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二回 杀【三更】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060 2011.01.01 21:49

    熔洞里气味刺鼻,苏琬不想折磨自己,一直屏息凝气,所以没闻到琅轩身上过于浓郁的血腥气,加上他白衣早已在打斗中瞧不出原色,又下意识隐瞒伤势,苏琬也没注意到他肩上的伤,此时看到从伤口汩汩流出的污血,顿时吓得一慌。

  琅轩面色发青,唇色暗紫,似是痛苦难耐,皱眉闷哼着靠墙向下滑落,伤口沁出的黑雾,才短短时间,那黑色雾气已几乎凝成焰火,在迅速吞没他的身体。

  苏琬抬手点上琅轩眉心,连续释放几个清心术与回春术,然后拿出一块灵符拍入他体内,口中抱怨道:“师兄你真是的,受伤了早说啊,忍着忍着,当心忍出大事来,你刚刚差点被渡魔灵珠吸去当养分知不知道!”

  清流从印堂流入丹田,琅轩感觉疼痛欲裂的元神,还有丹田的火灼烫伤被逐渐抚平,抬头看了眼苏琬,听到她的话,有些窘迫,耳朵唰的红了,连忙移开视线,抿抿唇,道了声谢,问:“灵符?”

  苏琬恨不得拧着他耳朵好好教训一通,但看到那红彤彤的耳廓,心里莫名的有些乐,也没长篇大论,顺着他的话说道:“跟师父那块一样,里面刻了引魔符阵,把炎魔蛊引出来,炼化以后就是魔焰符……”

  “琬儿!”青辉真人在远处喊。

  苏琬停下解说魔焰符的使用方法,转头望去,师父一手扶屿和真人,一手扶孤风长老,两人眉心微皱,身上渗出淡淡黑雾,面色不是很好。

  “琬儿你快来看看!”青辉真人大喊。

  苏琬嘀咕:“怎么他们也被感染了?真麻烦……”但还是没犹豫,拽着师兄的手,飞跃到湖中的岩石上,探手去摸两人的脉门。

  “怎么样?严重吗?”青辉真人在一旁团团转,盯着苏琬紧张的道:“虽然屿和老贼很不厚道,但孤风可是为师的老友,乖徒儿你要看仔细,大不了炎魔蛊不捉了,以后封了火云洞……”

  苏琬皱眉:“师父你真啰嗦!到一边玩去,乖。”

  青辉真人委屈的缩到一边,把一阳真人几个的头发当草拔,嘴里嘟囔:“徒儿好凶,徒儿一点也不仁善……”

  一阳真人被炎魔蛊折磨得全身抽搐,睚眦欲裂的瞪圆双目,声音颤抖的厉声道:“青辉,你竟敢跟妖族勾结,好……好一个清云门……”

  青辉真人翻了个白眼,哼道:“若不是有清云门守着,云梦大泽百年一次的兽乱早蔓延整个修真界,吾门自然是好!至于勾结妖族,你有何凭证?别忘了是你先破坏十派规矩,同门相残,若不是我乖徒儿来得巧,倒让你得逞了!”

  “你……你,受辱之仇,老道铭记!”一阳真人像猛兽一样嘶吼,身上的黑雾蔓延得更快。

  青辉真人道:“铭记又如何,那也要看你有没有机会报仇。”

  他眼中闪过杀意,起身将在地上滚来滚去的六人踢倒一处,有魔焰符在上,渡魔灵珠的效果被削弱,眼前几人体内的炎魔蛊虽被诱发,周身黑雾缠绕,但暂时还处于死不了也无法痛快的情况。

  苏琬放开手,很有医生风范的询问眼前两个病人:“神智还清晰吗?一家一等于几?真元还能控制吗?有没有强烈的破坏欲望?!”

  两人嘴角抽搐,屿和真人苦笑摇头,嘴中说无妨,孤风长老却手掐剑诀,柳叶形的飞剑划过,苏琬的衣袖少了一截,他持剑在手,挑眉看向苏琬,眼中有着戏谑之色。

  苏琬低头瞧瞧地上的断袖,点头道:“嗯,破坏欲望强烈,但真元还能用,只是轻度感染,没中蛊,用不着浪费灵符。”

  屿和真人压下体内的热毒,问:“你说的灵符,可是青辉所用的魔焰符?”指指漂浮上空的玉符,又道:“魔气入体,心神会出现破绽,琅琬姑娘若是能炼制,老夫少不得厚脸向你求一块。”

  苏琬没回答,倒不是她舍不得灵符,而是刚巧身上最后一块给琅轩用了,答应的话,只能现做。

  琅轩上前,伸手一递,掌心浮现一块玉符,他说:“晚辈体内炎魔蛊已无大碍,此物前辈需要的话,还请拿去。”

  “这个……”屿和真人犹豫,跟小辈抢东西,他有些不自在,再说刚刚那话也是试探苏琬,看魔焰符究竟是老仙君炼制,还是直接出自她手,一个制符师的盟友与一个制符师门人,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可很大,直接关系到清云门未来在四门之中的排位。

