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回 苏琬的小心眼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467 2010.12.12 18:52

    【新书冲榜,打滚求支持~~】

  青方真人带队,琅轩、琅珏、琅嬛,连小月溪也紧拽着师父的衣袖不放。

  虽然事不宜迟,但苏琬还是疑惑的问:“都要去吗?”

  琅嬛愤愤道:“妖……这还用得着问?掌门师伯出了事,我们当然要去!”

  “琅嬛!”青方真人出声喝止止女儿,解释道“炎山派一直想要火云洞,近年来的动作便颇多,旁还有宫家齐家虎视眈眈,这次掌门师兄受伤,说不定是他们合伙使的阴谋,人去多点比较好。”

  苏琬抚了抚额,略一沉吟,抱臂问道:“好吧,万一真的是阴谋呢?比如说调虎离山之计!师父说过,落霞山的护山大阵必须要有人主持才能发挥最大功效,都走了大阵让人破了,我们岂不是连家都不能回了?”

  青方真人一愣,然后冷静下来,不过还是有些犹豫。

  苏琬见对方松动,打铁趁热,当机立断说道:“这样吧,门里一定要有人,外门弟子不算,爹你留下,师父不在,你是本门最强者,守好家园,东林城我跟轩师兄去就好了!”

  青方真人没说话,琅嬛又跳出来,“不行!凭什么……”

  苏琬眉峰一聚,扫视琅嬛,目光如电。

  琅嬛心中一凛,徒然升起一丝惧意,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苏琬又说:“炎山派什么实力你知道?既然连出窍期的师父都输了,一个元婴修几个金丹修冲上去又能怎么样,与其不自量力让他们一网打尽,不如守好落霞山,起码不至于让清云门断了传承!我跟轩师兄会见机行事,及时跟你们通消息。好了,师兄,我还没代步的仙器,蹭一下你的八卦盘,走吧!”

  “师妹说的有理,青方师叔留下,你们也留下,月溪,认真修炼,回来会考察。”琅轩同意苏琬的说法,祭出八卦盘。

  小月溪呜呜咽咽:“师父,我会好好修炼,你们一定要跟师祖一起回来!”

  苏琬揉揉小月溪的脑袋,安慰:“放心,有我在,别说区区毒药,哪怕天魔索命,我也能把人救回来!”跳上八卦盘,朝下挥了挥手,“都回去吧!爹,注意下能随意出入的外门弟子,很多时候,一个势力的灭亡都是从内部开始。”

  八卦盘启动,紫影一闪,琅嬛飞扑上去,紧抓着苏琬不放,八卦盘划过天际,消失在远方,只听到琅嬛留下的话:

  “三月之约未到!妖孽你休想逃!”

  原来是琅嬛气不过,她堂堂金丹期修真者竟然对妖孽生了惧怕之心,再见到并肩而立的一对男女,感觉轩师兄要被抢走了,下意识扭腰跟了上来。

  “这丫头……”青方真人摇头叹气,但此时追已经来不及,想起苏琬留下的话,甚觉有道理,让琅珏去召集所有弟子操练阵势,顺便观察是否有吃里扒外之人,自己去丹霞峰主持大阵。

  站在丹霞峰顶,青方真人望着绚烂多姿的落霞山,远处山峦起伏延绵,云缠雾绕,缥缈如仙境,他眼前闪过苏琬果断而坚定的目光,垂眸叹道:“难怪当初师父要将掌门之位传给师兄,师兄的眼光极好,比我有魄力,敢将宝压在一面之缘的琅琬身上。这次,师兄真收了一个好弟子,苏苏……孩子是你送过来的吗?”

  小月溪在原地站了良久,喃喃道:“师父、小师叔、师祖……你们一定要平平安安。”山风袭来,吹起漫天花瓣,他抹掉脸上的眼泪,眼神变得坚定,转身往静室而去。

  他要变强,只有强者才不会害怕!

  八卦盘在高空飞过,四周除了云还是云,瞧不见下方的风景,苏琬揉了揉眼,疑惑琅轩是怎么确定的路向,拽了拽紧巴着她不放的琅嬛,探头问师兄:“到东林城需要多久?”

  琅轩回答:“半时辰。”

  那就是一小时。苏琬盘算,九花玉露丸很简单,一小时足够,先解决师兄身上的残毒再说!

  打定主意,苏琬推开琅嬛,“松开!给我空间炼丹。”

  一听是正事,琅嬛言词不清的嘟囔几声,移到师兄身边,揪住琅轩的衣袖,眼神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显得很不安。

  琅轩紧盯前方,目不转睛,脚下的八卦盘因为苏琬的话而适时放大了不少,呼啸在耳边的风也被隔离开,速度虽然未放慢,飞行却平稳不少。

  苏琬盘膝坐下,掏出巴掌大的灵器二品紫金炉,放大一些,抱在怀里,先以甘露清洗内壁,点起三味真火,朝里面放原料,血杜鹃、月光花、雪顶冰莲、七星花、金银花……

  琅嬛看看还有闲心炼丹的妖孽,再看看面色虽沉,但异常平静的师兄,心中的焦躁缓和了不少。

  她很怕掌门师伯会救不回来,虽然爹爹不跟她说,但每次和其他门派的弟子一起历练,总是一次比一次严重的被人排斥,她知道,清云门正在衰落。大概是从师祖离开那时就已经下滑了吧,十七年前的云梦大泽兽乱更是雪上添霜,使得本来弟子门人就少的清云门死得只剩寥寥数人,娘也在那时……如果连掌门师伯也不在了,也许不用到下一个百年兽乱,清云门已经被七派九家里的炎山派和宫家齐家等人合伙灭了。

  轩师兄修炼得比以前更勤奋,每一次跟人斗法都是拼了命去打,她也想好好修炼,只是限于资质,成效不显著,爹说能在下一次兽乱前修到元婴期已是极致。

  琅嬛出神看着苏琬,眼中有着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妒忌之色。

  苏琬神色严肃认真,动作如行云流水,优美得仿佛不是在炼丹,而是在表演。

  “天生仙骨,妖孽……”琅嬛嘟了嘟嘴,滑落舌尖的话一滚,又转个圈儿咽回肚子。她绝对不是怕打搅妖孽,只是不想坏了妖孽手中的这炉丹!

