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二章 妖孽笑了,快跑【一更】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164 2010.12.16 18:50

    琅嬛跟见了鬼似的,揉了揉眼睛,再仰头望望天,然后重新看向廊下的圆桌,那执壶斟茶娇笑倩兮的人是妖孽?那抚须乐呵摇头晃脑有问必答的人是出了名难接近的白芷真人?不是她眼睛出问题,也不是幻觉?

  妖孽果然是妖孽!

  琅嬛挠墙,撇头偷瞧苏琬,拿出面小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再看看苏琬,气呼呼将镜子收起来!

  她清云仙子的名号要换人了!往日妖孽瞪着一双牛眼,下巴又尖,嘴唇又小,看起来不觉得有多美,怎么眼睛稍微眯一点,牛眼就变成凤眼,跟慵懒的狐狸似的,眼波流转,很是勾人魂魄,一个飞眼过来,连她都心跳加快了。

  苏琬瞥了眼一旁挠墙磨牙的琅嬛,眯眼微笑,警告某人不许破坏计划,见琅嬛脸红的转头面壁,满意的收回目光,将精神放在眼前的干瘦老头身上。

  “真人,茶水凉了,晚辈替您换一杯。”

  “呵呵,嗯,换吧换吧。刚说到哪呢?”白芷真人如同喝多了酒一般,如梦如醉,再细细看去,他眼神涣散,毫无焦距,仿佛失了魂魄。

  苏琬将茶杯塞对方手里,勾唇一笑,道:“说家师不是中毒。”

  “对对对,不是中毒。”白芷真人抿了口茶,说:“是中蛊,炎魔蛊,让人九生九死,唉,老夫虽擅毒,但对此蛊却束手无策,惭愧,只能请师兄出马,以玄天神功加九灭金针压制此蛊,虽能救得人命,但修为却是要废了。”

  “你怎么知道是炎魔蛊,而不是天魔烈焰,毕竟炎魔蛊更难得不是吗?”苏琬眼神一闪,天魔烈焰和炎魔蛊造成的伤势相同,他是怎么确定的?心内分神揣测之时,妖族天赋技能——魅惑人心不由松懈了些。

  白芷真人眼神一清,反问:“天魔烈焰?你从何得知魔焰之名?”

  苏琬眼中波光荡漾,扬唇微笑,声音柔和甜腻的道:“真人你还没喝酒就醉了呢,是您刚刚说炎魔蛊与天魔烈焰很相似。”

  白芷真人眼神再度涣散,“是吗?是老夫说的吗?”

  苏琬道:“当然是,我才修行没多久,若非您说了,怎么会知道魔焰之名?”

  “也对。”白芷真人点头,继续道:“魔界只闻其名未见其形,魔焰亦是如此,清辉所中必然是炎魔蛊,一百年前,有幸随师尊去归元宗,曾遇到过此症患者,炎魔蛊出自蛮荒山妖族,以入魔的灵兽之魂炼就,极热之地,遇血则醒,寄生于血脉之中,中此蛊者受烈焰焚身九次而亡……”

  正说着,院门口传来声音,朱崇华无视等候一边的琅轩,脚步踉跄,急匆匆入了院子,仿佛很是担心受伤的弟子。

  苏琬端正站直,颔首提醒:“前辈,人来了。”声音平和,目光冷静坦然,周身魅惑之色一消,仿佛刚才那个娇声说话的人不是她一样。

  琅嬛蹭到她身边,撇了撇嘴,低声呢喃:“妖孽,真会装。”苏琬眼神一瞟,她顿时抿紧双唇,不再开口,换成心内腹诽。

  白芷真人从浑浑噩噩中醒来,敲了敲脑袋,回想刚才,竟然没了记忆,顿时皱眉,心中思量,扫了眼一旁的两人,一个金丹期,一个大概是带了隐藏修为的法宝,瞧不出深浅,但从那身只有武人才穿的甲衣上看,还需借外物护身,必然是修行没多久。想他离出窍期只一线之隔,两个丫头自然没能力动手脚,嗅了嗅杯中清茶,上好的宁神甘露茶,对修行还有所进益,并无异样。

  白芷真人极度自信,特别是在毒药方面,没在意宁神甘露茶能让元神舒缓放松,易受外力影响,只是将问题放在炎魔蛊上,以为在冰室里跟病患相处久了,受到感染。毕竟炎魔蛊极为神秘,低温状态下虽不分裂,但既是灵兽魂魄炼成,谁知道会不会影响元神。

  “真人,情况如何?”朱崇华急急问道。

  白芷真人揉揉眉心,冷声道:“两个选择,一死,二活,但是修为全废,你选哪个?”