  苏琬瞪了琅轩一眼,正要说什么,琅轩却按了按她的肩膀,冲屿和真人道:“前辈放心,有师妹在,晚辈的伤势若有变化,可以回落霞山向老仙君求救,老仙君对师妹虽说不是有求必应,却也是十有七八会首肯。孤风前辈,您与家父是老友,老仙君虽不喜见人,但传下了几个玉简,其中便有关于排兵布阵,您若有闲,此事一了,请上落霞山一游……”

  关于老仙君之说,青辉真人已经跟琅轩通了气,所以现在空口白话,他也说得头头是道,好似真有其事。

  他这一通话,有着明显的亲疏之别。

  送魔焰符给屿和真人是对他表示谢意,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屿和真人此次前来相助带有目的性,清云门和玉虚门之间不过是泛泛之交,掌门之间的交情并不影响门下弟子互相敌视。

  而孤风长老不同,清云门与悬空岛乾坤门亲如一家,当年青方甚至将杏灵签拿来救治悬空岛的弟子,每次兽乱,悬空岛都会倾力相助,十七年前,除了清云门,损失最大便是他们,所以琅轩直接邀请孤风长老上落霞山,明说请他参详老仙君赐下的阵势,而孤风长老也不推辞,欣然应下。

  屿和真人心内复杂,暗叹清云门攀上了高枝,收了个好弟子不说,还牵扯出个神秘莫测的老仙君,不过他好歹修行数百年,心性极为坚定,除了些许的艳羡,并无妒忌之色,只觉得是上天不忍清云门落魄,赐福于落霞山,连他玉虚门也有所受益。

  他摇了摇手,笑道:“老夫说笑,东西还是你留着自己用吧,即便老仙君好说话,但神通广大之人往往秉性特异,还是少为些许小事去打搅为好。老夫是丹师,染上热毒,刚好回去试炼解毒丹……”

  “屿和老儿你就是婆婆妈妈不爽快,让你拿你就拿,万一哪天你吃错了药,反把病情弄严重了,还有块灵符防身!”青辉真人的声音在旁响起。

  屿和真人被他一噎,气得手都抖了,身为修真界以炼丹盛名的玉虚门掌门人,他对丹药之道极为看重,最恨的便是有人质疑他的能力,若是苏琬那般凭真本事折服他的人还好,但被青辉这种门外汉数落,顿时气急反笑,抄手夺过琅轩手中玉符,指着地上一阳真人等说道:“好,我炼丹解决不了炎魔蛊,你厉害,打算拿这几人如何办?!”

  青辉真人微愣,摸了摸光头,眼睛瞟向苏琬,“琬儿,你能不能……”

  苏琬哼了声:“人渣,浪费玉符,不救!”

  青辉真人朝地上的几人摊了摊手,“琬儿不肯救,我也没办法,你们有什么遗言想留吗?”

  几人痛不欲生,体内血液翻涌,灼烫着筋脉。一阳真人咬牙道:“清云门、玉虚门、乾坤门……你们勾结九幽宫,一定会遭万人唾弃!道祖在上,我一阳即使……”

  “等等!”苏琬打断一阳真人的诅咒,说道:“你这话好没道理,明明妖王只是我的召唤兽,不关其他人的事!都要死了,还上纲上线扯那么多干嘛!我问你,炎魔蛊的来路知道吗?”

  琅轩突然闪身上前,手持泛着幽幽蓝光的匕首,往一阳真人眉心一刺,搅动一下,抽出,再刺向另一个,速度极快,不过弹指之间,他带着残影站了起来,平静的好似杀了几只鸡一般,甩了甩匕首上的污血。

  “师……师兄!”苏琬目瞪口呆,如果是逆天里,玩家之间PK,琅轩干净利落的手段绝对称得上酷,但眼前的人可是有血有肉有灵魂,这是明目张胆的谋杀!

  琅轩看了苏琬一眼,道:“妖王,已经无法善了。”

  六个缠绕魔气的元婴从尸体上飘飘忽忽飞了出来,青辉真人刺出几朵剑花,劈碎四个,看向旁边两人。

  孤风长老不需多言,直接一剑拍出,将其中一个拍进岩浆之内,元婴毫无自保之力,哀嚎着化为青烟,他用剑敲敲肩膀,朝屿和真人道:“只剩你了。”

  最后一个元婴尖叫着逃跑,但无法突破魔焰符屿形成的结界。屿和真人叹了口气,祭出一个玉葫芦,将最后一个元婴吸入其中,摇了摇玉葫芦,倒出一些污浊臭水,洒在岩浆湖里。

  被逼着成为同犯的屿和真人皱眉道:“你们太大胆了,归元宗、五行宗一下子少了八人,定会前来追查,到时又该如何说?”

  【三更了,还在码,晚上应该还有一章,我这么勤奋,大家要奖励我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