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全职业米虫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四回 愤怒的麒麟兽

全职业米虫 秋夜听雨 3060 2011.01.03 17:24

    “咩~”主人,那么多灵魄都不要吗?

  地下熔洞错综复杂的通道内,国宝吊在苏琬手上,一荡一荡,仰头忽闪着黑眼珠咩咩叫唤。

  苏琬正看着手中的预警地图,听到此问,斜睨了它一眼,说道:“不要,被魔气染过,用来附灵得小心噬主,还是你这样的灵兽魂魄比较适合当器灵。”

  国宝缩了缩脖子,爬到她肩上,卷成团儿乱蹭她脸颊撒娇。

  苏琬随手塞了颗回元丹到它嘴里,拍拍右肩的寻宝鼠,它微微发抖,眼含惧意,好似被吓到,于是也塞了颗回元丹。

  “胆子真小,唬你们的,真急着要器灵也轮不到你们头上。”

  她身上的几件法宝都是要冲击仙器神器的,对器灵的要求也高,而且还需要属性相合,不能太聪明,也不能太傻,最好还要自愿,她都没奢望过一时半会就能找到。

  “哞……”

  地底深处传来隐约的吼声,有几分像水牛的声音,国宝与寻宝鼠猛地一震,往下一滚,似乎肩上压着巨石高山,匍匐在地爬不起来。

  “真没耐心,催什么催?”苏琬低呼,身影消失在原地,空中只留下一句:“你们等着,我很快回来。”

  下一刻,如大山般沉厚的威严气势退去,国宝翻身而起,眼睛左右溜达,变为巨兽拍打着胸部嗷嗷直叫。

  寻宝鼠窜到它头上,望着苏琬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吱吱,这种威压,洞底有仙兽竟是真的吱……”

  国宝鼻子喷气,呼哧呼哧,“吼!”酸老头,主人竟然跟仙兽搭上了边,要是收它做仙宠,上头多了个爱动不动放威压的,我们以后就日子难过了。

  它对苏琬盲目信任,一点也不担心仙兽厉害,苏琬会打不赢,反而发愁起要是苏琬大发神威收服了仙宠,它作为主人的心腹灵宠,即将迎来夺宠的强敌。

  寻宝鼠最近听国宝唠叨苏琬厉害听得耳朵长茧,倒也不怎么担心,它认苏琬为主不过是看在化形丹的份上,感情并不深厚,也不在乎会不会失宠,淡然道:“有何难过?真到那天,避着也就是了。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走吧,去火鼠那看看,附近还有一条灵脉,你爪子利,试试能不能挖。”

  国宝咕囔着前行,大掌在石壁上划拉得‘咯吱咯吱’响,留下一道道抓痕。

  青辉真人将足有一尺见方的扇形鳞片往旁一递,“孤风,这有几分像鱼鳞,你久居海边,可识得?”

  孤风长老翻来覆去的看,深吸着鳞片上淡淡的仙气,一时也不敢确定。三人讨论半晌,有说是蛇鳞,有说是鱼鳞,还有说是龙鳞,转头又否认,龙鳞总带着龙威,历经千年也不散,这鳞片上虽有威压,但太过中正醇和,跟盛气凌人的龙族毫不相合,说来说去,瞧见岩溶兽的无角麒麟首,青辉真人随口道:

  “这也不像那也不像,我看是麒麟兽还差不多,你们看看那些岩溶兽,跟麒麟有七分相似,会不会是沾了麒麟之气?”

  “有这道理。”两人齐齐点头。

  而后三人一起对好出去该说的话,特别是针对一阳真人等的问话,屿和真人跟孤风长老身上的伤已无大碍,但还是弄得跟快要伤重不治似的,又叫了天重子下来细细吩咐……

  麒麟洞内,苏琬闪身出现在高空,再次自由落体,不过这回有了经验,右脚尖轻点左脚背,借力向上一跃,然后踩着石壁轻飘飘落到地上。

  麒麟窝里除了堆积的闪闪发光宝物,并无蛮牛的身影。

  “嚓,嚓嚓……”旁边传来异响。

  苏琬循着声音望去,洞内凹凸不平的一角,麒麟兽巨大的身子在石壁上蹭来蹭去,挠完痒痒,抖抖身子,舒展舒展筋骨,留下好些被蹭落的鳞片,懒洋洋踱步回窝里趴着,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撩起眼皮看苏琬。

  “哞,东西呢?”

  苏琬拿出玄冰匣子。

  麒麟兽打了个喷嚏,仰头避了避,作为生长在火焰里的生物,它讨厌温度过低的东西。

  苏琬打开匣子,现出里面的渡魔灵珠,道:“母蛊的魔灵在里面,你慢慢看,我借借你的尾巴。”

  麒麟兽唔了声,低头嗅嗅渡魔灵珠,再次打了个喷嚏,“哞,戾气好浓,你把它当魔养?”

  “它本来是半魔,只知道破坏,成魔了就能找回以前的记忆,我还要问它话,怎么也得让它有理智了才行。”苏琬将大块的灵焱石往麒麟兽尾巴那团火焰里丢,拿出灵晶笔刻画符文,炼制火灵珠。

  麒麟兽喷嚏不断,嗅了几下,用蹄子将玄冰匣踢倒洞对面,脑袋一百八十度后传,看向苏琬,“哞,你要问什么?”

