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五回 咄咄逼人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330 2011.01.04 18:15

    麒麟一吼,惊天动地,岩浆剧烈的翻滚,苏琬被汹涌的暗潮冲了个趔趄,捂耳飞速向上冲。

  “我没听见,我听不懂兽语,我不知道蛮牛在说什么……”

  这一吼,传到了火云洞外,厚重如山峦的威压荡过,不是谁都能像苏琬这样有着真仙的境界,不惧仙兽威压。众人膝下一软,几乎伏倒,刚巧证实了洞底有仙兽的传言,一个个苍白着脸,顾不得跟青辉真人等计较,退入东林城,打算从长计议。

  苏琬鱼跃出炙热的湖面,甩了甩头发,抖去身上残液,遗憾的发现,师兄贡献的衣服也化为灰烬随风而逝,只剩身上的五行桫椤甲流光闪烁,熠熠生辉。

  “吱……吱吱吱……”

  不远处传来鼠叫声,循声望去,火鼠王两只前爪搭在洞口的石上,过尺长的毛发被热浪冲得飘动起来,仿佛一团火焰,在这红彤彤一片的火山洞里,若不细看,还真容易忽略。它探头探脑的张望,瞧见苏琬,眼中闪过晶亮色彩,回头吱吱的叫唤。

  寻宝鼠听到提醒,飞窜了过来,站在石上,亲眼瞧见苏琬,心底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们一直在这等?”苏琬摸了摸它们毛茸茸的脑袋。

  寻宝鼠点点头,似乎极为疲惫,爬到苏琬肩上闭目睡了起来。

  火鼠王也脚步浮虚,但精神头还不错,吱吱的叫着,转身带路。前方窜出数十只火鼠,嘴爪齐上,搬运碎石,露出一个坑,坑里放着大大小小的碎晶石,有一般的仙晶,也有上好的火炎晶,甚至还有几颗豆大的灵焱石,数量不少。

  苏琬问:“给我的?”

  “吱吱……”火鼠王点头,它趴下来,额头触地,咚咚咚磕了三下。王伏身,身后的火鼠群自然也不可能站着,一只只紧紧贴地,跟着磕头。

  苏琬说:“你这是做什么?又是送晶石,又是大礼参拜,先说好了,我对鼠王的位置没兴趣!”

  闭目养神的寻宝鼠身子一歪,差点栽了下去,连忙揪着甲衣趴稳,胡须抽搐,暗道‘就算有兴趣,火鼠群还没法接受你当王呢!要知道当王最大的职责就是繁衍族群……’

  火鼠王吱吱叫着,却是谢谢苏琬为它们解决了死敌,不管是炎魔蛊还是火灰蛇群、岩溶兽群都以尽灭,而那些残存的小兽不足为虑,所以它召回了族鼠,往后火云洞只剩它们火鼠一族,苏琬将是它们最亲密的朋友……

  苏琬摸了摸脸,心中暗忖:还以为是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唯有结草衔环为奴为仆,自动认主,结果只是一个亲密朋友……难道她就这么没魅力吗?虽然一开始没收宠,就是看不上火鼠对环境要求太苛刻,但她看不上和看不上她有很大区别啊!

  心里想了半晌,忍不住问道:“以后要不要跟我?越阶的天擎丹,提升灵力的回元丹,要多有多少!”

  火鼠王看着苏琬手中的丹药鼻子连连抽动,嘴角胡须一跳一跳,狂咽着口水。但它还是摇了摇头,吱吱道:“谢谢您的厚爱,但是很抱歉,身为王,需要承担王之责任,火鼠一族惨遭大难,繁衍族群离不开王……”

  “吼吼!”主人主人~

  巨熊国宝狂奔过来,飞跃而起,在空中越缩越小,化身为迷你小熊,啪嗒一声贴到苏琬胸口,一蹭一蹭。

  “咩~”主人你终于回来啦!熊熊好想你!

  瞧见苏琬手中的丹药,眼睛一亮,伸爪子就捞。

  “咪呜~”好灵丹!给本熊的奖励吗?!主人您实在太大方了!虽然本熊居中指挥火老鼠找晶石劳苦功高,宣扬主人的伟大苦口婆心,打探敌人的动向身先士卒,面对老道的逼问坚贞不屈……但为主人办事乃理所当然,不敢居功~

  苏琬笑道:“你既然说了不敢居功,那这丹药自然也就没你分了。”手一收,转动手腕,将两颗灵丹抛给火鼠王,挥了挥手,坑里的晶石飞起来,被收入五行虚空镯。

  国宝眼睁睁看着丹药飞走,悲伤的捂着心口,然后把头埋进苏琬肩窝,“呜呜……”主人实在太残忍了,本熊不过是谦虚谦虚而已。本熊这么乖巧可爱,难道在您心底还比不得一只老鼠吗?又是救它,又是替它报仇,还给它打地盘,还赐它灵丹,偏心得没天理了!

  火鼠王抓着灵丹,再听得国宝的哭号,傻傻的看着苏琬。

  苏琬收下晶石,拍了拍火鼠王的脑袋,微笑道:“别理它,它抽疯了,你好好当一个王,等火鼠群大了,让我剪毛织火浣布,免得每次下去后上来都得浪费件衣服。”说完脚尖一点,羽落术发动,身影一闪而逝,只剩火鼠王站在原地,望着她的背影默默而立。

  “毛团,洞里这么冷清,是不是外面有什么情况?”

