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 初谈制符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847 2010.12.06 18:35

    【新书冲榜,打滚求支持~】

  苏琬进屋,朝堂上的青方真人打招呼:“爹,我来看你了!”

  月溪跟上,行礼,“师叔祖,月溪也来看你了。”

  青方真人笑着点头,又让月溪起身,“师兄他们走前跟我说了,在他们回来前,你们留在我这修炼,琅轩没跟你们一起?”

  月溪乖巧的答:“师父又去云梦大泽了。”

  青方真人眼神一沉,瞧见好奇打量屋内旁人的苏琬,呵呵一笑,拍拍月溪的肩膀,“嗯,你筑基了,这些天让琅珏教你修炼。”拉过苏琬,指指堂中两人向他介绍。

  “你来得巧,省得让他们跑一趟。这是天重子,清云门外门执事,东林城城主。这是无崖子,城里百宝阁的供奉。你不是喜爱炼丹?往后若是缺了什么药材,尽管问他们要便是。”

  天重子是个二十多三十的稳重青年,虽然低着头,但也不损他身上的威严之势。无崖子是个长山羊胡子的老头,头发灰白,有一双寿眉,眼中不时闪过精光,看着似乎挺厉害。

  苏琬微微欠身,“琅琬见过两位,往后还请多多照顾。”

  “使不得使不得,小姐切勿多礼,往后请尽管吩咐,都是属下分内之事。”两人忙侧身相避。

  青方真人呵呵笑道:“琅琬是老道的幼女,被师兄收归门下,资质不错,可惜沉迷于炼丹炼器,师兄也宠着任由她胡来,往后少不得要累你们寻药。”

  两人连称不敢。

  月溪跑到两人跟前,仰着小脑袋,“天哥哥,无涯爷爷,你们来了,给月溪带好东西了吗?”

  “带了带了,这次有五行宗的符,可是难得之物。”天重子笑着点头,无崖子抱起月溪,让他看案上的玉匣子。

  月溪不知符的珍贵,只瞅了几眼,便跟两人炫耀,“我筑基了,小师叔炼的筑基丹,师祖帮我疏通的真元运行,我看到师祖那还有好多颗筑基丹,天哥哥什么时候给我送几个师弟来啊!”

  这话似乎戳到了天重子的痛处,眼神一暗,笑容很勉强。

  青方真人喝道:“月溪不要为难人,这时节正是三宗招收弟子的时候,到哪给你找师弟!等往后你修为高了,扬名了,自然有的是资质好的弟子任你挑选!去找你琅珏师兄,让他教你御器,过几天也该去选法器了。”

  “是,师叔祖。”月溪低头应了,跟天重子和无崖子道别,手中被塞了两颗宝珠,顿时郁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挥了挥手,脚下轻快的迈步离开,迫不及待的看礼物是什么。

  “这孩子。”青方真人摇头叹。

  苏琬察颜观色,想起便宜师父曾说清云门每况愈下,几乎落出十大门派,真正好的弟子难寻,资质稍微好些的都被其余几大门派收走,轮到清云门,只剩下一些勉勉强强能入眼的,当内门弟子不成,放在外门凑数。

  苏琬打破屋内沉郁的气氛,指着堂上几排木箱笑问:“爹,箱子能打开看吗?我闻到宝物的味道了。”

  “当然可以,这是今年新送来的供物,想师兄回来了,也是往你那儿送,爹也不能小气,琬儿你来看看,可有喜欢的?”青方真人命人打开,顿时屋内宝光烁烁,耀人眼花。

  苏琬一一看过去,东西多是各种晶石、玉石,没什么出奇之物,放到游戏里,在系统商店就能买到的大路货,但还是挑这捡那,问东问西,高高兴兴的拿了几块好玉,几颗属性较少的晶石,然后取了一块星石才住手,最后望着玉匣中的黄纸一愣。

  天重子悄悄瞧了眼苏琬,见她眼含不解,上前介绍:“这是五行宗的符,近日三宗弟子历练在即,路过东林城,属下以三瓶花瘴换得,雷符、火符、冰霜符、生生不息符,铜墙铁壁符。”

  苏琬疑惑:“花瘴?”

