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七回 斩草不除根【一更】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119 2010.12.20 19:17

    “唧唧,唧唧喳……”

  一直厝鸟扑棱翅膀,绕着苏琬打转。

  苏琬将食盒递给无崖子,抬了抬手,厝鸟落到她指上,唧唧喳喳的鸣叫,她摸了摸小鸟毛茸茸的脑袋,询问道:“……坏人走了,跟不上?所以回来了……有说起炎魔蛊吗……关窗了,太远,听不到?算了……我自己考虑到,不怪你。”

  苏琬挺失望的,厝鸟到底是凡鸟,思维简单,不是当探子的料,带来的消息几乎没什么用。

  “辛苦了,玩去吧。”捏碎一颗回元丹,捡了最小的碎片给小鸟当报酬,虽然没探听到消息,但辛苦费还是不能省。

  小鸟跳到苏琬肩膀,蹭了蹭她的脸侧,扑棱棱拍打着翅膀飞回树上。

  苏琬扶着栏杆,眯起眼睛,在心底联系国宝。

  国宝正挥舞着巴掌大杀四方,属下们分工合作,会飞的把天上的人拽下来,然后一齐扑上去揍,毒牙爪子齐上,它根本不惧对方的抗拒,甭管放火劈雷,独它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仗着皮粗肉厚,又有无数护盾灵符,几掌将人拍成肉饼饼,抓着金丹当弹丸。

  苏琬的声音让国宝从狂暴中惊醒,明知道苏琬不在跟前,还是甩甩皮毛上的血珠子,将爪子藏在身后,“主……主人!”

  “人都解决了吗?”

  国宝答:“还剩一个猪头,悬空岛乾坤门的帮忙拦着。”

  “朱崇华是元婴期吧,把他解决了,元婴放走,能不能安全回炎山派看他本事,但我希望他能回去。”

  “明白,保证完成任务!”

  国宝咧嘴憨笑,冲朱崇华扑过去,朱崇华眼睁睁看着同门被一众发狂的灵**死,偏偏孤风真人不但拦着不准他逃走,还不准他过去帮忙,等人死得只剩他一个,这才放开空间禁锢。

  “孤风!我炎山派会记住你的!”朱崇华凄厉的吼着,以同归于尽的姿态扑向国宝。想他堂堂炎山派嫡系二师兄,竟然沦落到跟孽畜死战!

  元婴期的高手一怒,天地晃动,乌云席卷,朱崇华化为巨大的火球,夹着风雷之势冲击下来。

  “啊呜……”国宝大吼一声,脖子一缩,变回迷你大小,怕死的将所有玉符统统拍碎,抱头缩成团。首领一乱,灵兽们东奔西逃,四散窜开。

  孤风还在犹豫要不要动手救下灵兽竹熊,下一刻看到破碎的玉符化为层层屏障,光幕流光溢彩,动作顿时一滞。

  说时迟,那时快,火球撞上光幕,只听得轰的一声响,真正是地动山摇!平原上出现一个足足数里的大坑,而坑的正中央,耸立着根直径一米的高高柱子,国宝蜷缩在柱子顶端,悄悄移开爪子,偷瞧外面的情况,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光罩屏障,乐得龇牙拍胸,猛地变成巨熊,往下跳去,一屁股坐在力竭躺在坑底的朱崇华身上,厚实的巴掌拍下,假猪头变成了真猪头!

  “吼!”小的们!打猪头!

  刚刚逃得不见影子的灵兽从四面八方窜回来,尾巴爪子牙齿齐上,喷火喷水吐风刃下毒齐来,朱崇华元婴期的半仙之体被它们活生生弄得崩溃,只剩一个摇摇晃晃仿佛就要涣散的灵体元婴。

  国宝爪子一挥,吼吼两声,要大家手下留情,但腾蛇已经一尾巴甩下,元婴化为点点荧光,消散在空气之中。

  “吼!”主人要留他回去报信!任务失败!扣奖励!

  国宝一巴掌将腾蛇拍飞,整个脑袋都耷拉下来,抓抓耳朵,沮丧极了,腾蛇灰溜溜的爬回来,嘶嘶吐着蛇信子跟大家道歉。

  “叽叽……”紫电貂跳到国宝背上,小爪子朝远处指,本来震晕在一旁的麒麟马正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嘶鸣一声,往远处跑,大约是受到了惊吓,四蹄有些打结,跑几步摔一次,过了老一会儿才变正常,飞奔向远方。

  孤风眼中精光一闪,飞剑出鞘,朝麒麟马射了出去。

  国宝面色大慌,吼叫的一声飞扑而起,抱住飞剑,落地打了个滚儿,朝孤风又是作揖,又是拍胸脯,嗷嗷直叫。

  孤风落下云头,挥手收回飞剑,讶异的问:“斩草不除根……有人吩咐你留他一条生路?”

  国宝使劲点头,其余的几只灵兽也聚拢过来,跟孤风人立作揖打招呼。

  孤风摸了摸国宝身上黯淡了些许的光罩,试着拿剑刺了刺,感受到强劲的阻碍与反弹,心内更加惊讶,清云门何时有这等灵符,而起还舍得给灵兽用?想着,笑道:“你们要回城吧?正好,贫道也要去见见清辉掌门,不如同路。”

  国宝点头,雄赳赳气昂昂的拍拍胸脯,然后脚掌扒了扒地,撒丫子往东林城狂奔。

  “吼!”

