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五回 妖王初现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184 2010.12.27 18:24

    “唵……”

  乱石堆下爬出一只岩溶巨兽,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寻宝鼠窜到苏琬肩上,火鼠王明知不敌,依然迎上前去,被巨兽撞开,趴在地上一时起不来,见小弟受伤,国宝嗷嗷叫着,化为巨熊,挥舞爪子跟对方拼力。

  “炎魔蛊的灵智不低嘛,那么大的诱惑都不忘留下个看门的。”

  苏琬往火鼠王身上丢了个回春术,从五行虚空镯里翻找出一张强力玄冰符,国宝与她心有灵犀,当即后撤,她抛出玉符,低喝一声:“爆!”

  灵符碎裂,寒气与火气相撞,升腾起森森白雾,岩溶巨兽凄厉一吼,被玄冰重重包裹,国宝乐得嗷嗷大叫,抱着玄冰巨兽往墙上砸。

  寻宝鼠见胜负已分,心中生愧,窜到国宝头上,从储物戒子里丢出一个打铁大锤,国宝爪子正拍得生疼,猛的多了一武器,抱起来掂量,重量非常可观,顿时顾不得跟寻宝鼠计较踩头之恨,双爪握锤,使劲敲打玄冰。

  玄冰开裂,冰内的岩溶巨兽也跟着皮开肉绽。

  “火炎晶、火炎晶……这颗是灵焱石……”苏琬乐得合不拢嘴,抱着跟她人差不多高的巨大灵焱石往五行虚空镯里塞,火鼠王见国宝那它帮不上忙,便窜过来将乱石堆下的晶石拖出来,好让苏琬捡。

  “嘭!”

  毫无预兆的,凭空冒出一面青旗,苏琬胸口如遭重锤,朝后飞去,狠狠撞上石壁,力道之大,整个石洞似乎都摇晃起来,落下一堆碎石,苏琬软软滑落,一时生死不知。

  惊变之中,寻宝鼠悄无声息的钻进石缝中躲起来。

  “尔乃何人,敢在道爷眼皮底下偷盗!”

  恶人先告状的沉喝声响起。

  苏琬咳咳两声,吐出一口血,看看地上碎了的隐身符,手背抹抹嘴角,爬起来望向对面。火气蒸腾的蒙蒙水雾之后,晶石堆上多了两个道人身影,一人手持青旗,一人身负宝剑,剑已出鞘,剑尖遥指苏琬。

  “吼!”主人!大胆狂徒!竟敢背后伤人!

  国宝怒了,抱起玄冰巨兽往两人处一丢,挥舞着爪子扑上去!对方青旗一荡,玄冰巨兽往回飞去,撞在国宝身上,压得它吭哧吭哧只叫,翻身爬起,又要往前冲。

  “回来。”苏琬朝国宝低喝,吃了颗回元丹,对自己用了‘妖王守护’‘五行护盾’,戒备的看着对面两人,心中暗恨:果然跟爷爷说的那样,她还是太嫩了,又不是没见过好东西,一点灵焱石就迷住了心,忘了注意周遭环境,明知道熔洞里有两个人不知去向,却没有在附近布下预警之阵,就算是游戏里,身为真仙也有人敢抢怪夺宝,更何况她现在只是个金丹期修士!

  国宝气呼呼的站在苏琬跟前,冲对方龇牙咧嘴。

  石缝中喷出一股白雾,无声无息的融化在水雾当中。

  苏琬挑了挑眉,“偷盗?真是笑话,火云洞本是我清云门的矿洞,两位高手又是什么人?竟然反客为主起来了?”

  手持宝剑的眼中闪过赧然之色,剑尖往下垂,“你是清云门之人?有何证据?据贫道所知,清云门低一辈里没有能受青木旗一击的人。”

  “小女子琅琬,家师清辉,此乃碧云令。”苏琬拿出碧云令一晃,冷然道:“青木旗确实厉害,更何况是打在人措手不及的时候,多亏道祖保佑,让我小命得保。”

  手持青旗的人眼神一恶,面露贪婪之色,狠声说道:“觑师你何必跟她废话,清辉新收弟子才几月,估计才堪堪筑基,怎么可能是她?碧云令定是假的,假冒清云门之人,我等身为十派之一,有责任处决这等卑劣狂徒!”

  说着青旗一挥,就要攻上来,苏琬动作比他更快,心中下令,寻宝鼠钻出石缝,双眼化为紫色,冲两人吱吱一叫,只见两人身形一顿,神情恍惚,自相残杀起来。

  “吼!”国宝飞扑上去。

  苏琬提醒,“让他们见血。”

  国宝左右开弓,两爪子挥过去,两人脸上开花,多了几道深深的血棱子,火鼠王飞窜过来,一口咬穿对方手腕,叼着青旗就跑,两人猛地惊醒,怒火三丈的逼退国宝,一人捂手哀号,追向火鼠王,一人对苏琬吼道:“竟然是魅惑之术!妖孽!”

  寻宝鼠早已窜到苏琬肩上,细声嘀咕:“蠢材,心神不稳,受迷心幻境所惑,与魅惑之术无关。”

  火鼠王左奔右窜,被一掌劈中,勉力将青旗甩入岩浆之中,身形如破布落地,离珲飞身扑救青旗,苏琬将回春术丢向火鼠王,另一手甩出几枚玉符,击向敌人。

  离珲、觑师以为暗器来袭,或以剑相劈,或以旗相卷。

  苏琬微微一笑,打个响指。

  “魔灵引,爆。”

  玉符破碎,离珲、觑师知道有变,闪身想避,但以来不及,只觉得面上发热,血液几乎要燃烧起来,捂脸滚地哀号。

  “妖孽!你下毒!”

