如同着了魔般,齐齐扑向了伟大的主人。

  “咦,什么古怪世界,这又不是游戏,加血还能引仇恨?”苏琬嘀咕一声,对笨熊竟然傻站着不知道拉怪很不满意。

  “清心术!清心术!清心术!”又捏碎一块玉符,“甘霖普降。”

  清露从天而降,洞内燥热一消,火鼠们逐渐醒神,迷糊的小眼睛打量周围环境,噩梦惊醒一般,东奔西窜的吱吱吱吱乱叫起来。

  “安静。”苏琬打了个响指,朝傻站在同族尸体上的火鼠王道:“我没多少时间,一,给我领路去地下熔洞,二,火鼠一族自此消失,你灵识已开,听得懂我说什么,选择吧。”

  火鼠王人立而起,怒道:“吱吱!”是你!

  国宝怒吼:“啊呜!”别不识好人心!主人英明神武,神通广大,还用得着算计你这样的鼠辈?!要么带路!要么死!快选!

  火鼠王龇了龇牙,左脸少了一块皮,几乎见骨,使得它样子更显狰狞,“吱吱吱吱……”我火鼠一族生在火云洞,从不与人类结怨,反而是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杀戮我同族,如今更是想一网打尽,今日我若是臣服,让这如许多的同族之灵如何安息……

  “啪!”苏琬一击掌,打断火鼠王的话,只见她满脸恍然大悟,望着徘徊在石洞内大大小小的灵魄光点,喜形于色,“对啊,你不说我反而忘了,这如许多的灵魄若是消散了多可惜!”说着拿出聚灵珠,手掐法诀,“万灵归来——收!”

  只见无数光点拖拽着尾巴,被收入聚灵珠之内,苏琬抓着墨色玉珠,喜道:“虽然灵魄很弱,但养一阵子,用来给飞针之类成批量的暗器附灵还是很不错。”

  “吱吱!吱吱吱吱!”火鼠王一见同族灵魄被拘,顿时急了,竟然张嘴喷出一道火箭矢。

  国宝这次见机得快,怒吼一声,一掌拍过,将火箭矢扫开,大脚踏在火鼠王身上。

  旁边的火鼠发现王有难,急急驰援,眼见又要打起来。

  苏琬挥了挥手,“行了,今天心情不错,就解释一回,我收了这些灵魄不是用作炼蛊或者百鬼幡之类,比起直接消散,当器灵算条活路。毛团儿,松脚,别把它踩死了。”

  国宝变成迷你熊猫,屁颠屁颠的跑到苏琬脚边,“咩……”主人放心,本熊聪明伶俐,下脚有分寸。

  寻宝鼠突然窜出去,跑到火鼠王身边,喂了它一颗丹药,劝道:“吱吱,你我同为鼠类,可愿信老夫一次?此次火鼠一族遭难,实非主人阴谋,而是地下熔洞的魔灵作祟,影响尔等神智。吾主前来,就是为解决此事,但通往地下熔洞的道路受阻,便想请你领路,虽然手段有些粗暴,但尔等神志不清,竹熊大打出手也是无可奈何……”

  鼠类在灵兽里,常以胆小怕死、苟且偷生而被其它兽类瞧不起,但不可否认,鼠类比起那些大型猛兽,虽谨小慎微,但更为精明。

  火鼠王能做到一族之主的位上,头脑不比人类差,听得寻宝鼠的劝,虽将信将疑,但也知道现在形势比人强,除了相信,别无他法,而且整个族群无缘无故失神暴动,确实有可能是魔灵作祟。

  “吱吱……”要我领路可以,但得让我火葬完同族。

  寻宝鼠奔回苏琬肩上,“答应吧,火鼠皮比火灰蛇皮要差上一分,既然有更好的,这等残次品,不要也罢,何况还能因此得到火鼠王的臣服。”

  苏琬挑了挑眉,瞥了寻宝鼠一眼,“我很像那种雁过拔毛,蚊子腿上刮肉,见了死老鼠还要扒皮的人?”

  寻宝鼠不说话,但被肥肉挤成缝的小眼睛里满满写着怀疑:你不是吗?不是吗?真的不是吗?刚才还清空了别‘人’的藏宝库……

  苏琬嘀咕声:“不跟鼠辈一般见识。”朝火鼠王挥挥手,顺便用回春术治好几只大老鼠的外伤,说道:“我去外面等你,完了你来找我,对了……”把抱腿乱蹭的国宝拎着丢过去,“这个家伙留下帮你们。毛团儿,努力干活,鼠命也是命,自己造的杀孽自己赎罪啊!”