  青方真人道:“花瘴是我落霞山所特有,但凡雨季之后,山中便会起雾,此水雾能解毒,因形似瘴气,却又能解瘴气之毒,所以取名花瘴。”

  苏琬大悟,落霞山最多的便是血杜鹃,而血杜鹃能解毒,那水雾显然是九花玉露丸的简单版本。

  “你被骗了!”

  苏琬对天重子说:“这些符连一瓶花瘴都不值,只是制符入门的练习作品而已。除了这张生生不息符,能让真元恢复得快点,其余都没什么用!”

  她瞧着天重子把几张破符当宝一样,连便宜爹也一个表情,心中生气,那什么五行宗,骗东西竟然骗到清云门的头上,她制符精通岂不是白练了!

  众人都愣了,片刻,无崖子突然开口。

  “小姐,你会制符吗?”

  苏琬漫不经心的道:“还行吧。”心中沉思,说起制符,倒让她想起了另一条快速提升实力的路。

  无崖子抚须道:“制符可是很耗心力的事,除五行宗外,极少听说有人会。真元枯竭的危机时刻,即使一张小小的火符也可能救人一命,在修真界,通常是有价无市。”

  “哦,是这样啊。”苏琬随口道,现在想来,她急于炼丹提升实力却是钻牛角尖了,法宝、玉符、宠物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连这些入门纸符都能卖得起价,看来修真界在这方面挺贫瘠的。

  她的制符精通也有了用武之地,好在发现的不晚。

  这么一想,苏琬干劲十足,眼珠一转,问:“爹,藏宝峰有没有制符的东西?”

  青方真人摇头道:“符术比较偏,恐怕是极少,你想练习吗?天重子。”

  天重子身为城主,心思自然通透,青方真人一开口,他便明白自己该如何做。

  “是。小姐,给属下三天时间,三天后,必将全套的制符装备送上山。”

  “嗯,那就劳你辛苦了。”苏琬一笑。

  她手掌一翻,拿出两颗回元丹,一人一颗递给他们。

  “虽然我这个小姐是半路出家,不过好歹被你们这么叫了,往后肯定又有许多需要用到你们的地方,我手上没什么好东西,只刚炼了几炉回元丹,这两颗,便算提前给的奖金吧。”

  两人一愣,看向青方真人。

  青方真人道:“琬儿的好意,收下吧。”

  无崖子嗅着回元丹的香气,手微微颤抖,惊声问道:“这……这是九转回真丹?!一颗能抵一甲子功力的九转回真丹!”

  天重子拿着回元丹的手一僵,一甲子功力,可不是一月两月,一年两年,或者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懒怠修行六十年的真元,而是资质上好的修真者,不饮不食闭关苦修六十年的真元总量,放到那些资质不好的人身上,这一甲子相当于近百年的苦修——比如他。

  顿时看向苏琬的眼神变了。

  无崖子曾是玉虚门弟子,虽后来被逐出师门,但对炼丹倒是极为精通,丹药方面,他说的话,一定没错。

  青方真人没料到苏琬竟然拿这么珍贵的丹药随手打赏,不由问:“琬儿,真是九转回真丹?”

  苏琬抓了抓右边的耳坠,还在琢磨制符需要些什么特殊材料,好写下来交给天重子准备,听到问题,随口答:“回元丹是个有名字叫回真丹,不过没九转那么夸张,一甲子功力是真的……九转回真丹!这名字不错,加上金花草,天心兰,离焰冰珠,以宁神露提炼九次,可不是九转回真丹!虽然药效不能增加九倍,但三百年肯定是有。”

  无崖子急切问:“金花草?天心兰?离焰冰珠?金花……金花草可是又名金钟草?天心兰可是墨色,花心结蓝色晶石,晶石能增加真元?离焰冰珠又是何物?”