  “问是谁制造了它,又是谁把它带到了火云洞,怎么说青辉真人也是我师父,吃了亏总要找回来。”苏琬足足炼制了十八课火灵珠,炼好后并不收起来,而是放在麒麟火里让它们慢慢吸收火焰。

  麒麟兽还在不停打喷嚏,感觉被魔气熏得有些难受,并没太在意尾上流失的几丝火焰。

  苏琬招了招手,远处的玄冰匣飞回手中,她合上匣子,冲麒麟兽道:“其实还有个法子,不用养魔,麒麟血能净化邪灵,你出出血,替它洗个澡,它就能恢复理智。”

  魔气被隔离,麒麟兽终于不再打喷嚏,鼻子呼哧呼哧喘气,尾巴一甩,火焰暴涨,吞没掉十来颗火灵珠,“吼……放血?休要说笑!拿走拿走!”

  苏琬收起玄冰匣,问:“有小麒麟的消息了吗?”

  麒麟兽将脑袋搭在前蹄上,眼皮阖起,并不为孩子担心,麒麟一族得天独厚,哪怕是幼兽,就算一般仙人也伤不到什么,顶多只是困住,让它吃吃苦头也好,免得总想着出去玩耍,忘了回窝。

  “有它的气息,你找到魔灵的老巢,大约它便在那。”顿了顿,又懒洋洋的补充道:“小家伙老在梦里说冷,你往雪山方向找,找到了让它早点回窝。”

  说着,竟阖上眼睛,微微打鼾,似是快睡着了。

  雪山?

  雪山有个缥缈仙宫,难道这炎魔蛊不止是炎山派的阴谋,背后还有别的古怪。

  苏琬想着,再看看打盹的麒麟兽,上前去掀它眼皮,“醒醒,话说的半清不楚,先别睡,要找的可是你孩子!”

  麒麟兽鼻子喷了下气,将苏琬冲上天,含糊的咕囔说:“找到了让它回窝,快去。”

  “你这是请人帮忙的态度?!”苏琬掐腰怒道,眼珠一转,轻飘飘落到麒麟头上,往他角跟处摸去,“这年头没有白吃的午餐,打个商量,我们先签个协议,定个契约,遇到危险就召唤你保驾护航怎么样……”

  万兽诀——捕捉!

  苏琬心中默念,但下一刻,飞快的窜离,对麒麟兽满脑袋的紫焰吐了吐舌头,嘀咕道:“小气,摸摸都不行,我还没摸你角尖,也没强制捕捉呢!”

  她倒是知道捕捉仙兽很难,毕竟这里不是游戏,没法将仙兽打得只剩一滴血,禁锢在原地让她一次次施展万兽诀,只是看麒麟兽半梦半醒之间,想必不设防,心里痒痒,决定试试,发现它睡着了都很警惕,失败了也不觉得失望。

  心中暗忖:反正有个小麒麟在等着,你这大块头,我还嫌召唤时太费真元!

  麒麟兽呼吸之间灵气聚集,越聚越浓,在它皮肤表层形成液体,很快又变为一层薄薄的石壳。

  “原来灵焱石就是这么形成的,怪不得洞里这么多。”苏琬用力推了推麒麟兽,“醒醒,醒醒,你忘了送我出去,对你来说喷口气的事,于我可是要千辛万苦……”

  麒麟兽自然没有反应,周身的石壳越来越厚,逐渐连气息都不再可闻,只余下冒火的尾巴静静搭在地上。

  苏琬拿出两个尺多长的麒麟獠牙,试了试锋利程度,满意的点头,对着火焰团比来比去,嘴中念叨:“帮你找儿子,你给我麒麟火和神晶做酬劳,现在我自己取定金,你不反对就是默认?那我就取了啊。”

  屏气凝神,白莹莹的獠牙一起一落,一篷篷火色的尾毛飘了起来,苏琬祭出桫椤鼎,接住那些火焰,在底部嵌入一颗火灵珠,阖上小鼎,瞧瞧秃了毛,只剩火星闪烁的麒麟尾,压下取点麒麟血的欲望,再次扫荡了洞内灵焱石碎片和新掉落的鳞片,以雷符轰开通道口,飞窜了出去。

  “啊,好像忘了告诉它,我把它在洞底的消息说出去了,过不了多久,肯定很多人来寻宝。不过这洞口好像有针对元神的禁制,一般人发现不了,应该没问题吧……理他呢,堂堂仙兽,肯定不在乎这点小问题。”

  苏琬撇了撇嘴,头上顶着五颗火灵珠,从岩浆里往上浮。

  洞内,刚刚还好似睡死了的麒麟兽猛地翻身,转头怒瞪着秃尾,忍不住咆哮怒吼:“哞,这混蛋丫头,恁的贪心,也不给吾留点,若不是看在赤炼天君份上,非烧了你不可!”

  【谢谢醉爱咖啡猫的平安符、夜之檀的香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