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重生长姐种田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8章 开启了了不得的东西了

重生长姐种田忙 小刀郡主 3160 2020.09.17 12:50

  “嘘,三婶你小声点,快别说了。”陈娘子有些惊慌的朝三婶子打了下手势。意思说,不要让屋子里的孩子们听到了。

  三婶子见陈娘子慌成这样,稍微压低了些声音,但还是很响。“大妹子,这事儿她们早晚得知道,你现在瞒着也不是个事儿。”

  陈娘子害怕女儿反对,到时候她心一软,说不定就又不同意了。那样的话,压在绾绾身上的胆子会更重。反正不管结果怎样,哪怕别人天天戳她的脊梁骨,她也要把这件事情做了。

  “先瞒一时再说吧,等那边的事情妥了,我再和她说,到时候反悔都不行了。”

  三婶子看了陈娘子一眼,眼前却是一亮,今日陈娘子着了一身挺新的湛蓝色的褂子,领口一直扣到脖颈处,倒是显得她的脖子又细又长,而且她的皮肤挺白的。

  乍一看,陈娘子的卖相还是不错的,而且她身材匀称,眉眼也好看。真的可以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只是她长期营养不良,身体又虚的很,脸上带着几分憔悴,否则会更好看的。

  “那好吧,反正我和那边说好了,今儿个去见一面。行的话,这事儿就定了。好日子就定在月底。”

  “这么快?”陈娘子眼睛一热,突然有些控制不住。

  她以为这事儿最起码拖个一个半个月到一个月的样子,她也好做些准备。却没想到,要是真的决定了,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了。

  到时候她就不是这家的人了,女儿和儿子她也不能经常看到了。至于老宅那边的人的反应,到底是福还是祸,还未可知。

  一想到这些,陈娘子顿时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就连呼吸都要窒息了,仿佛下一刻,那颗心就要立刻跳出胸腔一般。

  怎么办?阿绾年纪还小,最好能找个托付的人才行,不然就算她走了,也是内心难安。

  “三婶,这事儿真的不能再拖一拖吗,我想晚几天。”

  “哎呀我的大妹子,你就别再犹豫啦,那屠夫吃香的很,已经有媒婆天天往他们家跑,都要把门槛都踩断了。人家是意思人,说是先答应你这边的,先和你相看了再说。”

  “你到时候要是错失了,可别找我哭,我可是一心向着你,为了你好的。”

  “那好吧,你在外等着我等会就随你去。”

  陈娘子回到厨房,擦了把手,又到屋里跟唐绾绾打了个招呼,说是和三婶子一起到镇上领新的鞋样,让她在家好好的看家等她回来。

  唐绾绾不免有些奇怪,忙问了句。“娘,平日不是三婶子她们领回来给你的吗,怎么今日要自己亲自跑一趟。”

  陈娘子突然心一慌,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接口了。阿绾实在是太敏感了,反应也快。陈娘子酝酿了下,才说:“她想自己挑几个好看的花样,回来试着做。”

  唐绾绾便将顾明远的那个调味袋拿了出来,“娘,我觉得这个花样挺好看,你要不试着做这个。”原来这个调味袋的绣花口袋,因为绣工很不错,被唐绾绾当做帕子一类的织物单独放身上了,其他的调味料她都已经倒出来了。她还是希望娘能学着绣一绣,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呢。

  陈娘子没想到,女儿竟然连这个都想到了。看样子就是想阻止自己去镇上,该不会是她已经听到了什么吧。陈娘子顿时板着脸,装着不高兴的样子,“阿绾,你是不是不想让娘到镇上去。也行,不去就不去吧,咱们娘几个就在家坐着等陆少爷给咱们送吃的,然后被人嘲笑吧。”

  唐绾没想到娘竟然生气了,顿时心软了,忙道:“好吧,那你去吧,不过尽量早点回来。我今儿个想到山上去转转,看看能不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

  “行,娘知道了。”陈娘子说完几乎是头也不回的急冲冲的冲出了屋子,冲出去后,眼泪便是无声的流了下来。哭的一抽一抽的,用手捂着嘴巴生怕哭出声音来了。

  三婶子见状,便是连拉带拖的将她拖到外面去了,一边走,还一边不忘做她的思想工作。

  ......

