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 炼丹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276 2010.11.30 18:24

    【新书冲榜,打滚求支持~】

  “轰!”地动山摇。

  地震了?

  苏琬睁眼,猛的起身,挥凳子砸开窗户,跳出摇晃的屋子,冲进院子!

  风和日丽,天清气爽,既没晴空霹雳,也无火山喷发。

  “又做噩梦了……”苏琬清明的双眼立马朦胧,半开半合,梦游般往里屋晃荡。

  “咳咳……咳咳咳……”丹房大门撞开,两个黑人窜出来,滚滚浓烟如黄河泛滥,汹涌倾泻,漫遍整个院子。

  硫磺、火硝、难闻的腥臭。

  “灵芝、龙葵子、雪顶冰莲……跟筑基丹似是而非,见鬼,怎么还加赤阳果又不放甘露,加一片醍醐香都不会炸炉。”苏琬揉揉鼻子,嘀咕。

  “青辉,下次炼丹搬去雷云顶,免得毁了丹霞峰。”息夫人挥袖驱散烟雾。

  “失误,这是失误,小小的筑基丹,就不信炼不出它!”

  苏琬有起床气,被吵醒,心情自然不好,哼哼两声拆师父的台:“这失误未免太大了点,连赤阳果跟朱果都弄错了,虽然两种外形仿佛,气味相同,连味道也同样甜腻,但朱果的果蒂比赤阳果要粗一点,性质也要温和,这个谁不知道?更何况你还在放了赤阳果后,没将火势转小,只炸炉还是轻的!”

  青辉真人一听,一蹦三尺高,“哎呦,徒儿,乖徒儿,你竟然会炼丹?!来来来,跟为师说说,还有哪里出了问题。”

  “等我睡醒了再说。”

  苏琬打个哈欠,头也不回,翻窗而入。

  青辉真人不敢得罪乖徒儿,原地愣了愣,风儿呼啸而过,他一跺脚,转头,“轩儿,我们再试一次……你脸红什么?”

  琅轩擦拭灰尘的手顿了顿,瞪了父亲一眼,转身飞走,“我去练功。”

  “明知故问你。”息夫人伸出芊芊玉指,戳向青辉真人的脑袋,“琬儿没穿外衣你都没注意到。我久不做女红,昨夜赶着替她改了两套衣服,等会给她送去,你去收拾丹房,千万莫再开炉了,丹霞峰可受不得几次炸。”

  苏琬的回笼觉直睡到日上中天,这才打着哈欠,揉着眼睛出门。

  “醒了?来,试试这衣服,看合身不合身。”息夫人在廊下穿针引线,见她出来,抖了抖身边的长袍,披到她身上。

  苏琬摸摸针线有些粗糙的宫装,穿好,转一圈,咧嘴一笑,“合身,师娘,我饿了。”

  息夫人笑道:“试着学你昨夜那般熬了药粥,可惜味道差了不少。”

  “乖徒儿,乖徒儿,炼丹!炼丹!”青辉真人像跳豆,蹦来蹦去。

  “噗……”苏琬喷掉漱口水。

  “炼丹!炼丹!”

  “哗啦啦……”苏琬洗脸。

  “炼丹,炼丹……”

  “吸溜……”苏琬喝粥,药味太浓,很苦,比辟谷丹还难吃。吃饱喝足,咬着酸甜的杜鹃花瓣晒太阳,苏琬挠挠头,好像忘了什么。

  “乖徒儿,炼丹……”青辉真人颤颤巍巍,哀怨的看着似乎想睡午觉的徒儿。

  苏琬恍悟,是了,炼筑基丹,身处修真界,怎能不修真?!

  起身,挥手,“嗯,炼丹,走吧,药材准备了没有?”

  “准备了,都准备了,足够炼七八炉……”青辉真人立马复活,搓着手,很谄媚,若非苏琬是他徒弟,大有替她捶腿揉肩的意思,前提是,苏琬允许他近身。

  丹房,偌大个八卦炉立在中央,上面烟熏火燎的气息还没散去,拍拍八卦炉,沾了一手黑,苏琬嘿嘿两声,没急着开炉,这里摸摸,那里蹭蹭,见什么都要拿手上摆弄几下,偏青辉真人也不敢催她,苦着脸在一旁做介绍。

  阴阳八卦炉:天级五品;风火玉净瓶:地级二品;紫金葫芦:地级三品……

  器分天地人三级,每级九品,人级的称凡器,上了地级便是法器,天级则为灵器,天级之上又有仙器,仙器之上还有传说中的神器。

  苏琬在丹房拍了一遍鉴定术,满意点头,清云门并不擅长炼丹,但却拥有天级五品的丹炉,称得上底蕴深厚,还有百年以上的灵芝、龙葵子、雪顶冰莲,赤阳果用篮来算,想必药园灵药不少。

  “乖徒儿,现在开始吗?”青辉真人手上燃起三味真火,霍霍欲试。

  “师父,阴阳八卦炉自带丹火,我能独自炼,等会凝丹的时候你借些真元给我就好。”苏琬检查丹炉周围的火系晶石,见晶石能量充足,再看青辉真人捧着的那团真火,心中了然,刚才的爆炸,固然是放错了原料,一多半,还有青辉真人对火势控制不到家。

  除非高级丹师,对丹药的各种火候了解深入,一般丹师都不敢自己控火,这又不是练器,火大点金属溶得快,炼丹的火要是把握不好,仙丹也能变成魔丹,因为很多药草在丹炉中融合会产生质变。