  苏琬抱着国宝,搓揉一通,感觉地下熔洞静的有些古怪。

  国宝委委屈屈,舔舔苏琬的掌心。吃不到丹药,尝尝味道也好。听了苏琬问话,顿时精神一振,挥舞着爪子,咪呜咪呜的说她去地底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却说青辉真人三个对好了口风,决定将一阳真人等的死定性为洞底仙兽所为,至于几人的劫后余生,也一并推到仙兽与魔灵打斗,几人乘机逃离,待风平浪静,再下来一看,熔洞内只剩死去的群兽,一阳真人等追仙兽而去,生死不知,

  各自有了腹案,安排人将兽群尸体拉出去扒皮抽筋,省得浪费,却有人来报,炎山派带人围了清云门山门,同行的还有归元宗与五行宗的两位长老,再听到青方竟然被捆仙索绑了,青辉真人大惊失色,留下琅轩,匆匆赶回落霞山,屿和真人跟孤风长老虽是伤者,但四门一体,存亡与共,也不得不拖着‘伤’同去。

  琅珏在家,众人来得气势冲冲,他不敢出面,紧守护山大阵,当做闭关潜修,不知门外有客,连对方将青方真人压上前逼他开门,也强忍着当看不见听不见,做个缩头乌龟,决不开门迎敌,直到青辉真人回来,他才开门跪在师父面前请罪。

  青辉真人脾气暴躁,看到青方被缚,当即大打出手,又开了落霞山方圆十里的外围大阵,势要将对方用阵势绞杀掉,幸好有屿和真人在旁相劝,加上归元宗和五行宗长老说话,这才冷静下来问因由。

  事情的过程几乎气煞了青辉,原来青方真人参加鉴宝会,拍卖完灵丹正准备回落霞山,但是向主持本届鉴宝会的主人请辞之时,厅内闯进来一个伤势不轻的五行宗弟子,叫嚣青方杀人夺宝,口称他数月前与一众同伴去云梦大泽试炼,途经落霞山南百里的流云仙府,入仙府寻机遇,得天所幸,从仙府里获得数块灵符与几张丹方,但因禁制发动,被困仙府,只能向外传出求救信,刚好青方真人巡视落霞山脉,见到信号,于是挺身相救。

  说到这里,那人悲悲切切,口中控诉,说青方真人救下几人,却发现他们身怀重宝,竟然不顾同为十派弟子,不顾前辈身份,出手打杀了他们,夺去宝物,而他靠一张替身符逃出一命,养伤数月,这才有力赶回来拆穿青方真人的恶毒心肠,而后指天立誓,言辞若有虚假,当生生世世,为畜为虫,永不超脱!说完自毁丹田,刎颈而死。

  青方真人百口莫辩,他数月前确实在流云仙府救了数人,却没料到被借此倒打一耙,流云仙府带有重重禁制,连大乘期的高手也未能入过内府,而他所救的人还只是被困在禁制外围,怎么可能得到仙府里的重宝?

  但此时人已死,无法对峙,又留下狠绝的誓言,再一查,那天所救之人,竟数月未归,齐齐失踪,而此次拿来拍卖的灵丹与玉符倒成了他杀人夺宝的证物!连平时交情不错的人也有些将信将疑,想着是不是清云门败落,导致他挺而走险?

  也有信任青方为人的,劝他找老仙君作证,说明这丹药玉符确实出自清云门,解除误会,但老仙君本是虚构之人,如何能请得出?导致这杀人夺宝的帽子戴在他头上无论如何也摘不下来了。

  正是众口铄金,人人言辞确凿,青方真人杀人夺宝即将成事实之时,炎山派掌门赤明真人带着一长角马前来,在众目睽睽之下,指证清云门仗势欺人,损害十派威名,残杀他炎山派门下弟子数人,其中还包括宫家的小公子,唯有师弟朱崇华躲过一劫,也是肉身被毁,元神依凭灵兽逃回本门报信,就是他带来的这匹长角马。

  朱崇华涕泪横流,说他带着数名弟子去云梦大泽试炼,途经东林城时,因好奇进了火云洞,没料到遇上清云门的掌门真人青辉,发生了点口角,只怪弟子年轻气盛,竟然与前辈动起了手,结果遇到魔灵,齐齐中了炎魔蛊,多亏他有杏灵签,请动玉虚门白芷跟屿和两位真人出手,好歹为众人留了一命。

  青辉真人受伤,委实怪不得几名弟子,有缥缈仙宫茗月仙子为证,要怨也只能怨魔灵太过凶残,即便弟子有错,他们已成废人,也算受到了惩罚,但清云门却将罪名强加给炎山派,派出镇山灵兽,带着众多孽畜,蛊惑乾坤门的孤风长老,将炎山派与宫家共十四人齐齐杀之泄愤,只余他一个人逃出元神。

  朱崇华附在长角马身上泣诉,说得闻着伤心听者流泪。

  归元宗自认为正道之首,发现名门正派里竟然出现清云门这样的害群之马,前来参加鉴宝会的三长老当即拿捆仙索绑了青方真人,带着众人上落霞山算账。

  这才有了青辉真人先前看到的一幕。

  【PS:谢谢hao19780107送的平安符,听责编说,本书明天要上架,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