  时间就在苏琬炼丹,琅嬛胡思乱想,琅轩一心赶路中过去。

  东林城还未到,苏琬手中的紫金炉便以发出清香,火势转小,凝丹。

  “成了,师兄,你先试一颗,九花玉露丸寒毒热毒都能解,即使毒性特殊,它也能压制一段时间。”苏琬拿出玉瓶装丹药,又分出部分递给琅嬛,“姐姐你也拿几颗防身。”

  琅嬛迟疑片刻,眼神瞟一眼苏琬,又瞟一眼毫不拒绝当即吃了一颗丹清毒的师兄,脚下蹭蹭,窘迫的道谢,接了过来。

  有好处不拿是傻子!

  时值初夏,这时节正是各门派弟子外出历练的时候,东林城热闹非凡,人来人往,空中不时有人飞天而去。只是再怎么热闹,这里也比不上玩家十万的问仙城,更不用说跟数据搭建的完美建筑相比,双方不是在一个层面上。

  苏琬顾目四望,只当到了电视剧中常见的古代城市,没发觉有何惊奇之处,瞧见一个最高的宫殿建筑,抬手一指。

  “师兄,那里是不是城主府?”

  琅轩驱使八卦盘往右,却是与苏琬所指截然相反的方向。

  一个城东,一个城西。

  苏琬自知是猜错了,惊讶于城主府竟然不在东方,眯着眼睛瞧向远方,隐约可见冒着白烟的火山顶,回忆师娘的地图,确认那是火云洞的方向没错了。

  “玉虚门白芷真人出诊,闲人速避!”

  高喊声自后方响起,劲风袭来,琅轩朝右一移,一匹四蹄踏烟的飞马疾驰而过,拖着辆镶金嵌玉的马车,险险擦身而过,卷起的飓风让八卦盘翻了几滚。

  琅嬛尖叫一声抱住琅轩,琅轩正忙着稳定八卦盘,被他一推,朝前一栽,苏琬避之不及,被扑倒,三人滚成一团,若不是八卦盘边缘有隔离禁制,估计会直接从天上掉下去。

  苏琬脚下一扭,痛呼出声:“哎呦!”

  “抱歉!”琅轩连忙自苏琬身上爬起,脸色黑了又红红了又黑,瞪了眼琅嬛,再问苏琬,“伤了哪里?”

  苏琬瞅瞅眼含关切的师兄,眼神瞄向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琅嬛,咬牙切齿的道:“没事。”

  琅轩听了,不再说话,驭使八卦盘朝前追去。

  琅嬛哼了声,阴阳怪气的低声道:“装模作样。”

  苏琬揉着脚踝,站起来踢了踢脚,靴子的跟有点高,扭得很疼,好在没伤到筋骨。虽然伤不重,但她身为苏家最娇惯的女儿,生来就被人宠着,除了陈天明那死劈腿的,何曾吃过苦头受过疼,心中已是恼火,再听琅嬛这么一说,哪还忍得住脾气,张嘴便骂:“你几岁了?!是不是修真者啊!翻几个跟头有必要慌吗?!”

  琅嬛嘴一扁,委屈了,刚刚只是看轩师兄为了妖孽瞪她,还把她推开,才嘀咕了声,明明声音很小,妖孽耳朵怎这么尖?!虽然她三天两头被罚思过崖面壁,但除了爹,还没谁骂过她呢,偏偏妖孽发脾气的时候,感觉威压比掌门师伯还厉害,让人喘不过气来,哪还能反驳,只好用泪汪汪的眼睛瞅着苏琬,使劲蹬,绝不服输!

  她本就长得好,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像小女孩失了洋娃娃,要人赔,煞是惹人怜爱。

  苏琬哼了声,撇了撇嘴,转头不再说话,扭动右脚踝,将仇恨转移到前面的马车上。

  玉虚门白芷真人是吧?

  琅轩见两个师妹没吵起来,心中松了一口气,不再顾及后方,全力催动八卦盘,追上马车,并驾前驱,前方已到城主府,马车速度一降,徐徐下落,目标显然与他们是一处。

  苏琬瞅见坐在车辕上的黑脸青年,那人一点也没刚撞了人该道歉的样子,反而斜斜扫了眼三人,眼中满是鄙夷。苏微微眯了眯眼,好似因为八卦盘下落而站不稳一般,手舞足蹈,双手向前连拍,不着痕迹的将扣在指尖的回元丹弹了出去,目标,旁侧飞马的嘴边,心中默念:万兽诀,捕捉!万兽诀,捕捉……

  回元丹清香扑鼻,飞马为灵兽,又身处擅长炼丹的玉虚门,鼻子灵敏,认出是灵丹,送到嘴边的食物便没有不吃的道理,张嘴一叼,转头瞧向苏琬,竟然毫无抵抗的让她打下灵魂烙印,捕捉成功。

  “嘿儿嘿儿……”主人,还有吗?再来一颗。

  这家伙倒识货,而且比国宝认命多了!苏琬当即心道:“掀翻你身后的马车,让车上的人吃点亏,打赏多多的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