  青辉真人信心十足,“不用不用,为师亲自来,你提醒放药材的顺序就好,没筑基接受真元会伤到筋脉。”

  “真元?就是仙力也别想弄伤我的筋脉。”苏琬嘀咕,也不理青辉真人,自己拿白玉盘子,从药材中检出必备之物,盘膝坐在八卦炉前,脸色凝重,转动丹炉上半截,将八卦炉阴阳相接处的符文对接上,按下顶中的赤炎石。

  丹炉‘嗡’的一声,下部冒出了丹火。

  青辉真人见鬼了似的,眼睛瞪得溜圆,丹炉竟然自己起火?他以前在下面累死累活烧火是自讨苦吃?自我怀疑之时,一不小心,火球烧到手,跳着来,手忙脚乱熄灭真火,捂着巴掌,叫又不敢叫,怕打搅了乖徒弟。

  专家就是专家,跟业余的不一样,看乖徒儿这认真谨慎的眼神,这行云流水的动作……啧啧,比玉虚门那些小崽子一点不差,而且动作流畅顺眼多了。

  丹炉未开之时,苏琬是心怀不安的,毕竟虽说炼丹为大师级,但那只是游戏,现实中从未做过,谁知道脑中的知识会不会关键时刻掉链子,好在有昨夜成功的烹饪和采集练手,丹火一出,心便冷静下来。

  摒弃所有情绪,开始布药。

  强火,十滴甘露,“嗤嗤”甘露化作水雾,滋润炉壁,放入雪顶冰莲花瓣两片,融化,添加百年灵芝一株,带壳龙葵子若干,雪顶冰莲花瓣八片,融后再放莲蕊,朱果一颗,转文火,溶成液体,加甘露若干。

  “等两个时辰就好。”苏琬呼了口气,出乎意料的顺利,看看自己的手,微笑,又该说是不出所料的成功,这双手,不是她以前切菜都握刀不稳的那双,游戏加点附体,有如神助,灵活得不可思议。

  这炉丹若是成功了,证明脑中的那些知识,在修真界完全能用得上。

  青辉真人抓着丹方很苦恼,“徒儿,你都没看丹方?炼出的真是筑基丹吗?”

  苏琬瞟了眼他手中的丹方,一目十行,“等出丹的时候就知道了,我记忆中的筑基丹就是这般炼的。”

  “记忆?”青辉真人愣了愣,没有深究,只是道:“上午炸炉,除了赤阳果,难道还有别的地方错了?这丹方上标明甘露是最后放,而且只有七滴。”

  苏琬心情不错,以衣袖扇风,“甘露能引发潜能,是筑基丹的药引,在药效不冲突的情况下,越多越好,不过十七八滴已是极限,雪顶冰莲性极寒,未免破坏灵芝的药性,只能先放一部分,等调和的龙葵子放了,再加全部。”瞟了眼便宜师父,“至于你上午炸炉,一是将赤阳果跟朱果弄错了,第二个,放了赤阳果后,你没将火势转小,不过你要一开始放了甘露,后面又及时加甘露,再加一片醍醐香,筑基丹虽炼不成,但却能出一炉赤焰丹。”

  青辉真人被说得心服口服,连连点头,听到后面,又问:“赤焰丹?”

  苏琬点头,“嗯,可以提升火系术法的攻击强度,时限半天。”放游戏里,那就是火系伤害增加百分之三十。

  “哈哈,瞎蒙也差点蒙出种丹药,老夫简直太值得佩服了!”青辉真人傻笑,不停嘀咕赚到了赚到了,突然想起什么,像是随口问:“对了,你不是没修行过?怎么还知道这么多?”

  苏琬撇撇嘴,暗自腹诽:谁说我没修炼过,好歹我以前还是真仙呢……虽然有请人代练,但真仙的境界可是实实在在。

  两个时辰悠忽而过,八卦炉中飘出冉冉青烟,苏琬一脸凝重,手握炉壁凸起,精神力探入炉中。

  青辉真人严整以待,坚持不让真元破坏苏琬的筋脉,凝丹工作由他动手,双手虚放丹炉两侧,输入真元,脸色突然一变,发现真元入泥流入海,不受控制。

  “不要断,就这速度,继续。”苏琬开口。

  “你……你竟然有元神?!”青辉真人看苏琬的眼神多了骇然,真元的输送猛地一顿,很快又续上。

  苏琬小心的控制真元将丹炉的液体分割成团,嘴中轻喝:“凝!”

  丹炉轻颤,上方的阴阳鱼猛地打开,药香扑鼻,喷出一团雾气,雾气之中,颗颗晶莹的豆大丹丸上下旋飞,苏琬抄了一颗在手,松懈下来,翻个白眼道:“元神?精神力而已,专注一些就有了,何必说得那么玄乎。”

  说归是这般说,苏琬心中却明白,她真仙境界还在,识海自然远远大于常人,元神的强度也是如此,所以能反客为主,控制师父的真元。

  青辉真人听不到其它声音,他满心满眼都装满了飞来飞去的丹丸,打开紫金葫芦,一颗一颗数着将筑基丹收进去,关于元神的问题被抛在脑后。

  “……九颗、十颗、十一颗,一炉竟然出了十一颗,确是筑基丹无误,看这色泽,这香气,莹白如玉,香如兰麝,必是上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