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回 魔焰之毒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074 2010.12.13 18:36

    【新书冲榜,打滚求支持~~】

  日色黄昏,万家灯火亮起。城主府外,灯笼高挂,两侧卫士持刀仗剑,站得笔直。正门大开,数个锦衣华服者立在门外,面色焦急,似在等候什么人。

  飞马雕车由远而近,出现在众人眼中。

  “来了来了!”一人松气高呼,转身入内通报。

  其余几人也齐齐松了口气,一红发大汉瞥了眼天重子,甩甩衣袖,冷哼一声,换上笑脸,迎下阶梯。

  天重子不理旁人,瞧见马车旁侧的琅轩等人,细看其后,未见青方真人,心中生虑,却也同时迎了过去。

  下一刻,只见飞马失控,冲过众人,直窜门内,马车重重砸在门墙,顿时四分五裂,赶车人惊跳而起,跃至一旁,却被失控的飞马撩蹄子踢飞,撞上石雕睚眦巨兽,顿时头破血流,而飞马扬蹄嘶鸣一声,甩开背上鞅轭。

  变故发生的太快,众人先是四散躲避,而后大惊失色,高呼白芷真人,扑向马车废墟。

  “无事,退避。”

  废墟内传出沉喝声,众人急急散开,只听得“轰”的一声,马车炸开,冲出一个须长足过尺的清瘦中年,眼神阴鹫,唇色发乌,灰头灰脸,极是狼狈。

  “做死的孽畜!爷今日杀了你炼丹!”赶车人从昏眩中清醒,跳了起来,一手捂着额头的伤口,一手持鞭,恶狠狠挥向飞马。

  飞马呼哧几声,扬蹄飞踹,然后飞向高空,咴咴儿长嘶,似在嘲笑对方没用,甩甩尾巴,逗着身后的人玩。

  “水泉,休要玩闹,让人看笑话!”白芷真人手掐净身法诀,周身清光一闪,顿时灰尘散尽,须发纹丝不乱,迎风拂袖,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概,可惜太过干瘦,仿佛吸毒重症患者,而且语气阴沉,听的人心里发毛。

  “是,师父!”那唤水泉的赶车人微微一顿,不但没收手,反而拿出一个铃铛,摇晃三下,祭出朝飞马打去!

  飞马先是缩脖子闭眼,好似恐惧,待铃声响起,身上却并无异样发生,不由疑惑睁眼,而后兴奋的人立长嘶,如风般跑动起来,上前叼住铃铛一眨眼儿便跑不见了!

  “孽畜!快还爷的镇魂铃!”水泉匆匆追去。

  白芷真人的脸色更沉了。

  却说八卦盘上的三人组,混乱发生时,他们并没上前凑热闹,避到一旁落下,唤来天重子询问究竟。

  “天重见过大公子,嬛小姐,琬小姐……”

  琅嬛抢问:“别说废话,天重子,你说掌门师伯受伤了?究竟怎么回事?!”

  天重子按捺下心中悲愤,道:“说来话长,二老爷没来吗?若不是有缥缈仙宫的仙子在,崇华真人已经带着凶手扬长而去,其中有一个还是他们掌门首徒,一个万家的小公子,光我等恐怕压不住炎山派的人!现在所有伤者都安置在冰室里,属下这就带公子和两位小姐去!”

  琅轩道:“玉虚门的白芷真人擅长医毒,为人最是重礼,你留下亲自接待,找个人领领路即可。”

  天重子应了,找来心腹属下给三人带路,上前迎接白芷真人,几人避过纷乱,从旁侧的小门入内,沿途抄小路赶往冰室。

  白芷真人丢了面子,脸色极差,扫了眼追飞马而去的弟子,再瞧了眼城主府侧门,琅轩三人的身影已经从那消失,不由心中暗怒:他堂堂玉虚门掌门的师弟,毒阁长老,清云门这等落魄门派的人竟然对他视而不见,还以为是玄真老君在的时候吗?!

  “天重见过白芷真人!”

  “炎山派朱崇华见过白芷真人……”

  白芷真人瞧也没瞧天重子,拿出一根杏色玉签,问炎山派的朱崇华:“杏灵签总数不过十,你确定要用在此处?”

  朱崇华看了眼天重子,心中暗恨,口中却无可奈何的恳求:“崇华明白,只是兹事体大,不得不有劳真人了。”

  “也罢。”白芷真人负手,“去看看伤者。”

  飞马通过主宠契约联系苏琬:“主人,任务完成,到哪领赏?”

  苏琬不答反问:“玉虚门是炼丹门派,他们是不是有很多药园?”

  飞马道:“是有不少。”

  苏琬当机立断,“你回玉虚门,多去药园逛逛,关注一下天品以上的珍惜灵药都种在什么地方,以后炼了灵丹仙丹,少不得有你一份。”

  飞马急急道:“记得记得,凌空都记得,不用再去也去不得了!刚刚发现,认你为主,白痴老头烙下的魂印没了作用,好不容易有的自由,我是再也不想去那地方给人拉磨!”

