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二回 此路不通,换条路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509 2010.12.24 19:57

    洞内热气袭人,有股呛人的异味,石洞墙壁泛着红光,即使没有照明,肉眼也能看清周围景色。人工开槽的矿洞,有着无数分叉路口,仿佛地底迷宫,角落堆积着废石,墙上也并不平坦,有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坑,这些都是开采晶石留下的痕迹。

  越往里走,红光越盛。

  满目深深浅浅的红里,苏琬长呼一口气,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红色的刺激性太强,这种环境呆久了,一定精神分裂……”

  “吱吱……吱吱吱……”

  寻宝鼠跳来跳去,显得很焦躁,连人话也忘了说。

  国宝也不太平静,从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喘息之音,神经紧绷,眼睛发红,仿佛随时要冲出去跟人拼命。

  “不太对劲,单单只刺激颜色的暗示,不可能这么快被影响?”

  苏琬皱了皱眉,挥手给了一熊一鼠两个清心术。

  国宝眼中的眼中红色消退些许,拍胸低吼一声,挥舞爪子,在墙上划出五道深深的抓痕,喘息着安静了。寻宝鼠炸起的毛平顺下来,变回巴掌大,窜下国宝的背,爬到一边的石上,耸动鼻子嗅嗅周围的气息,似乎受到什么惊吓似的,窜到苏琬脚边,全身颤抖,仰望她说:

  “宝物的气息很浓,地下特别浓,但是很危险,非常危险,警觉告诉我,抑制不住贪欲,唯死一途!”

  不冒险哪来收获。

  苏琬没将它的预警放在心上,把肥鼠拎到左肩,摸了摸它的脑袋,无声安慰,然后招手让国宝过来,将变成小熊猫的国宝放到右肩,拿出无崖子准备的地图,复习一遍,闭眼默记前往地下熔洞的通道,睁眼。

  “抓稳了啊。羽落术——御风而行!”

  脚下扬起一道清风,环绕周身,苏琬轻盈的跃了起来,超前窜去。

  “左、右、左二、中间、左三、右一……”

  苏琬嘴里低喃着,在迷宫里飞速绕行,复杂的地图仿佛刻印在了她的脑海中,每次遇到岔路口,脚下也一步未停,飞过时扬起的风,吹得地上堆积的沙石哗啦啦作响。

  矿洞很大,估计整座山都被挖空了,大约跑了个多时辰,苏琬停了下来,靠墙稳了稳气息,侧耳倾听,发现没有异常,摸摸肩上的两兽,缓步上前,绕出通道,来到一个地下大厅,大厅足有数十米高,很是宽广,也很是空旷。

  “吼!”主人,感觉有不舒服的东西。

  国宝的吼声在厅内回荡,苏琬点头,示意它噤声,小心戒备的上前,嘴中低声道:“在这种环境里,炎魔蛊会很活跃,你们是灵兽,受到影响很正常,所以不要离我太远。”

  “炎魔蛊?”寻宝鼠不解。

  国宝嘿嘿一笑,低声解答:“咩……”你酸老头还有不懂的东西?就让本熊替伟大的主人告诉你!炎魔蛊是在灵兽化魔那一刻取了魂魄,让魔灵互相吞噬,最后炼成的一个蛊。主人在找制作炎魔蛊的凶手,然后把他们斩草除根,让他们也炼成一个蛊。

  寻宝鼠大惊,“妄杀灵兽,是大逆不道!竟然有人敢炼如此恶毒的东西,不可原谅!须知一旦凶魔现世,整个修真界危已!吱吱!吱吱吱!”

  “善恶到头终有报。也没那么恐怖,炎魔蛊有一个弱点,离开了高温之地,就会休眠,它们不会主动跑出去,而子蛊靠寄生血液存活,出了火云洞就失去了分裂传染的功能。”苏琬抚了抚它的毛,踏上井台,站在通道口前,通往地下熔洞的阶梯就在眼前,苏琬却停下脚步,皱起了眉。

  “这是……”

  “危险!很危险!”寻宝鼠示警。

  “咪呜……”不冒险就没有收获!酸老头你太胆小了,这样不好,很不好!小小地下熔洞,还挡住有主人灵符护体的本熊?!主人,让我来探路!

  国宝对肥鼠嗤之以鼻,拍拍胸口的冰霜灵符,抬头挺胸,鼻孔向天,直接往下跳。

  “别闹。”苏琬眼明手快的拎住国宝,认真道:“有人在这里布下了陷阱。”

  用脚踢了颗石子下去,通道口浮现一个透明屏障,荡出涟漪,泛着流光,石子被瞬间分解成沙尘,而后化烟消散。

  国宝打个哆嗦,将头埋进苏琬怀里,呜呜叫唤,主人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禁制?!”苏琬惊讶,还以为是阵法,没想到是禁制!

