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九回 有其主必有其宠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336 2010.12.21 19:18

    “师兄,小家伙们回来了,孤风长老那里我就不去了。”

  琅轩看了眼国宝,再看看它身后的几只灵兽,多多少少都带了些血腥气,不由皱了皱眉,对苏琬道:“兽性难驯,小心为上。”

  “听到了,我会把师兄这话当成座右铭。”苏琬笑着应了,眼中精光闪烁的瞧着那几只灵兽,瞌睡来了送枕头,宠物大军可以扩编了!

  琅轩心中暗叹,知道苏琬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只是他并非多话之人,而且又有孤风长老在等,也没多说,只重申一遍,让苏琬谨慎为妙,转身便去了客房。

  国宝很伤心很伤心,而后又很后悔很后悔,后悔自己对主人的心思揣摩得不够透彻,导致撒娇攻略作用大打折扣!更后悔自己不该瞧见孤风人不错,顺便跟主人提了声,最不该不相信主人的手艺,拍碎了玉符,拍碎就拍碎,还把所有的都拍碎了!玉符只是暂借护身,不是它的所有物,不该胆小怕死损坏主人的所有物!

  国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它是多么多么后悔,往后一定不怕死不怕累,主人但有所需,立马冲锋在最前方,发扬宠物为主抗怪打架的职责……

  “呜哇……”主人,你就把痒痒药解了吧!

  苏琬当没听到国宝的求饶,拿着回元丹,步步逼近送上门的灵兽们,口中温柔的哄道:“乖哦,跟了我,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灵丹要多有多少。已经认主了没关系,现在流行跳槽,炒掉老板,灵丹就属于谁了……”

  众灵兽齐齐后退,缩在墙角,战战兢兢的瞧着笑得一脸温柔的苏琬,再窥一眼远处满地打滚的国宝,头摇得比什么都快,偏偏又抵抗不了苏琬手中回元丹的香气,舍不得逃走。

  苏琬诱哄半晌,灵兽们还是意志坚定,既要灵丹又不想背主,左右为难。

  苏琬哄累了,撇撇嘴起身,暗道这几只一点也不像飞马凌空那样可爱!用得着怕得瑟瑟发抖吗?!想我堂堂第一高手,要什么宠物会没有,又不是是非要收这几只不可!你们还没优秀到让我逼兽认主的程度!

  收宠什么的,最好两厢情愿为好。

  你既无情我便休!苏琬哼哼几声,最后挥了挥手,放过被她威压吓得发抖的灵兽们,并大方的一只送一颗归元丹,算应承了国宝许下的酬劳。

  无崖子安排完外面的事过来,瞧见苏琬散发灵丹的场面,心痛得揪起来,若不是足够老成持重,一定冲过来指着苏琬大骂“浪费!太浪费!奢侈!太奢侈!”瞅着远去的灵兽背影,做了好一通心理建设,才没跟上去打劫。

  “琬小姐……”

  “没大事先一边去,等我教训了这不懂珍惜别人劳动成果不知道浪费可耻的熊崽子再说!”苏琬头也不回,拎起国宝,左右看看,往廊下走去!

  无崖子闭嘴,移到一边,心里暗自嘀咕:有其主必有其宠!论浪费,您更厉害!

  “哗啦!”半人高的荷花缸里多了一只落汤熊。

  国宝挥舞四肢,浮出水面,可怜巴巴的趴在大缸边缘,噗噗噗的喷水,吐出一条活蹦乱跳的小金鲤,晃了晃脑袋,发现不痒了,兴奋的挠挠耳朵,结果没扒稳,哗啦啦又掉进水里,半晌才爬出来,嘴里还叼着一节藕,使劲晃脑袋,水珠儿四散。

  苏琬拧着它耳朵朝两边扯,嘴里碎碎骂道:“八块灵玉符!八块!火云洞还没去就被你给浪费掉了!虽然本小姐会画符阵,但极品水性灵玉难得!浪费可耻!奖励什么的,你想也不用想了!”

  “呜哇……”错了,再也不敢了!灵玉!熊熊有灵玉!

  国宝眼泪汪汪的挣扎,爪子在肚皮上摸来摸去,掏出几块收藏的玉石,水色透亮,灵气充沛,全是上品灵玉,其中还有一块鸽蛋大小的血玉。

  苏琬拿了几块灵玉,去摸国宝的肚子,口中道:“你竟然藏了私房?!还有些什么,都拿出来看看?”

  国宝抱着肚子往墙角缩,朝苏琬龇牙:“咪呜……”非礼勿动,雌雄授受不亲,本熊自己来!