  领赏!领赏去!

  等领到了赏,灵丹老子吃一颗丢一颗!

  清辉真人泡完甘露澡,洗去一身晦气,厅中的圆桌上已经摆了十数个盘盘碟碟,因为厅内的下人都被喝退,他也无需再装模作样,于是咧嘴傻笑,扯着脖子往外瞧,一见到苏琬的衣角,顿时正襟危坐,变得满脸严肃,皱眉拍桌子。

  “慢!太慢!速速!”

  “只吃不动手的没资格抱怨!”苏琬横了他一眼。

  清辉真人垮下脸,“乖徒儿,师父受伤了,心很疼很疼。”

  “真的很疼?要不要我让它变得以后都不会疼?”苏琬挑了挑眉,让无崖子和天重子布菜,自己坐下,捡起玉箸,动手开吃。

  “哼!不孝徒!”清辉真人转头,气鼓鼓的生闷气。

  苏琬不理他,招呼无崖子和天重子两个上桌,顺便给师兄夹菜,最后瞅瞅气得快冒火的便宜师父,夹了块肉骨头给他,嬉笑道:“师父,您要是跟小月溪一样粉粉嫩嫩,做这表情也还能看。但明明老成了豆腐渣,还要装嫩,这就看不得了,您是不是想恶心得别人都吃不下去,好把东西全留给你?”

  “噗!”

  无崖子喷了嘴中的东西。

  天重子也呛得直咳嗽。

  琅轩强忍耐力比较好,没喷没咳,但是手下一用力,捏断了两根玉箸,吸了口气,干脆双手一搓,毁尸灭迹,断箸化为一堆粉末落到桌下,他重新拿了个双玉箸,撇头坚决不看自己父亲。

  清辉真人的形象比较悲剧,原先脑后仅剩一小撮的头发也被烧掉,此时整个脑袋光溜溜的,若是胖点,还能看做大白包子或者馒头,偏偏他人又不胖,加上这次受伤,脸上本来就少的肉彻底给折腾没了,跟皮包骨头似的,还满是褶子,大约能看成是没放馅的饺子。

  “放肆!”清辉真人怒道,骂的不是苏琬。

  “掌门老爷恕罪……”无崖子、天重子两人竞赛似的,筷子一丢,找借口溜了,出门抹了抹汗,对苏琬佩服之极,天底下没几个敢这么跟师长说话的人。

  苏琬安抚道:“好了,师父,这可是特意给你做的美食,冷了不好吃,别浪费了。”

  清辉真人面色回暖,哼哼唧唧两声,然后撒开膀子狂吃,良久,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不愧是我看上淡淡乖徒儿……听说琅嬛也来了,她人呢?”

  都吃完了才问,不觉得太迟了吗?

  苏琬瞅着满桌的狼藉,皱了皱眉,暗自庆幸自己见机得早,把食物藏了一部分,拿出一个烤红薯,递给没吃到什么的琅轩一半,一面啃一面道:“她在闭关学符文,等学好了,让她多带几个徒弟。”

  琅轩问:“你不打算出面?”

  苏琬点头:“我不太适合当老师,反正制符入门都是学符文,一般人要学个三年五年,等开始动手了,师姐估计也学得差不多,让她去教就好。”

  琅轩点头,制符最宝贵的是各种符文书简,特别是琅嬛手中的那种符篆双文对应的符文大全,即使没人教,学会也是时间问题。

  他转头问清辉真人:“爹,你怎么惹上的炎山派?”

  “什么叫我惹?!明明是他们来惹我!几个小兔崽子不知天高地厚,若不是出了意外,老子早劈了他们!”清辉真人怒道,然后朝苏琬招招手,掏出一颗拳头大晶石东西往她手中塞,“乖徒儿,来,看为师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这是……”苏琬惊喜的看着金红的晶石,不是岩溶晶,也不是炎灵石,但却是炎灵石的伴生物火焱晶,而且必须是有大量炎灵石的地方才会出现火焰晶!

  “师父!这个是你在火云洞挖到的吗?”

  清辉真人笑:“对,就是从火云洞里挖的!这里面比火仙晶含的灵气要高出数倍,一定是灵物!我就知道有用!本来挖到了两颗,但是被那几个小兔崽子偷袭,有颗落到了火灰蛇窟里,可惜了。”说着说着,咬牙切齿,“若不是茗月那个老太婆在旁,凭几个小兔崽子哪有机会作梗,炎魔蛊!好一个炎魔蛊,还指不定是谁下的手……”

  苏琬听得一头雾水,偏偏清辉真人沉浸在恨意里,没有解答的意思,于是看向琅轩。

  琅轩皱眉道:“茗月是缥缈仙宫的人,苏娘娘……青方师叔道侣的同门师妹。”

  苏琬问:“好像师娘也是缥缈仙宫的人?”

  【谢谢何思瑶的圣诞袜,兰冰如雪的平安符,现在开始码第二八回,如不出意外,今夜二十四点之前还有一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