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三章 制符学习班首席学徒【二更】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218 2010.12.16 20:55

    离屿和真人来还有段时间,白芷真人压制众人的伤势耗费了不少真元,于是去静室打坐,朱崇华面色阴沉的离开,苏琬左右看看,朝树上招了招手,一只厝鸟飞了下来,苏琬摸摸小鸟的羽毛,轻声嘀咕:“去,跟上那人,看看他要做什么。”

  小鸟啾啾鸣啼,扑棱棱拍打翅膀飞远。

  “你能控制鸟兽?”琅嬛问,语气中并无惊讶,毕竟有国宝认主在先,飞马发疯在后,她没等苏琬回答,又道:“麻雀是凡鸟,跟踪修真者这种事太勉强了。”

  “啊。”苏琬应了声,她也觉得勉强,不过现在没有仙禽神兽,只能拿麻雀凑数,也许最弱的反而引不起对方的警觉呢?突然转头打量琅嬛,奇怪的问:“你也怀疑这是炎山派的阴谋?”

  琅嬛被苏琬发现奇迹似的眼神看得心里冒火,低吼道:“白痴都知道好不好!还是你竟然把我当白痴?!”

  “怎么会呢,姐姐可聪明呢。”苏琬呵呵一笑,拉住琅轩,往冰室走,“师兄,别皱眉了,白芷真人又没成仙,他说的话不算数,小小的炎魔蛊,师妹我不但彻底解决了它,还顺便送师父一个放魔焰的法宝,你相不相信?”

  “别说得太满,到时候牛皮吹破看你怎么办。”琅嬛追上,哼哼道。

  苏琬瞥了她一眼,很没好气的道:“呦,听你这话,是不希望我有救治师父的能力?”

  这话的冲击力太大了点,琅嬛气得跺脚,眼中冒泪花:“我才没有!你断章取意!”

  “我信。”琅轩说道,看着苏琬,重复一遍,“我相信你可以。”说着将手递到苏琬眼下,张开五指,露出掌心的玉符,他问:“这是你亲手所制?”

  苏琬点头:“嗯,是我做的。”

  “什么?什么?”琅嬛蹭过来,看见玉符,眼中一亮,毫不客气的一把抓住,“好浓的水灵力!传说中的高级符术玉符?这个水字纹我认得,是什么符阵……”当即输入真元,激活玉符。

  “找死!”苏琬扭住琅嬛的手,将玉符转向,面对玄冰墙。

  “疼!你干……”琅嬛吃痛大喊,又好似被人掐住脖子般声音戛然而止,一股水线从玉符内窜出,霎时间,化为一道水龙,直扑对面,撞上冰墙,瞬间结冰,四溅的水花凝固,仿佛怒放的冰莲。

  “好……好厉害!”琅嬛傻乎乎的说,然后狂喜,“好厉害!师兄,轩师兄!借我吧借我吧!我是水属性的,最适合……”

  琅轩没说话,只是看向苏琬,表示能做主的人不是他。

  苏琬忍无可忍,她能不在乎琅嬛老针对她,但这种强借东西的行为很要不得,作为已经被她预定的未来员工,人品要严格把关。一个爆栗敲到兴奋过头的琅嬛额上,将水龙玉符拿回来,重新递给琅轩。

  “师兄,你收着,别惯坏了她!炎山派的人倾向于火术攻击,水龙符是他们克星,可攻可守,以元神控制,真元越强攻击越厉害,必要时候,捏碎玉符可以造成元婴期以下必死一击,即使高于元婴期,也能破他们的防。”

  琅轩接了水龙符,犹豫片刻,问道:“师妹,制符之术,能教他人吗?”

  苏琬眼中闪过异色,“师兄是说……”

  琅轩重重点头,“是的,清云门如今的情况,师妹已经清楚,若是有一批制符弟子,哪怕只能做基础符术,也足以让清云门重新立足十派。”

  他不知道苏琬的制符之术跟谁学的,也明白自己的话有些过分,但为了清云门的未来,顾不了那么多,于是希翼的望着苏琬。

  制符跟炼丹不一样,丹药虽强大,想炼好丹,上好药材必不可少,清云门的药园不足以支撑,而制符却不同,练习制符只要黄纸丹砂和笔,这些都是及常见的,珍贵的却是符文即符阵本身,传说符文是上古神文,认识的人极少,所以符术才如此珍稀,五行宗之所以强盛,是他们有本秘天符箓。

  苏琬跨越了纸符阶段,能制玉符,而且还是带阵势的复合型玉符,必然对符文极为了解,甚至已经登堂入室,一旦清云门传出能学制符之术,哪怕只有简单的符文,那些无法进入五行宗的散修也会蜂拥而至。

  到那时,清云门所面临的危机不破自散,门人弟子一多,像炎山派这等小丑自然不敢再作怪,还会负荆请罪。

  苏琬不知道琅轩心里拐了多少弯弯,鼓起多少勇气才说出这话,对她来说,只是把培训班的事提前由别人说出来而已,即便琅轩没问,她也打算等师父一好,就开始办班,当即点头答应:“没问题。”