  “娘,今日怎么有些怪怪的。”唐绾绾这么说,完全是因为凭借女人的第六感。她的直觉一向很准,但要说陈娘子具体哪里不对,她又说不上来。

  正思索着,只见唐如月翻了个身,一脸讶异的看着她问:“绾姐姐你一个人在和谁说话呢?好吓人哦。”试想你早上刚醒来,一逮眼就看到旁边一个人双目发直,嘴里喃喃自语的样子。唐如月醒来时,恰好听到唐绾绾嘴里在那自言自语的,只听到什么娘字,还有奇怪之类的,具体是什么话,她就没有听清楚了。

  “哦,没什么。小月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昨晚可睡的好。”唐绾绾说完话,便将那个装调味袋的绣花口袋,随手放床头边,转过身去。她准备再眯一会儿,等会就起床。实在是昨晚忙的太晚了,这会只觉得全身的骨头像是被人拆过一般,又酸又痛。

  “我昨晚睡的可好了,我还从来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床呢。绾姐姐你真聪明,你这床要是拿出去卖的话,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呢。”

  唐绾绾其实也在打床的主意呢,如今家里一贫如洗,又没有能干活的劳动力,就只有娘和她了。不想办法赚钱,可不得要饿死了。

  她淡淡笑了笑道:“等白天的时候,咱们再多找些柳树条,藤条软树枝之类的。”

  “好,只要是绾姐姐说要做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忙的。”唐如月说完,便是好奇的拿起唐绾绾刚放到枕头边的绣花口袋。这绣花口袋装过调味料,自然是带着一股香味。特别是里面有八角和香叶的味道,那香味更是格外的香。

  唐绾绾因为不大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也不知道这里的农作物,香料,植物之类的都有哪些,如果能有现代的六七十,她就不愁没有赚钱的法子了。真要是不行,她只能继续去河里抓鱼,等鱼吃够了再说。

  只见唐如月手里拿着那绣花口袋,一边看,一边闻着,眼里露出几分欣喜和艳羡的神色来。“呀,这是谁绣的啊,这花样真好看,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还有这个袋子摸上去好柔软,看上去料子很不错的样子。绾姐姐你那里来的啊。”

  “哦,别人给的,上面绣的是蒲苇。”

  “蒲苇是什么?”唐如月好奇道。

  “就是水菖蒲,水里面长出来的,会长出一根长长的花茎,也是一种中草药哦。”

  蒲苇学名,水菖蒲,花语信仰者的幸福。很多人喜欢在家里挂菖蒲,或者晒干做香囊,乃是用来驱邪避灵。其实蒲苇是一种很不错的药草,可以防御止血,最主要的它还有个身份,也是制作麻药的一种成分。菖蒲在《本草纲目》中,就被李时珍备注过其药用但那时候还没有麻沸散。直到华佗研究出麻沸散,除了在里面加入少量的罂粟花叶和其他的一些中草药,也加入了菖蒲。后面甚至还有不少关于菖蒲的一些说明,唐绾绾都想起来了。

  “啊,我想起来了,原来是这样,太好了。”

  “太棒哦,哦也!”只见唐绾绾突然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甚至激动的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在原地手舞足蹈起来。惹得唐如月差点要跑出去叫人,还以为她的绾姐姐失心疯了。

  她一脸呆滞神情古怪的看着唐绾绾道:“绾姐姐,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

  唐绾绾过完瘾后,又反身一把抱住唐如月道:“小月你知道吗,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我要给大哥治腿。”

  唐如月差点没被唐绾绾勒的憋过气去,然后一脸颓然的坐回床上,用手在那绣花口袋上点啊点的。一边点一边说:“绾姐姐,你不是又做了美梦,所以才说胡话吧。我以前都听你说过好多次了,哪一次成功过的。再说了,你们也没钱去请京城的大夫。我听我娘说,京城的大夫,都是医术很好,可以将死人都救活的那种。威哥病的这么重,肯定要神医才能治得好。”

  说完她又说了句,“哼,都是那个什么千金小姐,忘恩负义,等我那日看到她,看我不骂得她狗血淋头。”

  唐绾绾不由叹了口气:“咱们又不知道那家人家到底是谁,哥也不说,估计这辈子都不知道了吧。”唐威当时出事时,唐绾绾年纪还小,陈娘子和唐建飞对此事也是闭口不提。加上那个什么府的千金,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此事就像一桩悬案一般,悬在陈娘子她们一家人的心上。

  其实唐家若是去打听,也能打听些名目来。关键是偌大一个唐家,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为他们出头,此事只能苦了唐威。

  今日若不是唐如月打破砂锅问到底那蒲苇到底是个什么,唐绾绾倒是没有太过在意,但这会她看到蒲苇长在清悠悠的水中,截然而立的样子,她的脑子,顿时像复读机一般将蒲苇的一些相关说明也想出来了。

  想到罂粟花她的脑子里竟然又出现相关生长,护理,功用等一些信息。而且这些信息简直堪称百科全书。“这也太神奇了吧。难道是我开启了,什么了不得的金手指不成?”

  唐绾绾知道自己的记忆力不错,却不想这也太过清晰了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