  苏琬翻了个白眼,以最快的速度将所有能见到的晶石收起来,嘴中说道:“白痴,你们本来就中了炎魔蛊,我只是把潜伏的魔蛊引发而已。再说了,我就是下毒你们又能怎么着?正当防卫不犯罪!”

  “嗷嗷……”主人威武!

  国宝捶胸庆祝,捡起大锤砸得两人满地乱爬滚,火鼠王颤颤巍巍的站起来,加入战团,痛打落水狗,寻宝鼠更是抓着青旗宝剑就往镯子里塞——宝贝啊,它最喜欢!

  两人痛不欲生,偏偏一用真元,灼烧似的疼就越来越厉害。离珲眼中闪过狠戾之色,想他堂堂出窍期修士,整个修真界有得数的高手,竟然败在小小丫头手上,沦落到被三只灵兽欺负。

  他全然忘了,是谁贪念心起,想抢夺晶石,明明认出清云门的灵兽竹熊,还从旁窥伺,瞧出隐身之人的位置,背后偷袭。原想着如果是青方,那就不痛不痒的道个歉,然后见面分一半,却发现对方只是个小丫头,顿时恶念突生,想要独占晶石,反正清云门只剩一个青方,撑不了几年,到时候说声不知道就打发了,却没料到偷吃不成反蚀把米。

  离珲毫无预兆的暴起,冲向苏琬,抱住她。

  “妖孽!去死!”

  苏琬面色大变,猛地一吼:“快跑!出去!”

  国宝一愣,下一瞬,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石洞摇晃,墙壁出现一个大洞,外面是悬崖峭壁,下方炙炎腾腾,岩浆翻涌,苏琬被一团黑雾裹住,重重落入岩浆之中,很快被吞噬。

  “吼!”主人!

  国宝冲到洞口,俯身凄然大吼。

  ‘你们回去,回落霞山去,别担心我,我有玉符附体,不会有事……’

  心底的声音突然一断,国宝嗷嗷叫了几声,再也没有得到回应,回身疯狂的扒着石碓,将觑师扒拉出来,拿着大锤将他敲成肉糜,揪住灰黑的元婴使劲扯。

  “够了!”寻宝鼠喝道。

  国宝双目赤红,鼻中喷气,“吼!”不够不够!杀杀杀!

  寻宝鼠怒道:“你要浪费多少时间?她让你回落霞山,回去找人来!你想把命留在这里,导致没人回去报信,让她在岩溶下无人相救而死吗?”

  国宝一慌,使劲摇头,“吼!”没有!

  寻宝鼠拿出一个玉瓶,将觑师发黑的元婴收起去,让国宝把觑师尸身丢岩浆里毁尸灭迹,而后说道:“火鼠王,你在附近等候,也许她会自己爬上来,竹熊,我们去落霞山报信。”

  火鼠王点点头,看着两兽的身影远去,趴下来舔抿着伤口,回春术可以持续回血,所以它的伤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过了会儿,又爬起来将一颗颗碎晶石叼到一处堆积着。

  却说苏琬,被离珲抱住的瞬间,她感觉到了对方的真元暴动,却怎么也来不及挣脱,心中慌乱,脑中直一个念头:他竟然自爆!我命休矣!

  下一刻,巨响、强光,耳中嗡鸣,眼前一片白芒,但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来临。

  柔软、顺滑,仿佛被丝缎包裹住,有什么在轻轻拂拭脸颊。

  因强光而短暂失明的双眼眨了眨,逐渐看到朦胧的影像。一只狐狸,黑色的大狐狸,身后数条尾巴轻摇,将炙热的岩浆隔离在外。

  苏琬一愣,张了张嘴:“妖王?”

  狐狸正打量四周,听到声音,低头,它有一双银色的眼睛,很冷,它没开口,但是声音却传进了苏琬耳中。

  “你是谁?”

  略带磁性的声音,很是魅惑,让人不由自主心醉神迷。

  当然,苏琬元神强大,虽然觉得声音好听,但不会被其所惑,反而是心情复杂的盯着眼前黑狐,喃喃自语:“这世界太厉害了吧,一个妖王护体,把真正的妖王给招出来了,要是当初学了魔尊护体,是不是也能把魔界的魔王召唤出来……”

  “你是谁?”妖王再问,身形一变,化为一个俊面黑衣男子,斜飞入鬓的剑眉,双眼微微上挑,笑时眼中寒光散尽,如若秋波,勾魂荡魄。

  苏琬看得一呆,而后面色一变,顾不得回答问题,忙从镯子里拿玉符出来。

  “该死!真元不够了!”

  妖王身影闪烁,猛地消失。

  失去妖王做护盾,岩浆滚滚袭来,衣物被瞬间气化,露在盔甲外的皮肤几乎起泡,好在及时驱动玉符,堪堪将热浪挡在结界外,苏琬满镯子翻找,忽然尖叫:

  “回元丹!早不完晚不完为什么这个见鬼的时候就没得了!老天爷!我以后再也不浪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