  琅轩后到,刚好听到此话,面色血色一消,想要说什么,刚好撞到苏琬安定的视线,还有琅嬛满脸玉虚门不过如此,连妖孽都不如的神色,心中一安,闭口不言,到两位师妹身旁站定。

  苏琬双眼虽紧盯着白芷真人,适时露出惊慌之色,但外放的神识却仔细观察朱崇华,特别是他的元神波动。眼睛能看到的一切,包括眼神心跳等都能造假,只有元神,随着情绪而波动,除非已经渡劫大成,谁也无法改变。

  一般来说,元神深藏识海之中,外人无从窥探,但苏琬本是真仙,虽然功力需要重修,元神却依然是真仙强度,元神强大,因元神而产生的神识自然同样强大,只要她愿意,元婴期的朱崇华在她神识之下如同透明,所有一切的伪装全部无用。

  白芷真人的话一出,朱崇华面上虽苍白无措,满是伤痛,但心内却是一喜,“真……真人,连您都没办法吗?”

  “选择,一还是二。”白芷真人皱眉道,他修为比朱崇华高,对方的情绪伪装自然隐隐有所感觉,明知弟子伤重,却不守在门外,显然对结果并不在意,此时再做这悲恸的违心之态,实在让人不喜。

  琅轩道:“真人,请动手吧,只要活着,总会有希望。”

  朱崇华还在犹豫,听了这话,瞥眼琅轩,眼中闪过笑意:“是啊,虽然以后只能当凡人,短短数十年生命,连武都练不了,但活着总比死了好。”

  白芷真人有些惊讶,对修真者来说,死不可怕,没了修为才可怕,大多数人宁愿死也不要修为被废,不过既然是对方的要求,他也懒得说什么,直接以通讯玉符通知掌门师兄,请他前来。

  “蛊毒暂时以玄天指压制住了,一切等屿和师兄来了再说,清辉的伤势还需一颗离陨丹,不过得等他醒了才能用。”

  苏琬突然道:“真人,您说的蛊毒,是什么蛊?还请告知,往后行走修真界,若有幸遇到得道高人,也好向人求解药。”

  “解药?此蛊无解!”白芷真人冷声道,认为苏琬在怀疑他的能耐,正要呵斥,但一对上那双朦胧的眼睛,心神猛地一晃,觉得不过是小孩子爱幻想,没必要太计较,便抚了抚须,淡淡道:“告诉你也无妨,乃炎魔蛊,据称由九十九个入魔的灵兽魂魄放在一起相互吞噬,而后炼制成的蛊。”

  琅嬛不解,苏琬明明知道炎魔蛊,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问,即使是琅轩,也疑惑的看向师妹,不过他知道师妹向来神秘,在丹药一途,绝不比玉虚门的前辈差,所以并没说话,反而是示意琅嬛,不要多问。

  “多谢真人。”苏琬朝白芷真人福了福身,眼神如刀,猛地射向朱崇华,对上那双看似平静内里却暗藏汹涌的阴鹫双眸,微微眯了眯眼,扬唇笑了。

  刚才提到炎魔蛊的时候,此人元神波动极为剧烈,这里边,定然有文章!难道他们跟妖族勾结一气?或者,炎魔蛊是他们自己炼制的?

  灵兽跟妖兽的不同,在于灵兽不喜血食,体内灵力纯粹,多为误食天财地宝而元灵开窍。而妖兽,以族群论,靠血脉遗传,自小便通灵,也有少数因年月长久,逐渐学会吞吐灵气,修出内丹。妖兽一般任性自我,同族之间打打杀杀,胜者吞食对方内丹提高功力的很常见,所以它们的灵力驳杂,并带有血煞之气。

  妖兽入魔不稀奇,但灵兽入魔便很罕见了,魔气并非谁都能承受,入魔堪称九死一生,除非受到极大刺激,没有灵兽愿意入魔。

  炼制炎魔蛊的九十九个灵兽魂魄必然是人工催生,这得多大工程?如果真是炎山派的人自制,想必会轰动修真界吧?!

  她虽然对这个世界还不太熟悉,但有些东西是共通的,修真者总自喻正义,这种歹毒东西多数人看不过眼。如果再让正义使者们知道,将炎魔蛊的原材料灵兽魂魄换成修真者,哪怕是金丹未成的小道士,炼制出来的将是天魔蛊,只要未渡劫的人,即使他到了合体期顶阶,中了此毒,也唯死而已,连变凡人的机会都没有,除非有仙人下凡亲手压制此蛊……

  苏琬脸上带着笑,不是魅惑之笑,而是露出贝齿,看起来很纯良的灿烂笑容。

  琅嬛却打了个冷战,悄悄往外蹭,离发疯的妖孽远点。哪怕人人都会被骗,但她绝对不是其中一个,妖孽这样的笑容,她见过几次,第一次就害她摔了一跤,鼻子蹭破了皮,第二次在药园跟她打,然后害她被轩师兄捉住,面壁三日……还有最近的一次,妖孽一笑,玉虚门的飞马就发狂,不但白芷真人丢了面子,那个赶车的还少了两颗牙,偏偏前一刻,马车撞倒了他们,若说这之间没关系,她是绝对不信!

  总而言之——妖孽一笑,肯定有人要吃亏,这次吃亏的一定不是她吧,毕竟妖孽看的人是炎山派的猪头真人!

  【感谢兰冰如雪的平安符,真夜.十夜的圣诞袜,biggong的平安符,第一更送上,晚上还有第二更。真夜同学,你竟然投了一万二的催更,太邪恶了,对当天码字当天更的我来说,杀了我都出不来,呜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