  “这几样比较难得,我画给你。”

  苏琬要来几张宣纸,对着毛笔皱眉,让人换根炭条,细细画了几种灵物的样子,有写明它们的特性,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然后换了一张纸,把制符需要的东西都写上。

  无崖子捧着纸,小心翼翼的放入法宝囊,犹豫犹豫又犹豫,还是忍不住问:“琬小姐,无崖能否在您炼丹时旁观,处理药材,递递刀具,哪怕当个水火童子都好。”

  “哈?!”苏琬瞧着一脸热切的无崖子,失笑:“等你把这几样找全,到时来找我,想看便看吧,我炼丹没什么规矩,只是也不会教你什么,能学到多少看个人悟性。”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真人,无崖子先走一步,寻宝去也。”无崖子喜不自胜,拱了拱手,转身便走。

  天重子瞧见青方真人的脸色,忙收好手中的回元丹,接过写了制符清单的纸笺,跟着告别,“小姐请等在下的好消息!真人老爷,天重子也先走一步。”

  两人仿佛后面有人追,生怕青方真人知道了回元丹的药效,将丹药收回去,眨眼间便不见了影儿。

  出了落霞山,山外运送供品的队伍还在等着,两人上了猛虎所拉的大车,天重子这才细细看手中的纸笺,发现上面一多半的东西他连听也没听过,还有些虽然知道,但极其珍贵,比如墨岩灵石,这是炼灵宝的材料,怎么制符还需要这些?

  制符所需的,不就是黄纸、丹砂、紫毫笔么!

  天重子满腹疑问,与无崖子探讨多时,觉得百宝阁和东林城的库房能把上面的东西凑齐一半,其他的,决定回头让弟子四处问问,收起纸笺,对苏琬越加好奇起来。

  “无崖子!你见多识广,可知这新来的琬小姐是何方神圣?连九转回真丹都随手打赏,恐怕玉清仙府的人也没这么大方。”

  无崖子啧啧有声,还在琢磨那几样灵物的功效,“真人不是说了吗,琬小姐是他的小女儿,应该是苏娘娘怀胎十二月生下的孩子,不过听闻苏娘娘一尸两命死在云梦大泽,看来传言有误,苏娘娘的孩子刚出生就被人救走了,而救走琬小姐的人必然是个高人,精通炼丹、制符,或许还有灌顶大法,或者传说中的时空控制神术,毕竟琬小姐今年才十七岁,再怎么资质好,炼丹制符也不是几年便能精通,更枉论炼出九转回真丹这等灵丹,而且按琬小姐所言,我们所说的九转回真丹不过是普通之物,真正的九转回真丹能增加三百年功力……”

  东林城是个大城,依附于清云门,因为临近云梦大泽,每百年要经历一次大战,但每年进入云梦大泽试炼、寻药、杀妖夺丹的人极多,附近又有盛产晶石的火云洞,即使近年慕名想加入清云门的人少了,依然是人来人往,繁华热闹,虽然比不得天脉山下的朱雀城,但在修真界排的上前三。

  无崖子观望清云门一年比一年低落,天重子对东林城的掌控了也跟着下降,城内各方势力逐渐冒头,他有心想着是不是开始寻找新东家,只是还在寻思当中,并未付诸行动。

  这次到送供品,竟然得到一颗灵丹,让他喜出望外,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过早行动,并打定主意,往后紧跟琬小姐,若能偷师一二,那便是他的造化了。

  百宝阁的学徒惊讶发现,往日总绷着老脸,一副苦大仇深表情的掌柜竟然笑了,而且还笑得眼睛眯成了缝。

  无崖子送走东林城主,招手唤来弟子,“小德儿,准备笔墨,取最好的签宝笺来!”

  再过几日,便是玉虚门的鉴宝会,无崖子准备用回元丹参展,刹一刹玉虚门的傲气,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玉虚弟子瞧瞧,什么叫一山还比一山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