  琅轩一愣,苏琬毫不犹豫斩钉截铁的答案反而把他吓到了,心里正琢磨,如果不行,就打商量,不教制符,只教符文,修真界不管是已现世还是未现世的仙府大多由符文阵法控制,懂符文有利于解阵,仙府对修真者的诱惑还是很大,凭着符文应该也能引来一批散修……

  苏琬答应的太快,琅轩倒替她担心起来,提醒道:“制符之术,贵重程度甚至超过仙器,带艺投师常见,但透露前师门的绝技,属于大逆不道,先前所言,是我太强求,师妹还是再考虑考虑。”

  “师兄,以前你说话总几个字几个字的嘣,今天这是正常了还是不正常了?”苏琬眯了眯眼,笑问。

  琅轩眼中浮现狼狈之色,耳朵忽的红了,而后从耳根开始扩散,红晕蔓延,他转过头,“莫要胡说!”

  这才是她认识的师兄啊!

  苏琬笑出声音,瞥了眼旁边在地上画圈圈,泫然欲泣的琅嬛,拿出一个玉简,抛给她:“想要玉符?行,自己做!从现在开始,如果在一个月内学会里面所有的符文字,你就是制符学习班的首席大师姐,等课程上到中级班以后,炼制水龙符是信手拈来。”

  琅嬛抓着玉简,不敢置信,整个人都傻了。

  苏琬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师兄的担忧,然后拿出一个蒲团,盘腿坐地,在周围画上隔离阵,主要是隔离温度。

  “我现在要替师父炼制转移炎魔蛊的灵符,姐姐你要仔细看,但不许发问。”

  琅嬛使劲点头,正襟危坐,看向苏琬的神色从未有如此恭敬认真过。

  琅轩叹了口气,看着玄冰棺中的清辉真人,心里很是复杂,虽然是为了清云门才一时冲动说了那种话,但总觉得会害了师妹,能教出师妹这种炼丹制符皆已登堂入室的宗派,必然极为强大,说不定是哪个仙门,甚至有可能是玉清仙府,万一哪天他们要清理门户……

  不说琅轩内心如何挣扎,苏琬弹指点燃三味真火,拿出一块羊脂色灵玉、一颗岩溶晶,三味真火将灵玉溶成液体,加入岩溶晶粉末,玉液如橡皮泥一般渐渐成形,苏琬手持灵晶笔,指如疾风,带起千万个残影,刻画符阵。

  也许是一瞬间,又或许是数个时辰,苏琬停下来。

  琅嬛眨了眨眼,双眼因为盯得太久而干涩昏花,除了第一个起手的符文尚能记住,脑中只剩下无数手影闪现,但凭这手速,已经让人叹为观止,不由喃喃说道:“妖孽。”

  不同于以前贬低的语气,这一声‘妖孽’,饱含着高山仰止般的赞叹之意,连琅轩也忍不住点头认同,修真界对于资质超群的天才常常戏称对方为妖孽,否则怎会修行得如此之快?而对于得到这个称号的人来说,却是常人对他们的艳羡与认可。

  苏琬收起三味真火,轻呼口气,转头看向满眼星星的琅嬛,道:“你现在可以开口问了。”

  琅嬛傻傻道:“问什么?”

  苏琬一面最后完善玉符表面的装饰符文,一面道:“你刚刚看清了多少,不懂就问。”

  琅嬛很羞愧的道:“只看到第一笔,好像是个云纹,然后就只有很多手影了。”

  苏琬放下完成玉符,或许该说灵符,因为此符内里包含九个符阵,而九个符阵又环环相扣,达到三重复合式符阵,毫无疑问,是天品灵符。此灵符若流传出去,可能轰动修真界,但在苏琬心底,只要不是仙品就不算好东西,只当用橡皮泥捏了个玩意般,若非这玩意是用来救师父,估计会往镯子里一塞,哪天记起了随手送人或打赏。

  她扶额,批判琅嬛的朽木之资,“好吧,我不该奢望你会有制符天赋,既然资质不行,那就只能勤能补拙了。符阵就等于造句,复合符阵便是写文章,不管是造句还是写文章,最基础的都是要先学生字,现在,学习基础符文去!”

  琅嬛本想反驳,是速度太快她才没看清!但转念一想,爹很早就说过她资质只是一般,唯勤能补拙一途才有出息,于是握着玉简,乐颠颠跑到一边,妖孽没让她拜师,不用磕头就能学的好东西,不学白不学!别看师兄得了水龙符,但跟她一比,一个得鱼一个得渔,就算被骂几句也赚大了!

  琅嬛其实也不蠢,虽然符文圈圈扭扭九曲八绕,看起来毫无规律,但凭着神识死记硬背,符文楷书双对照,小半个时辰就记住了最基础的金木水火土五个字,本想再接再厉,天重子敲门来报,玉虚门屿和真人到了。

  【第二更送上,馨悦雨同学,两章六千圆满完成,今天上班偷偷码了四千多,幸亏经理没发现,哈哈~~~谢谢风吟浅同学的圣诞袜,今天长沙雪化,好冷,毛毛袜子正好暖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