  国宝很想说:本熊不是奉你的命杀老鼠吗?怎么这会儿变成要赎罪了!难道这就是酸老头说的……过河拆桥、鸟尽弓藏?

  想归是这么想,但国宝绝不敢说出来,跟苏琬这么久,它看得最清,主人就是个心眼比针尖还小,脸皮比落霞山的大阵还厚,偏偏还爱面子,喜欢记仇并且睚眦必报的主。

  所以国宝吼吼两色,变成巨熊,顾不得弄脏皮毛,抱着火鼠尸体往安葬池里丢。

  好在的是,火鼠虽然灵识已开,但到底不是人,没那么多礼数,所谓火葬,不过是将死去的同伴丢到岩浆池里。

  苏琬瞧着身上弄脏了的披风,可惜的啧啧两声,脱下揉成团,直接烧了,然后很奢侈在火气强盛的洞里浪费真元聚水洗脸洗手,顺被给肥鼠洗了个澡,哦,还要葬完同族赶来的火鼠王和国宝,大约是不怕火的动物总会怕水,冷水淋在它们身上,抱头四窜。

  火鼠王甩干身上的水渍,人立而起,“吱吱……”领路只需我一个便够了,其余鼠,我让它们去了地面,离魔灵越远越好。人类的通道的不能走,只能去我们平日穿行的小道,有些狭窄。

  确实很狭窄。

  苏琬瞧着只比她脑袋大一圈的老鼠洞,挑了挑眉。

  火鼠王站在洞口,吱吱的说明,这已经是所有洞里最大的一个。

  苏琬蹲下来,推了推国宝和肥鼠,“你们俩跟过去,到熔洞了再联系我。”

  国宝嗷嗷叫着保证完成任务,寻宝鼠却有些踌躇。苏琬歪了歪头,知道寻宝鼠在害怕,暗叹要想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果然不行,那就先给它点信心,否则逼急了,忠诚度变低,叛逃就不好了。

  “你们过来,地下熔洞温度过高,一个带一张护符。”说是护符,实则做成项圈样,一只套一个,自动缩成适合大小,连火鼠王也得了一个,她本想下了熔洞再拿出来,现在为了安寻宝鼠的心,干脆提早送了。

  国宝欢呼:“嗷嗷!”主人仙龄永继,圣寿无疆!

  苏琬瞧瞧视死如归的火鼠王,依旧忐忑不安的寻宝鼠,翻手又拿出三颗玉珠,一一按进它们眉心,拍了拍手,“好了,防御火气的护符也有了,抵御魔灵的定神珠也有了,别磨磨蹭蹭,快点动身。”

  眉心的清凉传入脑内,顿时神清气爽,寻宝鼠这下不怕了,反而催促着发呆的火鼠王快走。

  火鼠王望了望苏琬,掉头钻入洞中,三兽很快消失不见。

  苏琬依墙而坐,拿出玉心炼制的八卦盘,初步炼化,因为是自己炼制的,所以很快便达到收放由心的地步,炼化后的八卦盘如同一个碟子,表面显出方圆百米的地图,地图上有三个小点,在图内弯弯绕绕的往下穿行,很快跑到地图的边缘之处,消失不见。

  苏琬拿着灵晶笔在地图上描来描去,嘴中喃喃道:“打怪必备的地图有了,就是小了点……同队的是白色,无危险的是绿色,黄名的有危险但可以一战,红名的为必死……就不知道对杀气、恶念的勘察效果怎么样?八个高手,还有一个分神期,真希望他们已经中蛊,或者被岩溶兽给淹没了。无崖子的资料里,传说火云洞有仙兽神晶,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神晶么……”

  “主人主人!到了!那边有人在打架,好多好多火灰蛇,真壮观!”

  国宝的声音从心底传来,苏琬一愣,飞快命令。

  “躲好!”

  “明白!酸老头最怕死!早躲好了!”

  苏琬往嘴里塞了颗回元丹,皱了皱眉,又将隐身符拿出来带上,抓着地图盘,这才低声念道:“形影相随!”

  【谢谢紫色o魅影的圣诞袜,祝大家圣诞快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