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五章 清云门不是软柿子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779 2010.12.18 18:30

    苏琬望天,无意识转动着腕上的五行乾坤镯,道:“说说而已,我若是懂,师父还用请您救吗?”

  屿和真人道:“这可未必,老道见你并不担心清辉,莫不是还有后招?”

  “呵呵。”苏琬低头,苦笑两声,沉痛的说:“真人,伤心并不是用来表现在面上,而是刻在心上,眼见不一定为实,耳听不一定为虚。”

  屿和真人沉吟:“有点道理。”

  苏琬道:“不是有点,是很有道理!呃,跑话题了,说回来,您别看我年轻,在丹药一途,还是能说几句的,十比一是炼丹的一个标准,到达了这个标准,才能真正说登堂入室。当然,我现在也做不到,一则药鼎不行,二则真火不纯。”

  屿和真人问:“若是有好的药鼎,精纯的真火,你就能达到登堂入室的高度?”

  苏琬摸摸镯子,打个冷颤,突然很想吃烤红薯,大冷天吃热乎乎的烤红薯最舒服了,舔了舔唇,道:“应该吧。”

  冰室里很冷,没有了真元护体,炎魔蛊也被禁锢,变为凡人的五个炎山派弟子逐渐醒来,高高低低的呻吟声响起。

  苏琬眼睛一亮,道:“人醒了,玄冰寒气太重,他们会冻坏的,我去叫人进来……”

  “不急。”屿和真人道,抬手点出几指,刚刚苏醒的几人立即晕了过去,他微笑道:“心思不净的人,是该受点惩罚,牵连清辉致残,你不想教训他们?反正一时半刻还死不了。”

  明明冰室里寒气袭人,苏琬后背却冒了汗,这个看起来温和慈祥的屿和真人比太外公腹黑多了,谈笑杀人的楷模啊!

  不过,她喜欢!

  正如他所说,反正一时半刻死不了,那就再等会吧!

  苏琬当即一笑,重新坐下。

  屿和真人道:“我玉虚门有仙器药王鼎,天成的火灵脉,清云门会埋没你的炼丹之术,不如改投玉虚门,老道做主,每月让你用一次药王鼎……”

  “……屿和老奸贼……”

  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苏琬转头看去,清辉真人正吃力的从玄冰棺里爬出来,眼睛充血,目光几欲杀人,仿佛从地狱爬来的恶魔。

  “就是我死了!清云门还有青方!你休想带走琬儿……”清辉真人睚眦欲裂,声音沙哑的吼道。

  苏琬上前,将清辉真人半扶半拉的移出玄冰棺,拿出张虎皮,张开披在他身上,“师父你才醒,少说几句,放心,我哪儿也不去。”

  清辉真人逞强的推开苏琬,怒视微笑抚须,毫无挖角行为被当场揭发应该表现尴尬的屿和真人,手往腰间摸,“碧澜剑?我的碧澜剑呢!真元……”摸索半会,猛地一僵,意识到了什么,眼中的盛怒变成恐慌,“我……我是……我废了!”喃喃说着,瞧见冰床上的几人,发狂似的扑上去,“畜生!小畜生!杀了……”

  声音戛然而止,清辉真人缓缓滑落,倒地前不敢置信的看了眼苏琬,缓缓阖上双目。

  苏琬抱歉的朝屿和真人道:“师父太激动了,对身体不好,我让他睡一会。”

  屿和真人的手停在半空,整个人僵住,他正准备点晕清辉,没料到被苏琬抢了个先。现如今,当徒弟的能对师父动手吗?