  魂印?是灵魂烙印吧,也是主宠契约的一种,利用法宝控制灵兽,自然比不上她的万兽诀,被冲散也正常。

  苏琬想着,传音道:“那你摆脱了追的人,到落霞山去等着,我回去后再找你。”

  “明白!”飞马兴奋的说,打定主意,先逗身后的人玩玩,把这么多年吃得苦全部还回去!想它堂堂天马凌空,竟然用来拉磨,磨晶石,简直太大材小用了!

  苏琬与飞马传音的时候,琅嬛正追着领路的询问。

  “……白芷真人是谁请来的?”

  那人道:“崇华真人动用了杏灵签。”

  琅嬛惊呼:“杏灵签?!”

  苏琬问:“杏灵签是什么东西?”

  琅嬛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解释道:“杏灵签是玉虚门送给对他们有恩之人的玉签,凡拿着杏灵签的人,有权提出一个要求,玉虚门别的不行,丹药方面还是不错,对修真界的人来说,等于多了一条命。当年爹助过屿和真人,曾得到一根杏灵签,后来借给了悬空岛的岛主……”

  琅轩问:“炎山派是为了父亲而动用杏灵签?”

  那人苦笑解释:“城主不知从哪听说崇华真人有杏灵签,逼着他请人,起先崇华真人不肯,还是缥缈仙宫的仙子说要炎山派为真人老爷的伤负责,加上他们的人也中了毒,必须要玄冰压制,东林城唯一有玄冰的只有城主府,崇华真人不得以之下才动用,心里恐怕是恨上城主了。”

  琅轩看了眼为上司表忠心的人,“放心,只要父亲没事,天重子以后到落霞山修炼,一切待遇,等同内门弟子。”

  冰室之外,十来个外门弟子左右把手,无崖子守候门口,见众人前来,让至一边,请众人进去。

  清辉真人确实很惨,躺在玄冰棺中,四肢皆是齐腕而断,身上多处刀剑火灼之伤,最严重的是,脸色青紫,嘴唇乌黑,七窍流血,显然是中了奇毒,若不是那心脏还在跳动,众人皆当他已死了。

  琅嬛当即呜咽一声,不顾玄冰寒冷,飞扑上去,琅轩睚眦欲裂,浑身颤抖,俯身欲探父亲鼻息!

  苏琬抓住琅轩的手,“毒性未明,别乱动!”

  阻止了师兄,她自己却绕到玄冰棺另一侧,凝重的审视师父伤势,伸手沾了点污血,至鼻前细闻气味,若有所思:说毒也不是毒,带着天魔气息,所谓的黑焰,果然是天魔烈焰么?

  按了按师父颈侧脉搏,真元探进去,师父的经脉里充满了魔焰之力,虽然被玄冰之气压制,但魔焰之力正一分一分的增强,顶多再过三天,魔焰便会沸腾,到那时,师父除非选择入魔,否则只有禁锢丹田,从此无法使用真元,成为凡人一途。

  琅轩急急问道:“怎么样?”

  “是天魔烈焰,但又好像有些似是而非。”苏琬将手上的血渍擦到玄冰上,转身查看冰室内其他伤者,那几人可没得玄冰棺可睡,平躺在一旁的冰床上,虽然身上的伤势比师父的轻,但体内魔焰之力的压制也弱了很多,估计不到一天,魔焰就会发作,那种经脉肺腑被火焰灼烧的痛想必很令人难忘。

  琅轩与琅嬛脸色惨白,显然被苏琬的诊断给吓到了,要知道,对修真界来说,魔焰是夺命之火,沾之则生还无望。

  琅嬛不敢置信的喊:“天魔烈焰?!怎么可能?怎么会跟魔族扯上关系!”

  苏琬回头,瞧见两人悲痛欲绝的神色,微微蹙眉,安慰道:“也可能不是,所以我说似是而非,除了天魔烈焰,还有一种以灵兽血培育出的炎魔蛊能造成这种伤势,不过炎魔蛊太少见了。”

  琅轩嘴唇发抖:“那……那还有救吗?”

  琅嬛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既然认得,能救吗?”

  “办法肯定是有的,让我想想……”苏琬脑经转得飞快,如果她是真仙,现在只要动动手指就好,但她不是,如果她的神器神兽都在,让朱雀放几滴血,或者拿神晶施展一次清心术驱除负面状态也可以,但她也没有,所有解决办法有些麻烦。

  苏琬拿一个中魔焰毒比较深的人试了试手,施展了一起小清心术,再查看,实验品体内的魔焰虽然没驱除,但沸腾的速度明显变慢了,看来是有用,苏琬微笑,以倾尽所有真元为师父用了一个清心术,替他争取到最少半月的时间。

  门外传来叫嚣的声音,即使隔着厚厚的石门也隐约可闻,三人对视一眼,苏琬往嘴里放了颗回元丹,琅轩转身上前,打开了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