  说着,爪子摸摸肚皮,仔细看去,它肚皮有一小块毛是铂金色,形成一个小口袋的形状,国宝掏啊掏,弄出来一堆玉石晶石等零碎杂物,最后肉疼的掏出把灵器一品飞剑,紧张的盯着苏琬,生怕她动手抢,但下一刻,它放下心来,苏琬只瞥了飞剑一眼,注意力就放在地上那堆杂物上,国宝以最快的速度收起飞剑,指着地上的东西介绍,哪样哪样是从哪捡来。

  国宝在清云门近千年,参加过多次云梦大泽妖兽之乱,这里多数的东西都是从战场上捡来,虽然它拿了没用,但亮晶晶的颜色挺好看,于是收起来当玩具。

  苏琬眼界高,一般法宝根本入不了她的眼,而且国宝的收藏多以颜色亮丽为主,实用性太低,只拿了几块玉石,准备用来制符,她一起身,国宝飞快的将东西往回扒拉。

  乌光闪烁,苏琬眼睛一眯。

  “等等。”

  苏琬弯腰,从一堆明晃晃的珍宝里翻出一个水滴形玉坠,是墨玉制成,表面光滑如水,没有镂刻符文,紫金做的细链,倒是纹样繁复,仿佛一朵一朵的梨花串接。苏琬摸摸细链与玉坠的接口,那上面有个火焰的印记。

  果然没看错,是藏宝峰器房内那本《千锤百炼经》主人的作品。

  “石火道人,这个护符……”苏琬摇晃着手中的墨玉坠,眼神越来越犀利,紫金梨花链上的防护符阵还算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让她在意的是,玉坠的材质!

  乍一看,以为是墨玉,但仔细看去,拇指大的水滴形坠子毫无灵气,仿佛路边的石头,不,即使是石头,也难免沾上些许灵气,可此物,有着灵透的外形,但不含丝毫灵气,以神识探查,却发现紫金梨花链没有坠子,只能查到一片虚无。

  苏琬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相信自己的神识,当眼睛和神识结论相左时,有问题的一定不是她,而是这个连大师级鉴定术也鉴定不出材质的坠子!

  有趣,真的有趣!

  有时间了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苏琬毫不客气的将东西收进五行虚空镯内,国宝不敢发出任何异议,只是心里滴血,唯一的一件紫金制品,主人,你也太会挑了!

  “浪费可耻!这次先饶了你,再有下次,哼哼……”

  苏琬并非小气的人,否则也不会将自己炼制的大部分丹药交给清辉真人,只是国宝因为胆小怕死而将可重复使用的玉符当成一次性物品用,实在不可原谅!不过,它既然已经为浪费玉符的行为付出了代价,苏琬也就不再折腾它,只是在心底决定,一定要改掉它胆小怕死的毛病!

  国宝使劲点头,见苏琬面色阴转晴,暗道果然是破财消灾,它心爱的紫金,呜呜……谁让主人也不提醒提醒,纸符要烧了才能用,还以为玉符也是那样,真的不怪本熊啊!不过,要是早知道玉符那么好用,就别全拍碎,先藏几块以后用了。

  苏琬不知道宠物心里的小九九,看它可怜兮兮的样子,将丢到一旁的莲藕塞给它,问道:“留人回去通风报信了吗?”

  “咪呜……”元婴散了,腾蛇打散的,不过元神跑了,附在麒麟马身上。

  国宝甩甩毛上的水珠,好似忘记了刚才被苏琬折腾得死去活来,又蹭到苏琬脚边,抱着莲藕吧唧吧唧的啃,眼珠往一旁的荷花缸上溜。心想:原来生莲藕味道这么好,甜甜脆脆,快比得上紫竹笋了。

  不是元婴,跑掉的是元神么?苏琬想着,扫了眼国宝,看来这个宠物的战斗力还需要重新评估,千年灵兽,虽然全凭本能作战,但皮粗肉厚,抗得住金丹修士的全力攻击,训练一下,还是不错。

  下一刻,又幸灾乐祸的想:可怜的朱崇华,元婴还能改修鬼仙,元神附在了马上,以后就只能当马了!唔……改修妖的话,说不定还有化形变成人的一天!但在那天到来之前,炎山派一定已经成了历史。

  苏琬很护短,因为苏家祖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按她老爸的话更简单,人若犯我,灭他满门!

  她是乖孩子,对长辈的话,有‘道理’一定听从。

  当然,这个‘道理’取决于她自己,而不是广义下的是非得失。

  她觉得老爸的话很有道理,所以坚决执行,既然已经将清云门当成了家,清云门的人自然就是家人!

  家人受到欺负,她就要挺身而出!

  想当初为了个劈腿男她能屠城,炎山派敢害便宜师父,她不在乎多屠一次城!

  不过,这个世界并非游戏,还需小心行事!

  苏琬拿出从师娘房里摸来的地图,摊开查找炎山派的大本营,然后不得不失望的收起地图,暗道炎山派的手真长,离清云门不止十万八千里,竟然就瞧上了落霞山,要知道中间还隔着五林原五行宗,它东面是天脉山归元宗,西面有个风雷派……

  行事这么嚣张,是不是五行宗和归元宗纵容出来的呢?

  苏琬怀疑的想着,然后冷哼一声,甭管是不是有大门派做后台,她还会怕不成?!翻手拿出一粒元阳一气丹,抛入嘴里,嚼巴嚼巴咽下。

  味道有点腻,下次做成水果味的!

  “无崖子,帮我查查炎山派的资料,还有火云洞,过几天我要去挖晶石。”

  苏琬决定先放下炎山派的事,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里又不像逆天世界那样城与城之间有传送阵,全靠走和飞,距离是个大问题,等从火云洞回来了再说。

  “让你们继续蹦跶阵子,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等你们自以为站在了高处,再狠狠摔进地狱时才更有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