  “呵呵,是这道理。”他干笑两声,收手抚须,没注意轻重扯掉了几根胡子,痛的想龇牙,但为了形象,还是忍住了,重新挂起微笑,说:“老道先前说的,你要不要再考虑下,清辉现在这样,清云门未来会很艰苦,来玉虚门吧。”

  苏琬扶着清辉真人转身,顿步回道:“不瞒真人,我俗家名字叫苏琬,清云门的青方真人是家父,不管清云门未来如何,这个缘分都斩不断,多谢您的厚爱,但还是要让您失望了。”

  屿和真人确实很失望,从清辉跟他炫耀,新收的弟子半天便能炼出筑基丹,而且还是上品,他便对苏琬起了兴趣。后来阴差阳错得了回元丹,查清丹药来路,确认清辉这次没说谎,打定主意,定要上清云门会会这个才十几岁,炼丹之术便已不下于他的琅琬。只是碍于清辉那暴躁脾气,一直没成行。

  此次因杏灵签而出诊,意外发现清云门的生面孔,断定她是苏琬,所以才带她进冰室,打算以玄冰指的神通惹她心动,没料到苏琬对玄冰指不感兴趣,他只好拿出回元丹,挑破了说,苏琬那通浪费的话,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好弟子难寻,遇到了千万别错过!

  但是,逼太急了也不好,从长计议吧。

  见苏琬要走,忙追上去,问:“回元丹里那味宁神花,苦涩寒滞之气是如何去掉的?”

  “你炼九转回真丹的时候是放整朵花吧?炼制之前以甘露加宁神花蕊提炼成宁神露,有闲心的话,采集花粉提炼效果会更好。”苏琬说着,打开冰室的门,门外琅轩等人围了过来,她将清辉真人推给琅轩,“师父需要好好调养,天重子,让人炖一锅人参鸡汤,人参百年左右的就够了。”

  “提炼宁神露……”屿和真人若有所思的喃喃念着,再看向苏琬的背影,突然觉得她莫测高深起来,同时心生感激,一般来说,修真界习惯弊帚自珍,这样随口将独门之技告诉别人,不知该说她傻还是她真不在意?

  不管如何,宁神花是常用药草,大多数丹药里必备的一味,对玉虚门来说,提炼宁神露是个大恩惠!

  屿和真人面色一整,无视了过来见礼的朱崇华,突然上前,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朝苏琬深深的行了一礼。

  “屿和多谢姑娘指点,玉虚门上下将铭记在心,此乃玉虚令,请姑娘收下,持此令者,但凡有难,尽可来玉虚门,灵丹仙药,必倾囊相助。”

  众人齐齐愣了,看看屿和真人,再将视线移向苏琬,试图看出朵花来,朱崇华甚至忍不住擦了擦眼睛,然后拍拍耳朵,发现刚才所见到的并非幻觉,屿和真人不但鞠躬九十度,还双手奉上比杏灵签更珍贵的玉虚令!

  苏琬略一沉吟,只道屿和真人想挖她跳槽之心未死,送玉虚令只为笼络,当即假笑谦虚的道:“真人您太客气了,一点小事,不足挂齿,您施这么大礼,真让我受宠若惊。不过您既然如此坚持,却之不恭,小女子就笑纳了,若是哪天厚着脸皮上玉虚门求见,还望您别看成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将人给轰出去。”

  “岂敢岂敢。”屿和真人寿眉长须齐齐抖动,心里有些怪异,玉虚令这等仅次于掌门令的宝贝,她怎么能毫不推辞的接了呢?这不合情理啊!听她的话,好像将玉虚令看成了杏灵签一样,总有种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感觉。

  “掌门师兄!”白芷真人走了出来。

  屿和真人面色一正,不敢让白芷看到苏琬掌中的玉虚令,挥袖卷了白芷,飞非空而去,远远传来他的声音:“琅轩,清辉伤势暂时压制,每三年需复诊一次。琅琬姑娘,有空多来玉虚门,老道扫阶相迎。”

  白芷真人不解的问:“师兄,为何对一小丫头如此客气?”

  “小丫头?此话万万不可再说,论炼丹天赋,她恐怕还要强于我等。”屿和真人心不安,玉虚令送给非本门的人,祖师爷不会怪他违反门规,数典忘宗吧?