  禁制和阵法很容易弄混,如果不是很了解此两者的人,会将它们混为一谈。

  事实上,阵法是利用外物,比如树木、石头等按阵图分部四周,然后阵眼放上晶石或者灵宝,通过阵眼,可以控制阵势,而一旦破除阵眼,此阵也就破了。这是基础的阵法,比较高深的阵法用人或者灵物布阵,阵势会随时变动,没有固定的阵眼,比较难破除。

  而禁制不一样,禁制不需要借用任何外物,全靠一个人的真元支撑,以真元凝成符文布成一个结界,非大神通者不能用,因为禁制靠真元结成,真元的强弱限制了禁制大小,大多是打坐时用来防止被干扰,有预警和反弹两种功能。

  不管是阵法和禁制,都能用来杀人。只是眼前的禁制比阵法要麻烦很多,阵法可以悄悄的破,或者不破阵悄悄的过,禁制却不行,没有高出真元主人的修为,只能硬闯,即使强悍的闯进去,布置此禁制的主人也一定会知道。

  苏琬转身走下井台,思悟思明说有一个分神期、两个出窍期、五个元婴期的高手在洞里,她现在还惹不起。

  “要回去吗?”寻宝鼠问。它很紧张,过于敏感的直觉让它无法平静,而有主宠契约在,它无法像以前独自寻宝时那样转身逃离。

  “此路不通,另寻他路,事情没解决,总不能被一堵墙憋死。”

  苏琬摇了摇头,肥鼠太过谨小慎微,那就是胆小了,国宝比它更差,真身威武,但怕死且油滑,没有好处宁可躲在后面,被‘勇冠千军’一刺激,又变得有肌肉无大脑,只能当肉盾或炮灰。

  这年头,想找个合口味的宠物,难!

  苏琬再次拿出地图,仔细看看,在西南角点了点,将寻宝鼠捧在手上,说:“你鼻子灵敏,给你个任务,看到这里了吗?”

  寻宝鼠忐忑的点头。

  苏琬又道:“资料里说,以前有开采过地下熔洞的晶矿,不过修为不足的人下去很危险,所以运送矿石的是灵兽,一种比较温驯的火鼠,群居生物,以硫磺石为食,成年的足有三到五尺长,它们有单独的出入洞穴,居住点大约是这里,你去找一只来带路,有问题吗?”

  寻宝鼠在颤抖,但它还是点了头,“吱吱……好。”

  苏琬将寻宝鼠放到地上,依墙而坐,“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寻宝鼠一步一回头,仿佛诀别一般,仰头叫了声:“吱吱……保重。”

  国宝猛地蹦出来:“吼!”我跟你去!

  苏琬点头,地面除了少数火灰蛇出没,一般没什么危险,国宝想去,那就去吧,给两兽加了冷静、神行速步、和水元罩,一熊一鼠飞速离开。

  送走宠物,苏琬从五行虚空镯内倒出所有水火两种属性的灵玉,拿着灵晶笔,快速制符。火云洞比她想象的还要麻烦,炎魔蛊很活跃,又有八个高手在洞里,而她要做的事,不管是寻找神晶、灵焱石,还是捕捉炎魔蛊,都不能让外人知道。

  这么一来,预警符、隐身符是必备,适当的,还要准备深入地底岩浆内部的防护玉符,这个可以用火元符,火气越厉害,防护越强,不过内部一定要加玄冰符抵抗高温……捕捉炎魔蛊的玉符倒早已准备多个,无需再做。

  苏琬盘算了下所需的玉符数量,暗自庆幸当初扫荡了清云门库房器房,灵玉储备量不低,可以经得起她挥霍。又翻手拿出一块玉心,是青辉真人为哄她回去而拿出的那块,当时没要,回头师父又强塞给了她。

  架起炼器鼎,点燃炉火,融化大块玉心,炼成一个八卦盘,将地图以灵晶笔描画,复制到其中,加上预警符阵……

  “主人主人!出事了!”国宝在心底大吼。

  “坚持一下。”苏琬手一顿,符文没能连续上,干脆抹掉只画了一半的攻击反弹符阵,滴血淬炼八卦盘,心中暗叹:真可惜了好材料,本想做个攻防一体的灵器,被国宝这一吼,八卦盘除了当地图,只能靠本身的坚硬用来砸人了。

  “真的出事了!”国宝急吼吼。

  出事了还中气这么足?

  苏琬想着,叹一声:“嗯,等着,我就来了。”将东西收回五行虚空镯,处理掉自己留下的痕迹,吹起沙石覆盖坐过的地面。

  “形影相随!”

  轻微的“啪”声响过,苏琬出现在国宝跟前,一抬头,撞到洞顶,脑袋一阵生疼,忙弯下腰,捂着额头打量四周,这是个不到人高的通道,通道尽头传来浓郁的血腥气。

  国宝从石头后跑出来,抱腿撒娇,“咩……”主人主人你来了!火鼠群打得好凶,酸老头还冲进去了!

  苏琬瞥了国宝一眼,躲也不知道躲个高点的地方,害她撞了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拎着国宝弯腰往里走,沿途吱吱吱的鼠叫声不绝于耳,尽头是个深洞,大约是火鼠用来储存粮食的,一侧堆积着硫磺石,此时洞内上百只火鼠打成一团,地上已经躺倒过半,不少已经被同类啃得只剩骨头,想来战局不是一时半会才开始。

  寻宝鼠在战圈内东窜西窜,高声劝架,“吱吱!吱吱吱!不要打了!都冷静一下,不要被魔灵影响……”

  “去,最大那只留活口,其余解决了!”苏琬毫不犹豫的将国宝丢入战圈。

  国宝瞬间被大大小小的火鼠淹没,只传出吼声:“啊嗷……”主人主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救命啊!要被咬死啦!

  它叫了半晌,觉得痛了,没人救只好自救。猛地化为巨型,使劲摇晃,将身上火鼠甩掉,然后挥舞着爪子乱拍!

  “吼!”本熊不发威,把我当毛团啊!再咬?再咬把你们拍成肉饼饼!

  【谢谢风吟浅、金英熙、间之隙三位同学的圣诞袜~~~~平安夜里,祝大家一生平安,幸福快乐,做个有实力有后台在米米里游泳的超级米虫~~~(外面下着大雪,朋友嘛都出去玩了,还呆在电脑前码字可怜秋雨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