  “师兄你也太抬举她了,即便天赋再好又如何,我玉虚门最不缺的便是天资超群之人。”白芷真人哼道,细细回想,映像中貌不出奇的丫头有种违和感,顿时心生戒心。

  屿和真人拿出回元丹,递给师弟,道:“你看了此物再说。”

  “这是九转回真丹,不,有点不一样……”白芷真人嗅嗅回元丹的气味,猛地心中一凛,昨天灵兽飞马发狂之时,好似出现过同一种药香?一夜过去,水泉竟然还未回,而且镇魂铃失效,这期间莫非有关系?

  白芷真人如此想着,看看一旁明显对那丫头上了心的师兄,将心底的疑虑压了下去。

  朱崇华双目赤红的瞪了眼苏琬,然后对清辉真人讽刺的一哼,跟同门一起带走冰室里的人,当即出了城主府,转道回炎山派。

  外人一走,琅嬛再也忍不住,绕着苏琬团团转,“妖孽!你做了什么?竟然让屿和老道送你玉虚令!玉虚令在玉虚门跟我们的碧云令一样尊贵!”

  苏琬撩了撩发丝,懒懒道:“随口说了几句,也许是他魔怔了,放心,以后去玉虚门的时候一定带着你。”

  “你怎么知道我想去玉虚门?!”琅嬛傻了。

  “你傻,我比你聪明。”苏琬道,根本不用想,琅嬛大小姐狂热的眼神出卖了她。

  琅嬛气得跳脚。

  苏琬淡淡的问:“符文背了几个了?我说过,以一个月为期限,完不成你就洗干净脖子等着。”

  琅嬛顿时噤声,拿着玉简跑到静室背比打结的蚯蚓团更扭曲的符文字。

  此时天色大亮,琅轩抱着清辉真人离开冰室的院子,来到天重子早已准备的房间,苏琬也没让天重子、无崖子退避,让琅轩将清辉真人丹田处的衣服划破一个洞,露出肚子来,然后将灵玉符往他脐下一拍,灵玉符如水入海绵般渗透他体内,以丹田为中心,形成一个淡粉色的符文印记。

  苏琬凝神屏气,闭目回想屿和真人的玄冰指,突然睁眼,眼中精光一闪,伸指点去,指影如风,刹那点出数指。

  清辉真人丹田的禁锢被打开一道口子,炎魔蛊乘机钻了出来,却被灵玉符一点点吸收削弱,本来淡粉符文逐渐变黑……

  众人虽知道苏琬神秘,但首次看到她动手,心内还是震动,琅轩最先回神,只见苏琬已经收手静立,抹了下汗,拿出颗回元丹丢嘴里,咔嘣一声跟吃豆子一样嚼了。

  “好了,师兄,师父马上会醒,你跟他解释,我累死了,出去晒晒太阳。”

  无崖子屁颠屁颠的跟上去:“琬小姐,这里我熟,让我来领路。”

  苏琬对着朝阳伸个懒腰,瞥了眼无崖子,抬手打个响指。

  “召唤——灵兽竹熊!”

  前方的地面凭空出现一个符阵,发出阵阵清光,光芒散去,迷你型国宝抱着一酒葫芦出现在那里,迷迷瞪瞪的瞅着四周,弄不清厨房怎么变样了?

  苏琬一个清心术丢下,国宝打个激灵,立马清醒,酒葫芦一丢,哼哧哼哧的爬到苏琬跟前,抱腿撒娇。

  “勇气、冷静、坚甲、神行速步、躲避、水元罩、跟踪……”苏琬拍打国宝,释放一系列技能,又将一串玉符挂到国宝脖子上,然后拎着它一扔,扬声道:“去,把炎山派那几个废物解决了,顺便让那个朱崇华也知道点厉害,敢欺负我的人,当软柿子好捏?!统统去死!一个打不赢,我批准你找帮手,回头有奖!”

  “吼!”国宝化身为巨型,大吼一声,庞大的身形往远处跳跃,快得不可思议。

  【谢谢虹糖恋沨的圣诞袜、≯流浪的猫≮的平安符、月祗的圣诞袜,真夜同学,你撒的饵看到了,不过明天要出去相亲,估计没时间吃,努力努力的存稿,上架那天来个一万二爆发怎么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